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三章死战是为了求生
    第六十三章死战是为了求生

    秃发阿孤枯坐在火堆边上已经很久了。

    乞遇勃勃全军覆没的消息终于传到了他的耳中。

    传递给他消息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是被秃发阿孤亲手掐死的。

    大石城着火的时候他是斥候,并未留在城里,而是与伙伴一起埋伏在大石城的后山上,为大军守望后山小路。

    站得高看的自然就远,他们亲眼看到大火燃烧起来之后,城里那些骑兵与弓弩手是如何的惊慌失措。

    眼看着无数明亮的火团爆炸之后,潮水般的火焰吞没了整座城池,在那一刻,诺大的大石城就像是一座熊熊燃烧的火炉。

    大军完蛋了……

    清醒过来的斥候,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快告诉后军统领秃发阿孤,在骑兵与弓弩手死伤殆尽之后尽快率领大军退回西夏,唯有如此,才能有一条活路。

    三百里路并不长,却有重兵阻拦,哈密将军张直封锁了大石城到死羊滩的道路。

    为了尽快把消息传递给秃发阿孤,三十三位斥候分散出发,在荒原上与哈密骑兵追逐,厮杀,期望有一个兄弟能够突围把消息传出去。

    这个死去的西夏斥候,在荒原上与一队哈密骑兵周旋了三天,总算是逃出生天,精疲力竭的他万万没想到,当他把那个惊天噩耗传达给秃发阿孤之后,迎来的是秃发阿孤那双疯狂到血红的眼睛,和两只铁钳般的大手……

    巨大的火堆给不了秃发阿孤任何暖意,即便他额前的头发被飞起的火焰烤的蜷曲起来,他依旧没有任何的知觉。

    曲米阿来,秃发阿孤最心爱的儿子悄悄地来到父亲身边,屈膝跪地道:“阿爸,出了什么事情?”

    秃发阿孤打了一个寒颤,猛地回过神来,抱着伤痕累累的儿子小声在他耳边道:“离开,儿子,快点离开,马上就走。”

    曲米阿来很想挣开父亲的怀抱,却发现父亲将他拥抱的很紧。

    “乞遇勃勃已经完蛋了,跟随他的两万骑兵和一万弓弩手也完蛋了,三万多人至今为止逃回来的只有一个斥候。

    哈密人的骑兵已经从后面包抄过来了,最多明日下午,他们就会抵达战场。

    我们对付面前的李巧已经倾尽全力了,如果后面再来一支骑兵,我们这些行动缓慢的步卒,在诺大的荒原上根本就没有活路。

    阿来,趁着还有时间,快点离开,我会为你准备一封求援文书。

    儿子,记住了,你离开的时候,为父正在遵照乞遇勃勃的将令,与哈密大将在死羊滩决战。

    你不知道将要到来的失败,更不知道乞遇勃勃已经战死了,切记,切记。”

    “阿爸,这怎么可能,强大的西夏猛士怎么可能会输给懦弱的哈密人?”

    年轻的曲米阿来并不相信这个噩耗,就在白天,他统领的一个千人队骑兵与哈密大将李巧硬磕过一阵,哈密人的骑术虽然不错,还不到可以击败两万西夏猛士的地步。

    “不会错的,儿子,为父已经有五天没有收到乞遇勃勃的战报,中军与偏师的联络三日一次,这是最大的间隔限度,乞遇勃勃即便是再混账,也不敢无视这一条军规。

    两日前,阿爸就向大石城派出斥候,无奈没有任何回音,昨日又派出两队斥候,没想到先回来的却是大石城的斥候,你即刻准备,把亲兵全部带走。”

    话说的多了,秃发阿孤的心神也逐渐安定了下来,形势比人强,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统兵多年,这些兵卒都是手足兄弟,他无论如何也干不出独自出逃的事情,却不肯把儿子也葬送在这片荒原上。

    回到军帐,匆匆的写了一封奏折,把乞遇勃勃全军覆没以及自己面临困境的事情说了一遍。

    信中并没有辩解之词,没藏讹庞本身就是西夏名将,不可能不知道缺少弓弩手的步卒在戈壁中与骑兵相遇之后有什么后果。

    如果给他好一点的地形,哪怕是一个山包他都有继续坚守待援的机会,只可惜,从死羊滩直到向后两百余里,全是茫茫的戈壁,莫说大一点的山包,就连大一些的石块都难以找到。

    把奏折塞进儿子胸口的时候,见儿子依旧一脸的倔强,秃发阿孤笑着拍拍儿子的脸颊道:“带走所有的牲畜,父子俱在军中的儿子离开,兄弟俱在军中的弟弟离开,这是阿爸最后能做的一些事情了。

    快去准备吧,天亮之前,阿爸要发起攻击了,如果能攻下前面的那个山包,我们父子或许还有重见之日,如果不能,你就照顾好你母亲,回祁连山老家,修建坞堡自保吧。”

    曲米阿来见父亲要离开,忍不住喊道:“阿爸!”秃发阿孤朝后挥挥手就进入了军帐,两个上了年纪的亲兵挟持住曲米阿来,不顾曲米阿来挣扎扭动,丢上一辆马车向后营奔驰过去。

    天色微明的时候,秃发阿孤出了军帐,喷出一口热气,瞅着一道白练出现,笑着对身边的亲兵队长道:“你怎么没走?”

    亲兵队长躬身道:“属下能去哪里?”

    秃发阿孤无奈的摇头道:“能少死一个就少死一个,老实告诉你,我们不论在这里坚持多久都不会有援兵来解救我们的。”

    亲兵队长笑道:“大帅在开拔的时候就咒骂过,说那些大老爷们不给足骑兵也就罢了,连后援都不给,小的听了一耳朵。”

    秃发阿孤呵呵笑道:“不是他们不给,是给不了,杨怀玉在河湟逼迫河曲,虽说只是小打小闹,天知道会不会大举进攻,宋人在河湟屯兵三十万,想要对付的就是我们。

    国相能抽出八万人来已经是举倾国之力了。

    既然是突袭,收益大,风险也大,这些年大夏国那一场战争不是火中取栗?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栽在铁心源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手里,这是老夫最不甘心的一点啊。

    对了,阿来带走了多少人?他没有耍性子?”

    亲兵队长笑道:“阿来是被捆走的,随他离开的只有四千多人,我们的战马,驮马实在是太少了,还有百十人是骑着驴子走的。”

    秃发阿孤挥挥手道:“走吧,美美的吃一顿,然就就拼命吧,如果能拖过十天,阿来他们就能回到沙洲。”

    李巧现在一点都不想和秃发阿孤作战,可是从天亮开始,西夏人的进攻就开始了。

    这一次的进攻不同于往日试探性的进攻,来的格外凶悍,放眼望去,在百丈宽的山口前,全是汹涌的人潮。

    很明显,西夏人全军已经压上了。

    弩炮投掷出去的火药弹在汹涌的人潮面前,就像盛开的昙花,只是一瞬间,就被人潮淹没。

    弩箭如同雨点般的覆盖下来,收割了一批生命之后,又有更多的人潮冲击过来。

    哈密人数少的缺点很快就暴露出来,李巧不得不收缩防线,放弃左翼的山包,全力固守右边更高的山峰。

    为了不让西夏人向纵深扩展,五千哈密骑兵呼啸着从山脚处出击,准备截断西夏人的左右联系。

    战争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那个被李巧训斥过的指挥使,兴奋地嗷嗷大叫,三尺长的战刀左右劈砍,战马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一瞬间就凿穿了西夏人薄薄的战阵,他呼啸一声,收拢了阵型散乱的骑兵,让战马的速度升到极限,两柄战刀如同镰刀一般锁在鞍鞯上,不需挥舞,借助战马的速度,长刀就在西夏人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侧首避开一根短矛,一柄沉重的链子锤砸在他的肩膀上,肩头的虎头顿时就碎裂开来,咔嚓一声,他的整个肩膀被这柄链子锤给砸塌了。

    身子软软的趴伏在马脖子上,咬着牙从胸甲上摘下一颗火药弹随手丢进了人群,轰隆一声响,前方出现了一小片空地。

    “冲啊!”

    话音未落,他胯下的战马就悲鸣一声轰然倒地,一个满身都在向外冒血的西夏悍卒,挥刀斩断了他的马腿,然后被前冲的战马重重的撞击在胸口,身体向后飞出老远,不等落地就没了气息。

    眼看着指挥使和战马一起砸到在火药弹爆炸过后的坑里,剩余骑兵没有任何的犹豫,纵马飞跃过这个弹坑继续前进,只是不断地有人被短矛刺中,如同折断翅膀的鸟儿,带着短矛跌落在弹坑里,很快,这个小小的弹坑就被尸体填的满满当当。

    山脚下,一堵火墙陡然升起,刚刚冲锋到这里的西夏悍卒收不住脚,一头扎进了这堵足足有一丈厚的火墙,踉踉跄跄的惨呼着穿过火墙之后,就被一排排长矛刺了一个透心凉。

    右边的战事进行的极为惨烈,左边的战事却似乎已经平息了,秃发阿孤气喘吁吁地爬上左边的山包,瞅着漫山遍野的尸体,痛苦的抽抽鼻子,就让亲兵队长将帅旗立在山包上,与右边山峰上的李巧战旗交相辉映。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