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一章诛心
    第六十一章诛心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一方水土土养一方人是非常有道理的一句话。

    铁心源从根子上就不是大宋人,因为进化的缘故,也因为后世人的流动比较频繁的缘故,他变得比大宋人更加的容易融入新的环境。

    即便是心理还没有改变,做事的方式已经是一个赤裸裸的西域人。

    能用刀子讲道理的时候,基本上就不用嘴,这就是西域世界的法则。

    在这样的世界里,大家都用拳头或者刀子来决定谁正确的时候,王安石这样的儒生就显得很没用。

    现在,铁心源开始用大炮来讲道理了,在猛烈的炮火之下,他自然就是西域世界最有道理的一个人。

    铁五带着砂岩城的军队去帮助李巧去了,王安石也跟着走了,他很想看看哈密人是如何击败西夏人的,然后趁着这里距离青唐比较近,从日月山附近借道返回大宋。

    他想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哈密国的真实情况反馈给大宋朝野,免得朝中那些人想当然的用猜想来制定大宋对哈密的政策。

    铁心源却留在了大石城,他准备等待一些人。

    留在清香城随时等待战争胜负消息的迪伊思以及西域其余国家和部族的人,都被铁心源请到了大石城。

    这群人中,最重要的人就是那群被铁心源抓起来的西夏官方的使者。

    铁心源以前准备将他们全部干掉,让迪伊思帮忙把人头送还给莫藏氏。

    现在,他准备请这些西夏使者们在大石城居住些日子之后,再让迪伊思帮忙把活人送回去。

    消灭敌人肉体的事情是将军们的事情,诛心才是铁心源这个大王该做的事情。

    大石城依旧保持了它刚刚被烧毁时的模样,铁五他们已经仔细的搜索过了,从诺大的一个大石城里找出来的活人不到四百人。

    这四百人被带出大石城的时候,已经算不上是人了,他们和死人之间的差别就是一口气而已。

    尉迟文出于好奇也进了一趟大石城,不过,他勉强在里面停留了一柱香的时间就跑回来了。

    大石城饮水池塘里的景象,用语言根本就无法描述,百丈方圆的一个池塘里,被尸体挤得满满的,即便是这些人都已经死掉了,尸体依旧站立的池塘里,没有空地让他们倒下去。

    城外的水塘早就结了一层薄冰,城里的水塘现在摸起来依旧有些余温。

    十余万斤精馏过的猛火油,连铠甲都能融化,区区人体在烈火面前,抵抗力小的可怜。

    那一夜,大石城里弥漫着易燃的油气,狂暴的火焰甚至窜上了半空,连续不断爆炸的油气,就像一颗又一颗太阳,将大石城照耀的如同白昼。

    属于铁心源的战斗已经基本上结束了,霍贤,刘攽说的很对,一个王,不应该轻易地离开他的王城。

    天山下很容易有大雪,戈壁上很少有大雪出现,只是大石城燃烧时产生的灰烬在徐徐落下的时候,混合了空气中的湿气,给方圆十里之内的大地,下了一场黑雪。

    许东升在城里停留了整整一天,出来的时候,浑身散发着臭气,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食尸鬼,眼珠子变得通红,双手似乎有些痉挛,青筋暴跳如同鸡瓜子一枯槁。

    事实上,进城的哈密军卒多少都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怕光,怕黑,半夜惊叫,等等……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好在有撒迦在,这个老神棍和一群黑衣杀手僧人,联袂在军营做了一场大法事,还煞有介事的在城门口立了一块巨大的镇魂碑之后,那些精神受到创伤的军卒才慢慢的有了活力。

    通过这件事,铁心源惊讶的发现,和尚们其实是不信鬼神的,大石城里的惨景对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影响,撒迦甚至喜欢在晚上的时候,独自一人走进大石城诵经,据他说,这是一场大修行。

    他甚至希望铁心源能把这座已经注定要废弃的大石城送给他们大雷音寺,作为一个修心养性的好所在。

    清香城里来的被洗脑对象已经在半路上了,铁二这个原本像山一样壮实的家伙却毫无征兆的病倒了。

    尉迟文刚说是被邪魔入体了,就被铁心源喷了一头的唾沫星子。

    战斗之前,铁二绷紧了心神,铁心源就不会打仗,这一点没人比他更清楚,以前的时候即便是出去抢劫,也是他和铁一两人排兵布阵,安排所有事宜,铁心源要做的就是举着宝剑下令冲锋,然后就被铁一拖到队伍最后面,等抢劫结束了,再出来露一下脸,算是主导了这次战斗。

    这一场大战开始之前,即便是铁二清楚地知道自己这方万万没有战败的道理,他依旧一整夜一整夜的不睡觉,代替自己已经睡得不省人事的大王巡查军营,安排所有事物。

    这太操劳了,对他那具早就破破烂烂的身体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摧残。

    现在,战斗结束了,心神刚刚放松,所有的伤痛就排山倒海般的到来了。

    帐篷如何厚实也抵御不了入冬的寒风,铁二身体虚弱最怕冷,也最怕见风。

    所以,铁心源把铁二安置在一个很大的地窝子里,地窝子底下,专门铺设了火龙,整天烧火,人只要在里面待一会,就热的冒汗。

    铁二在这样的地方待着,依旧需要裹上厚厚的裘衣,嘴巴一张一翕的不断说话。

    铁心源把一碗药汤递给铁二道:“没舌头就别说话,尤其不能交代后事啊,你记住,这事千万不能干,我很怕你交代完后事之后就死。

    所以,你说了我也不听,更不会去猜。

    我儿子明年春天的时候就回来了,他已经会走路了,你不是说过想看他长大成人吗?”

    铁二张大了嘴巴呜哇,呜哇的,别人听的一头雾水,铁心源却似乎听得很明白。

    往喝完药的铁二嘴里倒了一勺子糖霜笑道:“你当初给自己胯下来了一刀倒是痛快了,现在后悔去吧,你说你当初也不给自己留点根,枉你长得这么精神,现在没念想了吧?”

    铁心源闪身躲过铁二丢过来的枕头,重新往他嘴里灌糖霜。

    铁二最喜欢甜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仅剩的一点舌头根子只能品尝甜味,酸苦辣咸这四种味觉早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能是甜味能让人感到幸福的缘故,铁二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能睡着就好,这说明身体有一个好的恢复期,如果像昨天晚上一样疼的鬼叫鬼叫的,天知道他能支撑几天。

    天山北面下着大雪,野蛮人打死都不进天山路,只在天山北边的旷野里和孟元直对峙,面对奔跑起来快逾奔马的野蛮人,孟元直对付他们的手段很匮乏。战事只好就这样僵持下去。

    孟元直希望能借用西域的寒冬将这些没有多少补给的野蛮人困毙于此。

    沙漠里的萧孝穆倒是高歌猛进,阿大在沙漠里层层狙击,给了契丹人极大的杀伤,却依旧拦不住已经发疯的萧孝穆,三百余里的沙漠中,比任何时候都热闹。

    三十余万人在这里杀的昏天黑地,尸体遍地都是,引得兀鹫成群成群的在沙漠上空盘旋。

    两军将帅,只要抬头瞅瞅天上的兀鹫,就知道那里的战事刚刚结束,那些兀鹫正在觊觎刚刚战死的新鲜尸体。

    这个冬天注定不可能平静。

    哈密国内却平静的厉害。

    断绝了契丹商道,断绝了西夏商道,铁心源也断绝了与西域各国各族的商道,唯一还在正常运转的就是哈密国与大宋的商道。

    铁心源之所以会在第一时间反击西夏国的入侵,与其是说是在给泽玛复仇,不如说是在保护这条商道。

    哈密国的富足生活来自于商贸,如果所有的商贸活动全部停止,对哈密国的影响非常的大。

    哈密国与大宋虽然距离遥远,大宋却是哈密国大宗物资的采购国,其余各国的商贸总额加起来,也没有哈密与大宋的交易多。

    不是西域各国对哈密的物资没有需求,而是因为那些国家实在是太穷了。

    几乎除了牛羊,皮毛和香料之外,西域各国能与哈密国交换的物资就只有各种矿产了。

    铁心源对矿产交易已经愤怒的不能自己了,用骆驼来运输的矿石,如何能满足哈密国那个没有底的胃口。

    如今,哈密国最赚钱的生意已经变成工业制成品了,尤其是铜,铅,锌,锡,铁矿的用量最大。

    火炮出现之后,即便是哈密铜矿不缺,庞大的使用量依旧让铁心源肉痛的快要窒息了。

    两千斤重的大炮,将作营已经不制造了,改造那种七八百斤的小炮。

    两天之后,一场寒流从遥远的北方越过天山如约而至,寒流不但封冻水潭,也封冻了臭气熏天的大石城。

    铁心源起来的很早,满身甲胄,裹着一袭厚厚的披风,站在大石城前,等候将要到来的使节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