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章对比之后才有伤害
    第五十九章对比之后才有伤害

    西夏人的军队一直保持着简约的风格。

    所谓的简约,就是尽量减少后勤人员,少了后勤人员,军队的行军速度就会加快,作战的节奏也会加快,只是,必须要将这个快字发挥到极致,包括用最快的速度来击败敌人。

    如果战争进入到相持阶段,缺少后勤补给的军队很快就会露出颓势。

    大宋人则不同,一支八万人的禁军出动,必定会跟随不少于三万人的民夫,或者厢军。

    禁军负责作战,厢军和民夫负责粮草运输以及伤患救治,打扫战场,准备饭食,修桥补路所有事宜。

    和这样的大宋军队遭遇,占便宜的一直都是西夏人。

    这一次,来到了比大宋边寨还要富裕的哈密国,西夏人准备的粮食物资就更少了。

    大石城被攻破,知府费通一咬牙就烧毁了所有官库里储存的粮食和物资,并且命令百姓也必须这样做,所有损失到了哈密城之后会有补偿。

    因此,得到了大石城的西夏人现在吃的依旧是自己携带来的干粮,一些肉干,和一小袋子炒熟的青稞。

    秃发阿孤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极为不满,乞遇勃勃仗着自己是主帅,不但将最可能捞取战功的机会留给了他自己,更带走了军中最彪悍的骑兵,给自己只留下了五千骑兵,和四万余步卒来应对青唐城方面的援军。

    所有的重型武器如,八牛弩,神臂弩,投石车统统都被乞遇勃勃带走,自己军中能仪仗的只有长刀,长矛以及弓箭。

    战争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相持阶段,让秃发阿孤徒呼奈何。

    青唐李巧从高处来,又特意占据了这片土地上唯一一处高地,自己如果想要攻击李巧的军队,就必须仰攻。

    仰攻说起来只是一种攻击方式,如果表现在战场上,居高临下者会占很大的便宜,尤其是在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仰攻会更加的吃亏,高处向低处抛射羽箭,它就会飞的更远,低处向高处抛射,效果会打折扣。

    更何况,哈密军中从来就不缺少弩炮,八牛弩和神臂弩,更不缺少火药弹。

    李巧在抵达战场的第一天就和秃发阿孤交锋了一次,这一次作战也是秃发阿孤唯一一次可以突袭李巧的机会。

    大军就埋伏在山下的荒原上,一万将士明明隐藏的完美无瑕,却偏偏被李巧发现了,火油弹点燃了枯草,秃发阿孤不得不撤离那些埋伏在荒草里的部下,然后被山火追逐出十里之外。

    荒原上作战很难有更多的选择,在诺大的荒原上,到处都是道路,在斥候的帮助下,两支军队能遇到一起就很不容易了,那里还谈得到使用过多的阴谋诡计。

    在这片土地上,骑兵之间的较量才是真正的王道,强壮的战马,彪悍的武士,锋利的战刀,准确的箭法,充沛的粮食才是取胜的关键。

    荒蛮之地,力量是决定一切的重要因素。

    拥有五万人马的秃发阿孤,只有五千骑兵,虽然步兵很多,在诺大的荒原上,想要利用步兵的一双腿来追击骑兵,这就不是做战,而是送死。

    四万多步兵在面对全部几乎全是骑兵的哈密军队,除非李巧主动攻击西夏军队大营,否则,步兵的作用很小。

    即便西夏拥有祁连山牧场,他也不可能给自己上百万的军队全部配备上足够的战马。

    以西夏的国力,支撑不起两三百万匹战马的嚼用,百万军队中,二十七八万的骑兵才是他们真正的作战力量。

    李巧准备在天明之后,就对西夏人发动一次攻击,他希望通过这一战,能把西夏人的骑兵消灭掉,一旦目标达成,他就可以无视剩余的步兵,直扑大石城,支援铁心源。

    等西夏人的骑兵抵达大石城,那里的战事无论如何都该结束了。

    铁心源不准备进入大石城,事实上这座城现在还进不去,战事已经进行了三天,大石城里的火焰依旧没有熄灭。

    这三天,铁心源除了给张直下达了追击命令之后,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转移了中军帐。

    待在下风位上,对所有人都是一种煎熬,即便是用湿毛巾堵住口鼻,烟火气和浓重的焦臭味道依旧透过皮肤向脑仁里钻。

    大石城的城门古怪的洞开着,城门口尸积如山,这些尸体都是破破烂烂的,完整的很少,当大火开始熔城的时候,一部分西夏人被大火吞灭,一部分逃走,另一部分跳墙而逃,剩下的,几乎都被留守城门口的火炮撕碎了。

    西域的深秋堪比关中的严冬,铁心源才起身,就看见自己昨夜没有喝完的剩茶已经结冰了。

    尉迟文听到铁心源帐篷里有动静了,就赶紧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把滚烫的洗脸水准备好,在这样的一个冷冽的清晨,能用热水洗脸,是一桩很舒服的事情。

    当然,如果想更舒服一点,那就来一顿热热的早餐。

    铁心源的早餐是小米粥,熬得烂烂的小米和汤已经无法分开,如果放凉,就成了粥冻。

    他的胃口很好,一连喝了三碗小米粥,吃了一块饼,两个鸡蛋,军中的咸菜他很少碰,那会损伤胃口的。

    “乞遇勃勃的尸体找到了么?”铁心源放下饭碗问尉迟文。

    “找到了,就是变得快认不出来了,身体缩成了一团,紧紧的箍在铠甲里面,脖子都没了,四肢也缩短了很多像一个大肉球,侍卫们是依靠他身上的铠甲找到他的。

    那个叫做扎西的家伙,下的毒很猛烈。”

    铁心源点点头道:“既然找到了,就派人送给泽玛,有了乞遇勃勃的尸体,泽玛的身体能恢复的更快一点。”

    “铁五爷早上来过,是要问大王,今天能不能进城去清理城池,还说大王如果要堆京观,就要趁早,等尸体和地面冻在一起就不好下手了。”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既然他想更快的去收拾其余的西夏人,那就去吧,把这里清理完毕,相国会派人来拆除大石城,用这里的石头,在十里地之外重新修建一座大石城,这里死人太多,不适合住人了。”

    尉迟文收拾完桌子飞快的朝帐篷外面瞅瞅,然后小声对铁心源道:“王介甫一大早就进城了。”

    “哦?死人有什么看头?”

    “听刘攽先生说,王介甫要评估战果,以及评估火炮的杀伤力,然后给宋皇上奏折,把这里的事情全盘相告。

    许东升认为此事不妥。”

    铁心源呵呵笑道:“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只有让那些坐井观天的人看到哈密国的强大,他们才会认真的对待留在东京的太后,王后她们,算算日子,再有二十天就是王后生产的日子,希望这个胜利的消息能让她放心生产。

    开春之后,你就走一遭东京城,接太后和王后世子们回来,如果在那个时候,大宋还没有做出决定,世子成为大宋皇储之事就此作罢。”

    尉迟文嘿嘿笑道:“咱们还缺少世子呢,送到那边做什么,有大王为世子开疆拓土,世子到那里都可以登基为皇。”

    铁心源哈哈笑道:“仅仅是一场仗,就让你膨胀到了这个地步?”

    “刘攽先生说,火炮为战争之神此话丝毫不谬,炮口所向之敌吗,在炮口下都会成为齑粉。

    大王,能将卑职开春去东京接太后她们回来的消息告知刘攽先生吗?”

    铁心源离开座位,舒展一下手臂道:“也好,让他们帮助那些人早点下决心也好。”

    散步回来的铁心源开始在重新变暖和的帐篷里处理国事,不知不觉已经日上三竿。

    直到一股浓郁的焦臭味道传进鼻孔,他才抬起头,瞅着面色难看至极的王安石笑道:“先生回来了?”

    “大石城中被大火烘烤出来的人油覆盖了地面,安石也算是一个有些胆量的人,进入城中却战战兢兢,不敢睁大眼睛四处观瞧,唯恐看到更多的人间惨事。”

    铁心源皱皱眉头道:“所以我不会进城去看的,也就看不到你说的人间惨事,能够继续保持现在的心境,这样方便我下一次继续如法施为。”

    王安石欲言又止,最终长叹一声道:“大王说的极为正确,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老夫方才有些失态,大王莫往心里去。”

    铁心源起身给王安石倒了一杯热茶道:“听说您在大雷音寺与仁宝上师谈论长生之道,颇有心得?”

    王安石喝了一口热车稳定一下纷乱的心神道:“红颜白骨道尽是虚妄,仁宝上师口宣佛号,胸中不知为何却满是戾气,即便是善事做尽,恐怕也与西天宝境无缘。”

    “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他死去的师兄萨迦活佛,如果你见过撒迦,就会觉得仁宝上师确实是一代高僧,仁慈的如同真正的佛陀。

    在这个世界上,好人,善人,都是相对的,没有对比,就没有善恶。“

    王安石转头瞅着帐篷外无尽的荒原喃喃自语道:“这片广袤的大地到底经受了多少伤害,才能孕育出你们这样一群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