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九章活火熔城
    第五十九章活火熔城

    火炮第一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就展现了他高效率的杀人技能。

    火药给了炮弹极大的动能,而后这些动能作用在人体身上,就有了极度的残酷美。

    宽不过丈半的城门就经受了六门火炮的肆虐,三轮十八发链弹轰击过后,城门口只剩下孤零零的几匹战马,头一次亲身经历了炮弹洗礼过后的西夏骑兵,即便是没有死,也没有了任何战斗的心思。

    能跑回去的骑兵,已经是心志坚强之辈,浑身力气被炮弹吓没了的骑兵更是不在少数,在求生**的催促下,一个个惊恐的向城门洞子方向爬。

    三枚直接射进城门的炮弹彻底阻止了城里骑兵想要出城作战的**,不大的瓮城里面,人喊马叫混乱不堪,头顶还有无数冒着烟的火药弹和火药包掉下来,每一声轰鸣,都收割走了一些人命。

    因为人群过于密集的原因火药弹的杀伤力不明显,破碎的弹片没有扩散的空间,只能落在附近的人身上。

    而火药包爆炸之后就非常恐怖了,震荡波向外扩散,近处的人会被巨大的能量撕碎,远处的人却会被活活的震死。

    人和马一起向外喷血的场面吓坏了这些原本无视生死的西夏武士……他们能接受战刀枭首,也能接受被战马踩踏而死,更能接受混战中被冷兵器伤到要害处死亡。

    如今,这种从未经历过的死亡方式超过了他们的认知,脑海中绷紧的那一根线终于被火炮的恐怖威力打断了……不用他们自己溃逃,惊吓到了极点的战马自然会驮载着他们向自己为安全的地域狂奔。

    拥挤,踩踏,咆哮,而后就是相互砍杀……大军溃败的时候军纪,人性都已经不存在了。

    副将浪埋胸中的悲愤之气消失了,就在刚才,一颗链弹就从他的身边盘旋着呼啸而过,一个亲兵被链弹上的铁链子生生的腰斩,狂喷的鲜血在晚秋的寒气中冒着淡淡的白烟,上半身不知道去了哪里,下半身依旧骑在战马上保护自己的将军。

    他大声呼喝着要城头的军卒放下千斤闸,却没有人听他的命令,浪埋大叫一声,用双手抠着石缝猿猴一样的攀上城墙,挥刀斩断了辘轳上的粗麻绳,千斤闸轰然落地,溅起大片的血花。

    浪埋把身体靠在辘轳上,瞅着城外缓缓靠近的哈密军队,绝望的嚎叫一声,就飞快的下了城墙,一边躲避着飞落的火药弹,一边找了一匹无主的战马,就向后山狂飙。

    他甚至没有试探着重整军队,那些流着口涎嗷嗷大叫的部下已经没有任何重整的可能。

    浪埋这一刻只想快速的离开大石城,哈密人的目的很明显,只要看看无休止的往城里延伸的火药弹落点就知道他们没打算留下一个俘虏。

    大石城有两个出口,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浪埋向后跑了一半路程,在火药弹的落点后面就拐道向西,他才不想和那些傻子一窝蜂的向后山跑,那里要是没有哈密军队才是怪事情。

    避开了火药弹之后,浪埋就停在路边,准备收拢一些残兵,好离开这座死亡之诚。

    将军自然有吸引部属跟随的能力,一些还有理智的西夏骑兵见到了站立在路边的浪埋,自然就跟随了过来,至于那些没有被吓破胆的骑兵,浪埋也不想要,他们跟过来只会把目标弄大,引来哈密人的追击。

    很快,他的身边就围拢了很多人,其中以浪埋自己本部亲兵最多。

    派遣了很多人出去收拢本部人马,浪埋咬着牙在原地等待,随着天色逐渐变黑,他的心也逐渐下沉。

    哈密人依旧没有进城的打算,只是头顶上落下来的不再是火药弹,而是猛火油弹,每一颗炸弹爆炸,都会爆出大片明亮的火花,而后,点燃所有能燃烧的物事。

    城里到处都是燃烧的人和战马,他们跌跌撞撞的乱跑,最后倒在障碍物前面,然后再引燃障碍物。

    后山爆起来的明亮火焰尤其多,诺大的一个后城已经被浓烟和火焰所覆盖。

    派出去的人回来的不多,眼看着身边已经聚拢了快两千人,浪埋知道不能再等,猛火油弹开始向他们所在的方向慢慢覆盖过来了。

    借着天边最后一丝亮光,浪埋发现城头已经出现了哈密军队的影子,和他们一起上城的还有那些高大的木头架子。

    就是这些木头架子,把火药弹以及猛火油投掷上大石城的。

    “我们走……”

    浪埋决定不再等,翻越城墙,必须要舍弃战马的,浪埋不知道没有了战马,没有了食物和水,他能在荒原上走多久,多远,他想早点离开这个火焰地狱。

    长久的坐在马上并不舒服,而且枣红马也很不习惯站在某一个地方一动不动。

    所以,侍卫就搭好了帐篷,布置好桌椅之后,铁心源就邀请王安石,刘攽一起去帐篷里坐,那里面有火盆,很温暖。

    “下一次放火的时候一定要选上风位扎营。”刘攽挥手驱赶了一下烟雾,这些烟雾不但呛人还夹杂着一股浓重的焦臭味道。

    王安石喝了一口热茶,握着茶杯道:“火器之威竟至于斯。”

    铁心源笑道:“它会改变战场格局,改变战争的方式,以后的战争依靠野蛮的身体很难取胜,更多的是看一个国家的富裕程度和百姓开化的程度,以及匠作水平的高低。

    先生,这种变化对大宋用该是很有好处的。”

    王安石瞅了铁心源一眼,忽然叹息一声道:“也减弱了将领的作用……”

    铁心源假装没有听出王安石话语里的讥讽之意,笑道:“那可不一定,在冷兵器时代,将领的作用很重要,在热兵器时代,将领的作用更重要。

    尤其是到了热兵器对付热兵器的时候,将领的作用就会被无限的放大,到时候,将领依旧是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关键所在。”

    刘攽拍着膝盖瞅着帐篷外面那座燃烧的更加猛烈的城池感叹道:“好快速的杀人手段。”

    铁心源皱眉道:“好歹也是一种进步,我们的老祖先最早的时候用木棒和石块进行战争,兵员不超过百人,死伤不过数十,后来我们刚开始用青铜做武器以后,参与作战的人就超过了万人,到了牧野之战,就有了数十万人的战争,死亡的人数就变得更多……”

    “你现在又把杀人的速度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老夫很难相信,三万人就这样被你焚之一炬。”

    铁心源诧异的道:“难道说你准备让我给他们留一条生路?”

    王安石哼了一声道:“西夏人自然是死的越多越好,老夫没有妇人之仁。”

    铁心源点点头道:“这样就对了,要不然我就没法子和你坐在一间屋子里说话了。”

    正在说话的时候,尉迟文走了进来拱手道:“除了西城墙有一些人翻墙逃跑之外,其余城墙都已经得到控制,铁二将军准备发射最后一轮火油弹之后,就固守城墙,等待大火熄灭之后再进城搜索残敌。”

    铁心源道:“命张直领本部人马追击残敌,斥候向西放出一百里,放飞鸽告诉李巧,大石城战役已经结束,战事进入第二阶段。”

    西边的战斗依旧在继续,只是进行的很是平淡,直到现在都没有大规模的交锋,石首山并不适合大规模作战,西夏人堵截在平原上,他们的目的就是不让李巧有机会去增援铁心源。

    李巧知道铁心源有火炮,知道铁心源有大量的火药弹和猛火油,更知道,铁心源的亲军装备着这个世界上最精良的武器。

    即便如此,他依旧心急如焚,他很担心他那个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兄弟,这是两军交战,不是和某一个人斗智斗勇,一个很小的错误,就能毁掉一支大军,且不论这支大军的装备多么的精良。

    如果不是接到铁心源的命令,即便是付出再大的代价,李巧也会毫不犹豫的向平原上的五万西夏人发起进攻,他麾下的吐蕃武士并不弱于西夏人。

    不论胜负,至少能给铁心源减轻一部分压力。

    站在高处,瞅着平原上西夏人星火点点的连营,他再次生出冲锋的念头。

    已经三天了,大石城那边再无消息传来,没有消息这就是最坏的消息,按照两军进程,大王和乞遇勃勃的大军在两天前就该交锋了。

    西夏人的骑兵大部分都在大石城,乞遇勃勃这是准备野战的做派,一想到西夏人狂暴的骑兵浪潮,李巧的全身就发冷。

    在哈密军中,真正与西夏人交过手的只有他,也只有他才知道西夏骑兵是何等凶悍的存在。

    从石首山到大石城,不过三百里,骑兵如果日夜不停的赶路,只需一日夜就能到达。

    不论是大王还是乞遇勃勃都没有到来,这说明他们之间的战事依旧在进行中。

    “这都是杨怀玉这个蠢货的错!”李巧咬紧了牙关恶狠狠地一拳砸在石头上。

    “如果他能把没藏讹庞逼迫的更紧一点,西夏人如何能从捉襟见肘的兵力中抽出八万人进攻哈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