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三章帝王一怒,八十军棍
    第五十三章帝王一怒八十军棍

    帝王一怒流血千里伏尸百万……这是指秦始皇或者唐太宗……

    武则天一怒,西域就少了好几个国家……至于慈禧一怒,就只好化妆成百姓去西安吃肉夹馍。

    铁心源一怒……这实在是不好说,他的大将都被契丹人拖住了,自己只好赤膊上阵。

    小弟被人家折腾的快要残废了,无论是精神还是**都收到了恐怖的摧残,自己这个大哥如果还不出面,会让人寒心的。

    铁心源相信,如果把泽玛的遭遇放在另外一个和他亲近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早就自杀了。

    泽玛活的很现实而且很皮实,她在哈密国的成功,让她已经不是很在乎自己的身体,她更多的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才能上。

    身体会被玷污,而才能永远都是圣洁的……这就是她在经历了人间最残酷的羞辱和折磨之后依旧顽强活下来的理由。

    铁心源离开哈密的时候,又来看了看泽玛。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身体依旧虚弱,两只眼睛却亮晶晶的,精神很好。

    眼前这个全身铠甲的男子就要出发去为她讨还一个公道,这让泽玛全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铁心源探手抚摸一下泽玛满是裂口的嘴唇笑道:“我不问是谁亲手伤害了你,因为我没打算放过我视线中的任何一个西夏人。

    泽玛,这一战过后,我希望你能好起来,把身体养好,莫要亏了根本,我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去兴庆府好好地看看……”

    泽玛捉住铁心源的手放在嘴边亲吻一下道:“莫要愤怒,你的愤怒会让你的行为出现纰漏,三万大军,为了泽玛去戈壁上与敌人鏖战,我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保护好我们的勇士,莫要让他们白白的牺牲,我之所以活着回来,就是担心你会失去理智。”

    铁心源哈哈大笑,转身就走,一边向外走,一边笑道:“放心吧,泽玛,我不会失败的,快点好起来,等我回来,我希望能在凯旋的宴会上看到你的舞蹈。”

    “我会的,我会穿着最美丽的衣服为勇士们起舞。”泽玛高声叫道。

    铁心源愉快的挥挥手就离开了城主府。

    枣红马不安分的用蹄子刨着青石板,马蹄铁和青石板的每一次接触都会爆起一溜火星。

    它已经感受到战争阴云带来的压力,这让它无比的欢喜,恨不能现在就狂飙起来。

    王安石一次又一次的劝说铁心源不可抛开全局去砂岩城亲自指挥作战,有铁五在砂岩城,至少能保证砂岩城不至于陷落。

    即便铁心源必须要出征,也必须等到孟元直与野蛮人之间的战斗落下帷幕之后再说。

    铁心源只是笑笑,感谢了王安石的建议,将哈密城,清香城托付给了霍贤和铁一之后,就率领近卫军,在铁二,刘攽的辅佐下,离开了哈密城。

    西夏人趁着大宋调兵遣将威压契丹人的时候,悄悄地从各个军司抽调了八万大军北上,准备在契丹人进军哈密国的时候顺便分一杯羹,这其实没有什难以理解的。

    哈密国和西夏人本来就是敌人,当初铁心源的大军大肆劫掠西夏的时候,就该想到有这样的下场。

    这样的仇恨绝对不是一些金子和奢华的物品就能让西夏人忘记曾经的仇恨。

    是铁心源太想当然了。

    在大军走到清香城的时候,信使带来了野蛮人进攻天山路而王胄冷平后退到天山路中段准备狙击野蛮人的消息。

    另外一个信使带来了,萧孝穆亲自率领大军进驻沙漠的消息。

    萧孝穆进入沙漠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处死了耶律盛堂……

    铁心源仰天大笑了很久,心头的阴霾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他不擅长国战之时出现的各种阴谋,曾经苦思冥想了无数种可能发生的危机,这种不确定性最是折磨人。

    现在好了,搭在弓上的羽箭已经射出,所有的阴谋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以后,他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作战而已……

    他甚至有空给喀喇汗王后阿伊莎写了一封信——王后艳帜大张,无数喀喇汗豪雄拜倒于王后裙下,却不知王后是否有意与本王会猎于楼兰!

    不知道阿伊莎看到这封信之后会有什么反应,铁心源已经做好了让铁三带领楼兰城的百姓撤离楼兰的准备。

    镇守在青唐城的李巧,也在同一时间离开了青唐城,带领主力向大石城靠近,想要断掉西夏人的后路,就必须重新夺回大石城。

    在很久以前,铁心源和霍贤,刘攽,孟元直,阿大,铁一,铁二就预演过目前这种哈密国被人家当豌豆炒的状况。

    这个时候就必须有重点的进行防御,至于,楼兰,青唐,大石这三座城池都在可以舍弃的名单上。

    这三座城池实在是太遥远了,如果完全放弃,就能有效的缩小哈密国的防御范围,同时也让敌人的补给线延长四百里。

    楼兰城上一次与穆辛作战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撤退准备,只是后来孟元直强力拒绝,哈密国才没有动用这最后的手段。

    这一次不同了,楼兰城如果再起战端,再不能像上次一样能获得哈密国全力支持。

    铁三手下仅仅有一万五千人,独立面对喀喇汗应该是非常吃力的一件事,阿伊莎这个鬼婆娘别的本事没有,蛊惑人心绝对是这世上的高手。

    如果狂热的喀喇汗人再次来攻楼兰城,麻烦很大。给阿伊莎的那封信不过是类似空城计一类的东西,只要喀喇汗大军压境,铁心源绝对不会跑去楼兰城和她决战的。

    至于大石城守将张直……这家伙铁心源到现在都没办法对他弃城而逃这件事定个合适的性质。

    这家伙从接战到弃城而逃,前后只有两天不到,也就是说,他只是象征性的和西夏人打了一下,眼看西夏人人多,就按照训练过无数次的撤离方案,自己在城墙上和西夏人周旋,甚至派人前往西夏人军前商量投降事宜拖延时间。

    大石城知府费通却搜集了能搜集到的所有战马和牲畜,带着三万多百姓骑着马从后门一头钻进山里去了。

    保全百姓自然是大功一件,可是,他身为将军,有守土的职责……

    铁心源现在有点后悔把存人失地,人地两得,存地失人,人地两失这种过于先进的思想理念带给哈密国了。

    孟元直,阿大这些大将们多少还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依旧习惯与城池共存亡。

    张直这样的家伙就没有这方面的矜持,只要对他有利,他是一定会严格遵从这项决议的。

    自从听到张直不战而逃之后,铁心源就觉得自己和后世的某校长很像。

    尤其是听说这家伙依旧留在大石城附近与西夏人周旋之后,铁心源这种奇怪的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费通正带着三万多百姓在山峦里跋涉,这是一件大事,必须派人去迎接,虽然撤退这回事早就预演过很多次,时间依旧仓促,又恰逢北风起来了,注定不可能顺利。

    驻守砂岩城的铁五在接到铁心源的军令之后,就已经派人去迎接这些百姓,一旦西夏人在戈壁上截住这些人,后果很严重。

    铁心源的近卫军行军速度很快,两天三夜就从哈密城来到了砂岩城。

    西夏人因为跋涉了六百里地,至今还留在大石城修整,只派出少量的斥候军队追击逃离大石城的百姓。

    听到这个消息让铁心源松了一口气,毕竟,西夏人还要面对剩下来的四百里瀚海,没有万全的准备,乞遇勃勃也不会轻易的踏入。

    铁五在铁心源到来之后,亲自带领五千大军迎接费通,在黑山接到费通之后,也不和西夏斥候纠缠,护送百姓缓缓撤退回到了砂岩城。

    在严寒的戈壁上跋涉了十天之后,百姓们的状况很不好,至于,张直和费通更是蓬头垢面,跪在铁心源的面前,头都不敢抬。

    铁心源搀扶起费通,握住他的手感谢他干的一切,感谢他能把百姓平安的带回来。

    满脸都是被寒风吹出血口子的费通艰难的吞咽一口唾沫,拱手道;“这都是卑职无能,不能率领百姓帮助张将军守住城池,才导致百姓受苦,请大王降罪。”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与你无关,哈密国没有律条规定文官有死守本土的职责,费先生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出乎本王的预期,何来罪责。”

    费通歉疚的瞅了跪在地上的张直,哈密国历来律法森严,他只能帮张直到这里了。

    派人送费通去休息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铁心源与铁二,铁五,一干军人了,张直面如死灰,连连叩头道:“末将死罪。”

    “八十军棍,留待战后执行!”铁心源淡淡的对铁二道,铁二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张直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瞅着大王,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丢失城池的惩罚竟然只有八十军棍。

    铁心源叹口气拿脚踢一下跪在脚下的张直道:“三千人确实阻拦不住八万西夏人。”

    张直泪如泉涌,猛地趴在地上痛哭道:“大王以大石城托付末将,末将却丧师辱国……大王,实在不是末将贪生怕死,而是末将不敢将城里的三万多不会作战的百姓送上城头与西夏人作战。

    末将甚至计算过,就算是驱赶百姓帮助守城,也绝对固守不了十天,十天时间,大石城不可能有任何的援军。

    因此,末将才与府尊启动了撤退条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