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二章惊变
    第五十二章惊变

    教训老婆很容易,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太过糟糕的后果,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老婆反过来教训一顿。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丈夫躲在床下说不出来就不出来的勇气还是必须具备的。

    当然,这种策略性的投降只适合出现在闺房里,如果出现在闺房之外,大丈夫很有可能会自杀。

    战争就不一样了。

    这东西最麻烦的是不能轻易投降,尤其是国战,如果不分出一个胜负来,战争就很难结束。

    野蛮人在天山北面纵横捭阖的厉害,哈密军队基本上做到了望风而逃。

    一个追,一个逃,不论哈密人如何潜踪匿影,野蛮人都能轻易地找到他们,哈密人也不是很担心,反正天山北面地方很大,足够好几万人在那边捉迷藏的。

    运动起来之后的哈密人忽然发现,他们好像无意中占据了优势,野蛮人对他们的威胁减小了很多。

    一大群野蛮人很可怕,仅仅是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就让哈密人害怕,可是啊,当野蛮人分成小队之后,哈密的一支斥候小队就能轻易地杀光人数基本相等的一支野蛮人队伍,且不用付出过大的伤亡。

    发现这一点的王胄,立刻就把军队拆分成了无数的小队,在荒原上引诱野蛮人来追。

    野蛮人似乎也很喜欢这样作战,十几个野蛮人只要发现哈密军队的斥候小队,就嗷嗷叫着追杀下去了。

    契丹军官根本就拦不住……

    军纪,是野蛮人的致命伤……他们本来就是一小队一小队被首领从家里征召起来的,来哈密唯一的目的就是弄到足够多的财富和食物。

    至于战争胜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极度遥远的概念,关心这些的仅仅是野蛮人首领和一些很聪明的野蛮人。

    可惜啊,聪明的野蛮人在野蛮人队伍中很少,更多的是一门心思想要财富和粮食的普通野蛮人。

    哈密骑兵身上的铠甲和武器,以及战马对他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前段时间攻破六座营寨后,一本分野蛮人武士获得了令人眼红的财富,他们穿上从哈密军卒身上扒下来的非常不合身的铠甲四处招摇,让每一个没有获得这些财富的野蛮人眼睛都红了。

    他们发誓,不放过任何一个出现在他们视线内的哈密骑兵。

    跑出营寨追击哈密斥候的野蛮人越来越多,回来的野蛮人却越来越少,成功获得铠甲,战马,衣服和武器的野蛮人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即便是如此,那些野蛮人似乎只看见了同伴的成功,却看不到那些因为失败而永远都回不来的失败者。

    虽然野蛮人时不时地会少几个,哈密军队同样过的惨不忍睹。

    野蛮人是荒原之王,这句话不是一句假话,陷阱,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处,常年生活在荒原上,这些野蛮人不论哪一个都是布置陷阱的行家里手。

    哈密军队的陷阱不但没有对野蛮人造成伤害,反而被野蛮人利用这些陷阱,干掉了不少哈密军卒。

    能让这些野蛮人付出代价的恰恰是火药弹,只要火药弹在他们周围炸响,他们的猎人心态立刻就会发生变化,会不由自主的慌乱起来,然后才会被哈密军卒利用弩箭给予致命的一击。

    以前的时候,一支弩箭只要不射中要害,野蛮人并不会因为这支弩箭就失去战斗力,反而会激发他们的凶性,战斗力倍增,给哈密人造成更大的损伤。

    现在不一样了,只要野蛮人中箭,更快他们就会变得昏昏沉沉,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最后悲惨的死去,不论伙伴如何帮他们放血,扇风,念咒,受伤的野蛮人无一例外的死去了。

    弩箭上有毒,番木鳖!

    死掉的野蛮人多了之后,野蛮人首领奥列格就不再允许自己的部下胡乱出击了。

    王胄引诱不出野蛮人,也只好将军队重新集结,向天山路出发,继续在荒原上与野蛮人周旋,已经失去了意义。

    白马将军不知为什么,并没有率队进入天山路,而是在山外驻扎下来,野蛮人除了收集食物之外,也没有了多余的动作。

    很自然的,战争进入了僵持阶段。

    运送到哈密城的野蛮人越来越多,等王胄关闭天山路的时候,哈密城里的木笼子里面,已经装了一百三十多个野蛮人。

    这些木头笼子就被竖立在城主府外面,每日里都有无数的百姓来看这些传说中的野蛮人。

    野蛮人在很多西域商贾的心中,与死神几乎没有差别,如今却被强大的哈密王装在笼子里供人观瞻,这让他们对哈密国的实力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恐惧来自于未知,当哈密百姓们发现,野蛮人也会恐惧,害怕,也会因为有过多的人观瞻而感到羞耻,这样一来,野蛮人恐怖的名声就很快变淡了。

    现在,如果还有人那野蛮人来吓唬小孩子,小孩子都知道指着装在笼子里的野蛮人哈哈大笑。

    铁心源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萧孝穆停留在阻普大王府不进入沙漠,白马将军也屯兵天山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要进入天山路。

    这不是一个好迹象,所有的事情都和预期的有很大不同,而哈密国却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几乎全部做完了。

    这样非常的被动,除了等待之外,没有别的好办法。

    北风已经起来了,昨夜开始降霜了,清晨起来的时候,青石板台阶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霜花。

    城里也多了无数的烟柱,这是百姓们在用泥炭取暖,哈密城全城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青烟中。

    冬天就要到来了。

    铁心源坚信,严寒的冬天对敌人的进攻是非常不利的,至少对于缺少补给的野蛮人尤其如此。

    萧孝穆那里的粮食和补给也是不够的,二十万大军的吃喝取暖无论如何是要保证的,他这样对峙下去,只会对哈密国有利,不可能有什么坏处,拖得时间越长,对哈密越是有利。

    铁心源不相信萧孝穆看不到这一点。

    诡异的平静,不仅仅让铁心源心急如焚,霍贤,刘攽,王安石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派往阻普大王府的斥候走了一批又一批,死伤惨重,带回来的有用消息却非常的少。

    许东升甚至启用了很多死间,同样没有从阻普大王府得到萧孝穆切实的进攻时间表。

    孟元直建议不能再等,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也要先消灭掉野蛮人,而且还要快,一旦天山路被大雪封山,冷平,王胄的大军就会被困在天山城,再也不能威胁野蛮人大军了。

    铁心源拿着孟元直的文书,很难下决心,他又不能不下这个决心,天山上已经阴云密布,不出十天,大雪就会如期降临。

    铁心源在征求了霍贤,刘攽,王安石等人的意见之后,在天黑之前,还是批准了孟元直的进攻计划,无论如何要打开僵局。

    看看战争彻底爆发之后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

    最迟不超过后天,孟元直的大军就会离开两狼山,与王胄,冷平的两支大军合围野蛮人。

    军令发出,铁心源感到极度的不安……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

    在书房里枯坐了一夜也没有弄明白。

    坐立不安的等待了三天,等来的消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孟元直已经与白马将军所辖的野蛮人在乌鸡城展开了战斗,王胄撤离乌鸡城的时候,在城墙下埋藏了很多火药,他们在第一时间就炸开了乌鸡城,并且将乌鸡城炸的七零八落,只是,剩余的野蛮人依旧在坚持战斗,想要完全结束战斗,至少需要十天。

    第四天晚上,铁心源刚刚睡下,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翻身坐起,就看到尉迟灼灼一脸惊惶的跑了进来。

    在她的身后,六个侍卫抬着一块门板,放在他的床前……铁心源仅仅看了一眼,双眼立刻就变得血红。

    探出手颤抖的抚摸着泽玛那张已经没有任何血色的脸,他不敢相信,眼前这具瘦骨嶙峋的身体就是那个丰腴而美丽的泽玛。

    眼看泽玛挣扎着要说话,铁心源轻轻地掩住她的嘴唇,颤声道:“西夏人也来了?”

    泽玛吃力的扒开铁心源的手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我没用,被莫藏氏骗了……”

    事情出了,铁心源反倒不紧张了。

    唤来了张风骨,要他给泽玛检查身体,铁心源毫不避讳在站在边上,冷冷的瞅着泽玛那具布满伤痕的**,等待结果。

    泽玛因为回来了,因此精神放松下来,整个人立刻就陷入了昏睡。

    铁心源虽然不知道泽玛遭遇了什么,只是从她凄惨的身体上能猜测出一部分。

    “大王,泽玛左腿骨折两处,肋骨断裂两根,全身皮肤溃烂,**有严重的刺伤,下阴……”

    “够了!”

    铁心源霍然起身,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如同一头困兽。

    匆匆赶来的霍贤手里握着一份文书,见到泽玛的惨状之后,痛苦的摇摇头,强打精神对铁心源道:“大石城昨日午时陷落,西夏将军乞遇勃勃领军八万犯我疆界。”

    “呵呵呵……”铁心源发出一阵夜枭一般的笑声道:“喀喇汗人是不是也来了?”

    霍贤摇头道:“没有,铁三将军依旧没有消息传来,老夫以为,大王的预计的事情应该会发生。

    喀喇汗国内乱是假,阿伊莎王后用内乱隐瞒出兵才应该是事实。”

    铁心源点点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本来就是常识,既然西夏人好心的将泽玛给我送回来了。

    本王如何能不去好好地报答一下西夏人?

    传我军令,清香城近卫军,随我奔赴砂岩城,我要在那里砍下所有来犯的西夏人脑袋,好好地报答一下西夏莫藏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