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一章美人误国
    第五十一章美人误国

    因为陪了伤心的尉迟灼灼两天,哈密国在天山以北的地方修建的六座军寨就被野蛮人拿下了。

    而且还势如破竹的向天山路狂飙。

    因此,刘攽看铁心源的眼神就很不对劲,而且语气不善,完全是对待昏君的模样。

    尉迟灼灼被刘攽恶狠狠地目光盯得有些无地自容,连忙躲到里屋一直没有出来。

    “少年戒之在色!否则马嵬坡就是美人的下场。”

    铁心源抬起头笑道:“这就过了啊,我老婆不是杨贵妃,我也不是糊涂的唐明皇。

    孟大将军正在诱敌深入,你又不是不知道。”

    刘攽暴怒,厚厚的一摞子本章丢在铁心源的桌子上,拍着那些本章咆哮道:“大军在行险,大王却沉迷在醇酒妇人之中,这就是亡国的先兆。”

    铁心源翻开那些本章瞅了一眼,无奈的合上之后道:“粮食入库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完毕了,先生怎么又给拿回来了?”

    刘攽扯过一张凳子坐下来,用指节敲着桌子道:“大王不妨再仔细看看。”听得出来,老家伙是在压着气说话。

    铁心源再仔细瞅了一边本章,皱眉道:“喀喇汗要这么多的粮食做什么?他们哪来的这么多钱购买?”

    刘攽又从本章堆里找出一份本章放在铁心源面前道:“大王不妨再看看这些。”

    铁心源翻开本章看了一眼之后笑道:“都是些来自天竺的宝石,这必然是阿丹王在天竺的收获,再用快马送回喀喇汗交给王后阿伊莎的。

    既然阿丹王能把所有抢劫来的宝物送到哈密来换粮食,我们给他换了就是了,这是一笔正常的交易,受益方是我们哈密啊。”

    刘攽叹口气道:“阿丹王连王冠都拿来换粮食了,您觉得这正常吗?”

    “穷鬼的日子不就是这么过的吗?再说了,喀喇汗国今年半年都没下雨,粮食没有收上来几颗,他不想办法买粮怎么办?

    王冠又不能吃,如果我是喀喇汗王,也会这么干,毕竟皇冠没有了,以后找高明的工匠再打造一个,百姓没了,您让他去盘剥谁去?”

    “这不好笑,喀喇汗王后的首饰也出现在哈密城的当铺里面,您还觉得喀喇汗国是个穷鬼国家吗?”

    铁心源大笑道:“志气是不小,可是啊,喀喇汗依旧是一个穷鬼国家。

    国王卖王冠,王后卖首饰,只是为了帮助百姓过冬,站在人品的立场上,这两个人确实不错,把百姓看的比财富重要,这在西域国家中简直就是异类。

    如果站在国王的立场上,我只能说这是两个无能之辈,国家穷困,绝对不是国王的荣耀。

    至于这一套邀买人心的把戏,都是我在哈密玩烂了的,当年,哈密缺粮的时候,我母亲都吃了大半年的大锅饭。

    如今啊,喀喇汗国因为阿丹王出征在外,国内没有足够的武力来弹压地方,遇到大灾荒之后阿伊莎王后能干的事情就是和百姓一起共度时艰。

    可惜啊,卖掉王冠和王后的首饰,也不可能让喀喇汗所有人吃饱肚子,再过一段时间,喀喇汗一定会爆发战乱的,这时候就要看阿伊莎的治国手段了。”

    刘攽终于消气了,既然大王不仅仅是关心美人,对国家也很关心,他就没那么生气了。

    不过,他见铁心源脸上的笑容贱贱的,心头打了一个突,小心的问道:“喀喇汗即将到来的战乱不会和我们有关吧?”

    铁心源笑道:“没有关系,我只是让许东升有选择的给喀喇汗国的人赊欠粮食而已。

    这是好事啊。”

    “没有给喀喇汗王后阿伊莎赊欠?”

    “没有,她手里既然有钱,当然没有赊欠的必要。”

    刘攽一下子就明白了铁心源的意图,他在用粮食来支援喀喇汗国那些有野心的部族首领……从而达到让喀喇汗国疲于奔命的目的,让他们没有任何力气来干涉哈密国正在进行的这两场战争。

    事实证明,自己的王依旧是那个没有任何同情心的冷酷帝王。

    帝王就要冷酷一些才好,也只有冷酷的帝王才能一心一意的为王国考虑。

    事实证明,任何一个成功的帝王,首先就必须拥有一颗冷酷到令人发指的心。

    刘攽走后,铁心源却陷入了沉思。

    孟元直败退的太快了,两天六座军寨被夺走,这无论如何都太快了。

    如果不能在野蛮人前进的路上消耗光他们所有的耐心,到了天山路之后,首先消耗光的就是自己部下的胜利信心。

    孟元直在干什么?即便是有意撤退,这也撤退的过于明显了。

    铁心源瞅了一眼尉迟灼灼捂得严严实实的衣领,就再次叹了口气……

    昨天,这女人还只穿着亵衣就满屋子乱跑,光溜溜的大腿让铁心源只要看一眼就兴致盎然,今天就完全不同了,妖媚的样子完全看不见了,端庄的如同刚刚从戒律院出来的小尼姑……

    询问军情的使者刚刚出发,铁心源就接到了孟元直的本章,送信的骑士好像累死了几匹马,被侍卫拖进屋子,就如同烂泥一样的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把一个牛皮袋子高高举起来。

    铁心源看完孟元直的本章,那个送信的骑士也缓过来了一口气,铁心源温言道:“野蛮人真的如此野蛮吗?”

    骑士连忙拱手回到:“启禀大王,野蛮人在荒原上纵掠如飞,不论是沟壑还是荆棘都不能阻碍他们前进,即便是身中数箭,一样能酣战不休,他们皮糙肉厚,根本就不知道死亡为何物,定远寨两丈高的栅栏和围墙,他们搭人梯就能翻越。

    他们每人都有一面巨大的皮盾,进攻的时候遮挡在队伍上方,弩箭根本就穿不透,有些力大无穷的家伙,居然能用皮盾荡开滚木礌石。

    一旦让这些家伙靠近了城墙,马上就有铺天盖地般的短矛飞过来,兄弟们死伤惨重,不得不退出战场。”

    铁心源皱眉道:“你是说这六道营寨其实不是我们自己放弃的,而是被人家攻下来的?”

    骑士的脸涨的通红,无奈的点点头,马上又抗声道:“大将军不准我们大规模的使用火药弹和猛火油,如果弩炮不投掷石头,而是投掷装了猛火油的灰瓶,和火药弹,那些家伙还没有靠近城墙就死光了。”

    “哦?你是说,没有大规模使用火药弹和猛火油?到底是怎么个使用法?”

    骑士听大王这样问,眼泪顿时就流出来了,涩声道:“战前每人配发三枚火药弹,火药包,猛火油根本就见不到,

    三枚火药弹只能在敌人将要破城的时候使用,而兄弟们投掷火药弹的距离不如野蛮人投掷短矛远,这才吃了大亏。

    大王,请给卑职配备足够的火药弹和猛火油,卑职一定能让那些杂种死无葬身之地。”

    听送信的骑士这样说,铁心源终于放心了,这说明孟元直还是在坚定不移的执行诱敌深入的计划。

    “野蛮人现在到什么地方了?”

    “乌鸡城!不过,他们好像停下来了,只是围在乌鸡城外面,没有进攻,大帅只是命王胄将军坚守乌鸡城十天,十天之后就弃城进入天山路。”

    铁心源点点头,安慰了一番手足兄弟死伤惨重的骑士,重新打开孟元直的本章,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对于孟元直也会使用计谋这件事铁心源是非常欣慰的,在部下死伤惨重之时,还能压住火气执行计划,这说明这个家伙正在从一员猛将向合格的将帅转变。

    从野蛮人的行军方向来看,他们似乎对巴里坤湖边上那条隐秘的小路不是很感兴趣。

    对于这一点,铁心源还是能理解的,只要进入那条小路,就必须在山里转十天左右,如果只是小规模的军队走小路自然是不二选择。

    可是,对于大军来说,走小路就有些不合适了,既然是小路,道路必然不好走,地形必定复杂,就算是野蛮人也知道在这样的环境里仅仅是走路行军就是一项苦差事。

    选择只需要战斗就能走到哈密国,还是吃苦走险峻的道路这对野蛮人来说并不难选择。

    铁心源最欣赏的就是孟元直这一次作战的风格,处处透着谨慎二字,无论野蛮人如何在大路上狂飙,他本人则带着一万两千名最优秀的武士,扼守在巴里坤小路上,至今没有任何动摇。

    衡量完这些国事之后,铁心源抬头才发现天色已经黑了,尉迟灼灼守在门口,很有耐心的等待他忙完。

    桌子上的饭菜已经凉了。

    尉迟灼灼见夫君忙完了,就赶紧吩咐侍女们重新热饭菜,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热什么,凉着吃也不错。”铁心源洗手之后就坐在桌子后面,提起一根羊腿就吃了起来。

    热羊肉有热羊肉的味道,冷羊肉吃起来也不错。

    “妾身错了……”

    “错个屁,穿的跟麻袋似的赶紧滚远……”

    “妾身以后不会任性……”

    “那就不要再靠近我,看到你现在这样子我饭都吃不下去……”

    “这样会害了国家。”

    铁心源抬起头瞅瞅尉迟灼灼将羊骨头丢在桌子上道:“你给我记住了,能害了国家的只有我,与你多穿或者少穿衣服没有半点关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