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六章萧孝穆来了
    第四十六章萧孝穆来了

    阿大不会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一片云或者那些黑衣武僧的身上。

    把一场战争的胜利希望寄托在一群冒险者身上,跟系在老天爷裤裆里没有什么两样。

    在萧孝穆来到阻普大王府之前,把这里彻底的毁掉,烧掉,不留下任何东西给萧孝穆才是正确的。

    阿大大度的允许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契丹人带走属于自己的财物,杀戮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必要,无论如何契丹人都不会喜欢哈密人,过度的杀戮只会让他们生出同仇敌忾的心思来。

    这些平民不喜欢哈密人,他们同样不喜欢契丹贵族,只要哈密人不夺取他们不多的一点财富,他们不会为了那些死掉的契丹贵族生出报复的心思。

    只要契丹平民两不相帮,就是哈密人最大的胜利。

    阻普大王城是一定要毁掉的,眼看着那些华丽的府邸在火焰中化为灰烬,那些扶老携幼离开阻普大王府的平民竟然觉得有些痛快。

    有贵族家的牛羊作为补偿的他们,只希望早点离开这个战场,去遥远的冬季牧场,过完这个冬天。

    收到朴固哲哲消息的阿大亲自来到了火场,在他到来的时候,那些大火依旧没有熄灭,已经变成焦炭的麦粒,被风一吹变成一个个火星,被小小的龙卷带上半空,像是在祭奠天地间的所有死魂灵。

    穆辛干的很彻底,荒原上到处都是散落在地上的零散麦粒,阿大觉得只要来年春日里有一场透雨,这里一定会长出非常多的麦苗来。

    想要把散落在十里荒原上的这些麦粒捡起来,大概需要十万人干很久……

    阿大不介意给捡拾这些麦粒的人增加一点难度,于是,三千骑兵在每一匹战马的后面都拖着一个大大的树枝在这片荒原上狂奔,将这片荒原齐齐的扫荡了一遍。

    粮食被烧掉了一部分,还被洒掉了一部分,阿大还是觉得这不应该是阻普大王府的全部存粮。

    穆辛的狡猾阿大是知道的,这个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认输?

    这场突袭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敢再要求更多,再有一天时间,萧孝穆的先头军队就要到来了,彻底毁掉阻普大王府比寻找其余的粮食和物资更加的重要。

    能烧的就烧掉,烧不掉的就炸掉,那些得到了好处的契丹平民似乎更加的害怕自己人,不用阿大驱赶,就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

    阿大甚至连契丹伤兵都给萧孝穆留了下来……

    游骑一遍遍的向阿大示警,越来越多的游骑一一归队,三十里外的狼烟点着之后,最后一支游骑也狂奔而至。

    撤退的军令终于下达了,两万早就准备好的大军,前军变后队,在地平线上出现一道黑线的时候,全军退出阻普大王府,回到了沙漠。

    穆辛站在两军之间的一座高山上,目睹了这一切,因为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他此刻反而更加的清醒。

    哈密人这是要在沙漠里和萧孝穆决战的态势,他相信,铁心源一定在沙漠中部下了无数的后手,就等契丹人的大军进沙漠送死。

    耶律盛堂看着契丹大军到来,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损失了一半粮食和三成的物资,泼天的功劳如今变成了一场大灾难,五年的心血付诸东流,他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介于此,他心头没来由的开始恼怒起穆辛来了,就是这个人在兵力占优的情况下舍弃了那一部分的物资,让他功成名就的打算变成了泡影。

    他忘记了自己身为阻普大王府的大王,在战事刚刚开始的一瞬间就逃离了阻普大王城,如果他能在阻普大王城哪怕狙击哈密人一个时辰,他的粮草也不会遭受如此大的损失。

    天边的那条黑线逐渐变粗,紧接着闷雷一般的马蹄声就进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两万骑兵,四万匹战马踏出同一个鼓点节奏的时候几乎有山崩地裂的效果。

    穆辛再看了一眼四处冒烟的阻普大王府小声的对耶律盛堂道:“大王,如果老夫没有听错,现在响的是贵国的聚将鼓,听说萧太尉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您如果再不去军前听令,恐怕会有麻烦。”

    耶律盛堂自然也听到了鼓声,看都没看穆辛,打马下了山丘,循着鼓声去军前听令。

    穆辛叹一口气对随从道:“他走的这样干脆,难道就不怕我突然临阵反戈一击毁掉剩余的粮食和物资吗?

    更何况他的家眷就在这里,这个人做事永远都是顾头不顾尾,要是让他和铁心源对敌,契丹国有多少人都不够他害的。

    老夫只希望来的这位萧太尉能够聪明一些,也希望这些契丹军队在他的统领下,能够打败铁心源,将哈密国彻底的从地图上抹掉。”

    穆辛一直想抱着铁心源一起死,他在清香城停留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好的机会,铁心源此人极度的怕死,在这段时间内,除了出城安葬那些战死的哈密军卒,就再也没有踏过瀑布广场一步。

    穆辛计算过,如果想要再次强攻哈密城主府,手头就必须有超过三千大食最忠诚的武士,还必须是大武士。

    三千大武士,这个数量实在是骇人,如果穆辛手头有这么多的大武士,早在楼兰城他就使用了不必等到今天。

    三千大武士终究不过是一个幻想罢了,即便是把大食,波斯所有的大武士找来,也凑不够这个数字。

    穆辛心底的悲哀无法对人言说,铁心源用火药把自己的武力无限的放大。

    大食人数十年培育出来的大武士,哈密人只需要一颗廉价的火药弹就能成群的消灭,这种不对等的武力,让穆辛一次次的将自己的期望值降低。

    即便是这次契丹入侵,他实际上依旧不看好契丹人,再精锐的骑兵,依旧是一个个**组成的,他们不是金刚,遇到火药弹之后一样会四分五裂。

    他只希望这次契丹人能给哈密人迎头一棒,即便是不能摧毁哈密国,也希望这一战能够拖慢哈密国的发展速度。

    一想到哈密国一日千里的发展速度,穆辛就几欲疯狂。

    萧孝穆坐在由八十头牛拖拽的巨大辇车上,这种车是辽皇平日里出行用的便车,念及萧孝穆要远征哈密,就特意送来给他代步,这里面期许的意味很浓重,因此,不由萧孝穆不认真对待将要到来的战事。

    阻普大王府成了一片废墟,方圆百里之内竟然找不到任何人烟,那些平日里对契丹族俯首帖耳的部族,也在战争到来的时候,远远地避开了。

    这是狮子和老虎的战场,如果不能成为雄鹰,最好远远地离开,这是荒原部族们生存的格言。

    耶律盛堂是皇族,萧孝穆却是后族,每一个耶律皇帝的皇后都姓萧,这是祖制。

    如今,耶律盛堂这个皇族大王,只能谦卑的拜倒在萧孝穆这个后族的脚下。

    萧孝穆神色阴冷,空气如同凝结了一般,在他没有发话之前,没人敢吭声。

    短短的一盏茶时光,耶律盛堂仿佛过了一辈子,八月里的戈壁已经有些清凉,他身上的汗水却湿透了衣衫,汗水顺着下巴滴答滴答的往下淌,很快,面前的牛皮上就积存了一小汪汗水。

    “这么说,哈密人到底毁掉了一半的粮食和三成的各色物资?”萧孝穆面无表情的问道。

    神经绷到极限的耶律盛堂竟然放声大哭,趴在地上一五一十的将昨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萧孝穆,就连自己在战时离开城池带着家人逃跑的事情也没有隐瞒。

    他只希望萧孝穆能看在自己忠瑾的份上,饶自己不死。

    “早就听闻,哈密人擅用火药,耶律盛堂,你来告诉我,这火药果真有崩山陵的威力吗?”

    耶律盛堂连忙道:“确实如此,此物乃是攻城的无双利器,一旦此物发威,再坚固的城墙也无法抵御,下官亲眼看到一丈厚,三丈高的城墙,在一声轰鸣之后,就碎裂开来,而后哈密人就蜂拥而入,下官一方甚至都来不及派兵上去堵截……”

    萧孝穆叹息一声道:“阻普大王,城墙垮塌了并不要紧,垮塌多少座,我们大辽就能修建更多,战败一次不要紧,我们还能发起更多的战争,只要赢一次,我们就彻底的赢了。

    本王担心的是你心头的那座山陵如果崩塌了,就再也无法修建了。

    本王更担心,你这一次被击败,就再也没有和哈密国对战的勇气。

    阻普大王,孤王问你,你还有再战的勇气吗?”

    耶律盛堂绝望的抬起头,目光中满是哀求之意,落在萧孝穆平静无波的眼睛里最终化为绝望。

    “下官还能一战!”

    萧孝穆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三日后,你部就进沙漠吧,本王需要知道哈密人在沙漠中的布置,退下吧!”

    耶律盛堂趴在地上不肯走,他抱着极度侥幸的希望,希望这位大辽的无敌统帅能够饶他一命。

    最终,他还是被武士丢出了辇车,如同一只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