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四章老子不是狗
    第四十四章老子不是狗

    粮食和物资在荒原上就是生命的代词,不但哈密人清楚,契丹人也很清楚。

    被耶律盛堂逼迫到了极点的副将哈利则,为了家人不成为野蛮人的奴隶,他已经决定战死在这里了。

    在这种状况之下,即便是哈密人再一次炸开了瓮城,哈利则就在缺口处死战不退。

    不仅仅他在死战,其余的契丹战士也在死战,没人愿意整个部族被野蛮人奴役,如果是那样,还不如现在就战死。

    铁三百看着跪地的队正,不知道说什么好,按理说这个队正擅自从战场退下来,就该斩,如今,长刀就握在手里他无论如何都砍不下去。

    队正闭着眼睛跪在地上,一张脸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厚厚的血痂遮蔽了五官,嘴里,鼻子里犹在向外滴血,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为自己求饶,只哀求将军给他所属的队留一点种子。

    随队正退下来的哈密军不到十个人,就这几个人,几乎人人带伤,一个囫囵的都找不到。

    铁三百瞅瞅依旧沸腾的战场,冷冷的对那个队正道:“你要留种子,那就留着吧,看本将亲自为你们打开道路。”

    说完话,双腿磕一下马肚子,铁三百就丢弃披风,双手握刀,凭借双腿控制战马,径直向瓮城冲杀过去。

    队正绝望的看着铁三百的背影,艰难的站起来对自己的部属惨笑道:“都战死吧!”

    解掉披风的铁三百就和普通将士没有区别,战马带着他轻盈的奔走在战场上,箭如飞蝗,似乎都在绕着他飞,即便有三两支羽箭飞过来,也被他用臂盾轻易地格挡开。

    城墙下乱石遍地,战马已经无法继续向前,铁三百跳下战马,呐喊一声,就与亲卫一起向缺口处前进。

    一个火人从缺口处扑出来,铁三百侧身闪开,冰冷的眼神看都不看那个契丹死士,双脚用力在一颗乱石上踩踏一下,整个人就窜上了剩下小半截的瓮城。

    面甲拉下来之后,他就是一个真正的战争机器。

    探手扶住一个中箭的同伴,右臂上的锋利的臂盾已经割开了一个契丹人的咽喉。

    背后挨了重重一击,铁三百向前走了两步卸掉了力道,挥手一刀就把背后那个契丹人手里握着的链子锤一分为二,同时分开的还有那个契丹猛士的臂膀。

    两柄战刀被铁三百舞动的如同一个光球,战刀所到之处,残肢乱飞,血花四溅。

    “噹”的一声,一支沉重的铁骨朵架住了铁三百的长刀,哈利则那张已经扭曲到了极点的脸出现在铁三百的面前。

    就在铁三百准备向前跨步追杀哈利则的时候,脚下却不进反退。丢掉左手的长刀,抓住那个一心求死的队正霍然后退。

    “轰”的一声响,一个足足有三尺方圆的大火球砸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火球沾满了猛火油,轰然爆开之后,一丈方圆顿成火海。

    火海隔绝了前进的道路,铁三百半刻都不停顿,摘下一颗火药弹就丢进了火海,轰隆一声响,大火倏然熄灭,铁三百的亲卫向缺口处射出一排密集的弩箭之后,就随着将军踩踏着滚烫的地面,杀进了瓮城。

    铁三百站在瓮城缺口处,眼看着部属鱼贯而入,他却停在了那里,一把拉住那个队正道:“继续前进,拿下瓮城,老子说不定就忘记了你临阵脱逃的事情。”

    队正很想和将军解释一下,他真的不是临阵脱逃,看到将军那双焦灼的眼睛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从铁三百胸甲上摘下两颗火药弹,就随军冲锋。

    战争就像盘旋在天空里的乌鸦,即便是没有看见战火,人们也能感受到战争带来的压抑。

    朴固哲哲看着遥远的天边升起的黑烟,对一片云道:“那边的战事已经开始了,我们这里还在犹豫,一片云,你打算怎么做?

    如果你想走,那必须是在毁掉军城之后的事情,如果你现在就要走,我们就先打一场,或者你杀了我们,或者我们杀了你。”

    “去军城就是送死!”一片云咬着牙道。

    朴固哲哲大笑道:“我们本身就是死士,我们不死谁死?要是死士营的人死在那些将士的后面,哈哈,那才是一个大笑话。

    一片云,给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一片云瞅着弧形站在自己面前的回鹘人,长叹一声道:“也罢,老子就陪你们走一遭,不过,说好了,这支队伍依旧是老子说了算。”

    朴固哲哲点头道:“只要您带领我们毁掉军城,以后,朴固哲哲的这条命就是您的。”

    一片云冲着朴固哲哲招招手道:“走吧,军城就在十五里之外,等到了军城外面买老子要你打头阵不算老子害你吧?”

    朴固哲哲大笑道:“好主意。”

    他知道一片云为什么会改变主意。

    清晨的时候,火药还仅仅在沙漠边缘爆炸,上午的时候火药爆炸的尘埃已经浮现在险峻的龙山峡谷,现在,不过才日落,距离阻普大王府最近的一道关隘也出现了火药的轰鸣声。

    哈密军队在一日间就连夺契丹人三道城关,不由得一片云不好好的考虑一下当下的形势。

    死士营终于停止了争吵,所有的人跟在一片云的身后向军城快的前进。

    这时候,一片云的作用就完全显露了出来,这个老马贼似乎知道阻普大王府所有的小路,也知晓契丹军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离去。

    短短的十五里路,虽然走的惊险万分,却平安无事的来到了军城下。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军城上面依旧灯火通明,两个城门全部洞开,无数马车蚂蚁一般的排成长队,似乎在连夜转运军城里的粮草和物资。

    一片云嘴里咬着一根青草,朝朴固哲哲努努嘴道;“上吧,这是最后的机会,看这架势,等不到天明,契丹人就能把这里的东西全部运走。”

    朴固哲哲点点头,来到一片云的身边取出那副铁心源的画像递给一片云道:“这是大王托我送给你的,大王说,祝你从此之后鹏程万里,再铸辉煌。”

    一片云诧异的接过画像,递给玉素普让他打开卷轴。

    卷轴刚刚打开,一片云就觉得自己脑子里面突然炸响了一声惊雷。

    铁心源的画像再一次进入了他的大脑,让他似乎又感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威胁,那些痛苦的画面一张张的在脑海中浮现,似乎要将他拖进无底的深渊……

    一片云闷哼一声,两道血箭从鼻子里喷了出来,掉在沙地上迅的染红了一片黄沙。

    “老子不是狗!”

    一片云挣扎着从嘴里蹦出五个字,劈手从玉素普手里夺过那张画像,三两把就撕扯的粉碎。

    纸张似乎沾染了很多灰尘,一片云整个身体都被灰尘笼罩在里面。

    等一片云调匀了呼吸,一双眼睛却如同血一样红,即便是在夜晚,那双眼睛也似乎向外喷射着红色的光芒。

    他似乎忘记了刚才要朴固哲哲冲锋的事情,自己摇摇晃晃的提着长刀,指着忙乱不堪的军城城门大吼一声:“杀光他们……”

    朴固哲哲似乎明白了什么,接着大吼一声:“火药弹投掷三准备,扔!”

    刚刚踏上道路的契丹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被雨点般掉下来的火药弹惊呆了。

    一枚火药弹在半空炸响,密集的破碎弹片冰雹一般的从空中倾泻下来,领头的马车夫,张大了嘴巴,声音被轰响覆盖,身体也被弹片打成了马蜂窝。

    他喊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连续不断的爆炸将他的身体彻底的撕碎了。

    “敌袭!敌袭!”城头的契丹人疯狂的呼喊,拥挤在城门口的马车顿时就乱成了一团。

    一片云长吸一口气,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慌乱的人群里踱步,只是手里的长刀却不闲着,任何靠近他身体的敌人都被他一一砍倒,跟在他身边的玉素普更是疯狂,他连死去的契丹人都不肯放过,非要砍下他们的头颅才罢休。

    暴雨般的火药弹在一瞬间就摧毁了所有的马车,朴固哲哲带着人在一片云等人的掩护下,悄悄地靠近了城墙,很快,装在麻袋里面的火药就被点燃了。

    朴固哲哲瞅瞅正在城门口与人厮杀的一片云,带着部属悄悄地撤退了回来,静静的等待火药彻底爆。

    大地颤抖了一下,趴在地上的朴固哲哲似乎觉得被人重重的敲了一锤子,心口闷几欲吐血。

    他的耳朵已经失去了作用,只看见城墙忽然间就向上隆起,而后碎裂开来。

    城头上的契丹不见了踪影,刚刚还酣战不休的城门口现在也平静了下来,看不到一个站着的人。

    朴固哲哲晃晃脑袋抖掉头上的沙土,就大吼着要族人跟随自己向缺口处狂奔。

    很快他就现很不对劲,一群黑衣人似乎比他奔跑的度还要快。一个个如同猿猴一般灵活,纵身跃进城墙之后就消失不见。

    不知为何,朴固哲哲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死不了了,心情大好之下,跟着黑衣人一路向内城攻击。

    黑衣人似乎对杀死敌人并不上心,他们更喜欢把火把丢进两边的屋子里,等朴固哲哲跟随者黑衣人杀到城中心的时候,他们走过来的那条街道已经烈焰熏天。

    穆辛站在黑暗中,一会看看火焰滔天的军城,一会回头看看杀声夤夜的第三道关隘,想了想,就没有去阻普大王府,而是向黑漆漆的荒原走去。

    哈密人没道理会放过阻普大王城,那些消失掉的哈密人不用说,目的就在耶律盛堂身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