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三章耶律盛堂
    第四十三章耶律盛堂

    “铁三百要压阵!”

    “你干什么?”

    “冲阵!”

    “我记得我哈密军规中严厉禁止主帅冲阵!”

    “孟元直干过!”

    “哎呀呀,你不要和疯子比好不好?”

    “你是说孟元直武功比我高,所以他能冲阵,我武功没他高,会在冲阵的时候死掉?”

    阿大现在变化很大,放在几年前,要他说出这样的玩笑话还不如杀了他。

    最后铁火还是拒绝了阿大的要求,在哈密国,每个人都有他的职责所在。

    铁火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就需要有人来弥补他的位置,他目前还找不到合适的人。

    阿大最终还是选择了经验丰富的铁三百来担任正面佯攻的任务,他给铁三百布置的军务很简单,必须让守在沙漠出口的耶律盛堂认为大军全部在他的面前。

    为此,阿大将骆驼以及辎重队,他的帅旗,以及大大小小的军旗全部留给了铁三百。

    阿大相信铁三百能够达成期望。

    三千人要装扮成两万人,这个任务的难度很高,没有一个知根知底的人来统领,阿大根本就不放心。

    他的麾下,虽说很多校尉也不错,比如那个叫做夏东城的校尉,在楼兰的时候就干的很好。

    即便夏东城跃跃欲试的想要接下这个军务,却被阿大一口拒绝了,他想要承担重任还需要时间。

    等阿大将军离开四个时辰之后,铁三百就下令大军缓缓地向沙漠隘口前进,如果能趁着天明前这一段短暂的黑暗多靠近一下隘口军寨也是好的。

    事实证明契丹人早就有防备,大军在黑暗中小心摸索前进,即便是再小心,依旧被警惕的契丹游骑发现了。

    坐在马上的游骑刚刚吹响了号角,就被哈密军密集的弩箭把号角的鸣叫声给掐断了。

    号角声虽然短促,还是引起了其余契丹游骑的主意。

    铁三百所部刚刚接近契丹人三十里的哨探圈子,沙丘逐渐变的平缓的沙漠边缘就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号角声。

    行藏暴露,铁三百也不再掩饰,一声令下,前部先锋骑兵就跨上战马,浪涛一般的向封锁沙漠的隘口突袭。

    “敌袭!”

    隘口守军大吼一声,就把火把投进早就备好的柴堆上,一道漆黑的烟柱立刻腾空而起,在晨曦中异常的醒目。

    前部先锋刚刚踏足坚硬的黄土地,契丹人的打击就如约而至。

    城头上腾起一片黑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之后就罩在正疯狂进攻的哈密军阵上空。

    箭雨飕飕的跌落,爬高到极致的羽箭带着强大的动能落在军阵中。

    首先遭殃的就是那些没有任何保护的备用战马,羽箭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它们的头颅,脖颈,身体,战马嘶鸣着脚下磕绊一下,而后就重重的砸在地上。

    同一时间,羽箭也落在哈密军卒身上,羽箭在铠甲上划过一溜火星,然后无力地掉在地上。

    身着铠甲,单臂举着盾牌的骑兵继续向前突击,他们不约而同的死死护住了挂在胸口的火药包,只要能把这些火药包丢在城墙之下,这座关隘就算是拿下来了。

    城头上的军兵越来越多,刚刚还在吊射的弓箭手,现在已经开始平射了,箭如飞蝗……

    好在,战争发起的太突然,哈密骑兵几乎是和契丹游骑一起抵达关隘的。

    此时的城头,只有一些低阶军官在按部就班的自发抵抗,耶律盛堂修筑很久的第一道关隘,还没有发挥他最大的威力。

    契丹人的箭术很好,不断有哈密骑兵跌落马下,不等他站起来,就被疯狂的战马踩踏成肉泥。

    “无论如何不要掉下战马!”这是每一个骑兵在军中上的第一堂课。

    城头响起了号角声,这一次,城头的军令将获得统一,契丹人的羽箭再也不躲避那些往回奔逃的游骑了,开始进行密不透风腾冲

    站在帅旗下的铁三百指甲都攥进肉里了,血血淋漓却一无所觉,只是大声的怒吼为儿郎助威。

    如果能在这一波进攻中炸毁城墙,虽然只有三千人,铁三百也有把握趁机夺下沙漠关隘,让契丹人误以为这里就是哈密军队的主要进攻方向。

    为此,他甚至放弃了用远程武器来为进攻的将士保驾护航。

    此战最重要的就是突然……

    近了,城关就在眼前,剩余的哈密骑兵大叫一声,就把怀里的火药包投掷了出去,眼看着火药包在城下堆积的老高,并且有火花在火药包中闪耀出明亮的光芒。

    为首的队正正要拨转马头离开这片死亡之地,却绝望的发现,大片的水花从城头倾泻下来,刚刚还在闪耀的火花无一例外的熄灭了。

    火药包是防水的,可惜,上面的导火索却不是,就在这些骑士准备冒险用火药弹炸响炸药包的时候,一枚枚粗大的弩矢从背后飞过来,准确的落在火药包堆里,每一支弩矢才一落地,就爆出大片的火光。

    “哈哈,我们走。”队正吼了一声,眼见城头的契丹人一片混乱,心理上极为满足,他甚至有心情在撤退的时候用绳子套在一具战死同袍的脚上,把他从战场上拖回来。

    “熟悉的惊雷声在背后炸响,紧接着就是一股猛烈的狂风推着他和战马向前飞奔。

    拳头大小的土块,石块,落在身上,把铠甲击打的哗哗作响。

    城墙垮塌了,铁三百脸上却没有笑容,他没有想到,在倒塌的城墙后面,居然还有一座瓮城。

    一座瓮城对哈密军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他们火药充足,完全能够把瓮城炸成废墟。

    真正让铁三百吃惊的是,哈密军竟然没有人知道有瓮城存在这回事。

    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边寨就给了哈密人如此大的惊喜,很难说阻普大王府到底还有多少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铁三百努力的把这个不好的想法驱赶出脑袋,继续下令收回骑兵,八牛弩上前,弩炮上前,军中的工兵开始在契丹人的弓箭射程之外挖掘坑道。

    这些做法都是哈密军攻城时的标准作业流程,有坑道保护,那些杀伤力极大的箭雨就失去了作用。

    坑道不需要多深,能容纳一个人弯腰前行就足够了,一人举盾防备,三人齐头并进挖掘坑道,大漠边缘的黄土地虽然瓷实,却在哈密工兵铲下变成了豆腐。

    眼看着哈密人的坑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前进,站在瓮城上的耶律盛堂脸色一片死灰。

    他手里的防御手段很少,最有用的就是弓箭,这也是契丹人最强大的杀敌武器。

    站在他身边的穆辛却一脸的羡慕之色,哈密人从突然出现战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炷香时间,在这短短的一个时辰时间里,他们的进攻浪潮一刻都未曾停息。

    同样是这支队伍,已经比楼兰城下得表现强大的太多了,甚至给了穆辛一种有条不紊的感觉。

    从战争一开始,哈密人就强硬的将自己方在进攻的一方,而且,进攻一旦开始就不给敌人片刻喘息之机。

    “长老,我们该如何应对,如果让哈密人把巷道挖到城下,瓮城就不保了。”

    从未经历过热武器战争的耶律盛堂根本就掩饰不住对火药武器的恐惧之情。

    就在他的脚下,还有被火药炸的七零八落的尸体残骸,如果不是看到穆辛表现的很平淡,他早就逃跑了。

    穆辛晒然一笑,推开护卫自己的巨盾,拍着城头的垛堞笑道:“大王,该派步兵清理掉那些讨厌的挖土的虫子了。”

    耶律盛堂脸色发青的瞅着漫天横飞的弩枪道:“这……”

    穆辛笑道:“您以为不派人出去,这些弩枪就不杀人了?您看看,您守卫在正面的武士,还剩下几个了?”

    耶律盛堂咬着牙瞅着自己守在城头的部下,如同枝头的鸟儿一般被弩枪射落,摇摇头道:“我们只要拖延时间,等太尉到来,不能轻易地出击。”

    穆辛笑吟吟的道:“您真的这样看?”

    耶律盛堂道:“既然哈密人想要这座城寨,我守到守无可守的给他们就是。

    这样的城寨我们还有三座,足够我们拖延三天时间的,而且,不能把有限的人手损伤在这里。”

    穆辛手搭凉棚远远地瞅着一里地外面的铁三百摇摇头道:“您想的太容易了,铁心源要是如此容易被您挡在外面,让您达成自己的目标,他就不是铁心源了。

    您只要仔细看看对面的军阵就该明白,这里只有很少的一点哈密人,您来告诉我,其余哈密人哪里去了?”

    耶律盛堂脸色惨变,第一时间命令部将继续固守城寨,一旦事不可行就退守第二道城寨,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一支军队拖在沙漠边上,否则全族将成为野蛮人的奴隶。

    穆辛默默地下了城墙,在阿拉丹的帮助下骑上战马,在耶律盛堂慌张离开之后就默不作声的跟着离开了城寨。

    对这个结果穆辛并不吃惊,耶律盛堂原本就不是一个值得帮助的人。

    他之所以会帮助耶律盛堂,只想保住他这些年储存下来的那些粮食和物资。

    只要这些东西还在,萧孝穆就会跟铁心源继续恶战下去,至于那个现在一心担忧家人的耶律盛堂,他实在是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