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二章前夜
    第四十二章前夜

    阻普大王府在一片云的时代并不是一个重要的地方,他唯一的作用就是作为前哨看守沙漠对面的回鹘国。

    更多的时候成为掠夺哈密回鹘的前哨站,从而达到以战养兵的目的。

    哈密的地势实在是太有利了,地处南北天山要道,自古以来就商贾不绝,不论是回鹘王还是契丹人都把这里当做自家的菜园子,一旦蔬菜长好了,就来收割一顿。

    以前的一片云也是这样做的。

    哈密国在铁心源之前不是没有人建立国度,只可惜有回鹘王和契丹人这两条饿狼守在身边,最终结果就是身死国灭,这也是一片云明明拥有十万马贼,依旧不在哈密建国的原因所在。

    一片云在开始的时候一点都不羡慕铁心源,生于斯长于斯他,清楚地知道,不论是回鹘王还是契丹人都不会允许这里出现一个国家的。

    他们准备将哈密当成自己永远的菜篮子和钱袋子。

    等到回鹘王被喀喇汗人击败远遁契丹荒原成为流贼,铁心源又击溃了穆辛率领的十万喀喇汗大军,他才觉得铁心源或许能够在哈密站稳脚跟。

    如果铁心源想要真正的统治哈密,就必须再一次击败契丹人,并且打的契丹人不敢再来才可以。

    当他带着死士营翻越了险峻的虎头山,来到阻普大王府背后的时候,他觉得到了跟部属们好好谈谈的时候了。

    玉素普活不了多久了,他没有皮肤的脸上,在不断地向外渗黄水,即便是贴着一片麻布,黄水也会渗透麻布,从他的下巴处跌落下来。

    只是这家伙似乎忘记了疼痛,整个人的精神健旺的厉害,惩治起那些不听话的死士来,手段非常的残忍,他最喜欢做的就是将人家脸上的皮肤剥掉,在这一点上,他恨不得全天下所有的人都没有面皮。

    死士们在山谷里烤着羊肉,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沟里横七竖八的躺着百十具尸体。

    这个山谷里原本居住着一小群契丹牧人,如今,他们的牛羊全部成了死士营的粮食,居住的帐篷也成了死士们睡觉的地方。

    玉素普不吃饭,而是在折磨绑在架子上的三个人,该问的话早就问清楚了,他现在只是在单纯的折磨人罢了。

    一片云没有阻止玉素普的变态行为,其余死士更不会理睬,因此,玉素普玩的非常开心,俘虏的惨叫声越大,他就越是喜欢。

    如果有可能的话,一片云更希望被绑在架子上受折磨的人是那个叫做朴固哲哲的死士营原领。

    从他进入死士营的第一天,他就想杀掉朴固哲哲,就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存在,自己才不得不领着死士营来到虎头山,否则,他早在沙漠里的时候就折道向南了。

    只要向南走上十五天,再向西走十天,就能到达西海固,铁心源毁掉的西海固老城不过是表面而已,胡鲁努尔拿走的西海固宝藏也不过是一部分罢了。

    只要有人手,一片云就有一万种办法重新拉起一支庞大的马贼团来。

    “朴固哲哲,我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你也知道一旦我们向军城起突击之后会是一个怎样的下场,老夫敢说,这六百人能活着回来的连一成都不可能有。”

    一点云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心平气和的和朴固哲哲商量。

    朴固哲哲是一个满脸沧桑的回鹘人,年岁不到四十,看起来却至少有六十岁,不但头已经斑白,即便是胡须也白了一大半。

    他的眉毛耷拉着,即便是笑,看起来也像是在哭。

    往嘴里送了一块烤熟的羊肉,半晌,朴固哲哲才抬起头看着一片云道:“我们和哈密王有约,只有在毁掉军城之后才能自由的去别的地方。”

    一片云狞笑道:“你到处看看,哈密王在哪?我们如今是脱困的狮子,飞翔的雄鹰,哈密王即便是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头野狗而已,能奈我何?

    相信我,我们以后一定能有喝不完的美酒,吃不完的美食,享用不尽的美女。

    朴固哲哲走吧,死士营里有一半人都是你的族人,只要跟我走,你就是我们的二领。”

    朴固哲哲冷笑一声,用沾满油脂的手指指一片云笑道:“我亲耳听见你答应哈密王要毁掉军城,现在距离你许诺的时间才过去了不到二十天,这就反悔了?”

    朴固哲哲一句话将一片云怼的面红耳赤,羞恼至极,如果他胯下的东西还在,他一定会那东西堵住他的嘴。

    朴固哲哲瞅了一片云一眼道:“如果让我在你和哈密王之间选择,我宁愿相信哈密王,也不会相信你。”

    说完话,就继续吃东西,再也不看一片云。

    一片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静的道:“铁心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明知道前面是死路也要走?”

    朴固哲哲听到一片云的问话,却不理睬,拖出一个睡袋,弄了些青草铺在底下,就准备睡觉了。

    一片云得不到回答,狠狠地一鞭子抽在扒拉死人脑袋的玉素普的背上。

    玉素普转过身,迷茫的瞅着一片云。

    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一片云叹了口气,重新回到火堆边上,抱着双腿瞅着灿烂的星空。

    这就是他的困境所在。

    可用的人手太少了,死士营里有一大半人是回鹘人,还有十几个宋人和汉人,五六十个吐蕃人西夏人,真正属于他的人只有不到两百人,即便是这两百人,在一起的时间太短,还无法确定他们的忠诚。

    一片云从不相信铁心源会把一群人和装备丢给他之后就不闻不问,就像铁心源也从来不相信他一样。

    他一定会有反制手段的。

    一片云再一次叹息一声,如果事不可为,他决定就率领能控制的那两百人离开这支队伍。

    朴固哲哲想要送死,他不想……

    朴固哲哲眯缝着眼睛瞅着火堆对面的一片云,摸摸怀里的那张卷轴,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尉迟文要说等一片云彻底想要离开死士营的就把这张卷轴给他看。

    卷轴朴固哲哲看过,就是一张很普通的哈密王画像,画的也很一般,也就那双眼睛看起来传神一点。

    这样的夜晚,谁也睡不着,朴固哲哲想想自家的事,也是暗地里叹气,一片云说的全是废话,但凡要是有一点办法,朴固哲哲也不想死,更不想给人家当死士。

    这或许是自己看到的最后几场星空了……朴固哲哲有些悲伤……

    月光下的沙漠极美,白色的月光照耀在砂砾上,竟然隐隐反射着蓝色的光芒。

    蜿蜒起伏的沙丘上忽然冒出一支军队,军队全部步行,他们的战马就跟在后面,很明显,马背上驮着沉重的物资,战马在沙漠里走的非常艰难。

    只有两百多头骆驼组成的辎重队,显得很是轻松,骆驼硕大的蹄瓣撑开落在沙子上,只下陷了一点就稳稳地站住了。

    骑坐在骆驼上的阿大如同一个伟岸的魔神,两颗油光锃亮的脑袋在月光下极为显眼,不仅仅是他,他麾下所有的将士都是光头,一来在沙漠中没有头非常方便打理,二来,马上就要开始夜间突袭了,所有人顶着一个大秃瓢不但便于裹伤,还方便分辨敌我。

    两颗脑袋一起凑在火光前瞅地图,场面难看至极,这让经过大将军身边的军卒们无不掩嘴偷笑。

    阿大听见了也不再会,探手摩挲着自己的光脑袋对陪伴在身边的火儿道:“火儿兄弟,你回去吧,剩下不足三十里地,我们能在天亮之前赶到关口的。”

    全身缩在皮毛里的火儿嘿嘿笑了一声道:“我就在五十里后,阿大,阿二,要是打不过就尽管往回跑,只要跑上八十里地,爷就能保你不死。”

    阿二的一张脸变得极为难看,冲着火儿怒视,阿大却一点都不在乎,一边卷着地图一边笑道:“老子不是没跑过,于阗国的时候就被穆辛撵的满山跑,情形要是不对,老子自然没有死撑的道理,能带着全军跑回来就不算逃跑,最多算是转进,这是大王说的。

    老火,你要把工事构筑好,别老子真的跑回来了,你那里却拉稀。”

    火儿笑道:“放心吧,能在沙漠里面大量的用木头来修建工事的也只有我们能做到。

    为了这座工事,我可是拆了沙漠里面的两座太阳神墓地,堪称坚不可摧。”

    就在火儿准备回头的时候,前面的哨兵却带着一个人快马赶了过来,一点都不怜惜马力。

    另外一匹马上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僧人,火儿停了下来,他想听听这些武僧想要干什么。”

    武僧无视了火儿,仅仅对着阿大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通话就傲然离开,连阿大地过去的酒囊都没有接。

    “那个秃驴说了些什么?”火儿没好气的问。

    阿大打落火儿的兜帽,在他光溜溜的脑壳上拍了一巴掌怒道:“我们现在都是他娘的秃驴。”

    火儿摸摸青嘘嘘的头皮尴尬的笑道:“差点忘了,赶紧说,那家伙说什么?”

    阿大抽抽鼻子瞅着前方道:“这些武僧追踪一片云竟然找到了另外一条路,我打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从虎头山对阻普大王府起攻击,效果应该会不错。”

    火儿瞅着冲自己眨巴眼睛的阿大怒道:“别想让我帮你攻击前面,铁三百才是你的副将,老子不是,大王说了,一旦开始打仗,要我躲远远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