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一章需要和伤害
    第四十一章因为需要才会有伤害

    一个男人活到了能低头认错,却坚决不改的程度,基本上就算是成熟了。

    也就是说这个人的前途基本上已经定型了,甚至可以说每一条路都有成功的可能,即便是乞丐,如果能做到乞丐之王,也是金字塔顶尖的那一小撮人,道路选定了,剩下的就看他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前进多远而已。

    铁心源现在想抽身都晚了,几百万人靠他吃饭呢,抽身的后果实在是太严重,即便是没心没肺的铁心源也承担不起。

    丧失信心,怀念昔日的生活,各种负面情绪接踵而来,到了天亮,就全部退散了,他依旧是那个逐渐有点威严的哈密王。

    把尉迟灼灼安排在身边,一边办公一边自己照顾,是他目前能做到的极限。

    没有事情做的尉迟灼灼被安放在轮椅上,她非常愉快的自己自己转动轮毂在书房里晃悠,晃悠了一上午也不见烦闷。

    铁心源的脸色很难看,尉迟文想要把姐姐推走,被尉迟灼灼拒绝了。

    不等尉迟灼灼问,铁心源自己说到:“穆辛在阻普大王府,并且就任阻普大王府詹士。

    正在阻普大王府大肆搜捕我哈密密谍,哈密密谍损失惨重,仅仅是七月二十六日,就被斩六十一人。”

    尉迟灼灼皱眉道:“穆辛如此高傲,因何会屈尊于阻普大王府?”

    铁心源阴沉着脸道:“只要能和我作对,他干什么都愿意。”

    “这就要断开联系啊。”

    “许东升已经断开了联系,下令停止一切活动,但是啊,阻普大王府的人已经损失惨重。

    阻普大王府里的那些汉人,西域人不论身在什么职位,都被隔离在阻普大王府政令之外,我们再也没有法子知道对面的情形了。”

    “全部消息来源都没了吗?”

    “还有一些,已经通知他们停止活动了。”

    “都是坏消息?”

    “嗯,穆辛不仅仅撤换了阻普大王府里的吏员,就连被我们收买的沙漠城关寨子的那个副将也被撤换了,听说已经被阻普大王府大王耶律盛堂亲手斩杀。

    两条已经快要挖掘好的地道被毁,七个和我们有关系的契丹商队掌柜被五马分尸,其余伙计全部斩示众。

    耶律盛唐下手极重,半点不留情。”

    “一片云和僧兵……”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见踪影,沙漠中也没有他们的影子,不知道去了那里。”

    尉迟灼灼挣扎着要从轮椅上站起来,被铁心源按在轮椅上道:“应该不会是最坏的状况,一片云乃是纵横西域的头号马贼,一生之中除了在清香城栽了一个大跟头之外,无往而不利。

    大雷音寺的僧兵,也不是泛泛之辈,我认为,他们可能另辟蹊径进了阻普大王府。

    哼哼,就算是没了这两支奇兵,我就不信潜伏在沙漠里的阿大会攻不下区区一个阻普大王府?”

    “如此一来,阿大将军没了突然袭击的优势,硬碰硬之下,我们就会损失惨重。”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指望战争开始之后做到不死人,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

    铁心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歉疚的对尉迟灼灼道:“我本想亲自照顾你,现在看来行不通了。”

    尉迟灼灼拉着铁心源的手笑道:“是妾身给您添麻烦了,您去吧,不妨事,妾身没有那么娇贵。”

    见尉迟灼灼笑的灿烂,铁心源心头一动,推着轮椅就往外面走,他突然觉得还是把这女人留在身边比较好。

    尉迟灼灼离开要去狼穴,城主府里的丫鬟,侍女们也跟着去,这是惯例。

    很快,城主府就变得冷冷清清。

    狼穴是哈密国的军国重地,所有的军令都是从这个地方出的,铁心源也有意把这里打造成帝国号施令的中心。

    现在,阻普大王府那边的状况急转直下,耶律盛堂这个平庸的家伙有了穆辛的帮助,很快就会把阻普大王府经营成铁板一块。

    如果哈密国还想有所作为,就必须立刻动,趁着阻普大王府还没有彻底准备好,还没有把军城里面的粮食物资运走,动突然攻击。

    铁一,铁二,刘攽,彭礼,王大用这些哈密重臣在听到铁心源的通报之后,脸色都凝重了许多。

    “攻,还是守?今天就要拿出一个主意,最坏的主意也比没主意要好。”

    铁心源定下了调子,然后就把目光盯在铁一的脸上,这些人里面,他的军事经验最是丰富。

    铁一低着头继续看军报,并不言语,刘攽插嘴道:“箭在弦上,不得不。

    老夫以为拒敌于国门之外乃是上策,与敌人在沙漠里周旋,最终在胡杨城决战,乃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

    王大用叹息一声道:“萧孝穆的时间卡的很准,等他的大军到来之时,正好是我哈密庄稼大熟的时候,再有五天,小麦就要开镰收割,再过十六天,青稞也就要成熟了,再过二十一天左右,胡麻也就完全成熟了。

    等他大军压境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没有时间来收割田野里的庄稼,正好便宜他。

    所以,就如刘攽所言,拒敌于国门之外最好,一旦战火烧到我哈密国境,我们不仅仅会损失粮食,还会损失更多人口,这仗只能在阻普大王府打。”

    铁一抬起头看看铁心源点点头,然后在沙盘上写道,无论如何,阿大将军要在阻普大王府把耶律盛唐打残,烧掉萧孝穆的补给粮草和物资。

    完成这个目标之后,就可以借助沙漠里的工事,层层狙击将要到来的萧孝穆。

    阻普大王府只适合狙击,不适合决战。

    彭礼道:“毁掉萧孝穆的粮草和补给,他就只能依靠自己带来的那点粮草与我们对峙。

    如此一来,他就只能战决,如果我们能拖到他粮草吃完,此战就算是胜了。

    即便他能从西京之地转运粮草,我相信也绝对不可能长久,两千多里路,这根本就不现实。”

    铁心源取出霍贤的文书放在桌子上道:“霍相,与阿大将军都认为,想要打赢萧孝穆,就一定要先除掉耶律盛堂。

    先前的诱敌西进的战略不会改变。

    孟元直兵马已经到了巴里坤湖以西,正在野马谷修筑工事,等待耶律敬率领野蛮人到来,只要他们能够抵挡的住野蛮人,沙漠这边就可以放开手脚大战一场。”

    “喀喇汗国不可不防,楼兰城一地也必须做好防备,请大王下令,铁三将军的帅旗应该向孔雀河移动。”

    “这就是哈密的劣势所在,不论哪一个地方生战事,我们就要举国戒备。

    给哈密国创造一个安全的无人区势在必行。”刘攽沉吟良久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个建议别人说出来铁心源一点都不吃惊,唯有从刘攽嘴里说出来才让铁心源感到欣慰。

    哈密国的人口,城池相对别的国家来说还是太密集了,全国八成以上的人口聚居在方圆三百里之内,这种局面还在继续,这里的人口越多,迁徙来哈密的人就更加愿意往这片地域里扎堆,即便楼兰城,巴里坤一带有更好的安置政策,他们也不愿意去。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片土地一定会形成巨大的虹吸效果,将哈密国所有的人都吸引过来。对哈密国今后的展不利。

    敌人已经打过来了,除了抵抗之外还有什么好说的,这就是哈密人的态度。

    铁心源之所以拿出来说,出于尊敬臣子之外没有别的什么含义。

    一片云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道飘去了那里,铁心源相信,那支敢死队中间有人能够制衡一片云。

    至于僧兵,铁心源一点都不担心,那些人才是真正的死士,只要活佛给了目标,他们就会一往无前。

    众人说话的声音逐渐低下来了。

    铁心源知道该自己下令了。

    从怀里取出半只虎符递给铁一,铁一转身就出去了,过了片刻就走了进来,那半只虎符已经被八百里加急送去了胡杨城。

    霍贤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一片云远没有铁心源想的那样自在,出于不信任铁心源的原因,他从胡杨城接收了武器之后,就一头扎进了茫茫大漠,在经过哈密国在沙漠里布置的第三道哨卡,他就沿着高大的沙丘折道向南。

    脱离了商道,他就只能自己摸索道路,马贼永远都是戈壁沙漠中道路上的饿狼。

    每当商队开拓出一条道路,他们就会以极为敏锐的嗅觉找到这条路,然后以极大的耐性埋伏在周围,等待猎物自投罗网。

    诺大的沙漠里,依旧有这样的一些小路存在,这就是一片云依仗,只要有路,他觉得自己就能走到阻普大王府去。

    唯一让他失望的是,这些死士都是有家眷和牵挂的人,还不能现在就随他离开战场,过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生活。

    这些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进入死士营的家伙们,如果能在这次突袭中表现出色,完成哈密王给的任务,他们就彻底的自由了,除了不能回到哈密国,天下任由他们闯荡。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