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九章坏消息和好消息
    第三十九章坏消息和好消息

    看一人十年都看不透,更何况是看一个国家了。

    文彦博等人可以不相信铁心源吗,不相信王柔花,甚至不相信欧阳修,如今,完全没理由不相信自家人。

    家里有商队走西域的大佬们多了,只是平时不理睬这些琐事,现在,只要回家问问就会真相大白。

    西域有了一个大国……名曰哈密!

    在大宋人准备重新认识哈密国的时候,铁心源却有些看不懂自己的国家了。

    没错,就是看不懂。

    很久以来他以为哈密国就是他手中的一个会变形的玩具,无论怎么变化都不可能出他的预期。

    现在,这个玩具突然有了生命力,他突然在铁心源的掌中变得鲜活起来。

    原因出在水灾上。

    水灾对西域来说其实类似于老天赐福,这片干涸了上千年的土地,只要有水就是恩赐。

    只可惜胡杨河是一条还没有抵达终点的河流。

    经过两年蓄水之后,谢泽终于水满溢出,从东南低洼处决口一泻千里,短短两日,满满一湖水短短两日就变成了半湖水。

    滔天的湖水折道向东一头扎进了胡杨林,咆哮的洪水如同一头疯狂的猛兽在酥软的沙地里左冲右突,截断黄杨无数,而后就一头扎进西海固,最后被西海固数之不尽的沟壑分流,重新恢复了平静。

    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胡杨河穿过大半个哈密国,然后向东拐了一个大弯子,在干旱的胡杨地造成一连串的微小湖泊之后就流进了西海固,生生的将哈密国分成了两半,重新改变的哈密国的地域地貌。

    虽然这场大洪水没有祸害到百姓,然而,胡杨地马上就要收割的六万多亩麦田,被洪水祸害的干干净净。

    铁心源手上就拿着胡杨城来的奏报,沉吟了很久,他先前走了一遭谢泽,就是想看看这座湖泊到底能不能成为胡杨河最终的归宿。

    那时候的谢泽广袤无垠,不论蓄积了多少水,似乎都平静无波,只要湖面足够大,以西域强悍的水汽蒸量,应该能和胡杨河注入的水量最终保持一个平衡。

    可是,谢泽终究没有担当拦截胡杨河这个大任,终于崩溃了。

    这件事完全过了铁心源的掌握,他甚至都制定好了谢泽的开计划,只要契丹战事结束就会立刻施行,现在,不用了。

    胡杨河水量充沛,如今一泻千里,果在西海固再次形成一个湖泊,而后继续崩溃,他还会继续向低洼处流淌,天知道他的归宿会在那里。

    以前在西域,铁心源以为和自己作对的只有人,现在他现,好像诺大的西域大地都在和他作对。

    洪水毁掉六万多亩良田,这不算什么大事,可是这条河现在又隔绝了哈密城与胡杨城的联系,这就非常麻烦了。

    以前在胡杨河上架了多少桥梁,现在因为胡杨河又拐了一个大弯,现在又要架多少桥梁,相当于哈密城和胡杨城之间阻隔了两条河流。

    霍贤就在胡杨城,而且亲眼目睹了胡杨河改道这事,他认为造成的损失不大,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只是新出现的河道上需要尽快架桥,还给将作监来了调令,命水儿带着架桥工匠和器具快沿着哈密河南下,晚上吃饭的时候桌子上只有铁心源和尉迟文,这让他觉得清香城里空的厉害。

    冷平王胄送来的奏报言简意赅——巴里坤以西三百里已无人烟!

    刚刚屠灭了两个游牧部落,胡杨河就泛滥成灾,这似乎是上天在示警。

    至少刘攽是这样说的,铁心源之所以觉得自己的国家变成活物就是因为听了刘攽的话。

    好在天人感应这一套在马贼窝里面没有什么市场,霍贤见到胡杨河泛滥之后竟然很兴奋,信里面就充分表达了这个意思,他觉得一个有灾荒的国家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才有他这个国相挥才能的余地。

    至于水儿,在听说这事之后,就”哦“了一声,然后就去安排合适的工匠去胡杨河上重新修建大桥。

    胡杨河自从被现之后,就来到了地面,早就失去了控制,或许是地面上没有岩石阻碍的缘故,水量大的惊人,站在砂岩城城墙上就能看到数十道一丈多粗的水柱从地面喷涌而出,堪称奇观。

    庞大的水流除了去胡杨城是哈密国人有意引导之外,其余就看天意了。

    所有哈密人都认为,这条河离开了哈密国境之后就与哈密无关,铁心源自然也这样认为,至于它以后又会弄出什么乱子与他没有关系。

    因为要打仗了,哈密国各地的驻军都在清缴周围的马贼和有哪些不肯归附的部落,即便是不能完全让他们臣服,也要把他们驱赶的远远地,唯有如此,才不会在两国交战的时候拖后腿。

    在这个时候铁心源想去军中混些日子也没有什么机会。

    哈密国出了任何事情都能找到对应的人,因此,铁心源就变成了一个大闲人。

    尉迟灼灼也不在,听尉迟文说羊毛制成的毛料已经成型了,今天就要染色,姐姐去后山草原看热闹去了。

    听尉迟文说起,铁心源才想起,自己好像指点过后山那些人用碱溶液加热最后洗涤的方法给羊毛脱脂。

    没想到这些人已经把这事办妥了,既然尉迟灼灼去了,闲的全身都难受的铁心源自然那也要去看看。

    一个国家什么事情都没有,就说明这个国家过的很好,大家都忙着赚钱讨生活,没人有心思干坏事,国家非常的平稳,也是对一个国王最大的赞誉。

    铁心源不是没有事情做,他这时候按理说应该接见那些宋人,汉人,以及西域人长老,一起喝喝茶,吃吃饭,丢下国王的架子和他们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

    这种笼络人心的事情应该经常干,身为宋人,汉人,清香族的族长这种工作必不可少。

    可是啊,铁心源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宋人,汉人长老的马屁听起来还有一些意思,一想到那些被成为清香族人的西域人拍出来的**裸的马屁,就让人受不了了。

    和他们在一起对铁心源来说就是一场痛苦的折磨,没人能支棱着耳朵听别人拍你一下午的马屁。

    把汉人,宋人,西域人凝结成一个清香族的工作一直在进行,在身上烙清香族标记的人也越来越多,自称是汉人宋人的人也在逐渐变少,他们更多的愿意把自己称之为哈密人。

    来城主府吃一顿丰盛的晚餐是这些长老们的福利,大部分老汉都不识字,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

    因此,铁心源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听了半个时辰老汉抱怨儿子不听话,媳妇不孝顺的家常话,铁心源就告罪离开,把这些人交给了和老汉们谈论的口沫横飞的刘攽。

    出了城主府,铁心源在瀑布下面痛快的洗了一把脸,冰凉的雪山水是最好的去暑品。

    “明天啊,你去张老汉那里代替我走一遭,送点贺礼,他家的车马店虽然不大,老人手的面子却是要给的,这个老家伙现在就指望脸面活着呢。”

    铁心源擦干了脸上的水对尉迟文道。

    尉迟文点头道:“明天我去,只是,后山那里我姐姐不希望大王去,您要去了,又要把羊毛织布这个事情给宣扬出去,最后把织布厂弄得满哈密都是。

    姐姐说这是她的嫁妆!”

    铁心源拍了尉迟文一巴掌道:“你姐姐才不会说这话,她知道毛纺对哈密有多重要。

    我还指望毛纺叶成为我哈密代替黄金和玛瑙的新产业,将来是要支撑哈密国用的。

    最多给你姐姐一点份子。”

    尉迟文有些不情愿,他知道姐姐为了毛料,都差点睡在羊毛堆里了。

    铁心源没打算给尉迟文多做解释,这种事情想不通也要想通,没什么好商量的。

    哈密国今后就要靠羊毛来统治西域,在这个大前提下,个人情绪不值得考虑。

    尉迟灼灼极为兴奋,手里拿着一片羊毛织成的白色毛料欢喜的如同一个小女孩。

    这一幕落在尉迟文眼中却满是心酸。

    “比棉布厚实,比麻布保暖,比丝绸好……”

    这女人确实已经高兴疯魔了,这东西说起来就是贫家小户用来保暖的。

    羊毛织成毛料之后,仅仅是重量就很要命,现在哈密人还没有办法织出更细的毛线,所以薄薄的透气的毛料就不用想了。

    这东西拿在手里都有些扎手,这是羊毛脱脂不彻底的缘故,好在浓重的羊膻味已经没有了,穿在身上有些扎人,唯一的好处就是保暖。

    反正铁心源是不穿这东西的。

    “牧人,农人,将士们今后再也不用受冻了,咱们哈密也有了自己的一项大产业。”

    尉迟灼灼腻在铁心源的身上,骄傲的朝四周看,如同一个女王,在于阗族人周围,尉迟灼灼丝毫不掩饰她和铁心源之间的亲密关系,手里依旧拿着那片毛料让铁心源看,也是在向他炫耀。

    铁心源搂着尉迟灼灼的纤腰,想要夸赞两句,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多年的辛苦有了回报,这种感觉如何?”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