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四章黑衣韦陀
    第三十四章黑衣韦陀

    铁心源仰头看着纯净无暇的天空涩声道:“你总算是没有做到四大皆空,这时候还知道回来。”

    撒迦双手掩在袈裟里微微有些抖动,面庞却无悲无喜张口道:“浮云出游飘忽不定,佛祖不喜老僧闲逛又把我送回到了哈密这片土地。”

    铁心源轻轻地拍着菩提树惨笑道:“火药,弩箭不用完,你是不打算回来是吧?”

    撒迦笑道:“老僧自毁修行,化作黑衣金刚,只为我佛国昌盛,大王不可口无遮拦,小心进入拔舌地狱。”

    铁心源大笑道:“我造下无边孽债,区区拔舌地狱如何能容纳我这般大奸大恶之徒?

    我总觉得地狱第十九重就是为你我而设。”

    撒迦不以为忤,盘膝坐在菩提树下宝相庄严,说出的话却没有半分慈悲之意。

    “大王昔日说“大丈夫不能五鼎食就当五鼎烹”现在怎么有了悔意?”

    铁心源认真的解释道:“我只说此生定当五鼎食,绝对没有说过五鼎烹的丧气话。”

    撒迦笑道:“一饮一啄莫非天定,大王太想当然了。”

    “我听说高原上闷雷阵阵,却从无半点雨水落下,烈日当空却有金蛇狂舞杀人,想来都是出自活佛之手。”

    撒迦笑道:“数百年来,我教弟子头盖骨制作的钵盂遍布藏南,我教弟子蒙皮作鼓敲出来的响声,足矣遮蔽世上所有的佛音。

    “老和尚还是看不穿啊,割肉饲鹰警醒世人不是挺好吗?为何会想到报复?”

    撒迦哑然一笑,不再和铁心源辩论,一个一心要抬杠的人天大的道理到了他面前,都是邪恶的。

    “你如何知道我回来了?”

    “仁宝上师变成了仁宝活佛,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更何况大雷音寺的玉牒法牌都送到了我的桌案上,能给仁宝上师制作玉牒法牌的人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有这个资格?”

    撒迦笑的如同一个顽皮的孩子指着铁心源乐不可支的道:“老僧知道你会发现的。”

    铁心源郁闷的道:“按理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完全没有必要这样猜来猜去的,想象两个蠢货一样。

    现在清香城都在流传什么,先有雷音后有哈密国这样无聊的话题。

    我也没有去纠正,既然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坏处,不如给百姓这种感觉,哈密国成立时间短,终究是需要一点历史和传说的。”

    撒迦笑的前仰后合,与高僧的模样很不搭界,直到一个小小的沙弥送来了酥油茶,他才恢复了宝相庄严的模样。

    铁心源从来都不喝酥油茶,所以他把酥油茶喂了枣红马,一点酥油茶不够枣红马喝的,他就让小沙弥弄一桶来。

    小沙弥看样子是娇生惯养的,委屈的满眼泪水,他觉得他伺候活佛和客人是应该的,不应该伺候一匹马。

    在得不到活佛的支持之后,小沙弥只好抽噎着去弄一桶半温的酥油茶给枣红马。

    “这孩子我见过,好像是你的转世灵童?现在还是?”

    撒迦点点头道:“我死了他就是撒迦活佛。”

    铁心源见撒迦似乎不愿意谈这个问题,就把蜷曲的双腿撑开满不在意的道:“契丹人兵分两路,来攻打我哈密,你有什么看法?”

    “大王智珠在握,何必问老僧。

    老僧行脚天下,哈密国乃是老僧见过的最富裕的国家,也是最团结的国家,更是武器最恐怖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一般不会灭亡。”

    “大雷音寺是我哈密的丛林,您这位昔日的主持也应该是我哈密的国民。

    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齐心协力的做加法,你们大雷音寺却在做减法,四百七十四名强悍的武僧这个时候离开哈密恐怕不妥当吧?”

    撒迦笑道:“老僧以为武僧离开哈密才是对哈密国最大的支持。”

    铁心源沉默片刻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大雷音寺没有外敌,以后武僧数量控制在百人,活佛以为如何?”

    撒迦点头道:“九十九人,这里毕竟距离哈密王宫太近了,几乎连为一体。”

    “你这么相信我?”

    “不是我相信你,而是你这些年做出来的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你对大雷音寺始终保持着善意。”

    “也是啊,身边就有一座满是金银珠宝的宝藏却不动心,更没有伸手去拿,我也觉得我很了不起。”

    撒迦哼了一声道:“能主动派出寺内武僧去帮助宗主国王烧毁敌国粮库的寺庙,恐怕也只有大雷音寺吧?”

    铁心源咬着牙道:“两万斤火药……十万斤猛火油,十万枝镔铁狼牙箭,六架单兵八牛弩,一百二十枚弩枪,一千枚火药弹,这些武器足够摧毁一个中等西域国家……”

    “这些火药不会在哈密炸响,猛火油不会在哈密点燃,弩矢更不会伤害哈密人,大王为何要担心?”

    “我有些内疚……”

    “一个刚刚屠灭两个千人部族的屠夫有什么资格指责老衲滥杀无辜?”

    铁心源蹭的站起来怒道:“是他们背叛我在前!”

    撒迦嘿嘿笑道:“老衲怎么听说是莫须有?”

    铁心源黑着脸道:“哈密国有三百万子民呢,我不敢赌!”

    “因为担心三百万子民就抹杀三千人的性命?这是强盗的说法,不过,一般情况下,老衲也是这么干的。”

    听到撒迦解释性的话语之后,铁心源才重新坐下来,叹口气道:“我终于成了我曾经最厌恶的那一种人。”

    “很多时候不是你愿意那么做,而是现实逼迫你不得不那么做,尽管理由听起来很充分,可是啊,你总要做出选择的,只要是选择,总是痛苦和残忍的。

    你心安不安是你的事情,事情总还是要做的。

    要不要老衲帮你静静心,诵一遍《心经》?”

    铁心源斜了一眼撒迦然后道:“你每次把敌人炸的粉身碎骨之后是不是都要念一遍经?”

    撒迦摇头道:“老僧无爱,无嗔,无畏,无惧。”

    听到这些话,铁心源都快要呕吐了,两个坏人抱团取暖很恶心人。

    既然事情已经谈完了,该交代的也交代完毕了,他就想走,只是小沙弥给枣红马弄的一桶酥油茶到现在都没有来。

    恶人最强大的就是心灵,没有一颗大心脏是干不出那些天怒人怨的事情来的。

    而恶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抱团取暖,天知道自己的恶人朋友会不会趁着拥抱的时候捅你一刀子。

    恶人就像孤狼,彼此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最好,否则,相互残杀的事情分分钟就会上演。

    撒迦其实已经疯掉了,他是被大雷音寺里面那些逝去的同伴师长亡灵给逼疯的。

    伴着最后一丝灵智,他知道自己不再适合领导僧众,于是,他选择了假死,让一代高僧名誉的死掉,然后就像他说的化身黑衣韦陀报复那些伤害了他们上千年的人……

    一个道德高僧面目狰狞的往人群里丢炸弹的场面让铁心源不寒而栗,他很担心撒迦疯病发作,认为他也是敌人,情绪激动之下拉响怀里的火药弹……

    抬手揪着枣红马唯一的一只耳朵,铁心源离开了大雷音寺,枣红马有些怨愤的瞅了一眼关闭上的木门,烦躁的抖开铁心源的手掌,自顾自的向前快步走,害得铁心源需要小跑才能跟上。

    天色半黑,大雷音寺里的巨钟轰然响起,悠扬的钟声传遍四野,刚刚安顿好的野鸟再一次惊慌的从树林里飞起来,久久的盘旋。

    不知道王安石和仁宝活佛之间的谈话到底触发了什么样的智慧光芒,以至于大雷音寺要用钟声来告诉天地,人间又产生了一段美丽的思想,或者佳话。

    铁心源气喘吁吁的追上枣红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心不甘情不愿的枣红马后背。

    还没有坐稳,这家伙就狂奔起来,铁心源只好死死的抱住枣红马的脖子,这家伙狂奔起来之后,他要是从马背上掉下去,不被摔死也会变残废。

    马尾巴被风兜的笔直,铁心源脑后的马尾巴也被风兜的笔直,他不停地在枣红马耳边保证给他弄两桶酥油茶,希望他能停下来。

    事实证明枣红马还是很愿意接受铁心源贿赂的,不过,鉴于他昔日不太好的信用,枣红马在于阗王族聚居的院子门口停下脚步,希望铁心源能从这里弄到酥油茶。

    铁心源在门外清理干净了刚才被风吹出来的眼泪和口水,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尉迟灼灼只要不在王宫,就会住在这里,她坐在院子里把一架纺车摇的吱吱作响。

    眼看着洁白的羊毛变成了毛线,过程优美的如同一场舞蹈,见铁心源进来了,就甜甜的笑道:“您怎么来了?”

    铁心源被枣红马用脑袋顶了一个趔趄,向前快走两步道:“赶紧给这家伙弄一桶加了盐的酥油茶。”

    尉迟灼灼大笑,有时候铁心源和枣红马之间实在是分不清谁是主人,谁是仆人。

    “一匹马喝什么酥油茶?”

    “这是他最近养成的恶习,你不要再问了,赶紧的弄酥油茶才是正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