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三章死人回来了
    第三十三章死人回来了

    铁心源接到战报之后,就让尉迟灼灼把地图上标注的莫格部落标记拿下来了。

    尉迟灼灼拿下标志之后,地图那里就空荡荡的,和哈密国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诺大的地图上很多国家都有国境线,比如喀喇汗和以朱腊河为自己的国界,朱腊河以东就不存在什么国界了。

    哈密国是没有国界线的,铁心源不喜欢用国界线把哈密国束缚死,在他看来,不属于其余国家的土地都是哈密国的土地。

    野心这东西是会生长的。

    当野心如同小草一样弱小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花盆就是它全部的世界。

    小草成长为小树之后,它就希望拥有一片花圃,当野心已经变成了森林,它埋在泥土下的根须就希望拥抱整个地球。

    在大树成长的过程中,无数未曾成长起来的小树和小草就会成为它成长的肥料和牺牲品。

    如今,莫格部落的消失,让铁心源的野心多了一块可以吸允养分的土地。

    尉迟灼灼顺手将昌达部落的标志也拿下来了,铁心源抬头看了一眼,果然,那里最碍眼一块黄色标志没了之后,诺大的天山北麓一片纯绿色,好看了许多。

    “前天傍晚,一片云带着死士营已经抵达了胡杨城,没有进城,在城外接收了武器装备,进入了胡杨林,看样子他们准备秘密潜入沙漠。”

    “阿大将军准备好了没有?”

    “阿大将军已经在沙漠暗堡中了,大军也分散藏在十八处暗堡中,等一片云他们走出沙漠之后,阿大将军就会尾随在后面。

    目前一切正常。”

    铁心源沉吟片刻道:“一片云这里的变数实在是太多,但愿死士营里的密谍能够看住一片云。”

    尉迟灼灼摇头道:“这个可能性不大,一片云统御马贼数十年,一个六百人的死士营,他没道理控制不住的。

    这些天从死士营里传来的消息不是很好,一片云已经成功的蛊惑了很多人,在那里已经站稳了脚跟。”

    “命令沙漠第一坞堡守将,在一片云离开坞堡东进的时候将我的这幅画像交给一片云。”

    铁心源从书桌里取出一张画卷,在上面写下了“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天明”这两行字之后,就交给了尉迟灼灼。

    “另外,火儿可以回来了。”

    尉迟灼灼应了一声,就抱着画像去办事了。

    铁心源重新打开赵婉从大宋送来的书信看了一遍,取出儿子的画像,重重的亲了一口,这小子长得越来越大了,听赵婉说,已经可以满地乱跑了。

    想起肚子应该很大的赵婉,铁心源又仔细看了一遍赵婉的来信,信中关于她的状况,就写了一句安好,其余的话一句都没有。

    这就是生气了……

    铁心源也发愁,哈密距离东京有万里之遥,家书抵万金完全是真实存在的。

    即便是他身为哈密王,也没有办法一月就通信一次,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样的事情自己已经干了一次,不能再干第二次,霍贤已经严重警告他不许再派快马从哈密往东京送大杏子。

    虽然杏子送到东京腐烂的只剩下杏核,赵婉却非常高兴,专门拿了烂杏子去宫里面显摆,虽然被赵祯臭骂了一顿,不论是赵婉还是赵祯其实都非常的高兴。

    这无非是一个感觉问题……

    王安石现在越来越无礼,自从铁心源上次见他之后,他就变成了城主府的常客。

    踏进铁心源书房的时候,发现墙上挂着一张大白纸,上面写了硕大的男女两个字,两个字下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正字,很显然,这些正字是用来计数用的,男女两字下面的正字数量似乎差不多。

    而铁心源正满头大汗的站在桌子前面丢骰子,单数为男,双数为女……

    骰子在桌子上骨碌碌的转动几下,然后停了下来,又是单数。

    王安石提起笔很自然的在男字下面把一个正字补全,然后丢下毛笔道:“长公主要生产了?生男生女要看天意,大王这样测度天意恐怕不妥。”

    铁心源当然知道染色体那点事,可是这事和王安石说不明白,讪讪的丢下骰子道:“心中慌乱,安慰一下自己罢了,先生今日来又有何事?”

    王安石笑道:“老夫今日前来,想借哈密谍报使司收集的西域各国密报一观。”

    铁心源笑道:“契丹和西夏的谍报需不需要?”

    王安石笑道:“越多越好。”

    铁心源指指自己书房里间道:“蓝色的大箱子里就是,只是先生读完之后莫要告诉刘攽,很多事情都有违他做人的立场,我不想他满足了自己的窥视**之后,还要赶来骂我。”

    王安石皱眉道:“刘攽乃是道德君子,大王这是说老夫就是心底阴暗的小人了?”

    铁心源笑道:“你我都是身在其位谋其政的人,看重的是结果不是过程,刘攽显然不是,他道德上有洁癖,指望一个不饮盗泉之水能理解那些密谍这不可能。”

    王安石大笑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刘攽着相了。”说完话就大踏步的走进里间,还顺手捎走了铁心源的茶壶。

    午后的天气闷热至极,王安石坦胸露乳的叉开双腿坐在地板上,津津有味的瞅着密谍们搜集的各路情报,铁心源邀请他吃中午饭都被他毫不留情的给拒绝了。

    其实,那个木箱子里面装的不仅仅是密谍搜集到的情报,还有铁心源按照以前的记忆,记录下来的很多历史资料,这极大的丰富了情报来源,更是让王安石对哈密国的情报搜集工作的强悍咂舌不已。

    王安石是一个不懂就问的好学生,比如他就对天竺国的事情非常着迷,为什么佛教产生于天竺,那些真正的天竺人为什么却不信奉佛教?

    反而相信把人分成五等的婆罗门教。

    这个问题铁心源自然回答不上来,为了满足王安石的好奇心,就和王安石一起去后山清凉的大雷音寺找仁宝上师,他和婆罗门教是仇敌,自然知道的清楚明白。

    从狼穴的地道里出来,铁心源就看了枣红马,这家伙鬃毛飞扬,硕大的马蹄子下面踩着另外一匹战马,而那匹战马已经死去多时了。

    其余的战马都躲得远远地,生怕枣红马弄死了一匹战马之后不过瘾,继而迁怒他们。

    问过马夫之后才知道,被弄死的战马是一匹不守规矩的公马,一般战马在每年的三月到六月份是发情旺期,七月到八月份酷热时基本上就不发情。炎热的日子过后,战马就会重新发情至深秋才进入乏情期。

    可是啊,这匹公马不听话,在最炎热的日子里总是围在母马屁股后面胡乱嗅。

    这本来是小事一件,但这时候受孕的母马会在秋季产驹,马驹初生很小、成活率低、断奶后也养不大,会影响整个马群的素质。

    身为马王的枣红马自然要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害群之马。

    枣红马起身嘶鸣一声,其余的战马顷刻间就跑的不见了踪影。

    铁心源见枣红马朝他溜达过来了,就抱歉的告诉王安石不能和他一起去拜访仁宝活佛了。

    王安石似乎知道枣红马的不凡,并不靠近这匹刚刚杀了一匹马的野马,挥挥手就向山脚下的大雷音寺走去。

    路过一大片掩映在树林中的院子的时候,发现这里被修建的富丽堂皇,又身处哈密国要害之地,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所在。

    他很想进去,发现里面全是些妇人,就不好打扰,继续自己的行程。

    雪山,古刹,晚钟,投林的归鸟,慈祥的老僧,让王安石对大雷音寺的观感很好。

    如果不是看到那些在悬崖边上奋力开凿佛像的奴隶,他真的以为这里就是一片安详的佛国。

    不为外物所扰,是王安石的一大特点,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抱着游玩的态度来面对哈密国这座最神秘的寺庙。

    这座寺庙是和哈密国一起起来的,王安石甚至发现,哈密国的成立和这座寺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是哈密国上下对这座寺庙却往往不太提起,他能感觉得到,铁心源对这个寺庙的戒心很重。

    这件事放在大宋就非常的正常,神权小于王权这是大宋人的共识,可是,在西域,这就显得极为另类。

    第一次踏进大雷音寺,王安石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至于婆罗门,关他何事。

    寺庙里没有小沙弥,只有粗壮的中年僧侣,这和寺庙恢弘的场面极为不相称。

    王安石笑着朝一个胳膊上挂着石锁的粗壮僧人施礼道:“请禀报仁宝活佛,宋人王安石求见。”

    铁心源骑在枣红马的背上,眼看着王安石进了大雷音寺这才快速的转到大雷音寺的后门,跳下马和枣红马一起踏进了大雷音寺。

    七年前,撒迦活佛种在火脉上的菩提树已经长得老高,枝叶婆娑,胳膊粗的树干上已经有气根垂下来,想来不久之后就会催生出别的菩提树。

    树下有一个精美的木台,还有蒲团,阴凉下一个人都没有,这里有温泉火脉,冬天在这里待着很舒服,夏天,还是算了。

    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老和尚站在树下拱手道:“阿弥陀佛,很久不见施主,甚至想念。”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