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二章灭族
    第三十二章灭族

    铁心源的案头也摊开放着一卷《十日谈》。

    在批阅完许东升的资金申请之后,他就重新拿起《十日谈》继续看。

    别的不谈,仅仅是那些诗歌一般优美的文字就让铁心源读的如痴如醉……不知不觉的念出声来。

    “啊,我的神啊,您对您的仆人是如此的吝啬,却对异教徒是如此的慷慨……苍茫的大地上,野花遍地盛开,这是异教徒的乐园……”

    “不怎么样啊!”尉迟灼灼凝神倾听了一阵子就开口道。

    铁心源回过神来叹息道:“翻译过来就成了这个鬼样子,如果用大食人的语言来诵读,你会现不论是韵脚还是神韵都是极美的。”

    尉迟灼灼将一叠文书放在铁心源的案子上道:“休闲时光已经过去了,您要的《进度追问制度》已经成型了,国相府已经按照这本新制度的要求给冷平,王胄去了公函,追问进度。”

    铁心源无奈的放下穆辛的文章,翻看了两页文书,胡乱在最后签上名字,就递给尉迟灼灼用印信。

    他最近有些懈怠,好在霍贤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懈怠的人,按照讨论内容制定出来的东西一定是经得起考究的。

    尉迟灼灼没有接文本,轻声道:“这是王的权力,文本一旦刊,就会成为哈密国的律法,您这样儿戏可不成,无论如何您都要仔细的读一遍。”

    铁心源揉揉太阳穴疲惫的道:“明知道结果还要看吗?”

    尉迟灼灼郑重的点头道:“一定要看,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审阅本章本来就是您这个国王的责任,所谓业精于勤荒于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铁心源无奈的拿起本章重新审读,尉迟灼灼给铁心源手边放了一枚小小的甜瓜,就出去了。

    嘎嘎用颤抖的手在一张纸上打了几个勾……在他的脚下,大片的血迹染红了沙土,不知道从哪来的苍蝇铺在血迹上面,如同一张黑色的毯子。

    队正彭良疲惫的走过来,将头盔卸下来放到屁股底下坐在上面对嘎嘎道:“一百六十七!”

    嘎嘎点点头,心头默算一下,在纸上添加了一些数字。

    “已经三个多时辰没有现敌人踪迹了,小孩子和妇人也没有现。”

    “尸体处理完毕了?”嘎嘎解下腰间的一个小银壶递给老队长。

    “大热的天,两个时辰尸体就臭了,一部分拿去破坏水源,剩余的全部用火油弹烧掉了,上面还覆盖了沙子。”

    嘎嘎叹息一声道:“我更喜欢和野蛮人直接做战。”

    老队长嘿嘿笑道:“现在干的活,才是我们的日常,厮杀汉不就是用来干这些脏活的吗?”

    嘎嘎将那张纸塞进牛皮囊里慨然道:“军人应该是高贵的,这是大王以前对我说的话。

    他说忠诚,勇敢,一往无前是军人的美德。”

    老队长诧异的道:“没错啊,这里面可没有仁慈和怜悯什么事,你对敌人仁慈,怜悯,就是对我们自己人的酷毒和不公平。

    所以啊,有机会能杀敌的时候,就千万莫要仁慈,你总不愿意看着自己人尸横遍野吧?”

    嘎嘎烦躁的踢了一脚地上的沙土,惊起一大群苍蝇,等乌云一般的苍蝇群再次落地之后道:“再等一天,如果还没有漏网之鱼,我们就一路向北,与将军汇合。”

    老队长大笑道:“你是校尉,你说了算,如果我是你,我就向东搜索一百里,抵达莫格部落之后再一路向北,作战吗,不在于你立下多少功劳,而在于你有没有把上一个任务完成圆满。

    在军中,不出错,就是最大的功劳。”

    嘎嘎拖着老队长离开了血腥之地,他对已经有些酸的血液味道有些过敏。

    彭良对这个孩子气的上司还是很喜欢的,身份高贵却没有什么架子,军中粗粝的狗食他一样吃的高兴。

    为人虽然不懂得变通,却一字一句的把所有兄弟立下的功劳都写的很清楚,最后当着他的面让使者带回军部,相信大王一定能看到。

    至于他总说血液之所以会酸,是因为那些死掉的莫格人心里酸楚的厉害的缘故这样的傻话,彭良一笑了之。

    这孩子总想着立功劳,立大功劳,期待着一战成名,恨不得契丹野蛮人也在就杀过来的心态实在是要不得。

    他准备好好地劝说一下。

    “老子当了二十几年的兵,脑袋上有过无数个上司,现在官职最大的那个,是我所有上司中胆子最小的。

    所有想要当将军,并且奋勇厮杀的家伙,现在一般都埋在土里,不管他武功有多高,为人有多么的机智,下场都差不多。

    校尉,咱们哈密国还算是清明,在这里想要当将军,没有战果是不成的,不过,前提是你运气要足够好,要活得足够久。

    还不能出错,出了错,你就是傻瓜……”

    不知为什么,嘎嘎很喜欢听彭良叨叨,尽管这些话,大王好像也对他说过,不过啊,大王说起的时候口气不对,看他就像是看一坨狗屎,不像彭良这样平和。

    老队长在军队中的资历很高,高到越了军中所有人,包括冷平,王胄,还有孟元直他们,这样的人一生中经历的战争是哈密所有人所不能比拟的,因此,嘎嘎准备听他的建议,继续在野马谷狙击敌人一天,然后就向东扫荡一遍。

    白白等待了一天之后,嘎嘎就带着五百骑兵向兀鹫盘旋的地方拉开散兵线横扫了过去。

    兀鹫盘旋的地方就一定有死尸,这个道理荒原上的所有食肉动物都知道,因此,散兵线驱赶出来最多的不是人,而是成群的野狼和各种野兽。

    嘎嘎很聪明的以这些被驱赶的野兽为前驱,组成了一个很另类的战术同盟。

    有了这些野兽的存在,那些躲在草丛中,或者山包后面的莫格人就无所遁形,野兽才是荒原上最好的毁尸灭迹的好手。

    野兽的目标和嘎嘎的目标严重的一致,即便是有些聪明的野兽向两边逃亡,也会被骑兵们用火药弹威慑的继续按照既定路线前行。

    傍晚的时候骑兵已经来到了莫格部落夏日营地,这里已经成了野兽的天下。

    嘎嘎将营寨安排在一座小山岗上,准备第二天再去探查莫格部落的情形。

    所有人都有心理准备,莫格部落的样子不会有多好,冷平的屠夫之名,在天山北麓能止儿啼。

    灭亡在他手里的部族不下十个,哈密朝野对天山北麓的看法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只要土地不要人。

    哈密国在建国六年之后,终于迎来了一场婴儿潮,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婴儿诞生。

    西域人生养孩子很随意,一落地就任由孩子自由生长,和野兽一样,强壮的自然就活下来了,虚弱的自然就会被淘汰,有些时候,这些家伙为了节约粮食或者别的原因,会有意识的丢掉一些孩子,其中以女婴最多。

    为了防止这些家伙们伤害婴儿,铁心源特意下达了命令,他统计了所有怀孕的女子,只要婴儿一落地,孩子就会上户籍,分配土地,一年一审,如果孩子没了,土地立刻就会被收回,官府还要罚钱,或者罚劳役。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孩子的夭折率大大的下降了,为了能让更多的哈密国人生孩子,天山北麓的土地,就是哈密国的储备土地。

    这里有数之不尽的雪山河流和小溪,这里光照充足,如果尽数开,会是一个比哈密更好的产粮地。

    早在两年前,冷平和王胄接到的任务就是清理天山北麓,他们为此孜孜不倦的工作着。

    莫格昌达两部落,能在这里生存,完全是哈密王对他们的奖励,如今,这个奖励被无情的收回了。

    野兽嚎叫了一晚上,尤其是对月咆哮的野狼,更是有些肆无忌惮的样子。

    哨兵站在高高的哨位上,看了一整夜的野狼迁徙,好在莫格部落营地似乎更加的吸引它们,否则,这些汇聚成群的野兽很可能对营地起攻击。

    太阳出来之后,两里地外的莫格部落营地就变成死寂一片,除了一两匹孤狼还在那里巡梭之外,昨夜还大声嚎叫的野兽群已经不见踪影。

    孤傲的兀鹫也不再这里继续盘旋,嘎嘎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呼扇着翅膀向北走了。

    身为主将,嘎嘎还是带着部下走了一遭莫格营地,这里有残破的羊圈,牛圈,有空无一人的烂帐篷,沾染着血迹的牛皮婴儿兜子被野兽糟蹋的不成样子。

    成堆,成堆的狼粪,熊粪里面夹杂着大量的毛,很多都是亚麻色,或者暗红色的……

    老队长彭良用长刀挑起一件破烂的衣衫道:“没人了,骨头都被吃干净了。”

    看到部下呈环状回来了,嘎嘎就跳上战马道:“走吧,将军把这里处理的很干净,水源地也被破坏了,我一点都不想碰这里的湖水。”

    彭良和另外一个队正商量一下对嘎嘎道:“将军他们带着大批的物资走不快,我们如果快一点赶到黑云山,就能先设下埋伏,打昌达部落一个措手不及。”

    嘎嘎笑道:“你说我们抢先攻击?”

    彭良瞅了一眼兴奋的嘎嘎道:“是抢先设伏,莫格部落没了,昌达部落很可能会有所察觉,他们一定会退进黑云山躲避将军的,我们提前设伏,兜住他们,等将军到来之后再一锅烩掉。”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