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章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三十章第一次亲密接触

    嘎嘎的任务不太难,只要跟着大队向东走一天半之后就转道向北,控制野马谷一带的制高点,方圆三十里就在眼皮子底下了。

    将军冷平只给了五百人,也就是两个中队的人马,其中一个中队的队长是一个年近四十的老兵。有这位老兵在,冷平认为嘎嘎这里就不应该出现什么问题。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狩猎活动……

    太阳下行军的黑甲军极为辛苦,将士们即便在黑色的铠甲外面罩上白色的披风,很容易吸收热量的黑色战甲依旧很热,人体在铠甲里面就像身处蒸笼一般。

    嘎嘎对这一次难得外出出任务极为看重,汗水已经泡湿了内衣,牛皮靴子里滑腻腻的,按照嘎嘎的经验,等大军到了目的地,自己的靴子里至少能倒出一两斤汗水来。

    水壶里的水甜不甜咸不咸的很难喝,即便是这样也要节省着喝,现在可没有功夫让他到处找水喝。

    巴里坤草原指的是巴里坤方圆百里之地,过了百里,就是白花花的盐碱地。这里只有一些耐盐碱孤的蓬蓬草东一簇西一簇的装点着戈壁。

    感受到马蹄踩踏大地的动静,三寸长的小蜥蜴快的钻进蓬蓬草里,躲避将要到来的危险。

    老队长彭良见嘎嘎赶路赶得辛苦,却一声不吭默默忍受,不由得对这个纨绔有了新的认识。

    两马并行的时候,彭良掏出自己的水壶递给了嘎嘎,嘎嘎要拒绝,见老队长目光坚定,就接过来,拔出塞子大大的喝了一口。

    水很冰凉,嘎嘎忍不住又喝了一口,然后恋恋不舍的把水壶还给了老队长。

    老队长吐掉嘴里的盐碱土笑道:“是不是很惊奇?”

    嘎嘎连忙道:“您的水为什么会是冰凉的?”

    老队长嘿嘿笑道:“学着点。”说着话就松开了战马缰绳,任由战马随着大队狂奔,身体随着战马起伏而起伏,人和马似乎融为一体了。

    老队长掏出一块脏啦吧唧的手帕包在水壶上,一口水喷在手帕上吗,然后就用力的摇晃。

    天气热到了几点,不一会手帕上的水就干了,老队长将水壶递给嘎嘎,示意他喝一口。

    嘎嘎喝了一口,果然,水壶里的水变得冰凉可口。

    “这是为何?”

    老队长摇摇头道:“不知道,反正军伍里都是这么弄水喝的,至于是谁现的,谁传出来的,怎么个道理,没人知道。

    校尉,这么赶路不是个办法,天太热了,就算是兄弟们能受得了,战马也受不了,前面十里地开外,有一处水泉,兄弟们在那里停一下,让战马喘口气,等太阳落山了,我们再走不迟。”

    嘎嘎犹豫一下道:“野马谷距离这里还有百十里路……”

    “校尉放心,能赶得急,今天头上一丝云彩都没有,将军他们也不会全赶路,只要今晚到达野马谷,就不算失期,也不妨碍军务。”

    嘎嘎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歇息一阵子。”

    老队长立刻朝身边的一个骑兵吼了一嗓子,那个骑兵立刻加快马冲到了队伍最前面,把校尉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队伍中一片欢腾,众人的马也立刻变快,十里地一转眼就到了。

    眼前是一个高大岩壁,嘎嘎没有看到清泉,不由得转头看向老队长。

    老队长嘿嘿一笑,跳下战马,用手里的链子锤重重的敲击在岩石上。

    只听咚的一声如同敲鼓一般的巨响远远的传了出去,岩壁上立刻就有密密麻麻的水箭飚出来,弄了嘎嘎一头一脸。

    其余骑兵却没有感到惊讶,在来到岩石前面的时候,除了爬上岩石的哨兵,其余人早就脱掉铠甲衣衫,赤条条的站在岩石下面等待水箭的到来。

    嘎嘎张口接了一道水箭,这里的水冰凉而清冽,没有半分盐碱味道。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以前巡逻到这里的时候,见牧民这么干,才知道这个秘密。”

    “这里没有草,牧民来这里干什么?”

    老队长哈哈大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结果跟着来了才现,牧人赶着牛羊来这里是为了让牛羊舔舐这座山脚下的盐,方圆百里之内,只有这里的盐矿牛羊吃了不拉稀,地上的盐碱牛羊吃了会死。

    校尉,赶紧凉快一下,把水壶接满,这水就出一柱香的时间,等水没了,就要再等三天。”

    嘎嘎没有卸甲,仅仅脱掉靴子,赤着脚站在水柱下让冰水从头淋到脚。

    军卒们用头盔装水饮马,人可以站到水箭下面贪凉,战马却不行,跑的血脉贲张的战马要是沾了冰水会生病的。

    嘎嘎见站在山崖顶上的军卒羡慕的瞅着下面,就让哨兵下来冲凉,他穿上靴子爬上了山崖继续警戒。

    老队长坐在一块石头上,一道水箭正好落在他的后背上,一个精壮的军卒很狗腿的帮着老队长擦背,一边擦一边小声的道:“听说我们这个校尉很得大王宠爱,怎么来的时候一个护卫都没带?”

    老队长笑道:“我们难道不是大王的兵?他来军中是为了混资历将来好高升,带侍卫过来会让你们这群混蛋看轻的,算起来这人还不错,没有纨绔子弟的娇气。”

    “说真的,老队长您的资历堪称咱们黑甲军的老大,恐怕将军都没有您的资历高。”

    听着手下拍马,老队长还是很高兴的,笑骂道:“老子的资历是从大宋平卢军开始算的,那是在大宋,我们现在是在哈密,以前的不算数。

    老子只想着再混几年,给刚生的娃儿弄点家产,升官什么的咱们一个大字不识,没指望喽。

    你小子以后眼睛尖点,有帮老子擦背的功夫,以后多伺候一下校尉,这才有前途。”

    军卒撇撇嘴道:“老子不是什么人的马屁都拍的,想要老子拍马屁,先让老子服气再说……”

    山崖不算高,嘎嘎即便是在山崖的另一边,也能隐隐约约的听见山崖下的谈话,捏着望远镜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再次把注意力关注在一望无垠的戈壁上。

    带着烟火气的大太阳终于缓缓西斜,嘎嘎一声令下,正在酣睡的骑兵立刻起身,整顿身上的装备,重新跨上战马随着老队长继续向北狂奔。

    休息了一个多时辰,不论是人马都精神了很多,大地在马蹄下飞快的向后狂奔,嘎嘎有信心,在这样的度下,天黑之前自己一定能够抵达野马谷的。

    与此同时,清香城门口已经贴上了露布,铁心源的《清乡令》原原本本的被写在上面。

    看过露布的迪伊思脸色很难看,跟随她一起来的各部落长老一个个惊慌的厉害。

    还以为跟随喀喇汗国使者一起向哈密王施压,多少能得到些好处,没想到哈密王再给众人好处的同时,也把屠刀指向了莫格,昌达两部落。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队彪悍的军卒冲进了馆驿,不顾众人的阻拦捉走了莫格昌达两部已经瘫软在地的长老。

    馆驿里住着的人不多,王安石背着手亲眼看到了这一幕,迪伊思脸色虽然难看,也静静的看着哈密军卒捉走了两部长老,既没有阻拦,也没有申辩,非常的安静,她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王安石的身上。

    王安石见一个老妇在看他,就抬手施礼,准备回到他的院子里去,哈密王既然要对莫格昌达两部下手,自然不会放过这里的两个漏网之鱼。

    “请先生留步!”

    王安石惊讶的转过头,能在这里听到字正腔圆的大宋话,真是太难得了。

    迪伊思来到王安石面前施礼道:“久闻先生大名,化外野人迪伊思有礼了。”

    迪伊思纯正的汉礼,让王安石有些手足无措,很快,他就调整了过来,还礼道:“阿伊莎公主智慧之名传扬西域,老夫也是如雷贯耳。”

    迪伊思笑道:“宋人仁慈之名即便是西域之地也有耳闻,只是闻名不如见面,先生乃是大宋道德高士,为何听闻杀戮却面不改色呢?”

    王安石哈哈笑道:“使者言重了,老夫如今不过是一介白丁,来哈密也是为了增长见闻,无权无职焉能对哈密国政说三道四?”

    迪伊思笑道:“先生非是不能只是不愿罢了,既然先生是来西域增长见闻的。

    老妇人这些年倒是游遍了西方,即便是遥远的绿衣大食也曾涉及,知道一些宫闱秘闻,先生可有兴趣听老妇人唠叨?”

    王安石愣了一下,迅笑道:“穆圣说:学问虽远在中国吾亦求知,却不知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能听到天方国密事,王安石求之不得。

    且容老夫备酒,邀请夫人长谈,以慰我心。”

    迪伊思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王安石哈哈大笑,对这个知道《孟子,公孙丑》的异族老妇好奇心愈强盛,他决定一定要把刘攽这个冬烘先生一起拉来好好地听听异国见闻。

    铁心源以前零零碎碎的说过一些,那些故事无不诡异到了极点,鉴于王安石对铁心源的人品认知,决定不与采信。

    今天能有这个和异族亲密接触的机会,王安石一点都不想放过。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