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九章坚壁清野
    第二十九章坚壁清野

    丫头现在虽然聪明,却还小,用一些法子确实能骗的过去,只是这样的时光不会太多,等她再长大一些就自然而然的明白,王柔花不可能在寡居的时候生下她的……

    “孟元直是混蛋,卓玛是混蛋,李巧自然也是一个超级混蛋,如果硬要算仇人,赵祯,夏悚也不是什么好鸟,是他们五个人让老子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里。

    丫头不好骗了,最多能骗两年。”

    尉迟灼灼打掉铁心源探进她裙底的怪手道:“丫头命好,有母亲照顾她长大,又有你这个哥哥帮她宽心,等她年纪大一点就知道感恩了。”

    铁心源搓搓指尖的腻滑笑道:“谁要她感恩,只是希望她能像一个普通女孩子平安的长大,然后嫁人,生子快活的把一辈子过完。”

    尉迟灼灼被铁心源的**手势弄得面红耳赤,拉过他的手狠狠地用手帕擦拭了两下,就快快的跑了。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蛮无聊的四处瞅瞅,见孟元直进来了,刚刚因为燥热的天气培养出来的一点春情就迅速烟消云散了。

    “你躺着,不用起来,大热天动一动就一身汗。”

    “我没打算起来。”

    “没关系,你只要让霍贤赶紧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就成,我等着去巴里坤。”

    “六十架八牛弩啊,不是一时半会能准备妥当的,将作营人手不足,水儿已经跟我抱怨过很多次了。”

    “那我管不着,我六天之后启程,到时候没有足够多的八牛弩,我会骂人。”

    “骂就骂吧,反正也骂不到我头上,只要你高兴就好。”

    孟元直喝了一壶凉茶暑气全消,躺在另一张躺椅上慢悠悠的道:“你怎么不着急?”

    铁心源笑道:“如果着急能管用,能把契丹人全部干掉,我一定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既然没有用,我不如表现的从容一些,一旦从前线传来你战败的消息,我好跑的快些。”

    孟元直哼了一声道:“这些无赖话你为何不对霍贤他们说?”

    “不能说吗,要是说了,他们就会跑的比我还快,到时候谁帮我阻挡追兵?

    你也注意一点,万一形势糜烂不可收拾,别强求,快点跑回来,我们从长计议。”

    孟元直长叹一口气道:“这应该是世上最奇怪的君臣离别的赠言。

    如果写到史书上,你一定会贻羞万年的。”

    铁心源笑道:“不可能,如果我将来成了赫赫大帝,这番话就会成为美谈,修书粉饰我的人一定会把这些话放在另外一种语境里面,变成大帝赫赫武功的一部分。”

    孟元直摆摆手道:“不扯闲篇了,你说说,我去巴里坤至少要把战局控制在怎样的程度?”

    “能杀死多少野蛮人就杀死多少野蛮人,不计较靡费,只要一次性的将野蛮人打痛,打害怕,我们以后就能省很多事情。”

    “彭礼去了巴里坤坐镇,你准备将巴里坤一带的百姓回迁?”

    “不回迁,彭礼带着大批的工匠去了巴里坤,目的就在于修建坞堡,所有的百姓都必须在战时住进坞堡里面去,只有白马,乞颜两部落留在外面,充当哨探。”

    孟元直迟疑了一下道:“白马,乞颜两部落的首领是不是已经死了?”

    “许东升说他们熬刑不过死在狼穴了。”

    “那就把他们的亲眷全部处理掉。对了,你如何保证那些活下来的部落人向我们效忠?”

    “许东升告诉他们,他们的族长带着族产跑了,被他追上之后杀掉。

    他夺回了族产,现在已经把族产分给了那些族人。”

    “那些人就相信了?”

    “相信了,他们的族产很多,我又添加了一些牛羊给他们,现在,我是新族长。”

    孟元直嘿了一声,就重新躺倒,拍着躺椅扶手道:“太蠢了。”

    “谁告诉你他们愚蠢了?这些人或者不识字,却绝对不是什么傻子。

    白马,乞颜两部落的首领带着他们万里南迁,这一路上吃尽了苦头,两万多人的部族到了哈密就剩下三千多了,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人啊,需要为他们经历的这些痛苦寻找一个出气口,那么,谁要为死去的族人负责呢?

    自然是族长,一个不能带给他们安康和富足的族长,不是一个好族长,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没有人会惦记自己族长一家去哪里了,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想知道族长一家去了哪里,只想过好现在的好日子。”

    孟元直哈了一声,就不再问白马乞颜两部落的事情,哈密国对外来者从来没有心慈手软一说,那些投奔哈密的部落,除了融合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这是哈密的国策,从建国时期就已经用条文固定起来的行事条例。

    简单的归附,或者羁縻,哈密国是不需要的。

    不论是铁心源还是孟元直,乃至后来的欧阳修,霍贤都是这一条例坚实的拥护者。

    也就是因为这一条例,哈密周边的部族才没有纷纷来投,如果哈密张开臂膀欢迎所有人简单的归附,这时候的哈密人口早就超过五百万了。

    所谓羁縻就是名义上的臣服,部落头人还是部落头人,他们最多在哈密王生日的那一天贡献一些礼物,其余时间都是哈密国在帮助他们。

    羁縻的名义是不稳固的,有好处的时候那些部族自然俯首帖耳,没有好处的时候,他们会第一时间站起来造反,对哈密国的伤害要超过真正的敌人。

    没有那么多需要羁縻安抚的部落,哈密国就能把所有的财力物力统统用在哈密国本身的建设上,才能在短短的六年间,把一个贫弱的哈密国打造成西域第一富裕的国度。

    宁可要一个团结的精致的有战斗力哈密国,也不要一个庞大的没有凝聚力,更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哈密国。

    孟元直只是有些不适应杀掉自己人,哪怕白马乞颜两部落的头人刚刚归降,他也下意识的认为是自己人。

    “丫头总在怀疑她不是我母亲生的……”

    “你好歹是她父亲,这时候总不能逃避吧?”

    “你们不能只生不管后面的事情吧?男欢女爱是有后果的,你们激情澎湃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出人命这回事?”

    “说话……”

    听不见孟元直回答,铁心源睁开眼睛,孟元直已经不见了,桌子上的茶杯依旧冒着袅袅的热气。

    凉茶喝完了,大热天喝热茶其实更解暑,铁心源叹息一声,取过茶杯慢慢的品茶。

    冷平受不了西域的酷热,对头发这种东西没有多少归属感的他剃了一个大光头,涂抹了牛油之后,整颗脑袋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牛油不但防晒,还能增加他的威势,一柄比他还要高的斩马刀握在手中,在一身黑色铠甲的包裹下,站在大太阳底下面对三军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戾气。

    “莫格昌达两部落不服王化,狼子野心,里通外国,大王震怒,本将受命诛之!”

    “喏!”三军受命之声扬起,即便是九天上的雄鹰也振翅远去。

    六千黑甲军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乌鸡城,一人三马,以极快的速度向巴里坤湖西岸移动。

    混在大队军马群中的嘎嘎,一颗心都要飞起来了,这是他第一次参与真正的战争。

    战马群在戈壁上狂奔,每过半个时辰,骑士就在马背上上下翻飞,从一匹战马的背上跳跃到自己的另一匹战马背上战马脚步不停,从中午到堪堪天黑,大军就已经离开乌鸡城一百五十里开外。

    哈密国的军队终于有了军队的模样,回鹘军人也终于有了一丝盘旋如鹘的模样。

    击杀莫格昌达两部落,冷平不认为是什么难事,唯一要担心的就是这两部落会逃跑。

    茫茫戈壁草原上,想要捉住一些流窜的牧人,这个难度太大了。

    再有两天,大军就会赶到巴里坤湖,冷平准备在这里分兵,一部突袭莫格部落,一部突袭昌达部落,还有一部分需要再外围警戒,诛杀漏网之鱼。

    主将领一支兵马,副将领一支兵马,这毋庸讳言,至于第三支警戒人马,冷平将目光投在悄无声息的站在大帐里的嘎嘎身上。

    冷平知道嘎嘎在哈密国的地位,即便是现在还年轻,却是大王最信赖和看重的后起之秀,发配来他的军中,大王培养铁嘎的意图非常明显。

    冷平思虑了一下,将一支令箭递给铁嘎道:“你,负责外围绞杀,务必不让一个敌人逃脱。”

    铁嘎单膝跪地接过令箭,然后收回怀里,继续站在军帐中听将军安排军务。

    “此战之要,在于快,在于突然,唯有如此才能在减少伤亡的情形下,完成大王均令。

    各部完成自己军务之后,在昌达部落营地集合,然后继续快速的向北横扫,在巴里坤湖周边制造出一片五百里的无人区。

    让即将到来的野蛮人找不到一口食物,找不到一口干净的水源。

    明日三更造饭,四更出发,然后分头行动,诸位,此为军务,万万不可失期,违令者斩!”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