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七章铁丫和王安石
    第二十七章铁丫和王安石

    “这样做不公平!”

    尉迟灼灼给铁心源盖上毯子的时候小声道。

    “杀人在于立威,在于遏制那些人的野心,这样做能少杀一些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铁心源闭上眼睛想要睡觉,却还是给了尉迟灼灼一个解释,虽然这个解释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谁说那些部族了,他们背叛了我们就该死,我说的是嘎嘎,你没看见那个孩子今天站在屋檐下可怜成什么样子了吗?”

    “人总是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的,他既然已经决定了,并且向我要了他想要的,他就要承受相伴的痛苦。”提起嘎嘎铁心源的火气又起来了。

    他不生气嘎嘎的选择,生气的是嘎嘎不再愿意总是听他的,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背叛。

    这是一种儿子想要摆脱父亲羁绊的背叛,来的猛烈而没有任何章法。

    在感情上,嘎嘎这个小野人要比尉迟文要亲厚的多,他是铁心源亲自从野人群里拉出来的,当初在红砂岩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的时候他将嘎嘎塞进了石缝……

    “就算是你很不高兴,也该不理不睬的对待嘎嘎,这对他很不公平,他只想过他想要的生活,这并没有什么错,即便你是哈密的王,也没有把他一辈子绑在身边的道理。”

    在卧室里,尉迟灼灼就是女主人,不再是哈密国的女官,因此在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顾忌。

    铁心源沉默了片刻,瞅着尉迟灼灼亮晶晶的眼睛叹了一口气道:“我终于把自己活成我们曾经非常讨厌的那一种人了。”

    尉迟灼灼抚摸着铁心源苍白的额头道:“这是规律,我们将来一定会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只是我希望他能来的晚一些。

    去吧,嘎嘎就在外面,多少安慰一下这个孩子,他很害怕失去你的宠爱。”

    铁心源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就出了卧室。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坐在石板上哭得眼泪鼻涕一堆的,看着就让人生气,原本想要说两句安慰话的铁心源不知道怒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想要说的话不知道去了哪里,抬手就取下挂在墙上的马鞭,不等嘎嘎多说一句话,就没头没脸的抽了下来。

    也不知道抽打了多久,铁心源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看着抱头蹲在地上的嘎嘎咆哮道:“滚出去,再有下次,老子就让你挖一辈子的茅厕。”

    嘎嘎惊恐的瞅瞅暴怒的大王,抱着脑袋就跑出了寝宫,虽然胳膊和肩背上火辣辣的痛,压在心里的一颗大石头却似乎消失了,跑起来都感到轻松。

    铁心源笑了一下就丢下鞭子重新回去睡觉,念头通达之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你没看见大王发怒的时候有多么可怕,指头粗的马鞭他从来没有舍得抽枣红马一下,今天全拿来抽我了。

    嘶……嘶你能不能轻点?”

    尉迟文粗暴的帮嘎嘎处理好了伤口就去一边生闷气去了,他忽然发现,大王对嘎嘎要比对他放纵一万倍。

    违背军令,私相授受这样的大罪,在挨了一顿鞭子之后就轻轻松松的过去了。

    要是他犯了这样的错,绝对不是一顿鞭子能掩盖过去的,这让尉迟文很受伤。

    不过,抱着父母爱傻儿的心态还是很快就纠正了心态。

    嘎嘎打开了自己的大柜子,里面全是武器,除了他的铠甲和弩弓弩箭以及一长一短两柄钢刀,剩下的全是各种各样的小刀子和一些奇奇怪怪的钩锁。

    火器在尉迟文的强烈要求下弄去狼穴了,他总觉得那东西不是很安全,睡在炸弹边上,他非常的不安。

    嘎嘎取出一套漂亮的小子丢给尉迟文道:“我不喜欢绿色的石头,这套给你了。”

    尉迟文从皮鞘里抽出小刀子瞅着上面的雪花纹笑道:“这套绿星我问你要了很多回,你说宁死不给,现在怎么舍得给我了?”

    嘎嘎停下双手,看着尉迟文道:“我要去巴里坤了,大王身边只有你,保护好大王!”

    “我的武功有多差你是知道的,如何保护大王?”尉迟文把小刀子放回去不想要,嘎嘎这人一根筋,认准了的事情九头牛都拽不回来,要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大王,他回来在去找仇人之前,一定会先找他的。

    “那就用命!”

    嘎嘎说的很干脆,飞快的把自己的东西装进一个很大的双肩背囊里面,扛着就走进月色里去了。

    王安石有早起的习惯,天色微明,他就起身,绕着山脚漫步,昨夜大雨,晨起的时候就生了大雾。

    清香城集市上已经人声鼎沸,这是批发市场传来的人声,每日,这里都有数量庞大的牛羊,猪肉,蔬菜以及瓜果米粮交易,是属于商人和商人之间的交易。

    百姓的交易则在日出之后。

    如果不是眼前这座隐没在云雾里的天山,王安石几乎认为自己身在东京。

    清香城极度繁华……

    透过现象看本质,王安石对清香城的繁华并没有多少感慨,就像看海市蜃楼一般,这不过是一时的奇景。

    一旦契丹人攻进哈密,这些繁华都会被契丹大军这股浪涛给席卷的干干净净。

    实力就是实力,它不含任何的水分,就那样矗立在天地间,不是一时半会的计谋能够遮掩的。

    当契丹人的千军万马杀过来,留给哈密的选择不太多,要嘛生,要嘛死。

    他不认为力量单薄的哈密国能够独立对付庞大的契丹,休要说哈密国,就连大宋和西夏,也没有能力独自应付契丹真正的大军。

    一个长得极美的小姑娘在几个长相妖艳的伊赛特美人男女的陪伴下,正在用玉瓶收取清香木树叶上的雾水。

    赛伊特人长相自然是极美的,小姑娘虽然美丽,却毕竟年幼,王安石却能一眼看出她们的不同来。

    那些赛伊特人若有如无的将小姑娘包围在中间,不论小姑娘如何移动,他们依旧如此。

    站在迷雾中的小姑娘看到了王安石,并没有像普通小姑娘一样躲开,而是大大方方的施礼道:“哈密国公主铁丫见过先生。”

    听闻眼前这个少女竟然是王族,王安石笑着拱手道:“大宋野叟王安石见过公主殿下。”

    “呀!”铁丫头惊讶的叫了一声,小手掩在嘴巴上眼中却满是惊喜。

    对于美丽的少女,即便是王安石也很难对她生出恶感来,遂笑着道:“公主听说过老夫?”

    却见少女整理了发钗和衣衫,重新盈盈见礼道:“没想到是安石先生当面,铁丫失礼了。

    常听兄长说起先生的事迹,铁丫如雷贯耳。”

    王安石取过铁丫篮子里的玉瓶摇晃一下道:“公主取这无根水所为何来?”

    铁丫笑道:“母后最喜清香木香,只有取清香木芽上的露水萃取清香木原液,制出来的清香木香精才是最纯粹的,也最得母后欢喜。”

    王安石笑道:“公主殿下孝心可嘉,安石一介俗人,莫要毁了公主难得一炉好香,这就告辞。”

    铁丫幽幽的道:“铁丫还想听先生说说东京风物,没想到竟然惹先生厌烦了。”

    王安石眉头一皱随即展开,和煦的道:“公主天生丽质,让人如沐春风,王某能与公主相遇何其幸也,公主何出此言?”

    铁丫嫣然一笑,恍如百花盛开,仗着自己年幼,上前牵着王安石的衣袖道:“相请不如偶遇,铁丫斗胆邀请先生去我百花谷小坐饮一杯清茶如何?”

    王安石低头瞅着这个年纪幼小却已经有了几分祸国殃民潜质的小姑娘一眼,实在是硬不下心肠拒绝,遂点头答应,随着这个小姑娘一起进入了一座山花烂漫的小山谷。

    山谷很小,深不到百丈,周边都是低矮的山丘,少了几分人工,多了几分野趣,两侧山坡上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花,盛开的正艳,明显被修剪过的碧绿草毯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

    清香谷里这样的小山谷很多,居住者多为哈密重臣家眷与一些清香谷本土的豪商大贾,霍贤和刘攽的居处就在这座小山谷的右边。

    邀请王安石得逞,小姑娘的神情极为激动,一张小脸红扑扑的,不断地催促身边的几个伊赛特人仆婢赶紧准备茶点招待贵客。

    铁家那只著名的狐狸懒洋洋的从里屋走出来,站在屋檐下长大了嘴巴伸懒腰,如此两下之后就当是活动了身体,然后就吧唧一下趴在仆婢早就准备好的毯子上准备晒太阳。

    王安石朝铁狐狸拱拱手道:“振武将军安好!“

    铁家的狐狸在大宋是有爵位的,还是正儿八经的军阶第八层振武将军。

    这个振武将军的头衔也不是皇帝一时心血来潮胡乱封赏的,而是给大宋献上了神臂弩图谱封赏的真实职位。

    狐狸今年二十一岁了,如果以人的年岁来论,早就是过了百岁寿星的吉庆年岁。

    因此,王安石以晚辈礼见过狐狸并无不妥之处,也是心甘情愿。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