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五章铁心源的正确性
    第二十五章铁心源的正确性

    “不去!”

    “好吧,把我借给你的英吉沙小刀还我。”

    尉迟文眨巴两下眼睛,对于嘎嘎的心理年龄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也不推脱,直接从腰上解下漂亮的小刀放在桌子上。

    嘎嘎不接刀子,像一头拉磨的老驴一般围着桌子转悠,最后狠狠地在桌子上捶打一下道:“文哥,帮我一次,以后都听你的。”

    尉迟文继续喝了一口米酒道:“该我们知道的大王一定会让我们知道,不该我们知道的,我们就不该知道,嘎嘎,这是规矩。”

    嘎嘎不耐烦的道:“什么时候规矩会落在我们兄弟头上了?莫说这点机密,就算是火药作坊我也是想去就去,从来没有人拦着我。”

    尉迟文瞅瞅嘎嘎又看看一脸不愉快的孟虎笑道:“规矩从来都在,你们也一直在遵守规矩。

    就像刚才进城的时候,刘大户就代表着规矩。

    咱们兄弟自然不会在乎一个狗屁城门官,却不能不尊守那个死胖子代表的规矩。

    火药作坊是哈密最高机密,你我能去代表大王对你我极度信任,进了火药作坊的门,却要换上麻衣布鞋这就是规矩了,你要是穿着绸衣,裘皮进火药作坊,不被火儿叔叔他们打出来才是怪事。

    因此啊,我姐姐能知道的事情,我们就不一定需要知道,这也是规矩。”

    尉迟文喋喋不休了一大堆,挤兑的嘎嘎面孔通红,低吼一声揪住尉迟文的脖领子将他提了起来,对着他的脸怒吼道:“老子跟你说兄弟情义,你却他娘的跟老子说规矩。”

    说完就把尉迟文丢在椅子上,和孟虎怒气冲冲的走了。

    尉迟文无奈的冲着他们的背影喊道:“好歹把帐给结了……”

    嘎嘎和孟虎一心想上战场这回事尉迟文如何会不明白,大王已经答应他们这一次可以在胡杨城观摩作战,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对观摩作战似乎不感兴趣,想要加入到最激烈的战事中间去。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如果没有必要,尉迟文觉得拼命这种事还是不要出现在自己身上。

    跟着大王尉迟文学会了一个道理,自己的性命最珍贵,不论跟谁的命拼掉了,都是一桩极为吃亏的事情。

    这个道理是大王喝醉酒之后才教给他的,尉迟文认为此话大大的有理,并且决定一生都遵从这一原则。

    同时,这个道理不好传播的人尽皆知,要是哈密国真的没人肯拼命了,大家的命也就快保不住了,只有把大人物的性命维系在小人物的性命之上,大家才有好日子过。

    因此,不论是铁心源还是尉迟文,都对埋在七里坡上的烈士们崇敬无比,并且自内心的感激这些敢于拼命保卫国家的人,觉得给他们怎样的哀荣都不为过。

    哈密国对战死将士家眷的待遇是最丰厚的,同时也是哈密国内最受尊敬的一群人。

    他们也是哈密国唯一能够不受限制进入后山草原的人。

    但凡是哈密国人都知道后山草原实际上就是哈密王的后花园,普通百姓只能在大雷音寺举行晒佛,或者佛诞法事的时候从狼穴经过检查之后进入。

    铁心源之所以给阵亡将士家眷这个自由,主要是觉得失去亲人的痛苦,可能只有神灵才能安慰他们。

    这群人和普通百姓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他们不论男女,头上都绑着一根红带子。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一大群头上绑着红带子的人提着柳条篮子拖儿拽女向狼穴前进。

    清香城的繁华对于尉迟文来说已经不新鲜了,他成长在这里,这里的变化自然被他一点一滴的记忆在脑海中,清香城过于快的变化,很容易让人生出沧海桑田的感觉。

    尉迟文觉得自己不过才十四岁,就已经变老了,至少和嘎嘎孟虎相比较,他真的不像个少年。

    “你真的不答应帮忙?”

    嘎嘎硕大的脑袋从窗户下面探出来,吓了尉迟文一大跳,这家伙竟然没有走。

    “怎么帮?你到底要干嘛?”

    嘎嘎把指头塞嘴里打了一个唿哨,他身边立刻就多了好几十个脑袋……

    “熊罴?”

    嘎嘎咧着大嘴点点头,看起来更傻了。

    尉迟文点点头,慢条斯理的把手上的一根肉骨头啃干净,擦了手之后就飞快的关上窗户,他的人已经从街道另一边的窗户翻了出去,以嘎嘎为的熊罴尉迟文根本就惹不起。

    气喘吁吁地来到城主府,正好碰见铁心源在吃中午饭,一碗汤饼,两样青菜,就是铁心源的午餐。

    吃完饭漱口之后,铁心源瞅瞅尉迟文脑袋上还在继续滴落的汗珠问道:“怎么了?”

    “被熊罴追!”

    “嘎嘎又缠着你要武器装备了?”

    “我没给他这个机会,翻窗户跑了。”

    “军中那么多的军卒,他就一定要组建什么熊罴军吗?一群半大的孩子能做什么?”

    尉迟文听铁心源的声音淡淡的,就知道他已经把嘎嘎的行为归类到了胡闹之中。

    说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尉迟文还是小声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嘎嘎对一件事如此的上心,为这事他宁愿在我面前低头。”

    铁心源饶有趣味的瞅着尉迟文笑道:“你觉得我不该伤嘎嘎的心?”

    “如果……如果可以,请大王给嘎嘎一个胡闹的机会。”尉迟文到底还是把不愿意说的话说了出来。

    铁心源似笑非笑的看着尉迟文道:“你已经说是胡闹了,怎么还要我同意他带着几十个人肆意胡为?

    他因为年龄的缘故在军中受到了排挤,自己不思进取,却甘愿放弃,他越是如此,就越是在军中无法立足。

    我知道他的想法,他无非是想给自己训练出来一些死忠,然后再用这些人去军中多少有一个同伴,让他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孤独。

    避难就易,成不了一个好的将军。

    我听说过一句话,叫做狭路相逢勇者胜!嘎嘎如果连这道门槛都过不去,就不用在军中胡混了。”

    尉迟文咬牙道:“您不许他现在上战场,只让他不停地在校军场练习队列,喊口号,别人都说他是一个没胆量的人,和训练相比,他其实更想出现在战场上。”

    “现在上战场?等着战死让我帮他收尸吗?对他而言,现在的训练场就是战场。

    他如果不能在训练场上勇冠三军,将来如何在战场上斩将夺旗?

    而这,不过是对普通军中兵卒的要求。

    哈密军队与其余国家的军队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拥有的不仅仅是步兵,骑兵,还有大量的火器军。

    军种多了,指挥的难度也就高了。

    在火器面前个人的武勇已经不是非常重要了,孟元直他们代表着哈密**队的初期阶段,而嘎嘎孟虎他们则代表着哈密军的未来。

    我从不会用未来的力量来填补现在的缺憾,更何况,嘎嘎他们还没有能力让我弥补缺憾。”

    铁心源把话说完,就直接去了书房,尉迟文既然没有主动汇报一片云的情况,就说明一切都在掌握中,这一点担当尉迟文还是有的。

    尉迟灼灼端来了茶水,准备好了笔墨纸砚,铁心源就要开始继续办公了。

    平日这时候尉迟灼灼会离开,今天却站在一边没有离开。

    “有什么事情要说?”

    “嘎嘎托我问您一句话,能不能让他去巴里坤?”

    铁心源重重的将手里的毛笔拍在桌子上怒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已经强调过无数遍,他身为军人,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违背军令是何道理?”

    对于铁心源的怒火,尉迟灼灼并不害怕,一边帮着收拾溅落一桌子的墨汁一边道:“嘎嘎性子野,最受不得约束,你总是用左一个规矩,右一个规矩的约束他,我担心会把他的锐气给消磨干净,这样反而不美。”

    铁心源重新拿起毛笔翻开本章,停顿了一下道:“晚上让他来!”然后就开始继续审阅本章。

    尉迟文回去的时候,嘎嘎也回来了,他难得回到城主府居住,四仰八叉的躺在门外的藤床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酒意兴阑珊。

    “怎么样?大王怎么说?”和尉迟文一起长大,他很清楚尉迟文不会拒绝他的要求。

    “大王很生气。”尉迟文坐在藤床上取过嘎嘎手里的酒瓶子喝了一口道。

    “我快死了,蚊子,我真的快死了,整天和一群看不起我的老兵站成一排走路,还要走的整齐,不但无聊,还被人笑话……”

    尉迟文小声道:“我听说你们这五百人之所以被抽出来,完全是一种实验性质的,和将作监有很大的关系。

    大王对你们很看重,你难道没有现你身边的军卒全是功勋之士吗?”

    嘎嘎烦躁的抓抓头道:“我知道大王对我很看重,可我就是不想跟木头人一样走来走去,与其这样打仗,我不如骑在马上和敌人用长刀作战来的痛快。”

    尉迟文叹息一声道:“以前生的无数事情都证明了另外一件事,你想不想知道?”

    “什么事?”

    “所有认为大王错了的人,最后都现错的是他们自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