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四章猛士的心
    第二十四章猛士的心

    恐惧就像潮水一般紧紧的簇拥着一片云一刻都未曾退去。

    无论他在做什么,或者想什么都能感受到铁心源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睛在盯着他,让他所有污秽的心思无处逃遁。

    他记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有这样的感觉,或者有五年了……?一片云这样问自己。

    带着疑问,一片云随尉迟文来到了清香城外的一个山谷里,见到了被哈密人传说的酷烈无比的死士营。

    这是一个不算小的山谷,比一片云想象的要安静,被一道高高的寨墙把他们和外面的世界分割开来。

    仅仅来到门前,一片云就感受到了马贼特有的气息,他长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就对尉迟文道:“从现在起,这些人就是我的了。”

    尉迟文有些惊讶的道:“你不打算看看?”

    一片云狞笑道:“我很确定,这里面的人都是我需要的人手,全都是。”

    尉迟文笑道:“既然如此,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你需要的装备全部都在胡杨城,等你们到了之后,会有专门的军士长来武装你们。”

    一片云认真的看着尉迟文道:“这世上我有两个一定要杀死的人,你猜猜是谁?”

    尉迟文露出满嘴的白牙齿笑道:“阻普大王府的大王,以及那座军城的统领?”

    一片云摇摇头,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死士营的大门走了进去,转瞬间尉迟文就听到一片云在另一边吼道:“狼崽子们,你们的爷爷来了,快来迎接!”

    尉迟文对死士营的看守道:“小心些,别让那些人把一片云给打死了。”

    满脸胡子的看守大笑道:“按照军中条例,只要这些死人不出军寨,我们就不能进去干涉他们的事情。”

    尉迟文叹息一声道:“要是一片云死在这里,那可真的是白白浪费大王的一番苦心了。”

    死士营距离清香城不远,快马两个时辰就能走一个来回,由于一片云是一个很干脆的人,很快就回来的尉迟文在城门口遇到了趾高气扬的嘎嘎和孟虎。

    尉迟文和嘎嘎的关系极好,却非常讨厌和他说话,如果嘎嘎身边还有一个孟虎的话,他基本上就不想和这两个人在一起待一分钟。

    这两个人也是从外面赶回来的,只是和他不是一条路罢了。

    只要看看他们身后的随从马背上驮载的野兽尸体,就知道这两个家伙又去打猎了。

    看到一头黄羊的尸体软哒哒的趴在一个侍从的马屁股上,尉迟文就有些恼怒。

    他不是很在意一头黄羊的死活,他在意的是大王的命令被人违背了,早在三年前那场黄羊大屠杀之后,大王就三令五申不许在清香城和哈密平原上捕杀黄羊。

    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视大王均令于不顾,悍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驮载着黄羊的尸体进入闹市。

    这时候上去呵斥这两个家伙,下场不会太好,说不定会被这两个恼羞成怒的纨绔把自己揍一顿,尉迟文就打算等等再说。

    不论尉迟文在熙熙往往的人群里如何隐藏身形,还是被长着一双狗眼的嘎嘎看见了。

    “哈哈,蚊子,蚊子,等我一会,今晚请你吃黄羊肉。”

    尉迟文明显看到城门官的脸皮在抽搐,觉得嘎嘎这家伙看起来更傻了。

    孟虎那张看起来更加愚蠢的大脑袋从嘎嘎的身后冒出来,呲着白牙一阵傻笑。

    尉迟文看到城门官已经走过来了,就挥手朝这两个家伙笑笑,没有和他们汇合的意思。

    哈密文官系统照搬了大宋的章程,城门官一般还兼任税吏和督查官,他手下的都尉才是专门负责守卫城门的,他的职责更多的是在查税和查奸究亢上。

    原本城门官是清香城乃至哈密国最有油水的一个职位,自从霍贤开始抓官场风气的时候,这个职位就成了人人都躲避不迭饿的瘟神职位。

    哈密国总共就八个州府八座城池,总共也只有三十几个城门官,就在三个月前,被霍贤问罪下狱了二十一个,至今还关在大雪山城的苦牢里面看大雪山景致。

    因此,剩下的城门官都是些有点铁面无私的家伙,即便以前不是这样性格的人,在霍贤的高压之下,也就成了那样的人,所有的城门官中间,要数清香城的城门官刘大户最为耿介。

    听名字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出身,是从贫苦小户人家一步步走到这个职位上来的,这种人眼中只有律法,没有人情,以后说不定能当哈密最高的司法官。

    大王曾经说过,高门大户出不了这种人,历史上但凡有些名望的耿介官员一般都出自平民。

    尉迟文笑的很开心,他最喜欢看嘎嘎和孟虎他们倒霉了,尽管很多时候都是他导致的,原因就是嘎嘎和孟虎见了他最喜欢张开双臂拥抱他一下,每回拥抱之后,尉迟文的胸口就会痛好久。

    刘大户来到嘎嘎面前冷冰冰的道:“下马接受检查。”

    嘎嘎笑道:“老刘,都是熟人,小爷没有夹带货物,不值当的。”

    刘大户皮笑肉不笑的道:“检查过就知道了。”

    孟虎从后面冲出来道:“老刘,这点面子都不给?”

    刘大户哼了一声道:“如果是大将军当面,本官自然放行,也没有资格查究大将军扈从,至于孟校尉你,还没有不经检查就进城的资格。”

    暴怒的孟虎扬起马鞭似乎要抽刘大户,鞭子在尉迟文渴盼的目光中又收回去了,这让尉迟文极度的失望。

    “没卵子的孟虎。”尉迟文喃喃自语,如果孟虎这一鞭子要是抽下来,孟虎屁股上至少会挨百十军棍,就这还是看在他老子的份上从轻处罚的。

    如果是那样,尉迟文就能打着探望病人的借口去孟元直府上看孟虎花花绿绿的屁股。

    嘎嘎拦住孟虎道:“让他查就是了,我们本来就没问题。”

    嘎嘎和孟虎自然不会夹带私货,刘大户直接来到那个马屁股上驮着黄羊的扈从身边,指着黄羊问嘎嘎:“《禁猎令》明文不许狩猎黄羊,铁校尉为何明知故犯?”

    嘎嘎鼻孔朝天哼了一声道:“我要是说这头黄羊不是我们猎杀的,是我们在撵兔子的时候,它自己撞树上了,你信是不信?”

    尉迟文强忍着没有笑出来,脑子向来一根筋的嘎嘎能在匆忙中编造出这样的借口,实在是太难得了,就是有点考验刘大户的智慧。

    果然,刘大户的一张脸变得一片乌黑,恶狠狠地瞅着嘎嘎道:“人赃俱获,黄羊没收,铁校尉自己去清香府府衙领罪,本官也会上本,向大王申明此事。”

    孟虎一下子就从马上跳了下来,用鞭子指着刘大户道:“你敢?”

    刘大户冷笑一声,挥挥手,自有兵丁涌上来抢走了黄羊,临走时还对孟虎道:“明日午时之前如果不来府衙,两罪并罚。”

    尉迟文瞅着嘎嘎拉住了暴跳如雷的孟虎,就知道这场戏看不下去了,来到孟虎身边道:“不算什么大罪,最多罚钱而已,你还在乎这两个钱?”

    刚刚平静下来的孟虎怒火再次高涨,咆哮道:“不是那两个钱的事情,这只黄羊真的是一头撞在树上自己碰死的,与我们兄弟何干?”

    嘎嘎拉着孟虎小声道:“等一会我就去府衙交钱,算我们兄弟倒霉好了,不能因小失大。”

    孟虎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虽然一脸的悻悻之色,却不再闹腾,老实的跟着嘎嘎和尉迟文进了城。

    即便刘大户拿他们做人样子吓唬别的商户,也强忍着没有发作。

    清香城里最高,最豪华的建筑就是开封楼,占地面积最大的却是七哥汤饼店。

    嘎嘎在七哥汤饼店有一间清净的雅间,三人屏退了扈从,就一头扎进了七哥汤饼店。

    “六婶,一盆子肉骨头,三碗条子肉,再来三坛子酒,哦,其中一坛要那种酸酸甜甜女人喝的酒。”

    才坐定,嘎嘎就一连声的吩咐下去,他是这里的股东有提前上菜的权力。

    尉迟文不动声色的瞅瞅嘎嘎,和孟虎,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两个家伙宁愿受委屈也不肯冲撞刘大户,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相信那只黄羊真的不是嘎嘎和孟虎他们猎杀的。

    嘎嘎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已经有了马贼头子的气概,菜没上来,酒先到了,他提起酒坛子咣当一声和尉迟文碰了一下一口气喝了半坛子才丢下坛子对尉迟文道:“蚊子,帮哥哥一个忙。”

    尉迟文抹抹嘴上的酒浆笑道:“说说,什么事情。”

    孟虎不满的道:“怎么还要衡量一下啊?直接给个痛快话,帮不帮?”

    尉迟文哼了一声道:“我掌管哈密王宫事,你们要是想去骚扰宫里的伊赛特人,我也能帮吗?”

    孟虎怒道:“外面好女人多得是,比伊赛特人长得漂亮的不是没有,我干嘛要打一盘菜的主意?”

    嘎嘎再次按住孟虎笑道:“蚊子,哥哥我就算是强占了伊赛特美女,最多大王罚我把那个女人娶回家,还能怎样?我想知道今天会议的结果,我们是不是要在巴里坤一带和契丹红头发野人恶战一场!”

    尉迟文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今天出城送一片云去了死士营,即便是在宫里,品级不够,宫里面的会议没我什么事。

    你们问这干什么?”

    嘎嘎低声道:“去问问你姐姐,她今天做书记,应该知晓,赶紧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