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八章尔虞我诈
    第十八章尔虞我诈

    尉迟文再次见到于阗总督玉素普的时候,如果不是一片云告诉他这个没脸的人是玉素普,尉迟文根本就认不出来。

    玉素普的头已经不见了踪影,同时不见的还有整张面皮,血红色的烂肉下面除了牙齿和舌头还完整之外,鼻子耳朵之类的突起已经找不到踪影了。

    蹲在一根横杠子上的一片云这一刻跟山魈没有多大区别,脸上的笑容得意而疯狂。

    “要脸的人剥掉他的脸皮就没办法要了。”

    尉迟文努力把自己的目光从玉素普的脸上收回来,对一片云道:“忠诚怎么保证?”

    一片云张开血盆大嘴哈哈笑道:“你抽他一鞭子他恨你,你抽他十鞭子他就会骗你,你抽他一百鞭子他就怕你,你如果像我一样在他的哀求声中剥掉他的脸皮,他就离不开你,小子,你现在如果送给他两个美女,他永远都不会背叛你。”

    尉迟文摇摇头道:“哈密国的没一个女人都是有名有姓记录在册的,无辜伤害一个就是大事,

    老马贼,你敢在哈密境内祸害一个哈密百姓,不用大王出手,我就会把你绑在桌子上喂得像猪一样肥,然后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皮肉被我每日里割下来一点喂猪!”

    一片云咧嘴笑道:“假仁假义,当初哈密周边总共有十六个万人以上的部族,你现在睁开眼睛看看还有吗?

    老子当初为了不让哈密成为杳无人烟的哈密,强忍着没有向他们过多的索取,你家小马贼王倒好,一锅端了。

    论到杀人,他杀的可不比我少。

    现在却怜惜起一两个女人来了,给我两个女奴,长相不重要,送给玉素普虐杀,泄一下心中的怨气,你们一定会觉得物有所值的。”

    尉迟文笑着摇摇头道:“哈密国历来重视百姓性命,这种事干不出来,你就不要做梦了。”

    一片云从横杠上跳下来鄙夷的瞅着尉迟文道:“也就是说不是哈密国百姓的女人就可以吗?”

    尉迟文再次摇头道:“我没这样说。”

    一片云叹息一声道:“现在才知道老子为什么会被小马贼狗一样的关了这么多年,主要就是老子学不来你们宋人这种卑鄙透顶的做派。”

    一片云说着话,就把鞭子丢给了玉素普,原本死气沉沉的枯坐在阴暗角落里的玉素普,似乎一下子就还魂了,嘴里出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怪音来到横杠下面,举起鞭子就狠狠地抽那些被绑在横杠上的大食武士,下手之狠,就连尉迟文这种见惯了酷刑的人都不由得皱起眉头。

    “小子,不用担心,玉素普的面皮没有了,却不是什么重伤,该战斗的时候一样战斗,这些大武士们也一样,玉素普看似下手狠毒,其实很有分寸,每一鞭子只会让他们感到痛苦,却不会伤及筋骨。”

    尉迟文嗅嗅地牢里面难闻的气味,皱着眉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准备去死士营地?”

    一片云饶有兴趣的瞅着玉素普折磨那些大武士头都不回的道:“不收服这些人,老子那里来的人手控制死士营地?如何能帮小马贼完成他期望我们干的事情?”

    尉迟文闻言笑了起来,取出一瓶酒喝了一口再丢给一片云道:“有什么需要的就说,大王要我满足你们所有的需求,当然,女人不在此列。”

    一片云确定尉迟文把刚才喝下去的那口酒吞咽下去,这才喝了一口酒道:“酒肉,伤药,越多越好。”

    “你的饭菜呢?你好像更喜欢吃菜……放心,不会在里面下毒,要杀你也是等你办完事之后的事情。”

    一片云缓缓地摇摇头道:“不必了,我和他们一起吃,老子现在算是怕了你们这些小娃娃,小心点总没有大错,老子如果想要享受,等老子办完事之后吃自己拿来的。”

    尉迟文笑道:“小心不是坏事,但愿你到了阻普大王府之后还能保持这样的警惕之心,我去给你准备你需要的东西了。

    一片云,等一会真的没必要浪费食物,真的不会下毒的。”

    一片云嘿嘿笑道:“除非你跟我们一起吃。”

    尉迟文潇洒的耸耸肩膀,做出一个随你愿意的动作,就出了地牢。

    尉迟文刚刚离开,一片云就从嘴里喷出一口酒箭,用清水仔细的漱口之后,就安静的坐在属于自己的单间牢房里抱着山魈自言自语道:“这些人的话真是一句都不能信啊。”

    玉素普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着,因为用力过度,他脸上刚刚停止流血的地方,重新渗出一层细密的血珠子,最后汇集成一道细细的血柱顺着下巴掉在地上。

    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努力的翻了一个身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瞅着黑黢黢的地牢房顶大口的喘气。

    横杠上的十六个人早已遍体鳞伤,全部都无力地耷拉着脑袋,只有隐隐起伏的胸膛证明他们依旧活着。

    一片云俯看着躺在脚下的玉素普,狞笑着从山魈的身上摸下一把还没有褪换的粗毛,随手丢在玉素普的脸上,再用脚揉搓着他破烂的面孔道:“继续,不要停……”

    痛痒难当的玉素普从地上窜起来,顾不上去掉让他奇痒难当的猴毛,继续挥动着鞭子抽打那些几乎没有了知觉的大食武士。

    “避开要害……不要伤及筋骨……不要把鞭子缠在他们的脖子上,你这个蠢货,这会拉断他们的脖子……”

    尉迟文没有走远,就坐在第二层的台阶上听地牢里的惨叫和玉素普出的鬼哭狼嚎。

    一片云要在地牢里面居住十天,要干的勾当很简单,让玉素普疯的殴打那些人,他则在后面几天里负责悉心照料这些被打伤的人。

    这中间可能会有人死掉,事实上即便是不死,一片云也会故意弄死几个的,这样才能让剩下的人更加的珍惜生命。

    这样的策略没什么难以理解的,尉迟文经历过,他清楚地知道,越是惜命的人,拼命地时候就越的凶狠……

    人性就是这么奇怪,为了活命而拼命……

    尉迟文思考了良久。

    狼穴天井里落下的阳光逐渐变少,狼穴深处的火把已经点燃了,再过一会天色就会完全黑下来。

    山魈攀着粗糙的岩壁悄无声息的从尉迟文的头顶经过,它的身影被火把无限的放大,将尉迟文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里。

    尉迟文似乎毫无察觉,守在他身边的侍卫们似乎也毫无察觉,等山魈闪身进了一间屋子,尉迟文才似有似无的朝那边看了一眼,就带着侍卫们将装满食物的篮子送去了地牢。

    地牢里重新恢复了安静,只有很少很轻的几声呻吟,那些大武士已经被一片云从横杠上解下来了,一个个蜷曲着身体倒在厚厚的麦草上挣命。

    一片云见尉迟文的神色有些不虞,就笑道:“死不了,即便是死了,也是该他命薄。”

    尉迟文让侍卫放下食物篮子道:“汤里面加了一些凝神静气的药物,喝下去对身体有好处,老马贼,你也喝一些,这些天你很操劳啊。”

    “放下吧,我会安排。”

    尉迟文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一片云的要求,带着自己的部下离开了地牢,将地牢留给了一片云。

    一片云非常的公平,把篮子里的食物平均的分成十七分,放在动弹不得的那群人嘴边。

    瞅着玉素普他们痛苦的用手抓着饭吃,一片云看的很仔细,他想看这些人是不是真的会有事。

    如果自己逃脱无望,一片云是不会在乎食物是不是有毒,现在不一样了,马上就要离开哈密这座樊笼了,马上就要龙归大海了,他很担心铁心源会改变主意突然不想用自己了,用毒药把他毒死。

    他从来就没打算帮铁心源去突袭什么军城,他只想带着这群人离开哈密国,离开铁心源的控制,用铁心源交付的强大武器重新建立自己的马贼帝国。

    在哈密居住了这么久,最让他恐惧的就是铁心源手里那些他根本就弄不明白的武器,尤其是火药弹,这东西简直让他入迷,如果自己手里有一些这样的武器,一片云觉得自己不论在那里都能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帝国。

    那些被打伤的人可能是因内腑未曾受到严重伤害的原因,食量很大,很快就吃完了分配给他们的食物。

    一片云甚至将一桶绿莹莹的蔬菜汤也分给了他们……没有给自己留半点食物。

    可能是精力损耗过甚的原因,那些人很快就睡着了,一片云试探了一下,他很确定,这些人应该是彻底昏迷了,而不是先前认为的睡着了。

    一切都在掌握中……

    铁心源是一个如同狐狸一般狡猾的人,他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就把这样一支强悍的军队交付给自己这个毫无信任可言的老马贼。

    变故就应该在今天晚上。

    一片云认为只要自己不犯糊涂,铁心源任何手段都将是徒劳的。

    山魈回来了,手上只有一块早就冷却的肉,肉的味道似乎不好闻,应该是昨日剩下的冷肉。

    一片云微笑着将这些已经有些**的肉全部吃了下去,然后倒头就睡,他想养好精神应付即将到来的变故。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