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五章不合格的帝王
    第十五章不合格的大王

    哈密国真正的大朝会其实就是铁心源家的饭桌。

    在这个饭桌上看不到霍贤,刘攽,王大用,黄元寿,彭礼这些人。

    李巧和阿大阿二铁三加上铁三百这些人都回来了,铁四,铁五,铁六代替他们去统兵,加上留在清香城的孟元直和许东升以及铁一和铁二,水儿,福儿,玲儿这些常驻人员,一张长长的长条桌子坐的满满的。

    家业大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差事,铁心源要是想把自己所有的老兄弟凑齐,很难。

    尉迟文,嘎嘎,孟虎,孟豹,以及许东升的儿子许良是没有资格上桌子的,坐在旁边的圆桌上羡慕的瞅着铁心源他们喝酒。

    这里说话很随便,所以能守在边上伺候的只有尉迟灼灼,满屋子都能看到她花蝴蝶一般的飞来飞去。

    火儿在沙漠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孟元直的军队进驻了,今天主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商讨孟元直制定的军事计划是否可行。。

    一个月前,孟元直就有一个想法,他很想在契丹统帅萧孝穆没有到来之前突袭一下阻普大王府。

    他对阻普大王府很熟悉,当年为了挑拨狮子王阿萨兰和阻普大王耶律敬的关系,他潜进阻普大王府杀了很多人,其中,在虎头山就杀了阻普大王耶律敬的六个儿子,还把人家儿子的脑袋割下来放在耶律敬的床上……

    他觉得以前那个法子很好用,直接导致了阿萨兰和耶律敬的火并,最后让铁心源捡了大便宜。

    好办法就不妨多用几次。

    从辽国西京到阻普大王府中间足足有两千多里地,军资粮草运转艰难,萧孝穆如果想从穿过沙漠攻打哈密,就必须仰仗阻普大王府的物资储备。

    契丹人做事还是很讲究,很有章法的,当年把没了儿子快要疯的耶律敬弄去了乌古敌烈军司和野蛮人打交道后,继任的阻普大王府大王很聪明,知道自己部下军队不多,无力西征,也无力北顾,就一心在阻普大王府储存粮食和物资,几年下来成就不菲。

    萧孝穆之所以能这么快的就动员起来一场战争,前提就是有阻普大王府这些年积存的底子作为保障。

    阻普大王府的大王耶律盛堂这些年为了积存这些物资几乎干了官员所有都不该干的事情。

    为了这些积存,他可以纵兵劫掠,可以抢劫商贾,可以贩卖辖地里的百姓。

    以前的时候,铁心源对耶律盛堂这种疯狂的敛财行为非常的不理解,现在他理解了。

    这家伙来到阻普大王府唯一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储存物资。

    以前,这些物资是为了方便契丹大军讨伐回鹘王用的,后来就变成讨伐哈密国用的。

    这是国策,哪怕哈密国国主一片云打着皇太弟耶律重元干儿子的身份也无法改变契丹人劫掠的需要。

    再说,契丹人从不允许别人在自己的身边睡觉。

    铁狐狸费力的趴在铁心源的腿上,他似乎很想爬到桌子上去。

    所有的人已经吃完饭了,桌子上除了茶壶茶杯之外什么都没有。

    铁心源就把铁狐狸抱上桌子。

    铁心源上到桌子上,也不乱跑,打了一个哈欠就卧在铁心源的面前,现在的铁狐狸越的慵懒了。

    没人敢在铁心源的面前讨论铁狐狸的年龄,上回水儿说了一句铁狐狸快要死了的话,被正在吃饭的铁心源一饭碗就砸在手背上,血都流出来了。

    “我这一次只要三千精锐,人多了不管用,快进快出,摧毁掉阻普大王府的粮库和物资仓库就迅离开,一刻都不恋战。”孟元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许东升点头道:“阻普大王府里有我们的细作,耶律盛堂最看重的粮库和物资库也有我们的人。

    可是这两处要地都在一座军城里面,耶律盛堂把这座军城看的比眼珠子还要重要,那里不但城墙坚固不说,还屯有重兵。

    阻普大王府一半的兵力都在那座城池里,最重要的是阻普大王府所属的三千骑兵就驻守在阻普大王府和那座小城中间,不论是阻普大王府有警讯还是那座军城有警讯,这支骑兵都能在半个时辰之内驰援到位。

    如果大将军能进城,自然什么都好说,进不了城说什么都白搭。”

    阿大笑道:“不如我也走一遭,既然担心那群骑兵,就让我去佯攻阻普大王府,把骑兵吸引过来,用阵地战拖住他们,或者就地歼灭他们,好让老孟去烧掉粮草和物资。”

    水儿摇摇头道:“这不可能,如今正是盛夏,在沙漠中长途行军根本就不可能,更不要说还要防备契丹人的探子。

    沙漠中的储备最多够四千人的,火儿已经正在慢慢的腐蚀沙漠里的水源,那些水已经无法饮用,四千人是一个极限,再多就不可能了。”

    孟元直皱眉道:“我可以带两千人去,不能再少了,再少的话没办法毁掉那些粮秣和物资。

    至于阿大将军那里用两千人去对付阻普大王府的驻军和那些骑兵是不够的。

    阻普大王府一马平川,基本上没有可以让我们打伏击的地方,我以为少于五千人无法奏效。”

    铁心源捋着铁狐狸脖颈里的软毛笑道:“既然突然袭击有困难,我们不妨就全军压上,和耶律盛堂堂堂正正的打一次。你们觉得如何?”

    许东升皱着眉头道:“大军在盯着烈日在沙漠行军很困难,会有大量减员的。

    一旦失去了突然性,我们只要出了沙漠就会遇到耶律盛堂的层层抵抗,我担心时间拖得久了,这家伙一定会把仓库里的东西全部秘密掩埋,让我们扑空。

    而且根据西京传来的消息,萧孝穆的先锋骑兵已经准备出了,两千余里地,如果骑兵轻装,在一人三马的情况下,他们会在十五天内赶到阻普大王府的。

    到时候我们如果没有达成目标,就成我们不占地利的和契丹人在阻普大王府死磕。”

    铁一忽然在沙盘上写下死士两个字拿给众人看。

    会场一下子就沉默了起来。

    孟元直说需要两千精锐的原因就在于,有两千精锐就能保证这些人在完成任务之后能退回来。

    如果是死士的话,他们就不需要回来了,只需要完成任务就好。

    哈密国自然是有死士的,以昔日的雇佣军为骨干辅以马贼罪囚建立起来的,这些人只要求和自己生命等量的钱财,对生命看的很淡。

    死士一直掌握在铁一的手里,却只有铁心源能够指挥,在哈密军中是一个禁忌一般的存在。

    铁心源把铁狐狸抱在怀里,听着这家伙出猫一般呼噜呼噜的喘息声问道:“我们有多少死士?”

    铁一很快在沙盘上写道:“六百七十一人。”

    “老孟不适合统领死士!”

    铁心源见孟元直跃跃欲试,一口就堵死了他的建议。

    铁一露出一个极为阳光的笑容,在沙盘上写道:“我!”

    铁心源瞅了铁一一眼道:“还有什么人可供选择?”

    铁一大咧咧的指指铁二,铁二同样呲着牙齿冲铁心源笑。

    “能换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么?”

    铁一皱眉写道:“没有。”

    铁心源淡淡的道:“那就找一个,我们已经过了拿自己兄弟的命去拼战果的时候了。”

    许东升无奈的道:“没时间了。”

    铁心源笑道:“有,你刚才的猜测有问题,我们出兵沙漠了,萧孝穆才会让自己的骑兵十五天之内跑到阻普大王府,如果我们继续保持安静,萧孝穆就不会干这种冒险的事情,谁家的骑兵在狂奔了两千多里地之后还有战力?即便是有也是强弩之末。

    萧孝穆这样的沙场老将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更何况,我们毁掉阻普大王府积存最好的时间就是萧孝穆快到阻普大王府的时候。

    也只有把时间掐好了,才能给萧孝穆最大的打击,否则,不过是把战争向后推迟一段时间罢了。”

    孟元直呵呵笑道:“还是我去吧,我有把握突出来。”

    铁心源看着孟元直认真的道:“万一你突不出来呢?你要是完蛋了,我就算是干掉萧孝穆也算是失败了。”

    孟元直鼻子一酸,说不出话来了。

    铁心源瞅着在座的所有人道:“我知道这不该是一个大王说的话,之所以把这些话说出来了,就证明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大王。

    你们最好庆幸我一直保持这个样子,等到有一天我觉得你们的命可以衡量可以牺牲的时候你们哭都没眼泪。

    我就是这个样子,富裕的时候可能善良,可能豁达,没饭吃的时候我可能比狼都狠。

    来到这个世上二十年,我身边其实就你们这群人可以交心,这么多年下来,一个个都进到我的心里了,除非是老死,否则,少一个我心里都不舒服。

    找一个我不认识或者不重要的人去带这些死士,成功了固然好,不成功,也无碍大局,我有信心在胡杨城下将萧孝穆这个老贼拖死,累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