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章厨房的秘密
    第二章厨房里的秘密

    镶嵌了肥厚蜜饯的粽子自然是一道很多人都喜欢的美食,即便是铁心源自己也喜欢蘸些糖霜吃一些。

    一个端午节过后,西域人没记住屈原,倒是牢牢地记住了粽子,端午节已经过去了,还有西域人买来糯米和蜜饯制作粽子给家人解馋。

    清香城乃至哈密城直到偏僻的天山城,到处都是贩卖粽子的小贩。

    女人想要拴住男人就要拴住他的胃,铁心源觉得在民族融合这件事情上,自己就像是那个柔弱的女子。

    自古情网之下多白骨,自己不妨多用用。

    能做胡饼和羊肉的西域女子在清香城会被鄙视,能做一手好汤饼的西域女子,才会受到大家一致的夸赞。

    更有机会参加七哥汤饼店举行的汤饼大赛,靠自己的手艺挣来几枚银币花花。

    这一次的大赛让很多宋人,汉人的巧手娘子恨得牙齿都痒痒,眼看着那些肮脏的胡人婆娘做出一碗碗粥一样的胡饼都能混到一枚银币,起的捶胸顿足。

    七哥汤饼店打着面对胡人开发汤饼的旗号,把所有天天吃汤饼的汉人,宋人女子,隔绝在赛场之外。

    也不知道哈密有钱人是怎么解读七哥汤饼店这种做法的,反正,七哥汤饼店第一届汤饼大赛落下帷幕之后,市面上就出现了无数关于食物的大赛,不论是包子,饺子,馄饨,米饭,粥品都出现了同样的大赛。

    这些大赛要比试的项目没有一个是胡人原本的食物。

    这事也说得通,毕竟胡人自创的食物毕竟太少了,除掉羊肉之外,就剩下胡饼了,或者还有一点酸不拉几的奶制品。

    铁心源觉得摧毁胡人原本的食物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官府稍微做一点手脚,哈密国的胡人食肆里面就见不到客人了,这样的情况只要坚持上一年两年,就连胡人自己都会根据市面上的食材来安排自己的饭食,最终忘记掉那些粗陋的西域食物。

    黑陶从来都是西域人主要做饭工具,西域人用陶器制作饭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史前。

    现在,黑陶作坊接到了军方大量的订单,要开始烧制瓷罐子,作坊要升级换代,就不再烧制黑陶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口铁锅,从大到小应有尽有,式样美观不说主要是哈密的铁锅是送的,每家每户一个……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猪肉成为哈密价格最昂贵的肉食……

    宋人,汉人家的主妇在篮子里放一条猪肉,就能对自己的胡人邻居吹嘘好久。

    到了最后,贵人家才吃猪肉,没钱的穷鬼才吃羊肉已经成了一股风潮。

    这股风潮过后,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街市上多了无数猪肉摊子……

    猪肉出现在哈密市场上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欢喜者有之,咒骂者有之,撕打咆哮者也有,无论如何,一头头被挂在铁钩子上的猪肉,还是被喜欢吃猪肉的宋人,汉人一抢而空,当然,购买猪肉的其他族人也不在少数。

    尤其是清香城的七哥汤饼店一口气推出二十六道猪肉菜肴之后,更是把这种疯狂推到了极点。

    以前的时候,七哥汤饼店也有猪肉菜肴,不过落实在小二的嘴上和菜单上,喜欢的人自然可以放心大嚼,不喜欢的自然避之千里之外。

    西域人是不在乎的,饥饿的时候他们连老鼠都吃,就别说这么大的一块肉了,契丹人和西夏人,吐蕃人自然是无所谓的,他们不喜欢吃猪肉的唯一原因,就是以前没吃过,还不知道这种充满油水的肉有多么美味。

    回鹘人对这个东西也没有太在意,西域没有这个东西,也就没吃过,既然是食物就能在市场上售卖。

    真正爆发的是来自大食和波斯的商贾……只是,哈迷官方是不理睬这些人的,他不喜欢,可以不吃。

    既然东京街市可以把猪肉堆成山一样的售卖,在清香城就不该有什么问题。

    那些大食人和波斯人习惯性的以为清香城是一个西域城市,既然是西域城市就不该有这东西。

    大食人拉胡尔是不在乎的,早就习惯了吃七哥汤饼店的汤饼,对于这种食物他非常的喜欢。

    一大早吃一碗肉丝面对他来说是莫大的享受,居住在这座城市已经两年多了,早就习惯了这里的美食。

    拉胡尔同时也信奉天神,在他看来,天神高高在上,和自己吃什么东西没有任何相干。

    大家静悄悄的吃就是了,只要不告诉天神,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是切身的体验,他就连续吃了两年多的猪肉,除了身体变得更加肥硕之外,没有别的毛病……

    铁一和铁二他们很喜欢吃猪肉,因为身体原因,他们的牙齿不是太好,一锅肥糯的红烧肉,确实比生硬的羊肉更容易消化。

    就这样,铁心源愉快的看到雪山下的汉人饲养的第一批肥猪被清香城里的人消耗的干干净净。

    王安石是一个冷眼旁观者,他自然看清楚了铁心源要干什么,他只是不明白铁心源为什么不从通婚这个民族融合大杀器下手,而是选择了胡人的厨房下毒手。

    这没道理。

    “是没道理啊!”铁心源长叹一声丢下吃干净的猪骨头对尉迟文道。

    “闹事的大食人被抓起来打了一顿板子之后就消停了,现在,卖猪肉的地方没人闹事了。

    属下以为饮食习惯用不着这样刻意的去引导……”

    “你认为这样做没有用?或者说你认为我应该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即将到来的契丹人身上,而不是在国内瞎折腾?”

    见尉迟文板着脸不回答,铁心源就干笑了一声继续道:“民以食为天!仔细想想这句话,然后再来和我说你的想法,我做最后的评论。”

    “如果百姓们都问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我们怎么回答?”

    铁心源思考了一下道:“就告诉他们,这是人们从贫穷走向富裕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一群,哈密百姓穷困不堪,只要能吃饱就是上天庇佑了,这时候我们没有选择食物的余地。

    现在,我们富裕了,富裕的人就该有配的上他财富的食物,现在我们喜欢吃肉,当我们有一天吃腻了肉之后,就开始吃蔬菜和水果了。

    当然,这是一个期望,现在,我们个人拥有的财富已经超过了宋国,没理由不吃更好的食物。”

    尉迟文砸吧一下嘴巴道:“理由很强大,可是不能让所有人信服。”

    铁心源抬头瞅瞅尉迟文道:“那就告诉哈密人,他们平均寿命只有二十一岁这个事实,告诉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生命灾难,除了战争之外,就是因为食物不够精细带来的疾病造成的。”

    “这还是欺骗……”

    尉迟文话音未落,就被铁心源强横的打断了:“这是事实,你只要看看户籍司整理出来的文书,就会发现,我们哈密如今的平均人口年龄只有二十六岁!

    向前推五年,他们的寿命只有二十一岁,甚至更少,是我们庇护了所有人,让他们的生命得以延长,如果战乱依旧,他们的寿命永远只有二十一岁!

    听明白了吗?如果听明白了,就把我的话转告给王安石,他再次要求见我了。”

    尉迟文小心的问道:“您为何总是不愿意见王安石?他现在很平和。”

    铁心源摇头道:“早见王安石对我们没有半点好处,相反,只要我们两人相见,就到了哈密和大宋正式谈判的时候了。

    王安石对我们哈密了解的不够透彻,不够明白,他还不明白我们哈密国真正的实力所在。

    和这样的王安石谈判,我们会处在不利的地步,等王安石彻底了解哈密国,并且对哈密国有一个客观的看法之后,我们的谈判才能平等的进行。

    这样对谁都有利。”

    尉迟文是铁心源和王安石交流的一个传声筒,对此,王安石是默认的。

    他没有狭隘的认为铁心源不见他就是看不起他,相反,他认为这是铁心源对他的尊重,他能自由的出入哈密任何地方,调阅任何卷宗,见任何人,参加任何会议,这完全说明,铁心源正张开了胸怀,让他好好地看看一个没有任何隐瞒的哈密。

    国两人不见则已,只要见面了就到了见分晓的时候了。

    上次铁心源准备在见过白马,乞颜两部之后见他,最后被王安石拒绝了,既然已经得到了答案,不见也罢。

    比通婚更好的民族融合法子就是改土归流,所谓的改土归流,是哈密国正在实行的一项国策,铁心源以蛮横至极的手段剥夺了胡酋对族人的统治,改派那些从大宋流徙过来的官员来管理,让那些胡酋统治下的人从奴隶变成自由民。

    得到解脱的胡酋奴隶,天生就对哈密国王有一份崇敬之心,这也是哈密国这个国家虽然是由不同种族生生揉捏成的一个国度,却没有发生大规模民变的原因。

    同时,王安石也从霍贤那里的绝密文书中看到另外一种压制异族的法子,即便是他,看了之后也恐惧的浑身发抖——那就是残酷到了极点的减丁灭户。

    王安石之所以会疑惑,就是出于此考虑,既然哈密国已经拥有了一轻一重两种手段,为何还要向胡人的厨房下毒手,他百思不得其解。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