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三章前所未有的大会议
    第一二三章全所未有的大会议

    全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契丹会来哈密,收割哈密积累的财富,西夏人也会来哈密,将来某一个时候阿丹也会来哈密报仇。

    铁心源在西域看不到几个朋友,或者说,人家根本就不愿意把哈密国看做朋友。

    他们固执的以为,哈密国是一个非常好的抢劫目标。

    西域的读书人不多,所以讲道理的时候也不多,即便是读书人,读的也是如何抢劫的学问……

    扎好篱笆预防盗贼是哈密国一直在做的事情,不论是沙漠里的防御体系,还是八百里瀚海的防御体系这些年一天都没有松懈过,经过不断地建设,铁心源相信,这些东西一定会起到很大作用的。

    哈密两百多万百姓,终日不得闲,通过他们艰苦的劳作,哈密国初期的防御体系算是勉强构建好了。

    这和铁心源提出的阵地战模式是分不开的,所有的防御体系都是在为阵地战做服务。

    两军在旷野上肉搏这样的战斗方式铁心源已经放弃了。

    不是他觉得阵地战有多好,而是哈密国的野战战力根本就不过关,把所有的战场都变成对哈密国非常有利的阵地战是一种极其无奈的选择。

    王安石说种族繁多,必将影响亲和力和团结,是对的,不论是宋人,汉人,还是回鹘人都是外来者,这里的土地还没有埋葬他们更多的祖先,也就没有办法将这里看做自己真正的家园。

    没有亲和力也就没有战力……教化非一日之功。

    哈密国崛起的太快,太急,好多事情都来不及做,百姓们就已经变得富足。

    他们的财富得来的太容易,因此,丢失的时候也就不觉得太可惜。

    铁心源觉得在自己死之前如果能看到一个民族大团结的哈密国,就算是老天对自己最大的恩赐了。

    不同种族最大的问题就是相互不信任,回鹘人一定不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可是他们做出来的事情和汉家大儒说出来的话毫无二致。

    可见,道理是相通的,大家都明白,只是不愿意说出来,或者说不了那么文雅罢了。

    民族大融合的意思归根结底是要消灭民族的,这其实很残酷,字面上却喜气洋洋,很动听。

    可惜,再优美的字眼也无法掩饰字面下流血的残酷。

    铁心源打算慢慢来,一点点的把别人族群的特性放进时光这个巨大的磨盘里,慢慢的磨成肉泥,让他们再也辨别不出它本来的面目……

    皇帝掌控思想,这是一个很高的要求,宰相府掌控人的**,军队掌控人的生死,监狱掌控人的自由,这是一个很高明的分工。

    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形成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皇帝总说自己是天子的原因。

    现在没工夫想久远的未来。

    契丹人要来了,既然萧孝穆已经开始征发民夫和军队了,那么,这场战争在明年开春的时候就会开始。

    十天后召开的哈密国最高会议在狼穴持续了六天之久。

    所有哈密国校尉以上,知县以上的官员全部参加,还包括了宋人长老,汉人长老,以及匆匆选出来的回鹘人,吐蕃人,西域人长老总计三百八十一人,王安石强烈要求列席了这场会议。

    人数到齐之后,清香城关闭了大门,狼穴关闭了大门,所有与会的人开始闭门制定哈密国的战时体制。

    霍贤在这一次前所未有的大会上宣读和介绍了哈密国的民政现状,霍贤用最朴实的文字,最易懂的语言把一个富饶幸福的哈密国生动的介绍给了在座的每一个人。

    按照铁心源的要求,他不仅仅对哈密国的现状做了介绍,还特意制定了下一个三年的发展规划,通过一些简单的地图模型和图画,让三年后的哈密国生动的展现在一张张巨大的纸张上。

    图纸上一座座高大的城池,一望无际的田野,满是船帆的河流,绿草如茵的牧场,雄伟壮阔的城关,人流捉肩接踵的集市,堆积如山的货物……,让所有看了这些东西的人各个血脉贲张,恨不能立刻实现。

    冷峻如山的孟元直代表军方做了简短的介绍,直到此时,在座的那些族群长老们,才知道哈密国已经是一个拥有守城步兵九万七千人,骑兵七万一千人的强大帝国。

    泽玛根据许东升整理的文件,详细的给在座的所有人介绍了哈密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和未来可能发展的关系。

    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求每一个人都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接下来是每一个州府的主官向哈密王以及在座的所有人介绍了自己管辖下州府的发展动态。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会议模式,每一个人都觉得眼前豁然开朗,每个人的目光都似乎获得了延伸,不再纠结于自己眼前的那一片天地。

    被这样的模式震惊的魂不附体的王安石,强忍着心头的震撼,连续六天一言未发,拿着哈密国可以快速书写的炭笔,快速的记录,他不准备放过任何一个字。

    这样的会议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统一思想,在看似放权的情况下,做到最大意义上的集权。

    参与的人多了,毫无疑问就会降低个体反对的声音,三百八十一个人里面有三十个人反对,也不过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能轻易地否决掉他们的反对意见。

    在少数服从多数这个强大的理由面前,能湮灭掉世上最强大,最正确的意见,很适合皇帝统治和控制思想。

    铁心源的目的达到了,这些从未遭遇过这种大规模骗局的人们,对这次的会议给了一个极高的评价。

    长老们认为自己参与了国事的制定,这表示自己拥有了一定的决策权,底层官员们认为这些国事中有自己的心血,国家的繁荣和自己息息相关。

    他们忘记了,在这次大会上,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只带着耳朵来了。

    王安石激动地两天没有入睡,慷慨激昂的写了足足十万言,他认为这种强大的会议方式应该全盘复制到大宋的廷议上。

    只要自己的主张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自己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用不着再去慢慢的哀求每个人都同意自己的主张。到时候,不论反对的人是谁,他都是少数,可以被忽略,可以被无视。

    三天之后,哈密国的报告结束了,族群长老和知州以下,将军以下的官员离开了狼穴,留下哈密国高层精英继续商讨将要到来的战争。

    有了穆辛的遭遇,这一次会议进行的非常顺利。

    许东升已经派人去了沙漠对面的阻普大王府,哈密国在那里安插了不下六百个密谍,收买的人数更是多如牛毛,尤其是粮库,兵库,城防这些要害所在,许东升已经在阻普大王府没有察觉的状况下,换上了很多自己的人手。

    同一时间,潜藏在契丹国内的哈密刺客和密谍也开始行动,通过刺杀,破坏来达到迟滞萧孝穆西下的步伐。

    火儿带着将作监的人也走进了沙漠,检查沙漠里的封存的物资和挖好的地堡。

    霍贤下令停止了和阻普大王府所有的商业往来,胡杨城在第一时间开始撤出百姓,进驻军队,等到秋收之后,这座城池将会彻底的变成一座兵城。

    攘外必先安内,哈密密谍司和捕快们加强了对国内的控制,没有路引,任何人不得离开住地三十里以外。

    嘎嘎和孟虎这些新一代年轻将领,开始带着军队重复前辈们干的事情,那就是用强大的兵力来震慑周边依附哈密国的游牧部落,清除境内重新抬头的马贼势力。

    卓玛也已经启程了,这个很久都没有来看铁心源的女人,带着礼物和庞大的歌舞团,以及贵重的白骆驼,白牦牛去给西夏太后莫藏氏祝贺三十岁生日。

    哈密王的特使彭礼,也带着大量的财物去东京陛见皇帝,希望大宋能在契丹人进攻哈密的时候,继续保持对西夏的强大压力,让他们无力分兵去哈密国趁火打劫。

    李巧麾下的大军分出一枝平定群龙无首的于阗国,如果宣威不能让于阗人屈服,那就开始武力镇压,直到于阗国再无反对的声音。

    铁三百开始清查清香城,哈密城的人口,争取在秋天到来之前将穆辛这个毒瘤从哈密国内挖出来。

    如果可能,顺便消灭之。

    火儿去了沙漠,水儿开始大力制造火药和猛火油,天山作坊里的水锤日夜轰鸣,日以继夜的打造各种武器。

    在哈密国和长老们的宣传下,每一个哈密人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野蛮的契丹人准备来抢大家的粮食,金钱和老婆,是哈密国所有人的敌人。

    在一场瓢泼大雨中,还想再看看的穆辛离开了清香城,他还舍不得死,铁心源这个戏子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他还想看看哈密这场似乎越来越精彩的大戏。

    出了清香城,穆辛看到了七里坡上的那些坟墓,黑色的岩石被暴雨冲刷的一尘不染,那些用金粉写成的字迹在大雨中格外的醒目。

    披着雨披的穆辛长叹一声,他仿佛觉得那些石块正在生根发芽,长长的触须已经深入到了地底深处,再也无法动摇……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