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六章喀喇汗的三宝
    第一一六章喀喇汗的三宝

    所有人的**都是**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老天才是最公平的一个存在。

    冯贵妃的**暴露在皇帝面前,所以,只有皇帝知道,其余的人还没有千里耳的本事,所以依旧对皇权抱有无上的敬意。

    韩琦的**只暴露给和他拥有同等地位的人,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心里想的和他差不多,即便是由他说出来,也无伤大雅,毕竟吗,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天地间有一道无形的壁垒,把人分成无数个小圈子,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圈子像猪一样的活着,对自己圈子以外的事情一无所知。

    偶尔有一两个爬到别人的圈子里,这就是所谓的奋斗,多走了几个圈子的人,这种人一般就叫是奋斗成功的典范。

    铁心源自然是奋斗成功的著名典范,更是一个异类和意外。

    以前大家在一个圈子里的时间久了,你杀我,我杀你的已经极其无聊,现在,有一个肥胖的新面孔突然出现了,大家都在第一时间磨刀霍霍就很正常了。

    铁心源昨晚和尉迟灼灼的夜生活过的很好,相处的时间长了,就有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

    这是一个相互取悦的过程,不管是流泪,还是流汗总要流点什么最后才能融为一体。

    这话说起来很美好,惹人遐思。

    不过,总有例外,比如满脸褶皱的迪伊思对铁心源说水乳交融和融为一体这八个字之后,铁心源就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感。

    “喀喇汗国与哈密一衣带水,山水相连,如今又有同样敌人要面对,当摒弃前嫌,结为友邦,互通有无,最后达到水乳交融的状态,大王以为如何?”

    迪伊思说这些话的时候,天井里正好有一束阳光落在她身上,有着说不出的圣洁之意。

    看到这束光,铁心源心头的怨念就非常的深,这都是尉迟文这个混蛋的错,一般情况下,那个座位都属于赵婉的,当她不在的时候,就属于尉迟灼灼。

    站在黑暗里的人看阳光下的人总有些自行惭秽的意思,阳光下的人总比黑暗里的人耐看一些,因为在这一刻,即便是眉毛尖稍上的一些美感都会被黑暗里的人看的清清楚楚。

    赵婉身为皇家长公主,对于如何展现自己的美丽和威严有着独特的研究。

    烛光下的时候,她总喜欢坐在铁心源的对面,让烛光照亮她的脸,却把身体隐藏在黑暗中……

    月光下的时候,她总喜欢穿白衣白裙,只要舞动两下,铁心源就会立刻化作午夜人狼或者宁采臣。

    是她最早发现狼穴天井里的这一束光的,只要到了下午时分,偏西的太阳会避开叠嶂的天山山峰,把光线送进狼穴的天井。

    这时候,站在阳光下的人就是一个璀璨的存在。

    如果是一个女子,年轻的女子站在这道光线下面,立刻就会变成一个阳光美人。

    因此,赵婉有哈密第一美人之称绝非空穴来风,尉迟灼灼正在努力的向赵婉学习,挖掘自己的美丽。

    而卓玛和泽玛这两个野蛮人美人,就没有这样的心计,只会向别人展现她们巨大的胸脯和肥硕的臀部来勾引那些喜欢原始美的粗人。

    这根本就是两个境界……

    阳光下的美人自然会更美,而阳光下的老妪除了能够展现岁月的沧桑之外,流露更多的是对少年男子的伤害。

    “我无法想象阿丹会忘记狼穴里的岁月,会对哈密一直抱有善意。”

    迪伊思张开黑洞一般的嘴巴笑道;“作为英雄,您是他发誓要屠杀的那条龙。

    作为国王,您是他一心要追赶的丰碑。

    现在的阿丹,他不是一个孤独的英雄,而是一个万众瞩目的王。

    身为王,他就要照顾他所有的子民,并且让他子民因为他的统治而获得利益,过上更好的生活。

    为了这个目标,没有什么是不能放下的。”

    铁心源轻轻地鼓掌,他很赞赏迪伊思说的这通假话,他现在很喜欢说假话的人。

    这些人之所以会对自己说违心的假话,就说明这些人是有求于自己的,这样人好对付。

    那种直言不讳的向自己这个哈密王提出自己最粗暴要求的人,铁心源很想一棍子敲死,比如正在温泉馆里沐浴的那个叫做王介甫的人。

    “喀喇汗国受穆辛老贼的迫害已非一日,此时正是国穷民蔽之时,孤王衷心的希望喀喇汗国的百姓们能在穆萨*阿丹王的带领下过上新的富饶和平的生活。

    同时请使者带去我对阿伊莎王妃的问候。

    至于阿丹王希望开通两国商道的事情,我衷心的赞成和赞赏。

    请使者转告阿丹王,喀喇汗国的商队会在哈密国受到良好照顾的,同时也请阿丹王细心的照料我哈密国的商贾。

    请他保护他们不会受到喀喇汗国不公正的待遇,更不会在喀喇汗国遭受盗匪的伤害。

    只有在相互公平的环境下,我们的商路才能真正的繁荣起来,两国才会因此而受益。“

    迪伊思大喜,铁心源这样说就证明他不想阻挠两地的商贸,遂站起身施礼道:“感谢英明睿智的哈密王,因为您的仁慈,哈密和喀喇汗国的百姓都会受益,都会感激您。”

    铁心源笑着接受了迪伊思的礼仪,从桌子上拿起迪伊思献上的礼单打开看了看。

    礼物很重,足足有六头大象那么重……

    铁心源皱眉叹息道:“我就知道穆萨*阿丹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国王,怎么,他竟然敢去对付马哈茂德苏丹的子孙?(统治印度北部的苏丹)

    这对喀喇汗国来说有些辛苦。”

    迪伊思微微笑道:“伽色尼王朝的马哈茂德苏丹已经死了二十一年,他的强大已经随着他的死去而消散。

    这六头大象原本是廓尔柯王献给阿丹王的礼物,阿丹王将这六头大象转送给您,希望大王能够允许喀喇汗的商贾在哈密国收购到足够的粮食。”

    铁心源合上礼单笑道:“今年谷物的收割还没有开始,田野里的麦苗只有半尺高,阿丹王这时候要收购粮食,不是一个好时机。”

    迪伊思笑道:“我们没有钱!”

    铁心源愣住了,仔细看了一眼迪伊思,然后坐回座位,挠着下巴道:“你们想借粮食?”

    迪伊思微笑着摇头道:“高贵的阿丹王不想低头,他说一个王如果习惯低头了,王冠会掉下来。”

    听迪伊思这样说,铁心源立刻就来了兴致,既然他们不想借,又没钱买,还不肯低头,他很想知道迪伊思拿什么来说动自己把粮食给他们。

    迪伊思拍拍手,就有两个漂亮的侍女抬着一个大罐子走了过来。

    罐子很大,是黑陶罐子,表面看起来很粗糙,上面只有一些丑陋的花纹,看起来还不轻,铁心源很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如果事财宝这就很没意思了,他们完全可以那财宝在哈密换成钱,然后去购买哈密堆积如山的粮食。

    所有进狼穴的人和罐子无疑都会接受尉迟文的检查,所以铁心源就把目光盯在尉迟文的身上,这家伙竟然没有事先告诉自己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尉迟文耸耸肩膀,摊开双手表示此事与他无关,有若有若无的把目光落在侍立在一边的尉迟灼灼身上。

    “喀喇汗有三宝,黑羔羊,白骆驼,柔骨美人……,黑羔羊皮乃是皮毛中的顶级存在,非贵人不可用,白骆驼更是天神恩赐给人间的宝物,只要拥有一头白骆驼,即便是在黑风暴中也能找到水草丰美的绿洲。

    至于柔骨美人,正是大王这样的英雄豪杰用来排遣寂寞的恩物。”

    迪伊思说话的时候,那两个侍女就打开了罐子,一个侍女取出一根笛子呜呜的吹奏了起来。

    先是两根蛇一般柔软的白皙手臂从罐子里探了出来,长长的手指上蔻丹红的耀眼。

    “美人在骨不在皮,骨美则人美,金匠以绝世美人为范,打造模具,挑选四岁童女,锻以柔骨药汁,白日拉筋提骨,不使筋骨变硬,同时还要学习音乐,舞蹈,媚术,夜晚则入范中,如此十一年方成,百不余一……”

    迪伊思的话语如同催眠曲,铁心源的注意力完全被两只从罐子里面弹出来的**所吸引……白皙,嫣红……

    尉迟文的两只眼睛更是瞪的快要凸出来了。

    迪伊思微笑着继续道:“每一个柔骨美女都是世间难寻的宝物,她们能带给男人无可比拟的闺房之乐,乃是大英雄所求。

    喀喇汗国意欲以这两个柔骨美女为质押,向哈密国换取粮秣百万。”

    铁心源吞咽着口水收回来目光,不收也不成了,那两个该死的侍女用两块白纱遮住了坛子口,两只美丽无比的**在白纱的遮掩下若隐若现,更是瑰丽无比。

    真正让铁心源收回目光的不是那两块白纱,而是尉迟灼灼暴怒至极的目光。

    至于尉迟文,已经被他姐姐一记耳光抽的面对墙壁自我反省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