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八章婆媳夜话
    第一零八章婆媳夜话

    傍晚的时候赵婉回家了。

    只有她和水珠儿,铁喜被赵祯留下来了,据说这孩子看着喜庆,准备多看两天。

    有母亲在,赵婉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母亲现在把铁喜看的比她的命都重要,孩子的吃喝拉撒都要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完成。

    尤其是这孩子喝的米油,牛奶,都是她先尝过之后才给孩子喂。

    赵婉怀孕之后就没奶水了,可怜的铁喜只好开始喝牛奶和米油过活。

    用乳母这件事被赵婉严词拒绝,她讨厌任何女人给她的孩子喂奶,这也是铁心源的要求。

    铁喜跟祖母睡了几天之后竟然慢慢的熟悉了,晚上即便是母亲不在,他也不哭不闹。

    因为这事赵婉更看不起自己母亲了,有铁喜在她身边,父皇晚上准会安歇在永宁宫。

    踩着梯子下了红墙,就到了铁家的小院子,王柔花和张嬷嬷坐在院子里给梨树间果。

    今年梨树上结的果子很多,需要摘掉一些,否则都长不大。

    王柔花见赵婉回来了,就从凳子上下来道:“喜儿被你父亲留下了?”

    赵婉点点头道:“是的,母亲。”

    “说起来,我们带着孩子就是来讨好你父亲的,却不要做得太过,惹人讨厌。”

    赵婉笑道:“儿媳什么话都没有说,把孩子留宫里是我父皇的意思,他老人家可喜欢喜儿了。”

    王柔花笑道:“到底是他的骨血,亲近是自然的。”

    赵婉骄傲的道:“我的孩子自然延续了我父皇的骨血,喜儿天生高贵,他的父亲是沙漠之王,母亲是大宋的长公主,岂是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能比的。”

    王柔花笑道:“什么沙漠之王,一个铁匠的儿子罢了,谁出去别让人笑话。”

    “谁敢?”赵婉的眉毛都竖起来了,“我夫君单枪匹马在五六年间就创下诺大的家业,问问大宋豪杰,谁有这样的本事,他们谁敢不服?”

    王柔花呵呵笑道:“你倒是比源哥儿的口气还大些。”

    “母亲,我嫁的好夫君立下不世之功,在域外称王道寡,孩儿就该行事大气一些。

    您不知道,宫里面都是些势利眼,儿媳要是低眉顺眼的,她们就会把咱们哈密国看扁,这风头是一定要争的。

    铁蛋明日受邀参加仪国公寿诞,自有好礼送上,不论仪国公喜欢不喜欢,至少在价值上,应该无人能出其右。”

    王柔花皱眉道:“铁蛋过于年轻,不如让尉迟雷出马比较好。”

    赵婉摇头道:“母亲不知,这仪国公韩琦最重情面,尉迟雷虽然是我国重臣,明日参加的却是私宴,重臣出马反倒不好,韩琦不是不知道铁蛋和源哥儿的关系,这时候铁蛋去祝寿最好。

    铁蛋能以晚辈之礼拜见仪国公,尉迟雷却不能,他若以哈密司马见仪国公,就有些托大了。”

    王柔花瞅着赵婉疑惑的道:“你最近变得很聪明,这些事情是谁教你的?”

    赵婉嘿嘿笑道:“我父皇!”

    王柔花白了赵婉一眼道:“怪不得你最近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张嬷嬷和水珠儿很快就端来了饭食,四个女人就坐在院子里吃饭。

    已经吃惯铁家饭食的赵婉如今对皇宫里香料味道非常重的饭食几乎没有什么胃口。

    赵祯没有接见王柔花,也没有这个打算,昔日的臣民如今变成与他平起平坐的人,这个弯子他一时转不过来,同样的,满朝文武也转不过来。

    因为成了外藩,王家人就不好再以亲戚的身份来接近王柔花了。

    去年的时候王家曾经向哈密国派出过十一位王家子弟,想要让这些人在哈密落地生根。

    只可惜,这些王家子弟走的最远的,也不过走到兰州,就再也不肯向前踏进一步。

    眼见西北的破败,他们没有办法想象哈密的荒凉,为此,王家三位老人自觉无颜见王柔花,只来了一封书信,就再也不提王家子弟去哈密的事情。

    王家家主王素的字里行间充满了绝望和悲凉……诺大的王家再也找不出一个愿意为王家开拓进取的人。

    王柔花不以为甚,你情我愿的事情没必要变成仇恨,赵婉却不这样看,在她看来任何看不起哈密国的人,就没有必要去哈密国,无论他多么的有才华。

    哈密国也是这几年因为罪囚贬斥的原因,才名满东京的,宋人不知为何总有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他们以为只要出了阳关,阳关外面的世界就该是地狱一般的存在。

    草原上跑着光屁股野人,树上蹲满了随时会跳下来抢劫的野人,就连喝口水都有披着狼皮的野人会突然从草丛里扑上来撕咬人的咽喉……

    准确的说,这样的说法其实错误不大,南征回来的将士就是这样说南方野人的。

    至于北方,那一直都是野蛮人的世界,如果那里好,北方的野人也不至于总是向往中原……一次次的劫掠……

    欧阳修说哈密乃是天下难得一见的福地,更是翰漠中的鱼米之乡,财富之地。

    这样的话如今在东京被传成了一个笑话。

    无论欧阳修说的多么真实,依旧没人相信,如今,配哈密基本上和斩立决没有差别。

    当王柔花和赵婉带着一千多辆满载宝物的马车进了东京,人们才知道欧阳修并未夸大。

    哈密果然很富裕,只是,传说稍微拐了一弯,东京人盛传,哈密之所以很富裕纯粹是因为铁心源武力强大……

    尤其是刚刚传道东京的哈密战报更是肯定了这一点,铁心源在域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才积累下如此多的财富。

    至于被击溃的十万人,很快就变成了被活埋,斩……各种乎人们想象的死法弄死的。

    在这个基础上,一个长着络腮胡子,豹头虎目,身高十丈腰围也是十丈,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站人的铁心源形象就深入人心了。

    即便有铁家昔日的故旧说纯属胡说八道,源哥儿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秀才,也没人相信。

    东京城的人固执的认为,没有十丈高的身子,没有砂锅大小的拳头,如何能在野蛮人遍地的西域立足?

    人人都在为可怜的长公主嫁给野兽一样的夫君感到伤心……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

    赵婉因为怀孕的缘故,食量很大,以前属于铁心源的大碗被她抱在怀里,一小口一小口的竟然把一大碗饭吃的干干净净,甚至还有些没有吃饱。

    见婆婆没有再给她吃饭的意思,就悻悻的丢下饭碗。

    王柔花笑道:“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吃的太饱小心压到孩子,已经有过一个孩子了,怎么还不知道忌讳?

    要少吃多餐!”

    赵婉看着眼前的大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仰着头对婆婆道:“以前儿媳站在城头,看夫君捧着这只大碗吃饭吃的香甜,当时就想,用这个碗装的饭一定很好吃,结果还真是如此,我都能吃一大碗饭了,真是羞死个人。”

    王柔花哼了一声道:“铁匠家的儿媳妇能吃才是福分,相比宫里的那些妖精,婉儿还真是天生的铁家人。”

    吃过了饭,婆媳二人就相互搀扶着在院子里遛弯,这已经是每日里固定的事情。

    “你给太妃送的礼物起到作用了吗?”

    “起到了,我父皇今日说喜儿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就这一句话,就是三千贯啊。”

    “王渐说千值万值。”

    “那就好,好好地一个孩子还不会说话就卷入进这样大的纷争里面,也不知对这孩子来说是福是祸!”

    “这大宋江山本来就是我父皇的,我父皇如果有子嗣也就罢了,既然没有,喜儿自然就有资格争一下。

    喜儿身为皇外孙,没有拒绝的余地。

    源哥儿本就是人间少有的俊才,喜儿又能差到那里去?这大宋江山交到喜儿手里,要比交给那些无能之辈强上千倍,百倍!”

    王柔花叹口气道:“单远行和胡鲁努尔这两人都偏于阴毒,你不可接触他们。”

    赵婉轻声道:“夫君说单远行活不了那么久,至于胡鲁努尔,如果有必要,他会再杀一次。”

    王柔花瞅瞅赵婉,哼了一声道:“你们还真的是一对好夫妻。”

    赵婉嘿嘿笑道:“自从嫁给了源哥儿,我自然是要夫唱妇随的。”

    婆媳二人站在逐渐变黑的城墙下面,墙外面的繁华对她们来说似乎缺少了吸引力。

    来东京之前,赵婉早就给自己安排了无数的事情,无数要去游玩的地方。无数要吃的饭食。

    来到东京之后,她反而更思念天山的明月,和人群熙熙的清香城瓦市子。

    那里的人似乎比东京的人更亲切一些。

    “母亲,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哈密?”

    “需要把喜儿的事情办好,需要等你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更需要源哥儿平定西域,我们才能回去。”

    “尉迟灼灼……”赵婉有点咬牙切齿。

    王柔花白了儿媳一眼道:“你自找的。”

    “等我回去就收拾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