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二章被诅咒的于阗国
    第一零二章被诅咒的于阗国

    铁心源一边狼吞虎咽的吃东西,还有空闲观察伺候自己吃东西的尉迟灼灼。

    子时已经过了,自己祭奠阵亡将士的仪式在供奉了三牲血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这场仪式很古怪,念经的是喇嘛,供奉三牲血食的仪式却是纯粹的宋人汉人礼仪。

    尉迟灼灼今天很古怪,从进门到现在一直表现的如同一个小媳妇一般,低着头伺候的很周到,最奇怪的是她竟然还帮着铁心源把鸡肉从骨头上撕下来,一点点的放进铁心源的碗里。

    铁心源趁着尉迟灼灼给自己装饭的功夫想了一下,没有什么头绪,就把这事丢在一边,继续吃饭。

    三天没洗澡了,这对铁心源来说是很严重的折磨。这场澡绝对不是冲一个淋浴就能蒙混过去的。

    王安石在温泉馆那里过的愉快,所以,铁心源就不打算去那里找不自在。

    诺大的澡盆里面装满了热水,躺在里面铁心源舒服的呻吟出声,对他来说,洗澡就是最好的解乏方式。

    尉迟灼灼拎着木桶继续往盆子里面加水,她不习惯干这种粗活,又一次甚至把木桶丢在铁心源的肚皮上。

    铁心源面不改色的把木桶递给尉迟灼灼,想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尉迟灼灼接过木桶,却蹲在澡盆边上哭泣了起来。

    “谁欺负你了,我去打断他的腿。”铁心源趴在澡桶边上安慰道。

    “我是不是很没用?”尉迟灼灼抬起满是泪水的脸问铁心源。

    “胡说八道,你怎么可能会没用,我现在已经离不开你了,要是你不在,我连昨日批阅的文书都不知道在哪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说,没心思猜!”

    尉迟灼灼擦擦眼泪,把铁心源推回澡盆,让他舒服的躺在澡盆里,轻轻地按摩着他的太阳穴轻声道:“今天您多泡会,妾身有话说。”

    铁心源翻着白眼瞅了一眼尉迟灼灼圆润的下巴道:“趁我没睡着之前,把话说完,挑重点。”

    尉迟灼灼点点头道:“话很多,都是重点。妾身尽量说的快一点。”

    铁心源闭上眼睛,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准备听尉迟灼灼扯长篇。

    “妾身生下来的时候,于阗国就亡国了,那时候族人还多,每个人都信誓旦旦的要杀回于阗,重建于阗王国,继续让尉迟这个姓氏伟大下去。

    于是,他们和大食人作战,和喀喇汗作战,与回纥人作战,和强盗,马贼作战,甚至和商贾作战,每一次作战都非常的英勇……

    结果,死掉的人更多了。

    从我懂事的时候,我们的族人就在山区里面流浪,很少能在某一地方那个停留一年以上。

    很多时候,我们刚刚在荒野上开垦出田地,播撒下种子,就不得不再次离开……因为敌人来了。

    妾身还记得,我们在且末河边扎营的时候,我们的营地还能迤逦两三里地之远,我还能坐在白子长老的怀里听那些男人们激烈的争吵,当时,尉迟雷还只能握着长刀守在帐篷外面,还没有资格进入帐篷议事。

    那时候还不错,我还能获得和其他族人不一样的精美食物,穿着漂亮的衣衫在河边与侍女们玩耍。

    直到有一天,我父亲骑着马出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然后,我的哥哥就被推举成王,他是那样的年轻,骑在马背上双脚勉强能够到马镫……”

    尉迟灼灼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

    铁心源叹息一声,探出手握着尉迟灼灼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多少能给这个讲述苦难过往的女子一丝安慰。

    尉迟一族可谓是一个坚强不屈的种族,能在举世皆敌的西域坚持战斗一百多年,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铁心源之所以能够容纳,并且派出孟元直去帮助这些人,就是出自对这个种族的尊敬。

    尉迟一族原本是一个由色目人组成的国家,因为仰慕大汉文化,因此,数百年来,他们的种族一直在与汉人通婚,时至今日,他们的外表已经和宋人,汉人没有多少区别了。

    尉迟雷虬须卷发,尉迟灼灼的眼珠子稍微有些发蓝,而尉迟文——这家伙和铁心源的宋人样貌没有任何区别。

    铁心源的锁骨位置上有一个洞,这是穆辛带给他的屈辱,是他身体上的禁区,即便是尉迟灼灼,也不能轻易地触碰,唯一没有禁忌的人是赵婉。

    现在,尉迟灼灼的手就覆盖在这个难看的洞上。

    尉迟灼灼怜惜的轻轻的摩挲着那道伤口轻声道:“我的哥哥是一代人杰,他虽然年纪幼小,却雄心勃勃——这一点和您很像,如果他还活着,您和他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不可能,我讨厌所有比我聪明,或者比我强大的同龄人,见到这种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挥刀砍死他。”

    尉迟灼灼像是没有听到铁心源的废话,继续发癔症一般的道:“他为了强健身体,每天都要砍断一百根木头桩子,每天要拉弓三百下,所以,他很少有时间来陪伴我。

    他是那样的强大,每次出战,他都能凯旋而归,身上很少有伤口,铠甲上却有很多的血污,不过,这都是敌人的。

    他喜欢站在阳光下,让族人把水泼在他的铠甲上,然后地面就会被血污染成红色。

    那时候的他强壮的如同一座大山,我以为这一辈子都能在他的庇护下快活的活着……

    大牙山一战,我们却失败了,说好来助战的盟友没有来,预料中的敌人却来了足足三倍。

    哥哥走的时候带走了一千五百名武士,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两百六十八人。

    尉迟枫是族里最漂亮的美男子,他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族里的侍女们最喜欢去他的帐幕玩耍。

    结果,那一天,尉迟枫回来了,他的一只眼睛吊在眼眶外面,整张脸如同一个烂柿子,听说他的脸上被敌人砸了一狼牙棒。

    尉迟雷是族里画画的天才,尤其是他有一手双手作画的绝技,我爷爷认为他是大小尉迟之后族里最有可能成为画画宗师的人。

    他对自己的手保养得很好,哪怕是作战,他也不忘用布条包上双手,这个习惯他整整保持了四十年。

    那一天,他也回来了,一条右臂被人齐肘斩断……

    我哥哥尉迟云也回来了,他第一次被人抬着回来,我看到的时候,他的血已经浸透了担架,他没有站在阳光下面让族人泼水清洗铠甲……

    他的铠甲已经烂透了,全身都是伤口,我当时都数不清他身上到底有多少伤口……就这样,他见过过来,还冲着我笑……”

    尉迟灼灼用力的擦拭着眼泪,眼泪却流的越发多了,后来,她干脆不加理会,任凭泪水瀑布般的滴落在铁心源的脸上。

    “尉迟枫在回来的那个晚上就死了,听说他是自杀的,他的妻子也在那天晚上死掉了,尉迟文就是他们的儿子,那时候,这家伙还不会说话,只知道张着嘴傻笑,哪怕是在火葬他父母的时候,他依旧笑的口水滴答。

    第二天我们就离开了那个很舒服的山谷,向深山里前进,越走越荒凉……

    我哥哥活下来了,只是咳嗽的很厉害,经常咳嗽一声,嘴角就会有血迹。

    他好像知道自己活不过下一个冬天,就在秋天的时候,带着剩余的武士疯狂的劫掠商队。

    他什么都抢,粮食,布帛,盐巴,皮毛……那时候的哥哥比世界上最凶残的马贼还要凶恶。

    冬天来了,我们全族住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那个山洞里有好多蝙蝠,只要到了傍晚,蝙蝠就会成群结队的从洞里面飞出去,就像是一片乌云。

    我哥哥已经瘦的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了,他再也没有力气出去抢劫了,只是整日里咳嗽。

    有一天我给他喂水,他却咳出半碗血来,他把咳出来的血又喝下去了,我被吓坏了。

    那一晚,哥哥没有昏睡,和我说了很多的话,说我的婚礼,说我的嫁妆,说我未来的夫婿。

    他最后告诉我,要我忘了于阗国,好好地活下去……“

    尉迟灼灼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在嚎啕大哭,死死的抱着铁心源的脑袋,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塞进铁心源的脑袋里。

    铁心源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发现尉迟灼灼的眼泪很咸,还有一些苦涩。

    见尉迟灼灼逐渐恢复了平静,就无奈的道:“说重点,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打折他的腿!”

    尉迟灼灼抽泣着道:“今天又有人让我忘记于阗国,要我不要管尉迟一族的事情,还说他才是尉迟一族的族长,我只是一个已经出嫁的尉迟家的女儿……”

    “尉迟文是吧?等我洗完澡就去揍他。”

    尉迟灼灼猛烈的摇着头道:“他说的是对的,就像我哥哥一样,他们说的都是对的,于阗国已经亡国了。

    我哥哥那样优秀的男子都不能让于阗复国,这说明上天不准我们复国,于阗是一个受诅咒的国度,谁逆天而行都会遭报应,我不想你重蹈他的覆辙!”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