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一章男子汉的选择
    第一零一章男子汉的选择

    尉迟文见姐姐有些伤心,就靠近她继续道:“这是一个新世界,一个纯粹的新世界。

    我拿哈密国和我们于阗国做过比较,不论是历史,还是人文,亦或是构成,或者行事方略都做过比对。

    两者没有半点的相同之处。

    姐姐的这一套做事方法拿去契丹,西夏,大宋,喀喇汗,塞尔柱乃至于波斯大食都能行得通,唯独在哈密行不通。

    在哈密,只要有才能,肯做事,出头指日可待,因此,如今的哈密虽然人才不多,却个个都是精英。

    在这种环境底下,个人的功勋和能力就非常的重要。

    我相信大王对我们的信任是最顶级的,这就足够了,剩下的应该交给我们的能力。

    我宁愿一步步的从小吏升官到相国,也不愿意依靠您或者铁小妹这样的外戚力量来达到。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

    另外,我的姐姐,您真的以为叔爷在于阗国大开杀戒是一时昏头吗?”

    尉迟灼灼听尉迟文这样说,一双眼睛不由得逐渐泛红,紧紧握着桌案一脚道:“把话说完。”

    尉迟文瞅瞅门外,小声道:“于阗国完蛋了,早在三十年前就完蛋了。

    叔爷试探着拉拢了几个故旧家族,结果,没有一人心向我于阗王室。

    他们只想短时间和我们苟且一下,没打算长期支持我们,叔爷就是看透了这些人的心思,所以才开始杀人的,当然,叔爷开始没打算屠城,只想杀掉那些和他接触过的人,结果不太好,愈演愈烈,最后,屠城无可避免的爆了。”

    说到这里的尉迟文嘿嘿冷笑两声道:“大王以前念过一诗里有两句话很适合我们在于阗的境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以前的于阗人能陪伴我们和喀喇汗国征战百年,死伤无数,这已经非常的对得起我们了。

    生变化的是我们,不是于阗的故民,一个只能带给百姓伤害和战争的皇族,人家为什么要追随?有什么理由要求人家继续追随?

    就因为我们是皇族?我们天生比人高出一等?

    这些事情我以前不明白,也看不透,自从追随大王建立哈密国之后,我才逐渐弄明白事情的真像。

    现在,要他们继续提着脑袋厮杀,我觉得这很过分,包括叔爷在谈不拢之后大开杀戒的事情,我更是无法理解。

    叔爷这一杀,哈哈,于阗皇族最后的一点尊严都被他彻底的给毁掉了。”

    尉迟灼灼咬着牙道:“你难道已经忘记我们要重新建立于阗国的梦想了吗?”

    尉迟文大笑道:“想建立于阗国那就去建立啊!大王对于阗故土没有任何兴趣,如果姐姐能带着咱们于阗皇族回到于阗去,建立于阗国没有任何问题。

    我想,大王不会心胸狭窄到不允许我们离开。“

    尉迟灼灼一把揪住尉迟文的衣领道:“如今的于阗皇族都是妇孺……”

    尉迟文拉开姐姐的手,冷冷的道:“你还知道我们于阗皇族就剩下一群妇孺了吗?

    你还知道我们现在弱小的根本就没有自立能力这回事啊?

    弱小的人就该老老实实的接受强者的庇护,老老实实的向强者宣示自己的忠诚。

    我的姐姐,你成功的成为了大王的女人,不知道你现了没有你和大王之间却离得更远了……“

    “啪”

    尉迟灼灼重重的抽了尉迟文一记耳光。

    尉迟文似乎早就预料到了,面皮被抽红了,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一动不动的等着姐姐再抽一下。

    尉迟灼灼被尉迟文看的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放声大哭起来。

    可能和铁心源相处的久了,尉迟文也很讨厌女人哭,哪怕这人是自己的姐姐。

    把哭得浑身软的姐姐塞进椅子里,拍着桌子怒吼道:“不要哭了,你要是再哭,我以后就建立一个狗屁乌鸡国,让你成狗屁乌鸡国的长公主!”

    尉迟文的声音很大,尉迟灼灼被吓得止住了哭泣,她第一次觉得这个往日需要自己庇护的弟弟长大了。

    尉迟灼灼觉得自己不哭已经很给弟弟面子了,尉迟文却不肯放过她,瞅着她的眼睛道:“我知道你喜欢大王,大王也知道,所以你的小心眼,大王一般不和你见识。

    从今往后,尉迟一族的事情你就不要管,没事多陪陪大王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你是尉迟家嫁出去的闺女,和尉迟家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了,就算是死了,你也是铁尉迟氏。

    你的娘家想要重新成为大家族,就要靠自己的努力,主要是靠我的努力。

    至于你,可以丢掉自己的执念,过自己的日子,一个赵婉就够你喝一壶的,别为尉迟家操心了。

    他们现在过的很好,不论是绘画,雕刻,织造,能把自己养的很舒服。”

    尉迟灼灼觉得非常委屈……

    探出手去摸弟弟红彤彤的面颊,被尉迟文一巴掌打掉了:“我的脸皮很厚,你一巴掌还打不坏。倒是你该回去洗洗脸,大王今天就要结束饿肚子了,你给他弄一锅适合他现在喝的粥才是正事。”

    铁心源再一次充分的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全是棒槌这个严酷的事实。

    孟元直回来了,只是掀开帐篷瞅瞅里面快要饿的半死的铁心源哈哈一笑停留了片刻就跑了,据他说,他老婆严氏因为离开他太久,已经急不可耐了,急需他回去安慰,这几天只要不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搅他们夫妇敦伦。

    只是临走的时候,把他儿子孟虎塞给铁心源,要他看着安排,最好弄一个能累死人的职位好好感受一下。

    饥饿的铁心源喝了一口清水对孟虎道:“你爹这一次立下了很大的功劳。”

    孟虎点点头道:“我爹说,小功劳没意思,要立功就立大功劳,这样才有成就感。”

    铁心源艰难的站起身,他只要动一下,肚子里的清水就咣当咣当摇晃的很厉害,就像一匹刚刚喝饱了水的牲口。

    他站起来其实是想抽孟虎这个蠢蛋一巴掌的,只是身体虚的厉害,只好扶着桌子站着。

    “你爹生怕我提及他的功劳,所以才跑了,把你塞给我就是要我给你一个官当,想想,准备去那里当官?”

    孟虎闻言大喜连忙道:“去狼骑兵!”

    铁心源喘了一口大气强忍着怒火道:“狼骑只招收回鹘,西域武士,不收宋人。”

    “狼骑统领冷平和王胄就是……”

    铁心源丢过去的水杯子没有砸到孟虎,这家伙的身手很好。

    狼骑兵是哈密国今年新制定的新兵种,全军一万两千人,一个狼骑兵配备三匹战马,其中两匹战马,一匹驮马,全军不设辎重营。

    狼骑兵每人配备三个基数一百二十支弩箭,一柄弩弓,六枚火药弹,四枚燃烧弹,两柄战刀,一柄战锤,一杆长枪,六把短矛,再加一把可以折叠的铲子。

    另外随军之时还要配一副胸甲,一个头盔,一个铜皮水壶,一个木碗,一套应急伤药和绷带,两套衣衫,一个睡袋,两斤盐巴,十斤肉干,三十斤肉沫炒面。

    全军之所以这样装备,就是希望这支军队能够快机动,在不需要后勤补给的条件下,配合母马马奶能持续作战两月以上。

    这支军队堪称是哈密国自从建国以来,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军队,所有武士都是从参加过楼兰之战的军队中遴选出来的,至少见过血,铁心源对它寄予厚望。

    “我不管,我就要去狼骑兵!”

    孟虎见铁心源面色不善,扶着帐篷门柱色厉内荏的大喊大叫,他从未从父亲或者大王那里得到过任何好脸色,这让他觉得很委屈。

    狼骑兵装备豪华,可是,这支军队依旧属于实验性的军队,从今天起,哈密国所有的战事都会由他们来完成。

    既然是实验性军队,自然就有很大的不足,这些不足会在战场上逐一暴露出来,最终用人命去弥补。

    不论是嘎嘎,还是孟虎,他们都是哈密国的第二代军人,等狼骑兵完成了自己的验证,哈密国才会在第一代狼骑兵的基础上建立第二代狼骑兵。

    这个时候,才是他和嘎嘎出山的时候。

    铁心源的肚子里涌上来一股子清水,他随口吐掉,瞅着孟虎道:“你和嘎嘎可以去狼骑兵那里,可以随着他们一起训练,可是,我不允许你们现在就上战场。

    如果答应,你就去狼骑兵当一个中军校尉,如果不答应,等一会我会告诉你爹,让他来和你谈!”

    孟元直的家教很简单,除了殴打之外没听说过有什么别的法子,孟虎自然知道和老爹谈话的后果。

    虽然和大王的交涉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他最后还是无奈的答应了。

    铁心源饿了三天,头两天的时候,心头总是萦绕着一股莫名的悲伤之气,多少能遮掩一下饥饿感,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肠胃总是在警告他已经三天没有吃饭这个事实。

    饿肚子实在是太痛苦了,即便是铁一和铁二也不再拿羊肉来引诱铁心源了,他们知道,只要自己稍微给哈密大王铁心源一点暗示,他一定会像一头狼一样的扑上来抢肉吃。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