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九章契约和情感
    第九十九章契约和情感

    长长的车队从楼兰方向回到了清香城,瀑布广场上的骨灰坛子就堆积的越高。

    随着逝者数量的增加,清香城里的歌舞饮宴就慢慢的变少了。

    官府没有刻意的去制止人们饮宴,这是他们自然而然的迸发出来的一种行为。

    潜移默化很重要,这比说教有效的多。

    战死的都是哈密人,是他们的亲人,或者邻居,朋友,玩伴……

    如今,都死在同一场战争里。

    菖蒲海边上的芦苇发芽了,去年种植的芦苇,今年生长的很旺盛。

    不仅仅如此,因为菖蒲海的缘故,枯死的胡杨树根部,又有新的枝芽冒出来。

    沙漠中的生命极为坚韧,只要有水有阳光,生命就会生生不息。

    铁心源已经在瀑布广场上枯坐了两天,每天只喝一点清水,两天下来,他就显得极为憔悴。

    三万三千人战死,哈密国的军队数量就少了将近三成,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穆辛的视力很好,即便是隔着厚厚的人墙,他依旧能从一些很小的缝隙里看到铁心源。

    模样很模糊,他完全能用脑子来弥补全自己看不到的画面,铁心源的痛苦,就是他最大的欢乐。

    晚上的时候,铁心源就睡在这些亡灵中间,只有铁一,铁二陪着他。

    空肚子喝酒是一件让人很不舒服的事情,铁心源却想喝更多的酒。

    他以为,喝不醉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痛苦的人。

    军报上的三万三千人,不过是一个数字,虽然看起来很让人心痛,可是,当三万多个骨灰罐子堆在面前的时候,这种恐怖的视觉冲击力,能让人崩溃。

    和铁心源的痛苦相比,哈密百姓却没有多少痛苦的意思,或许有人会为死去的亲人悲伤,更多的人,却在等候哈密王即将颁布下来的赏赐。

    这一次的封赏,将会耗用一个天文数字的金币。

    “五十枚金币的抚恤金是否太单薄了一些?”铁心源擦拭掉嘴角的酒渍低声问铁一。

    铁一和铁二对视一眼,然后在沙盘上写道:“二十枚金币的抚恤金才是一个合适的价格。”

    “我有很多金币……无论如何不能让我的猛士和一头骆驼的价格……”

    “二十枚金币是一头白骆驼的价格,普通的骆驼一头也就六枚金币……

    我们以后面临的战争还很多,可以预见的到,死去的战士将会更多,第一次补偿了五十枚金币,以后的阵亡补贴只能比现在多,不能比现在少。

    这对哈密官府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那些阵亡将士家眷们希望获得多少补偿?”

    “五个金币!”

    “啊,他们真的只要一头牛?”

    “在西域,死去的战士不值钱,在西域也从来没有人给战死的将士们发过钱,您是第一位!”

    “算了,还是按照二十五枚金币的额度颁发吧,抚恤金少了,我自己都过不了我的良心关。”

    “霍贤说给军队的赏赐不能一次就兑现完毕,否则大量的金币涌进市场,会造成金币贬值,到头来,受损失的还是哈密百姓。”

    “霍贤,刘攽怎么说?”

    “换成物资和银币,以及铜钱,或者土地,草场,这样就能进一步的使市场变得更加繁荣。”

    阵亡将士的抚恤金对铁心源来说就是一堆金币的事情,反正他不缺钱。

    黄金谷和玛瑙滩都是他私人的财产,同样的,将作营也是皇室的少府监,因此,铸造金币就是他的特权。

    不仅仅如此,每年哈密官府还要偿还他数量庞大的借款,可以说,他现在是哈密国最大的债主。

    这么庞大的一笔资金,哈密官府不可能不运作一下的,**裸的把一堆金子发给阵亡将士家眷,会给哈密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霍贤,刘攽等人要衡量哈密国的市场容量,然后再确定给他们发多少金币,多少银币,多少铜钱,再配上布帛,粮食,茶叶,还有糖,总之,是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

    阵亡将士要抚恤,得胜归来的将士们更是要赏赐,还要重重的赏赐。

    宋人,汉人将士们喜欢土地,就发给他们土地和爵位,再辅助一些所谓的宫花,首饰,丝绸,和少量的金银币就能糊弄过去。

    那些西域族,回鹘族,契丹族,契丹族的战士们却喜欢牧场和牛羊。

    哈密国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牧场和牛羊,满西域的人都在用牛羊和哈密国交换各种物资,牛羊对西域人来说就是硬通货,宋人,汉人把粮食布帛认为是硬通货是同样的道理。

    不论是皇族还是官府,手里掌握太多的财富并非什么好事情。

    国家和皇帝富裕,百姓却过得苦哈哈的,迟早会出大问题,分配不均匀,自古以来就是大忌。

    “孟元直,阿大,阿二和铁三以及黄元寿是用不着赏赐……”铁一刚刚在沙盘上写出这句话,就被铁心源言辞拒绝了。

    “有功必赏,这是必须的,只是对他们的赏赐不说是赏赐,是准许他们进入皇家宝库,每人挑选一样东西。

    荣誉性质要高于赏赐性质!”

    “既然如此,我认为趁着大军回归的时机,正好把哈密的武将爵位落实一下。

    我们哈密现在国土狭小,不能给封地,却可以先把爵位安排下来,一旦我们开疆拓土了,立刻就能封地。”

    铁一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给功臣封地,是大食人,塞尔柱人,波斯人的惯例。

    铁心源笑了一声道:“这就是你们西域人为什么会战乱不绝的原因所在。

    一个有功之臣,有自己可以做主的封地,有自己可以掌控的军队,甚至还有制定律法的权力。

    这简直就是开玩笑,我要是你们波斯人,只要给我一块封地,不出十年,我会变得比国王还富有,到了这时候,我除了造反之外,你觉得还有其它路可以走吗?

    因此,我们哈密国可以给功臣封地,可是封地的管辖权一定要交给国家,他只能享受封地缴纳的赋税,和一部分产出,控制权只能是国家的,这一点不容更改。”

    铁一哼了一声,在沙盘上写道:“这也是你们宋人故步自封的原因所在,没有纯粹的利益,就没有绝对的战力。”

    铁心源哈哈笑道:“可是我们的族群很大,就算有很多的尸位素餐之徒,只要有一两个精英不肯同流合污,我们总能度过艰难的时刻,最后获取胜利的。

    我知道你们已经研究了我们的历史很长时间,要不要我给你们举个例子?”

    铁一对铁心源无耻的样子和话语无动于衷,他知道铁心源会拿汉武帝和唐太宗说事情,最后无耻的引申到他铁心源的身上……

    有没有爵位关铁一他们屁事,他们早就选好了皇家供奉这个身份安在自己身上,一个无儿无女的武士,要来了爵位将来传给谁?

    空肚子喝了很多酒的铁心源发现自己很饿,刚才心情不好,感觉不到饥饿,现在被铁一和铁二把心神从悲伤状态中拉出来了,身体的机能立刻就恢复正常了。

    看到铁二从食盒里面取出一只烤羊腿,放在火盆上一边烤一边用刀子削着吃,他的口水分泌的很旺盛。

    铁二把羊腿朝铁心源面前送送,铁心源吞咽了一口口水,瞅瞅帐篷外面堆积如山的骨灰坛子。

    摇摇头道:“再忍一天,三天不吃饭还饿不死我。”

    只要看到堆积如山的骨灰坛子,铁心源立刻就不饿了,毕竟,放在这里的是三万多条逝去的生命。

    “让霍贤和刘攽他们开始商议爵位等级吧,你们也要加紧整理大军功劳簿,等大军回来,什么样的功勋对应什么样的爵位,争取做到没有遗漏,也没有偏差。”

    战争从来就是一场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闹剧。

    楼兰之战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的所有含义。

    穆辛统领的八万七人组成的大军烟消云散了,能侥幸逃回喀喇汗国的人不超过三千人。

    这里说的军队指的是真正能够作战的武士,至于那些随军的民夫和歌姬工匠在穆辛的眼中从来就算不得人。

    他很不理解铁心源孤独一人在骨灰坛子组成的大山周围痛苦哀悼的行为。

    武士战死应该是一种荣光,是一种从污秽的大地回归天神怀抱的喜事,他为什么要悲伤呢?

    三天之后,他终于有些明白了。

    清香城里的那些人,在看到虚弱的铁心源,步履蹒跚的行走在亡灵群中,并且和死去的战士说话的时候,他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以前一心只想着赏赐事情的阵亡战士家眷们,也开始第一次低头怀念自己死去的亲人了。

    穆辛明白,铁心源这是在收买人心,他在用自己的痛苦来收买清香国的人心,如果说,以前国王和战士之间是一种**裸的合约和交易,那么,现在,这些合约里已经添加了一丝丝的情感。

    穆辛回顾以往,他忽然发现,自己之所以一次次的放弃杀掉铁心源,也是中了他的这种毒。

    那些纯真的笑脸,那些美味的饭食,那些温馨的师生对答……以及那些灵光一闪的智慧之光……都是穿肠的毒药……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