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八章没有机会也要制造机会
    第九十八章没有机会要制造机会

    王安石握着木杖在天山脚下徘徊了一整天。

    傍晚的时候才回到温泉馆,他非常的期待能有一个愉快的洗浴过程。

    外表邋遢这回事王安石也不喜欢,被人指责的多了,即便是他有一颗不为外物所动的心,自己也觉得不好。

    只是因为以前很多次非常不愉快的沐浴经历,才让他对沐浴这回事极度的抗拒。

    既然现在沐浴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享受的过程,他就没有理由不喜欢洗澡。

    著名的拗相公突然转了性子,这让霍贤非常的奇怪,亲自来温泉馆证实之后就笑眯眯的离开了。

    在他看来,大丈夫不拘小节这句话是有问题的,而且问题很大。

    君子修身本身就有沐浴这一条,思想的洁净和身体的洁净同样重要。

    至少,王安石如果要见铁心源,身上就不能有虱子爬来爬去,这会极大的影响两人交谈的效果。

    铁心源多少有些洁癖,这在哈密不是什么秘密,外来移民进入哈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虫和洗澡。

    至今,街面上的捕快还有一项工作,那就是监督人们的洁净程度。

    脸上,身上沾点灰尘这不要紧,一旦捕快用篦子从你的胡须和头里弄出虫子来,这人就必须被隔离八天,而且没有任何情面好讲。

    现在,外人要进入清香城,为了预防万一,一般都会在城外的温泉水坑里洗澡,洗干净之后才会进城。

    尤其是那些走了半年之久的驼队商贾们,更是如此,没人愿意被官府抓去浸泡石灰水……

    王安石身上的皮屑雪片一般的跌落下来,这让王安石感到非常的有成就感,在他看来,不痛不痒,就证明自己的病症在好转。

    “先生的内衣每日都应该更换,奴婢这里有被太阳暴晒过的干净的内衣……”

    铁柱的声音依旧很甜美,王安石从谏如流。

    昨日浸泡的温泉水似乎不够烫,王安石今日就换了另外一个大池子,这里的水面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王安石试探了一下水温,然后就跳了进去。

    痛苦,极度的痛苦,全身上下似乎都在被密集的绣花针乱刺,且奇痒难当。

    这样的痛苦对王安石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闭着眼睛忍受了片刻,身体逐渐适应了水温,那些痛苦潮水一般的褪去了,王安石顿时感觉如在天堂。

    这是一种自己和自己作战的过程,铁棒,铁柱姐妹很自然的退下了,诺大的浴室里只有王安石一人,这让他对铁棒,铁柱的好感急剧的增加。

    尉迟文像一个变态一般坐在另外的一间屋子里等候铁柱姐妹的到来,吃着一万年都吃不腻的无花果干。

    “他对洗温泉这回事越的喜欢了,昨日里还有一些抗拒,今天纯粹就是享受。

    看的出来,他今天过得非常愉快。”

    尉迟文笑道:“享受是人的本性,每个人身上都有这个弱点,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嗜好,长期下去,这个嗜好就会成为他身上的一个弱点。

    有弱点的人我们才好和他交往,没弱点的人,我们一定要给他培育出弱点之后再和他交往。

    只有人才会跟人讲情义,没有嗜好和弱点的人一般都是神,神冷冰冰的,不好打交道。”

    尉迟文抬头见铁柱姐妹一脸崇拜的瞅着他,俊脸一红连忙道:“这是大王说的,大王还说宁愿和小人打交道,也不要和君子打交道,因为我们总是分不清什么是君子什么是伪君子。”

    这些话明显是白说了,只要看看铁棒,铁柱姐妹瞪着大而无知的眼睛傻傻的看自己,尉迟文就不想再说话了。

    “这位先生很规矩,从都到尾都没有碰我们。”铁柱的脑子终于回归了。

    “先生是道德君子,自然有自己的操守,要是他碰你们,我那里还用得着这样费心。”

    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个极小的小葫芦,放在铁柱手里道:“这是五天的量,千万不要放多了。”

    “毒药?”

    “胡说八道,是蘑菇粉,人吃了之后心情会非常的好,脑子会更加的清晰,感情会更加的敏锐,天上地下没有比这蘑菇粉更好的东西了。”

    “哦!”铁柱憨憨的答应一声就把小瓷瓶收到袖笼里面,准备去看王安石,人在热水池子里不能泡太久。

    至于尉迟文给她的小瓶子里面装的是不是毒药,她一点都不在乎,如果大王需要,她可以用刀子捅死王安石……

    在热水池子里浸泡了一会之后,王安石就觉得全身乏力,一动不想动。

    再一次被铁柱姐妹用厚纱从水池里捞出来放在一个窄长的木床上。

    那种厚厚的白毛巾覆盖在身上很舒服,这东西不但吸水还非常的柔软。

    “呀,先生背部的伤患似乎好了很多。”

    铁柱惊叫出声。

    王安石摇着头呵呵一笑了之,如果两天之内自己的病症就有好转,这个病也不至于折磨自己数十年,这两个丫头不过是在说吉祥话而已。

    “呀,真的啊。”

    铁棒也跟着叫了起来,然后两人就喜滋滋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就拿来了两面奢华的琉璃镜子。

    两人站在两边调整好角度,让王安石自己看。

    琉璃镜子王安石在东京见过,这是哈密的特产,价值很高,乃是东京贵妇们梦寐以求的好东西,没想到在哈密,两个操持贱役的女子也能获得。

    琉璃镜子的患处通红一片,甚至有几丝殷红的血在流淌,即便是这样,也似乎比以前好的太多了,至少不会让人感到恐惧。

    “呵呵,果然好了一些。”

    明知道是假象,王安石还是说好,说完这些话,王安石准备闭眼享受这对姐妹的按摩,却现站在他前面的铁柱笑嘻嘻的冲着他忽闪大眼睛。

    “好,好,统统有赏……”

    听到这句话,两姐妹齐齐施礼谢过,放下琉璃镜子,就带上肠衣手套给王安石按摩。

    按摩了很长时间,手法由轻到重再到近乎温柔地安抚,王安石鼾声如雷……

    王安石醒来的时候,左右看看,不见铁柱姐妹,只有老仆坐在池子边上玩水。

    听主人醒来了,老仆就把王安石搀扶起来,伺候他穿上铁柱姐妹准备好的新里衣。

    懒洋洋的王安石暂时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所在,老仆端来一杯茶水让自家相公解渴。

    杯子同样是琉璃杯,里面的茶水不知怎么弄得,碧绿的煞是喜人,杯子里面的茶叶也碧绿如新芽,正在热水中浮沉不定如同舞蹈。

    轻啜一口,茶水苦涩,这很合王安石的口味,坐在木床上不一会就喝完了茶水。

    换了一身衣衫的铁柱姐妹过来帮他更衣,盘子里的青袍很如软,即便是腰间的丝绦也是长丝编制而成。

    王安石微微一笑,并不拒绝,张开手臂任由铁柱姐妹帮自己穿上。

    老仆取出十枚金币放在盘子上,表示感谢这两姐妹对相公的服侍。

    待铁柱姐妹帮王安石挽好髻之后,王安石才笑着对铁柱和铁棒道:“请你们回禀哈密王,不应将老夫照顾的太过,长此以往,老夫恐怕过不了苦日子了。”

    被人识破铁柱并不感到惊讶,蹲身道:“大王吩咐过奴婢,您是哈密国最尊贵的客人,服侍好先生是我姐妹的荣耀,请先生万勿推辞。

    您在温泉馆并非是在享受,而是治疗的一部分,从明日起,先生不但要用温泉水沐浴,还要配合我哈密神医张风骨喝汤药,张神医虽然年轻,一身的医术即便是在中原,也不弱于任何人。

    我家王后就曾经说过,张神医的医术甚至比皇宫里面的御医还要强上几分。”

    老仆王安一听这话,想起刚才给相公穿衣的时候,相公背上的伤患处似乎已经好了许多。

    连忙道:“相公,这是看病,甚至还有了一些效果,不如就继续留在这里延医问药,若有人说起此事诋毁相公,老奴定能啐他一脸唾沫。”

    对于治好这个病,王安石早就绝望了,不过,洗温泉能减少自己的瘙痒,这也是好事一桩。

    至于担心他人嚼舌头,王安石反倒是不怕的,见老仆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算是答应留下来看病。

    王安石出了温泉馆,被天山的夜风一吹,遍体生凉……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不是因为寒冷导致的,王安石非常肯定,他觉得更像是自己的皮肤不见了,微凉的晚风直接吹拂在血肉上,让人无法忍受。

    三月底的天山还听不到虫鸣,只有夜枭蹲在树上拉出短促的低鸣。

    天空中的寒星闪烁,王安石从未像今日这样觉得漫天星图是如此的灿烂。

    风向是乱的……

    “难道说清洗干净了身上的污垢,就能提升人的灵觉?”王安石暗自嘀咕了一句,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说法非常的有趣。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老仆不明所以然,以为相公高兴,就跟着笑,至于铁柱姐妹稍稍的停顿了一下,也跟着笑,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