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二章打铁(2)
    第九十二章打铁(2)

    在哈密国,痛恨铁心源的人很多。

    毕竟这个国家是建立在其它族群尸骨上的。

    铁心源没有办法把所有的敌人都杀干净,因此,就给了穆辛一个可乘之机。

    一无所有的西域野人在荒原上游荡,既不愿意加入哈密国,也不愿意离开这片祖先生活过的土地,就注定活的非常艰难。

    铁心源对这些人的态度是可有可无,他相信随着他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他们会向哈密官府投降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不理不睬这个法子还是生效的,仅仅是今年,加入哈密国的西域野人就足足有八千四百多人。

    铁心源准备再等半年,如果剩余的西域野人还是不愿意加入哈密这个大家庭,他觉得就该让军队出手的时候了。

    战争胜利了,战争留给哈密的创伤却不是一时半会能愈合的。

    三万四千六百五十一人战死……

    其中以阿大的军队损失最严重,他们在平原上与大食人作战,只借助峡谷为依托,两万三千名武士战损超过三成,后来又有两千多名武士死于各种伤病……

    在西域,这种二十万人一起作战的时候不是很多,即便是喀喇汗国与回鹘国注定命运的两场大战,交战的人数也没有达到恐怖的二十万。

    战争对于西域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小规模的战斗每天每刻都在进行,只是这种大规模的战争会摧毁西域的社会根基的。

    不论是穆辛发动的战争还是铁心源发动的战争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西域战争。

    他们一个单纯为了信仰,另一个纯粹是为了征服,没有一个人作战的目的是出于财富考虑的。

    这让西域人非常的不适应。

    自从穆辛和铁心源来到西域之后,西域的人口锐减了两成之多……

    绝望的人,悲情的人永远都处在备战状态中,他们只需要一个出战的机会。

    铁心源收走了他们的武器,现在,有人把武器还给了他们,不但有弯刀,还有长矛,投枪,弓箭,粮食和钱。

    只要求他们惩罚一下作恶多端的哈密王!

    眼看着铁心源的队伍出了清香城,一片云激动地全身发抖,如果能把铁心源交到他手里,他愿意用生命去交换。

    一片云趴在一片乱石堆里,铁心源的目光不止一次的扫视过来,明知道距离很远,铁心源没可能发现自己,一片云脑门上依旧渗出浓密的汗珠。

    每当铁心源转头看这边的时候,他连呼吸都要停止了,死死的抱着山魈一动不敢动。

    当铁心源的队伍走进那片丘陵地带的时候,一种发自心底的寒意忽然涌上来。

    一片云剧烈的呼吸着,头顶的阳光如此的猛烈,他依旧冷彻骨髓。

    一片云一刻都没有停留,滚下乱石坡,骑上一匹马,疯狂的向远处狂奔。

    本能告诉他,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给战死的将士们选择陵园,这是一件大事。

    所谓国之大事在祀在戎。

    铁心源只有安置好这些战死的将士,并且补偿那些战死将士的家眷,给活下来的将士必要的荣誉和财富,哈密国才有可能延续下去。

    这也是一个国家的凝聚力所在,对一个新兴的国家来说尤为重要。

    只有这批将士的尸体安葬进这所墓园里,清香城才能成为真正的都城,哈密国才能成为真正的国家,每一个死去的战事,都将成为保佑这个新生国家的神灵。

    七里坡,是一处倾斜的坡地,这里的土层很厚,不但向阳,还背风,只要出了清香谷就能看到这片绵延七里长的山坡。

    很久以前,铁心源就决定把这里当做墓地来用。

    如今的七里坡上,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坟墓矗立在这里,通过墓碑上的铭文,就能知道这里埋葬的全是死去的汉人和宋人。

    西域人不习惯把自己的墓地随便暴露,这和以前西域人喜欢偷尸体这个恶习有关。

    能保证自己的尸体平安的被埋进泥土里,对西域人来说是一个要求很高的事情,所以,更多的人宁愿让自己的家人把自己的尸体烧成灰烬,也不愿意被别人挖出来当做狩猎用的诱饵。

    走遍了七里坡之后铁心源就对许东升和负责这次陵园建设的官员道:“就这里吧,我打算在这里修一座巨的石墙,上面镌刻上每一个战死的将士名字,黑底红字应该就可以了,至于该用什么铭文请相国考虑吧。”

    许东升和官员一起点头,却没有打算离开,依旧围绕在铁心源的周围。

    铁心源笑道:“老许,你的引蛇出洞的法子管用不管用啊?敌人到现在都没来。”

    许东升面无表情的道:“会来的,有人接触那些浪人,据说目标就是你。”

    铁心源笑道:“不管来不来,我们现在都要走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办,没工夫看你收拾那些浪人。

    这件事你应该提前处理的,这时候还不加入哈密国的人,我也不想要了。“

    说完话铁心源就转身跳上了枣红马的脊背,收拾刺客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

    铁心源带来的人都是骑兵,足足有两百多人,在七里坡这样非常适合骑兵作战的地方,应该没人来找他的晦气。

    铁心源知道,恨自己的人很多,恨自己的傻子却很少。

    许东升也无可奈何的骑上了马,敌人这时候都不出现,基本上是不会出现了。

    七里坡到清香谷口不到两里地,中间除了一点低矮的丘陵和乱石滩之外,一览无余,快马奔驰几个呼吸间就进了山谷。

    枣红马扬起鬃毛,它非常讨厌如今这种慢吞吞的行进方式,尤其是被别的战马挤在最中间,烦躁的不断打着响鼻。

    一块大石头从路边的一个山坡上滚落下来,不等为首的骑兵发出警训,密集的箭雨就向石头滚落的地方那个覆盖了过去,一个提着长刀的光头大汉,还没有站起来就被乱箭射成了刺猬。

    “呀呵……”

    一声大喝从另一边的丘陵上响起,随着喊声,一面巨大的飞轮被一个壮汉水平抛掷了过来。

    领路的骑兵绝望的举起盾牌格挡了上去,只听咔嚓一声响,那面巨大的飞轮竟然斩断了他的盾牌,同时也把他的身体斩成两截,战马的头颅也在同一时间掉在地上。

    飞轮的去势不绝,带着血花斩向密集的人群,两名骑士同时挥动狼牙棒重重的敲击在飞轮上,骑士被巨大的力量冲撞的跌下战马,飞轮的去势也失去了力量的支撑掉在了地上。

    道路两边不断地有巨石滚落,紧接着就有一个个壮汉从地里爬出来,呐喊着向铁心源所在的地方冲锋。

    一面飞轮斩的护卫们人仰马翻,一直护卫在铁心源身边的因陀罗,单手轮着金刚杵就向飞轮砸了过去,响动非常的大,飞轮掉在地上,因陀罗胯下的战马却哀鸣一声软软的倒地。

    高大的因陀罗两脚撑在地上,稳稳的站起来,和其余五位喇嘛一起把铁心源圈在最中间。

    飞轮打乱了骑兵的防御,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那些久经征战的骑兵们就恢复了镇定,战马开始小跑着杀向敌人。

    远处清香谷的守卫也发现了这里的状况,低沉的号角声已然响起,早就准备好的两支骑兵兜着圈子从左右两边远远地围拢过来,没人能够逃离这个包围圈。

    正在和骑兵厮杀的大汉朝乱石坡大叫道:“哈斯尔,该你了!”

    不论他怎么呼唤乱石坡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西域大汉狂叫一声,不再呼唤,挥舞着长刀去救援自己被困在战马群里的兄弟。

    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长刀架着骑兵的狼牙棒,用肩膀顶着战马的脖子,竟然生生的掀翻了这匹战马,战马和骑兵轰然倒地,一柄长刀从后面闪电般的劈过来,重重的砍在他厚实的脊背上,一道一寸深的裂口出现在他的背上。

    他似乎没有任何感觉,抬头看着铁心源躲在人群里的那张满是讥诮的笑脸,拖着沉重的身体转向铁心源。

    一路上刀剑如雨……

    战事发生的突然,结束的也非常的快,铁心源对战死三名骑兵的事情很不满意,冷冷的瞅着许东升,防卫出现了这么大的漏洞,无论如何他是有责任的。

    许东升站在满是坑洞的山坡上嘴里苦涩的厉害,他还是轻敌了,没有仔细的勘察这里的地形,故意露出来的漏洞被人家钻了空子。

    两支骑兵从远处慢慢的挤压过来,中间一无所获。

    铁心源在骑兵的护卫下离开了这里,留下许东升和一队骑兵收拾残局。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刺客的出现在预料之中,刺客的名字许东升甚至都知道,唯一失算的是这群人竟然会有飞轮这种从未在哈密出现过的恐怖投掷武器。

    就是这东西杀死了三名骑兵。

    许东升拿脚踢踢掉在地上的飞轮,这东西做工很精致,除了一圈锋利的刃口之外,把手和轮毂上甚至还有精美的花纹,显得古朴而华丽。

    就在他研究飞轮的时候,已经离开了的铁心源那里,忽然又响起了厮杀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