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章穆辛到此一游(3)
    第九十章穆辛到此一游(3)

    穆辛用了一夜的时间研究了铁心源的兵力部署之后,他欢喜的发现,哈密国最强大的武士都在外面,清香城里的军卒虽然很多,战力强悍的武士基本上没有。

    诺大的一个哈密对铁心源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鸡蛋,外面是坚硬的壳子,里面是柔软的蛋清。

    只要砸开或者绕开外面的硬壳,铁心源这颗蛋黄就无处可逃。

    孟元直的武力给穆辛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有那个魔神一般的男人在铁心源身边,穆辛就不会动截杀铁心源这种念头的。

    现在孟元直不在清香城,那个彪悍的双头人也不在清香城……

    穆辛放下手里的纸张,一个新的计划已经在脑海中逐渐发酵并且成型。

    他很快就把构筑计划的想法抛诸脑后,既然计划已经有了雏形,那就需要放置一阵子,等头脑里被其余的东西占据之后,然后再换一种角度来重新审视最初的计划。

    现在,他看着面前的纸张,想着如何才能在大食和波斯也造出这样漂亮的纸张来。

    身为高级学者,穆辛对埃及人卖给大食和波斯人的莎草纸非常的不满意,这东西只要稍微受潮一下,立刻就会变成一堆发霉的草杆。

    生产莎草纸的原料是纸莎草的茎。先将莎草茎的硬质绿色外皮削去,把浅色的内茎切成一尺半左右的长条,再一片片切成薄片。

    切下的薄片要在水中浸泡至少六天,以除去所含的糖分。之后,将这些长条并排放成一层,然后在上面覆上另一层,两层薄片要互相垂直。此两层薄片亦常以相互交叉的方式编织成网格状,形似织物。将这些薄片平摊在两层亚麻布中间趁湿用木槌捶打,将两层薄片压成一片并挤去水分,再用石头等重物压,干燥后用浮石磨光就得到莎草纸的成品。

    成品很像穆辛在宋国见过的竹席……

    穆辛因为损失了很多莎草纸抄录的手稿之后,痛定思痛,才决定使用大量的小羊皮或者小牛皮来抄录自己的手稿。

    虽然靡费更高,在穆辛看来,学问和智慧毕竟是无价的,不是钱能够衡量的。

    直到他来到大宋见证了纸张的诞生之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喜欢上了这东西,哪怕是宋人口中最糟糕的竹纸,也比莎草纸好一千倍。

    在宋国的时候穆辛就专门去参观过造纸作坊,从竹木破碎,到纸浆的形成直到用竹帘子捕捞纸浆,最后阴干成型他一样都没错过。

    带领他去参观造纸作坊的大儒们,一个个志得意满,还勒令作坊管事把造纸作坊那点秘密说了一个通透。

    因此,只要穆辛回到大食,就能马上制造出足以媲美大宋造纸作坊制造的纸张来。

    既然哈密造出来的纸张比大宋纸张还要好,穆辛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一窥全豹。

    为此,他专门换上了一身大宋文士长袍,这东西很好用,不知为什么,只要自己穿上这套文士长袍,那些宋国的大儒们就一个个显得很兴奋。

    穿一次可能还不知其所以然,多经历了几次之后,穆辛就明白宋人大儒以为自己已经被儒家归化了,是教化之功。

    清香城经过五年的开发,已经把所有能使用的土地全部利用掉了。

    面对依旧不断涌入的人群,清香城就只好向天空要空间了,如今的清香城,为了安置他人数多达二十七万的居民,已经见不到多少其他地方常有的那种一层房子了。

    两层的那种木楼现在也逐渐的被淘汰了,因为千斤臂和龙门吊的存在,清香城更多的是四层左右的高楼。

    就是因为数量如此多的高楼存在,才让清香城给了别人一种极其宏伟的感觉。

    一座楼事实上就是一个工厂,店铺和住家的集合体,黄家的恒昌泰造纸作坊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他们仗着在清香城立足早,财雄势大的缘故,在清香城弄了足足两亩地,除却那栋高楼之外,他们家一点都不浪费地皮,所有的地方都盖成了房子,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晾房。

    制造纸浆的厂房在天山里,哈密国不许造纸作坊的脏水进城,因此,大部分工序都是在山里完成,城里的作坊只需要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就可以了。

    春日的太阳暖洋洋的,昨晚已经把该卖掉的纸张卖掉了,今天新生产的纸张还没有晾干,黄掌柜难得松口气,就让伙计给他抬出来一张躺椅,准备在太阳底下打个盹。

    穆辛摇着一把哈密出产的折扇踱着方步从长街的另一边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七八个同样穿着长袍的家伙们。

    仰着头看了一眼恒昌泰巨大的匾额,满意的点点头,将手里的折扇优美的一收,用折扇指着恒昌泰硕大的门脸对身边穿着长袍的家伙们道:“诸位兄台,我们不妨就选择这里当做辩论的场所如何?”

    昨日刚刚认识的棺材店老板笑道;“有何不可,既然先生说东京制造出来的纸张比哈密制造的好,在下可不这样认为。

    恒昌泰的老掌柜可是我们商贾们的老前辈,如果哈密纸张没有特别之处,老掌柜当初可不会花重金从将作营购买秘方了。“

    穆辛哈哈大笑道:“陈兄台这是以人论事,而非以事论人,这非君子求知之道。

    是非曲直,总要看过才能分辨清楚。”

    穆辛依旧笑眯眯的,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中。

    今天早上,他原本想自己一个人过来的,结果不小心看到自己外族人模样,就有些丧气,不得不再去昨日去过的那座茶楼里,用高人一等的姿态,傲慢的语言连骗带激的让几个老茶客和自己同来,人数一多,自己这个异族人也就不显眼了。

    就在今天早上喝茶的功夫,穆辛不止一次的听说了将作营这三个字。

    在他巧妙地旁敲侧击下,终于发现,哈密那些让人极度不可思议的东西基本上都和将作营有关。

    就在一瞬间,穆辛就把窥探的目的地从造纸作坊变成了将作营。

    黄掌柜见一群人在自家店前指指点点的,又不像是上门的客商,不觉得有些不悦。

    正要上前询问,就看见一个熟人从台阶下面走了上来,拱手道:“黄掌柜,我等今日一定要这个胡人知道我哈密的厉害,不知老掌柜能否行个方便?”

    黄掌柜原本就看不起这个姓陈的买棺材的家伙,老脸微沉甩甩袖子道:“尔等争论,与老朽何干?”

    陈掌柜连忙拱手道:“这里有一位波斯来的名士哈拉什,他不但会说官话,还会说契丹话,并且熟读我大宋经典,他说我哈密出产的纸张不如大宋本土出产的纸张,晚辈们有些不忿,就和他争论起来。

    只要老掌柜能让他看一遍我们是如何造纸的,就能让他心悦诚服,在三元楼摆酒致歉。”

    黄掌柜如同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陈掌柜道:“你让一个胡人来看我家的秘方工艺?”

    陈掌柜竟然对黄掌柜眼中蓄积的怒火视而不见,从怀里掏出两枚金币递给黄掌柜道:“我们付钱!”

    黄掌柜一把打掉陈掌柜手里的金币怒吼道:“滚!”

    买棺材的陈掌柜并不发怒,从地上捡起被打掉的金币,又从怀里掏出五枚金币排在手上道:“就看一遍,这五枚金币就是你的。”

    黄掌柜差点被起的昏厥过去,正要喊店里的伙计们出来将陈掌柜这个无赖撵走。

    却看见陈掌柜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的钱袋,反手一倒,钱袋里的金币就哗哗的掉在地上……

    这些金币的模样怪异,上面有一个奇怪的大胡子人头像,金币虽然铸造的不够圆,却金光闪闪,毫无疑问,这都是纯金,这样的金币成色比哈密国铸造的金币还要好。

    穆辛的笑容很怪异,其余宋人的笑容也非常的怪异,陈掌柜的笑容就变得更加怪异了。

    黄掌柜脸上的怒容慢慢的散去了,逐渐变成了惊愕之色,陈掌柜这样的做法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这些金币是粟特人的金币,最晚铸造的一枚金币也至少是五百年铸造的。

    据说粟特人发现了一条黄金河,因此,他们铸造的金币成色很好,不像其他时代铸造的金币总是掺杂了很多杂质。

    自从暴戾者荣哥摧毁了粟特人的都城阿旃城,屠杀了一万四千人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这种金币出现过。

    也因此,粟特人的金币存世量很少,很多宋国的金石家非常的喜欢。“

    黄掌柜仔细看了一下掉了一地的粟特金币,蹲在地上抬起头看着陈掌柜不确定的道:“你确定要用这些金币换一个看造纸流程的机会?”

    陈掌柜傲慢的点点头。

    黄掌柜以几块的速度收拢了地上的金币大声道:“一言为定!”

    几枚金币对黄掌柜来说是一种侮辱,这么多金币……即便是侮辱,黄掌柜也觉得值了。

    搞定了黄掌柜,买棺材的陈掌柜兴奋的对穆辛道:“哈拉什,您输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