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八章穆辛到此一游 1
    第八十八章穆辛到此一游

    但凡是好的领袖,一般都是最好的教唆犯,和蛊惑者,也是最高明的骗子,和最好的安慰者。

    不但能蛊惑别人为自己拼命,还要让这个帮他拼命地人在临死的时候都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同时,通过各种仪式和宣传,也要让别人羡慕这个战死的家伙,并且准备前赴后继。

    这方面,穆辛是绝对的大行家。

    说起穆辛的私人修养,他绝对称得上智慧之王这个称号,他少年的时候就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学习天赋。

    不但通读了浩如烟海的大食经典,在学习神学的同时,他对绘画,音乐,数学,医药,机关消息,哲学,天文,地理都有很深的研究。

    在大食游学的时候,穆辛一袭白色长袍,一柄用来防身的弯刀,一条单峰驼一顶破旧的帐篷。他几乎走遍了大食和波斯全境,只要在一个地方停留,他就会去专门的地方讲经传道,为那些遇到难题的阿訇们解读难题。

    他帮助那些穷困的大食人,为他们看病,为他们筹集钱财修桥补路,哪怕在荒原,遇到将要死亡的麻风病患者,穆辛都能平静的以常人待之,守在他的身边,为他诵经,为他祈福,给他一个人最后的尊严。

    直到麻风病人死后,他还收集干柴烧掉病人的尸体,让他干干净净的进入神的国度。

    这些行为让他在大食和波斯获得了永远的尊敬,也成就了他智慧之王的无上荣耀,即便是晚年来到大宋,他依旧保持着当年求学的谦虚心态。

    借助富家翁的书房三年,一出来之后,就以一口流利的汉话震惊世人。

    一个学了三年儒家学问的大食人能在东京与一大群儒学大家讨论儒学经典,并且能提出自己独到的看法,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至少,憎恶穆辛的铁心源憎恶的是穆辛的做事方法,憎恶的是穆辛加诸在他身上的痛苦。

    对于穆辛的学问,他是没有任何资格指摘的,如果穆辛能够对他表现出一个真正老师的样子,铁心源喊穆辛一句老师是没有任何心理阻碍的。

    因此,在很多时候,铁心源都惊讶的发现,他和穆辛似乎都是一类人。

    都有一副铁石心肠,对于别人的苦难,很多时候都保持无喜无悲的状态,就像是一个局外人。

    所以,穆辛蛊惑部下的这些话,如果有必要,铁心源也会说出来,甚至说的比穆辛更加的夸张。

    总的来说,蛊惑是政治家必须掌握的一种高深手段,且不可或缺。

    以前铁心源看一部叫做《拯救大兵瑞恩》的电影的时候,那个温暖而坚定的画外音给他留下过非常深的印象——这让一个死了五个儿子的老妇人泪流满面,也让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一大群旁观者泪流满面。

    当上了国王之后,铁心源就发现正义这东西已经远离自己了。

    取决一件事应不应该的标准不再是天理和公正,或者正义这些琐碎的小事。

    而是利益!

    百姓们其实对正义这种事情不是很敏感,他们更在乎利益。

    在他们眼中,一个能给他们发钱的国王绝对是好国王,他们不会问国王的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发钱就是好国王——他们的观念是如此的朴素。

    权力其实是一个好东西,事实上,权力越大能力就越是近于神。

    如果铁心源能手握十万无敌铁骑,他就会像太阳神一样从东到西,或者从西到东享有无上神威。

    在没有成为天养神之前,铁心源必须保持一颗谦卑的心,今天所有的容忍,都是在为日后可以无限嚣张做的一些准备。

    前唐李世民的太子李承乾说的话其实没错,当了皇帝当然要追求一下肆无忌惮。

    李承乾之所以会成为后世所有皇储的反面典范,唯一的原因就在于他没有成为皇帝。

    如果一个皇帝没有一颗追求肆无忌惮的心,那和一个咸鱼有什么区别?

    赵祯这个皇帝在努力的压制自己的**,这种压制的结果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如一个富家翁。

    铁木真这方面就做的很好,真正的把自己的**释放到了极致。

    只是这个活的太过野蛮,铁心源实在是学不来,不过啊,就连铁心源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很多地方和铁木真很像,两人一样具有强烈的野心,两人对土地和财富的**都是没有什么止境的。

    就因为追求没有止境,铁心源在建国初期,对财富表现出的态度是无所谓的。

    他想要更多。

    穆辛对于铁心源的了解,远超铁心源自己的预计,从一开始,铁心源对待那根铁索的态度,就已经决定了铁心源对穆辛的态度,这一点,没有谁比穆辛这个智者更加清楚的了。

    一根铁索锁不住铁心源的心猿意马……

    穆辛进入清香城的时候,他几乎绝望了。

    不是因为清香城险要的地势,和繁华程度,而是这座城市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子对铁心源的狂热崇拜的气息。

    “我家的馕饼我家大王吃了都说好!”

    推销馕饼的小贩举着好大一摞子油汪汪的馕饼,用扇子努力的扇,希望馕饼的香味能勾引这支商队的首领来购买自家的馕饼。

    “你家大王?”

    穆辛的注意力明显不在馕饼上,他更在意小贩说的我家大王这四个字。

    小贩明显发现这笔生意做不成,嘴边也就毫不留情,瞅着穆辛一副波斯人打扮张嘴就道:“当然是我家大王,难道还是你家大王不成?”

    穆辛呵呵一笑并不在意小贩恶劣的态度,丢给小贩一枚银币笑道:“你不是皇族,这样说是犯禁的,是对你家大王的不敬。”

    小贩收起了银币,嘿嘿笑道:“这话我们当着大王的面都可以说。

    这清香城里去过城主府的人多了,每年四月十五日,清香木开花的时候,大家都会去城主府观赏清香木,那里的清香木有人照看,开花开的最大,香气也最浓郁。

    去那里摘一些清香花做成香囊配在身上,蚊虫不近,管用大半年。”

    穆辛从小贩的盘子里取过一张馕饼咬了一口挑起大拇指道:“确实是好吃食,把这些都留给我们,留着路上吃很不错。”

    小贩再次接过穆辛递过来的银钱,笑的更开心了,没口子的夸赞穆辛识货。”

    穆辛一口气吃了大半个馕饼这才停下来小声的问道:“四月十五我们能不能进入城主府,有没有福气见到大王?”

    商贩不想得罪这位买了自己馕饼的波斯人,极力的掩藏着眼中的鄙夷之色笑道:“有黄色户籍的人才能进去。”

    说完就拿着自己的空盘子转身离开,他很担心如果再多留一会,会笑出声,一个波斯蛮子也想进城主府?这可是一个大笑话,即便这个波斯蛮子会说汉话。

    穆辛放下车帘,丢下手里的半块馕饼,用波斯话吩咐阿达西而:“去查查,看看有没有机会进城主府。”

    阿达西而点点头,这个任务应该不难,只要找到波斯商人,总会有消息渠道的。

    穆辛下了马车,很快就汇入到了人群中,六个穿着波斯长袍的武士分散开立,若有若无的将他包围在中心。

    他在大宋停留的时间很长,知道新兴的茶馆永远都是了解一座城市最好的地方。

    眼看着前面有一座气势恢宏的永安茶楼,他就随着两个身着淡青长袍的哈密官员走上了茶楼。

    才进门,厚厚的帘子垂下来,穆辛就发现街市上的喧嚣一下子就被门帘给隔绝在外面了。

    里面竟然是一副小桥流水的世界,长着肥厚枝叶的花木把诺大的一个茶楼分割成无数个小小的天地。

    两个官员明显是和别人有约,才进门,就被一个伙计给领到了一处满是竹子的雅间。

    穆辛背着手细细的观察一枝红梅,总觉得不对劲,这时候哪来的红梅啊,尤其是这支红梅死板板的没有半分生气,探手一模,才无声的发笑了一下,枝干倒是真实的枝干,上面娇艳的梅花却是绢帛制作成的。

    一个青衣小帽的伙计笑吟吟的站在后面,也不催促,等着穆辛发话好上前伺候。

    穆辛收回手,笑着对伙计道:“哪里人多,就带我去那里,在沙漠里实在是孤独的太久了。”

    伙计非常吃惊,面对这个器宇轩昂的波斯蛮子他已经没有小看了,没想到这还是一个说得一口流利汉话的波斯蛮子,这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

    伙计连忙施礼道:“既然先生喜欢热闹,不妨移步茶堂,那里正好有茶博士烹茶,说书人说书,最是热闹不过。”

    穆辛点点头,随着侧身领路的伙计,穿过一片绿色的藤蔓,又走过一道长长的回廊,眼前顿时一片空旷。

    伙计伸长了脖子扫视了一眼茶堂,指着靠边的一张桌子笑道:“您来的正是时候,茶博士正在烹第一遍茶水,说书的黄老有,也正准备俗讲呢。”

    穆辛莞尔一笑,随着伙计来到桌案前,点了一些细点,要了一壶泡茶,慢慢的啜饮茶水,等待听哈密人说书人的俗讲是否如东京一般精彩。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