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四章低等人组成的国家
    第八十四章低等人组成的国度

    没有战乱的西域美的让人心醉,碧蓝的海子,金黄的沙漠,高大的胡杨,碧绿的绿洲,被一袭蓝天扣在下面,如同童话世界一般。

    然而,黄沙与碧血历来都是相配的。

    驼路上的皑皑尸骨,半掩在黄沙里的骷髅,无不在诉说在这个世道上想要谋生,是何等的艰难。

    赛义德手捧黄沙掩埋掉身边的白骨,眼前虽然埋掉了,一场风沙过后,白骨依旧会露出来。

    赛义德不记得一路上曾经掩埋过多少尸体,他也不想记得,一路掩埋尸骨,是他的习惯,他总是认为这个世界不会让善心人吃亏。

    祷告过后,赛义德就和同伴靠在沙窝子上吃饭,干硬的馕饼需要用口水**之后才能一点点的啃掉,因此,吃饭是一个悠长的过程。

    这是一支有六十五匹骆驼,十一个人组成的小驼队,从怛罗斯来,准备用精美的羊毛挂毯去哈密换取丝绸,听说哈密的丝绸是整个西域最好的,其中有一样叫做碧罗纱的纱料穿在少女身上,能让天神都出赞叹之音来。

    如果交易能够成功,塞尔柱国内的那些美丽的少女们就有福了。

    一群人围在火堆边上,讨论着明日进入哈密国的是由,一个个都都非常的高兴。

    喀喇汗国现在一片宁静,公平的阿丹王子已经控制了八剌沙衮,正在美丽的圣女阿伊莎的帮助下平定所有不臣之人,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喀喇汗国就应该恢复成那个美丽富饶的国度。

    “八马,现在是这条商路最好的时候,没有风沙,没有马贼,我们去了清香城,千万不要被那里的繁华迷住眼睛,快的交易完毕,我想趁着好时候多走两趟。”

    八马是驼队的头驼,也是领路者,他已经在沙漠上生活了二十年,是最好的头驼,也是最勇敢的头驼。

    赛义德现八马很不对劲,他总是心不在焉的四处巡梭,就在刚才,他甚至爬上沙丘四处瞭望。

    “怎么了?八马?你生病了吗?”

    八马烦躁的丢下手里的馕饼道:“赛义德,我心慌的厉害,我的身体告诉我,应该跑起来,快快的跑起来,我却没有现任何危险。”

    赛义德笑道:“八马,你应该向天神祈祷,就能获得心安,我们都是凡人,应当敬畏所有应该敬畏……”

    赛义德再也说不了话了,一支羽箭穿过了他的头颅,让他前倾的身体一下子扎进火堆里,溅起无数的火星。

    书和哈密国准许通商的黑铁令牌,一片云探手捉住这两样东西,揣进怀里朝穆辛挥挥手道:“我去喝酒了,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会有所不同。”

    穆辛黯然的挥挥手,算是和一片云作别。

    明天,他们两人将以各自不同的身份进入哈密国。

    铁心源工作到了很晚,尉迟灼灼不止一次的进来帮他剪掉了烛花,长长的蜡烛只剩下短短一截,她找来一根新的蜡烛,将底座用火烧一下,就连在了一起。

    “明年粮食会大丰收,灼灼,我准备将烈酒的禁令开启,准许百姓酿酒,你们尉迟一族,可以参加进来。”

    尉迟灼灼摇摇头道:“您给的赏赐我不要,如果可能,我希望这道赏赐由王后来颁布。”

    铁心源笑道:“为什么?”

    尉迟灼灼看着铁心源同样笑道:“您给我的越多,王后就会越伤心,相反,王后给我的越多,您就越是开心,这是不同的。

    王后才是铁家的女主人,我不过是借宿在您和王后羽翼下的一只雏鸟而已。“

    铁心源摇摇头无奈的道:“那就随你吧,算算时间,王后也该到东京汴梁城了。”

    尉迟灼灼笑道;“那是自然,妾身想不出那座城会以何等宏大的场面来恭迎大宋的长公主。

    说到天之骄子,王后才是那座城真正的娇子。”

    铁心源哈哈一笑,喝了一口水之后就让尉迟灼灼把许东升给找回来。

    “天色已晚,明日不成吗?”

    铁心源摇头笑道:“哈密国的大比比出来了一个大笑话,我总要问问才行。”

    尉迟灼灼忍不住掩嘴笑道:“可真是一个大笑话呢,十位擂台胜出者都打不过嘎嘎一个人。

    现在,国朝要奖励那些胜出者,现在一个个断胳膊断腿的确实不好封赏。”

    提起这事铁心源就一脸的晦气,连忙挥手把尉迟灼灼撵走。

    许东升进来的时候,铁心源正好处理完最后一道奏章,留在房间里极为憋闷,就示意许东升一起出去走走。

    “哈密国没人才啊!”

    铁心源看了一眼月光下影影绰绰的天山,不由自主的叹息一声。

    许东升跟着道:“哈密国人口的基础太差,真正的人才怎么可能随波逐流的当流民,如果人才不能在这种极度恶劣的环境下给自己的父母妻儿弄一口热饭吃,如何能称之为人才?

    大宋给我们的都是些罪囚,回鹘给我们的都是最低等的贱民,契丹给我们的也只是一些活不下去的农人。

    这样的环境下,您如何能要求他们中间出什么人才呢?

    至于嘎嘎,是您从小就在培养他,给他找名师学文,给他找高手习武。

    这才有了现在的嘎嘎。

    说实话,他看不起那些矮子里面拔出来的高个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铁心源低下头再次喟叹一声,不说话,心中却难过至极。

    于阗国,鄯善国,楼兰城这三场大战下来,哈密国战损三万一千人……这还是在武器绝对占优的情况下取得的战绩,说起来没有任何能够让那个人骄傲的地方。

    铁心源坐在花园的台子上,瞅着徐东升道:“我真的很缺人手,能用的人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