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章找帮手
    第八十章找帮手

    一只羊离开了满是寒冰的水潭,山魈立刻就窜了出去,几个纵跃就追上了那只羊,一翻身骑在羊背上,把它赶回来,而后,就朝那些獒犬龇牙咧嘴一下,就继续留在一片云的身边帮他捉头发里的虱子。

    一片云从羊皮堆里直起身子,用力的嗅嗅有些湿润的空气,取出一片羊肉干递给山魈,摸着山魈蓝色的丑脸笑道:“又看见了一个春天。”

    哈密国的春天就要到来了。

    天山向阳坡的位置上已经冰雪消融,流水淙淙,一些嫩黄色的芽孢已经悄悄地从地面钻了出来。

    楼兰的一场大胜,让所有人的心都安定了下来,络绎不绝的捷报就是最好的宣传手段。

    这个春天,对哈密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官府已经贴出了榜文,要在整个哈密国没遴选武艺超群的猛士,除了军中的将士,任何人都能参与进来。

    只要有幸选中,就会立刻成为哈密国的十人将,百人将,乃至千人将。

    这个消息一出,哈密国立刻就沸腾了。

    文官和哈密人没什么关系,一万个人里面有十个认识字的就侥天之幸了,这还要算上认识大食文字,突厥文字和契丹文字,西夏文字的偏门人才。

    所以,铁心源从来都没有指望哈密国自己出文官人才,只能从大宋拐骗。

    至于武人。

    哈密就太多了,且不论那些常年流浪在荒野上的西域人,即便是回鹘人哪一个不能骑着马砍人两刀子?

    至于从大宋发配来的罪囚,会武艺的人就更多了,那些被捕获的山贼,响马,独行大盗,每一个都有一身顶呱呱的枪棒功夫。

    因此,从者如云,哈密的道路上一时间全是背着武器匆匆赶路的彪悍之士。

    清香城城主府邸中,霍贤一脸的阴暗,刘攽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只有铁心源依旧笑嘻嘻的,给自己的两位重要的臣子倒茶。

    “好汉我从来都是不嫌多的,至于您两位担忧的事情在我看来这就不算事情。

    您两位总说敌人会趁着这一次大比混进清香城,却没有想到不管我们阻拦,敌人一样会进来的。

    我们假如不允许这些武人进城,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是不是也要阻拦商贾进城?

    马上就要开春了,我哈密国又要开始忙碌的春耕了,这个时候,进出清香城的人一定很多,一个个都要审查的话,又会耽误我们多少事情?”

    霍贤见铁心源不肯收回王命,叹口气道:“大王身系我哈密国运,将自己放在危险之地,堪为不智。”

    铁心源笑道:“我很聪明,也很自觉,城防大开的时候我会搬去狼穴里面住,活动范围也仅仅限于狼穴后山的草原,不可能一个人去市井中闲逛。”

    刘攽咳嗽一声道:“大王生性烂漫,如果……”

    铁心源笑道:“没有如果。”

    霍贤施礼道:“既然大王做了承诺,老夫就放心了,这就去安排武士比武事宜。

    老夫以为,未能在我哈密住满两年以上者,不能参加这次大比。”

    铁心源摇头道:“既然已经说了是大比,就不要限制身份和名额,只要是有才之士,即便是敌人也无所谓,我们有把握让这些人改变初衷。”

    刘攽长叹一声道:“老夫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大王这样豁达执着的心胸是从哪里来的。

    也罢,对于哈密国,大王远比我们两人熟悉,就这么定了,我们这一次以武论英雄。”

    有些话铁心源没办法跟霍贤与刘攽说。

    穆辛这个人无所不用其极,总是喜欢给对手出一个又一个的难题,每次都喜欢玩消失,消失之后,立刻就会有一连串的大动作让人疲于奔命。

    十万大军损失了,对穆辛来说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他回到大食,照样可以拉起来一支大军。

    他有无数种办法来解决他目前的困境,有无数的人来主动帮他顶替临阵脱逃的罪名,只要他愿意,那些死了儿子的大食人,还会把第二个送到他手里。

    这是早就见证过的事情。

    当初偷袭西夏人,虽然暂时取得了一点胜利,可是,面对西夏人的反扑,他毫不犹豫的出卖了昔日坚定的支持他的人,包括马希姆。

    结果,马希姆宁愿放弃自己光明的未来,也要坚定的站在穆辛那一边,即便是被欺骗,他依旧相信穆辛。

    铁心源只想把穆辛吸引到自己身边来,他不愿意让穆辛去荼毒自己的百姓。

    从精神上去伤害一个人,这是穆辛最擅长的手段。

    战事结束之后,最迫不及待的翻越天山路来到哈密的人自然是驼队和商贾。

    两军交战最直接的后果是,无数的马贼消失了,不论是哈密军队,还是大食军队,都会在第一时间开辟出一片干净的战争供两军交战。

    冷平和王胄把这事干的很彻底,他们两人麾下的大军之所以越打越多,吞并马贼的功劳不小。

    过完寒食节,冷平和王胄就要和铁四,铁五换防了,铁心源从不允许自己的某一支军队长久的驻扎在某一地不动弹。

    雇佣兵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自从冷平,王胄开始领军饷和军粮,以及武器装备之后,就没人再提起自己雇佣兵的身份,即便是契丹人和西夏人也一句不说。

    冷平,王胄承诺这些人可以把家人接来哈密居住,并承诺给他们家人取得蓝本的户籍。

    这是润物细无生的手段,这些契丹人和西夏人,以及吐蕃人常年生活在哈密,哪里好,哪里不好心中自然有一本账,如今再自认为自己取得了一定的功勋,为了让功勋不至于作废,带着家眷安居哈密国是最好的选择。

    就因为有雇佣兵的前车之鉴,铁心源才自大的说出可以感化那些敌人的话。

    感化有很多种方式,其中大雷音寺的感化方试是最科学的,也是最有成效的。

    每当铁心源站在后山草原上的时候,就能看见昔日的回鹘贵族们穿着破烂的羊皮袄,背着沉重的木桶向山脊上的大雷音寺攀爬,他心中就无限感慨。

    要知道这些回鹘贵族们的身后没有人拿着鞭子抽打他们,也没有人在边上监视他们。

    他们劳作都是发自内心的,期望通过折磨**来达到让精神愉悦的目的。

    这样说多少有些变态,可是,婆罗门教和藏传佛教根本就是有很多的借鉴之处的。

    印度教的大梵天就在外形上很像拜火教的风神,而拜火教的很多教义都被表面上已经死去的萨迦活佛给系统的归结到他的新教派里面去了。

    因此,大雷音寺博取众长,只要是佛家的神,她们好像都信,只要是神祗,他们也都信,这很像铁心源在后世见到过的很多寺庙,里面不但供奉元始天尊,也供奉观音菩萨。

    在教人认命这一道上,没有哪一门那一教能强的过婆罗门,至少,铁心源知道,即便是在千年以后,婆罗门依旧是顶呱呱的贵族。

    其实铁心源现在也不知道大雷音寺里到底在信奉什么神祗,只知道大雷音寺现在已经拥有佛像一万六千七百座,按照撒迦生前的说法,大雷音寺应该是十万佛陀的居所。

    仁宝上师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至少铁心源是这样认为的,尽管他非常讨厌铁心源总是追问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高原上没有传来火药的爆炸声,更没有传来哪一个部族的首领被弩箭给弄死了,最重要的是你们连毒药都没有用,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让守在青唐城的李巧一日三惊,总要预防高原上的吐蕃人会突然冲出来。”

    “阿弥陀佛,师兄已经去了西方极乐世界!不在人世间了,转世灵童还没有寻找到,因此,我师兄还没有返生。”

    一声佛号把铁心源吓了一跳,连忙道:“我听说佛门宣念佛号的时候最好心无旁骛,你这会杂念太多,念佛号是不是不太合适?

    另外,你以前都不念佛号的,现在突然念了,这让我非常的吃惊。”

    仁宝上师无奈的道:“老僧听闻现在正是哈密国上下忙着准备春耕的时候,大王为何还有闲心来我大雷音寺?”

    听仁宝上师这样说,铁心源有些晦气的叹口气道:“我那个便宜老师,带领了一大群武艺高强的武士,正满世界找我呢,霍贤和刘攽不许我出狼穴,只好来大雷音寺寻求一下庇护。”

    仁宝上师笑道:“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要大王不离开我大雷音寺,老僧保证大王掉不了一根汗毛。”

    铁心源摇摇头道:“如果仅仅是躲起来,穆辛再厉害也进不了我的狼穴。”

    仁宝上师笑着拍拍手,门外面立刻走进来六个红衣大喇嘛,这些人进来了,仁宝上师就对为首的一个大喇嘛道:“因陀罗,保护我教法王。”

    那个叫做因陀罗的大喇嘛躬身领命,而后就带着那群人又出了门。

    铁心源这才有机会问道:“他们成不成?”

    仁宝上师笑道:“因陀罗有生裂虎豹之能,是真正的生裂虎豹,他以前是斗兽场的猛士,被我师兄点化皈依我佛。”

    铁心源朝门外看看舔舔舌头道:“这么说,其余五位也不是弱者?”

    仁宝上师笑道:“他们是我教持金刚杵者。”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