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九章穆辛去哪了
    第七十九章穆辛去哪了

    临阵脱逃这种事情穆辛干起来没有半点的心理负担。

    这种事情他经常干。

    至少,铁心源就没有感到半点的惊讶,对一个被穆辛抛弃过两次的人老说,这样的事情确实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事情很麻烦。

    当大食人,喀喇汗人付出无数伤亡之后爬上城墙,努力作战等待同伴支援的时候,却发现同伴都在转身逃跑……

    站的高,就看的远,站在城墙上看着同伴抛弃了自己,疯狂的向西方逃遁的时候、

    攻上城的大食人和喀喇汗人就显得非常绝望。

    战场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停顿了下来,城头的大食人,喀喇汗人,以及他们的敌人加密人,都停止了作战,齐齐的踮着脚尖看城外那些惊慌逃遁的军队。

    一个哈密人对手足无措的对手道:“兄弟,投降吧,这不算什么事情,最多明年帮我们种一年的芦苇,就能回家了,命丢了,可真的就没有指望了。”

    打击一支军队士气最好的法子就是背叛,一个好的领导人在军队中可以失败,甚至可以逃跑,唯独不能背叛……

    喀喇汗人和回鹘人其实没有多少差别,他们甚至连话说的都是一样的。

    要脸的,倔强的武士这时候全都战死了,要嘛自杀了,留下来的脸皮都很厚。

    叮当叮当的把武器丢掉之后,就如同老农一般蹲在城头,抱着脑袋看远去的同伴,神情极为深沉。

    更有甚者,丢掉武器之后,就变成一副准备被砍头的死样子,躺在地上,不论加密人如何拳打脚踢也不起来。

    在西域,战败的武士最好的下场是被当做奴隶贩卖,最勇猛的战士会被送进斗场,和野狼,豹子,狮子作战为贵族老爷们提供一场场热血淋漓的厮杀。

    再弄清楚大食人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孟元直和铁三,铁五,就立刻带着大军出击了,如果这时候还留在城池里,那就是一种可怕的失职。

    兵败如山倒的模样是装不出来的,即便是能装出来,就按照目前这种形象的表象,也没有任何办法做出任何有力的反击。

    同一时间,冷平,王胄,阿大的军队也不再做任何的掩饰,只要遇到成队的大食人就发动最坚决的攻击。

    于是,荒原上全是零星逃遁的大食人和喀喇汗人,连骑兵都非常的少见。

    当初留在城池上的大食人之所以会干脆的选择投降,就是知道自己进入荒原之后将会面对什么。

    楼兰城里一片欢腾。

    黄元寿坐在雪片一样传来的捷报中哈哈大笑,而传递胜利消息的哈密信使已经连夜出发,背着象征胜利的红色棋子,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楼兰城。

    这样的消息不仅仅是要传递给清香城的,同样要传递给哈密城,天山城,雪山城,大石城,胡杨地,红砂城和青唐城以及所有的哈密治所。

    信使每到一地,一地就掀起了欢庆的海洋,这是哈密国取得的第一次决定性的大胜。

    清香城里的商贾们在不计成本的狂欢,战争的结束,就意味着商道就要重新开放。

    一场在冬天里发生的大战对商队的影响很小,毕竟,在这样的天气里,只有很少的商队回选择在冬日里继续交易。

    霍贤和刘攽在接到捷报之后,就相视一笑,这样的结果虽然早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如今终于传来了确切的消息,他们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地了。

    铁心源的面前摆着一副巨大的地图。

    这幅地图非常的大,甚至占据了城主府的一面墙壁,上面密密麻麻的标注着西域的各个地名。

    如果说,哈密有什么真正的宝贝,这幅地图绝对能够放在最前列。

    戈壁,沙漠,流沙,风眼,沼泽,巨大的风蚀城堡,河流,绿洲,湖泊,在这张地图上被标注的清清楚楚。

    这是哈密商队几年来创造的最大成就。

    自从接到穆辛逃遁无踪的消息之后,铁心源就一直在看这张地图,已经看了整整两天。

    他重点观察的地点就在西海固和沙漠一带,桌子上堆着厚厚一叠这两个地方的分地图,这上面能看到更加细小的地方。

    许东升坐在铁心源的旁边,两人一起翻看那些枯燥的地图,直到头昏眼花之后,许东升合上地图对依旧看着地图出神的铁心源道:“穆辛没有翻盘的余地了,刚才,孟元直来信,他已经和阿大将军在鄯善会师,冷平和王胄的军队已经占领了焉耆,留守博斯腾湖的大食人已经在两天前放弃了博斯腾湖山谷,退向龟兹,不告儿一代。

    如果按照目前我军的局面来看,占领拜城,阿克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大王,我军就要收复所有属于回鹘的国土了。”

    铁心源并没有流露出欢喜的神情,敲着庞大的地图沉声问道:“穆辛去哪里了?”

    “他失败了,自然是逃走了。”

    “自从遇见我,他什么时候成功过?逃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一次这个老家伙不是越跑越强大?”

    徐东升的眉头同样皱起来了。

    因为他觉得铁心源说的话非常的正确。

    当初偷袭西夏人失败之后,这个老东西就逃跑了,偷袭契丹人成功之后,结果遇到了契丹人准备要报复,他又趁着黑风暴起来的功夫逃跑了。

    每逃跑一次,他身边的实力就越发的强大。

    “你说他这一次能跑那里去呢?”许东升不得不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地图。

    铁心源从地图边走开,提起铜壶给自己倒了一碗热茶道:“老许,你还记得穆辛第一次逃走的时候有多诡异吗?”

    许东升的眉头拧成了一疙瘩,黄沙漫天的日子里,穆辛一转眼就不见了,前不见踪迹,后不见人影,就像是钻进了沙子,一点踪迹都没有留下。

    铁心源喝一口热茶,手指扣着桌子笑道:“当时我们还笑话穆辛是一个盗墓贼来着,怎么,你把这事忘记了?”

    许东升叹口气道:“怎么可能会忘记,当时你病得很重,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我把你包在沙子里面用火烤,才算是救了你一命,这事你一定要记得。”

    铁心源点点头道:“这点情分你已经用在你傻儿子的身上了,以后还想有情分,最好多救我两次。”

    许东升咬着牙道:“你确定我最聪明的一个儿子只能帮你守仓库?我觉得这孩子当一个县令没有任何问题。”

    铁心源摇摇头道:“你想多了,县令是牧民官,虽然官职卑微,却是我哈密最重要的一级官职,你儿子读书读傻了,如果不是还有品行好这一个优点,我会立刻把他安排到我的身边,负责书记的职务。”

    许东升点点头道:“那就算了,还是让他继续当库令吧,至少在那里不会被你当猪养。”

    说了一会闲话,许东升就离开了,刚才和铁心源说的沙漠,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探查一下。

    当年穆辛就是从那个地方那个突然消失的,等他在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快到哈密了。

    这一路如果不盘查清楚,没人能睡好觉。

    毕竟,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带着三百多名黑衣武士,基本上已经具备了攻城拔寨的能力。

    从人数上来判断,许东升非常肯定,那条暗道应该不能通行大军,否则,穆辛早就利用这条通道了。

    那条通道的左边就是浩渺的西海固,几百人进入西海固之后,想要再找出来,难如登天。

    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不过,许东升不会很在乎,全力追查就是了。

    他根本就不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一条两三百里长的隧道,尤其是在沙漠里,这根本就不可能。

    穆辛当年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钻进了一条不太长的地道,而后进入了西海固,然后借助西海固蜿蜒曲折的峡谷最终来到了哈密城外。

    因此,他会将防御侦查的重点放在哈密城外,而不是那片什么事情都能发生的沙漠里。

    西海固渺无人烟,里面的城池和坎儿井已经被铁心源毁掉了,已经不适合人类生活了。

    徐东升有一件事情并不知道,西海固里并非杳无人烟,准确的说,那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哈密的老百姓。

    冬日里的西海固难得有一个清朗的天气。

    每逢这样的晴天,一片云就会坐在一堆老羊皮上面,慵懒的晒着太阳,有山魈帮他捶背,他很满意。

    他不喜欢接触人群,以前不愿意,现在同样不愿意。

    一头狼王,在被剥夺了王位之后,他宁愿选择流浪,也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施舍,哪怕这种施舍来自自己的儿子。

    一只山魈,四头巨大的獒犬,和一百只羊,两匹战马就是一片云全部的身家。

    他觉得很不错,晚上睡在高大而破败的城堡里,白天就在水坑边上牧羊,除非粮食和盐巴没有了,他才会沿着沟壑走出西海固,用自己的羊毛,或者羊奶酪,去和那些路过的商贾们换一点盐巴和粮食。

    其余的日子里,一片云很享受独处的时光,在这里,他就是至高无上的王。

    獒犬就是他的爪牙,山魈就是他的臣子,至于那群羊,则是他最忠诚的百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