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五章张直的头功
    第七十五章张直的头功

    张直的武艺不高,打不过铁家兄弟,也打不过铁三百和拉赫曼,他连孟虎和嘎嘎都打不过。

    至于孟元直,他从来都不敢直视孟元直的目光,只要孟元直发怒,张直的膝盖就发软。

    当他发现自己练王胄,冷平也打不过之后,剩下的日子就只有喝酒了。

    以前在牛心亭的时候,身为一个小小的山贼首领,虽然饿肚子的时候很多,精神却是饱满的,山贼里面以他最为强大。

    来到哈密之后,肚子总是吃的饱饱的,钱财也不少,自豪感却没有了。

    直到有一天他去将作营,遇到火儿之后,这一切就有了变化。

    当时火儿正在研究什么武将系统,最初的时候他找的人是孟元直,结果被孟元直鄙视的体无完肤之后,火儿就发现这东西对孟元直来说根本就是一个鸡肋。

    如果说,孟元直吗,阿大他们都有武人的自觉,不愿意变成火儿的试验品,到了张直这里,就完全没了这个顾虑,经常被嘎嘎打的满地找牙的张直,心中除了不想挨揍这一个念头之外,别的什么都不想。

    当过山贼的人,指望他有更多的羞耻感和荣誉感这根本就不可能。

    于是,张直接受了火儿的全面改造,今天,他的收获非常的丰富,短短的一炷香时间里,武将系统已经拯救了不下四次。

    跟在孟元直身边冲锋,总是死的最快,因为孟元直总是选择最难走,敌人数量最多,敌人最强大的地方走,他总是想为后面的部属杀开一条血路。

    如果更在队伍尾巴上自然是幸福的。

    可是,张直是孟元直的副将,主将都奋勇杀敌了,他这个副将只好紧紧跟随。

    好在张直的刀子里能飞溅出轻油,咯吱窝里能飞出极小的火药弹,背上有强弩,胳膊肘子上有倒钩,如果使劲拍打一下肚皮,就有一张坚韧的钢丝网飞出来,上面满是倒钩,被缠住之后生不如死。

    有了这一身武将系统之后,嘎嘎一般就不愿意来找张直比武了,因为很麻烦,谁也不愿意和张直比武的时候被淋上一身的尿水,更不愿意被渔网缠住,倒钩刺进肉里面很痛。

    平日里,刀子里装的是尿水,上了战场之后,那里面的尿水就会变成轻油,只要沾上一点,很快就会变成一根硕大的火炬。

    着火的马木留克骑士轰然倒地,和战马一起化作一堆更大的火堆,他在火焰中坚持了很久,一声不吭。

    马木留克骑士的关系似乎都很好,当那个骑士死亡之后,就有更多的骑士冲着张直厮杀过来,他们宁愿放过凶悍绝伦的孟元直,放过不堪一击的哈密骑兵,也要优先干掉张直,这让张直非常的害怕。

    孟元直眼中只有阿拉丁,这个人他当初在哈密城外狙击过,结果失败了,让这个家伙逃过一劫,现在他准备弥补一下自己当初的过失。

    自然对张直的处境视而不见。

    绝望中的张直眼看着七八个白衣骑士齐齐的向他厮杀过来,嚎叫一声,就拼命地向孟元直身边冲锋,只有冲到自己老大跟前,才有活命的可能。

    孟元直一骑绝尘,刺穿了想要离开自己的两个马木留克骑士的咽喉,就直奔后面指挥作战的阿拉丁。

    张直绝望的发现,自己身边只有五六个同伴和自己面对敌人,转瞬间,五六个同伴就被白衣骑士迅速的杀死,只剩下自己孤军作战。

    其余的哈密骑兵在校尉的统领下正向敌人的投石机发起攻击,没人在意战场上一个停滞下来的小角落。

    白衣骑士的弯刀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一轮明月,闪着寒光劈头盖脸的砍劈下来。

    张直绝望的大叫一声,挥刀格挡了上去,手腕子一震,右手再也没有了知觉。

    心中大骇,重重的一拳击打在肚皮上,只听咔嚓一声响,一张细细的渔网就向对面的马木留克骑士笼罩了过去,马木留克骑士想要挥刀斩开,那张渔网却贴着弯刀席卷了过来,一瞬间就连人带马笼罩在其中,他随手一扯,却没有扯动,胯下的战马却嘶叫起来,渔网带刺的弯钩全部刺进了战马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

    尽管右手麻木的厉害,张直还是勇猛的扑了上去,长刀准确的沿着马木留克骑士的铠甲缝隙刺进了他的心脏……

    眼前全是白色的人影,张直咬着牙从怀里掏出两颗火药弹,咬掉了上面的火帽,随手就丢了出去。

    然后抱着马脖子向左边的空地逃遁。

    身后传来两声巨响,也不知道杀伤力如何,张直只觉得自己背后挨了重重一击,嗓子眼发甜,一口血喷了出来,拼着老命搬动了肩膀上的机括,嗡的一声,一大蓬弩箭就从后背上的弩弓里发射了出去。

    身后传来战马倒地的声响,眼前冒着金星的张直把脑袋耷拉在把脖子上继续狂奔。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张直努力坐起身子,他发现自己面前已经是密密麻麻的投石机……

    正在疯狂的往城头投掷冰块的大食人,齐齐的一愣,马上就操起刀子向张直扑了过来。

    瞅着空荡荡的身后,张直仰天大叫一声道:“娘的,老子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今天的目标就是投石机,张直既然已经杀到了这里,就没有任何理由后退。

    咬着牙纵马绕开那些跑过来的投石手,取下藏在肋下的轻油泼洒在邻近的投石车上。

    一个人能背负的轻油太少,泼洒了两架投石车之后,轻油就没有了,张直一面和那些围追堵截的大食人捉迷藏,一边躲避如同飞蝗一般的羽箭,还要一面取下挂在身上的火药弹胡乱往投石车上丢。

    轰隆隆,连声的巨响过后,两架投石车被火药弹炸的坍塌下来,另外两架投石车燃起了熊熊大火。

    几乎用尽了法宝的张直被大食人团团围住,惨笑一声,强忍着背后钻心的疼痛,就打算做最后的挣扎。

    奔跑起来的骑兵面对步兵的时候总是有便宜可沾的,狂暴的战马撞开了步卒,长刀砍翻两个来不及换长枪的大食人,张直杀出了重围,只是两条腿上多了两条伤口,皮肉翻卷,鲜血直冒。

    已经头晕目眩的张直发现眼前多了两条白色的身影,叹息一声任由战马带着他向敌人冲了过去。

    当啷一声响,发生在两马错镫的功夫,张直感觉自己的肋下一阵冰凉,这是挨了刀子的感觉。

    手痛的厉害,右手上皮肉翻卷,露出森森白骨,刚刚和敌人分开,手里的长刀就跌落在地上……

    肋下的冰凉似乎抽掉了他所有的力量,想要踩着马镫稳住身体,脚下一空,身体就歪倒一边,落于马下。

    屏住呼吸准备接受碰撞,碰撞却迟迟不来,张直摇摇头,发现他又神奇的坐在另外一匹马上。

    抬头就看见孟元直狰狞的笑脸。

    “干的不错,首功拿到了。现在暂时歇息,看我毁掉投石车,我们就回去。”

    张直四处张望,没看见拦截自己的马木留克骑士,只看见两匹无人的战马在用脑袋不停地拱地上的尸体,尸体上插着两柄短矛,人早就死的透透的了。

    越来越多的哈密骑兵越过张直,向投石车冲了过去,人人手里举着装满了轻油的皮口袋……

    穆辛遥望着浓烟四起的投石车,满是褶皱的脸皮抽搐两下,做了一个合围的手势,原本参与攻城的一部分军队就撤退下来,堵截孟元直的后路。

    孟元直在投石车群中纵横捭阖,杀散了那些想要救火的大食人,眼看火势已经无法遏制,这才下令撤退。

    他并没有沿着原路返回,而是横向杀往西城门,在那里,会有铁五领兵接应自己一行人。

    铁三站在箭楼上举着粗陋的望远镜目睹了整个战况,无论是孟元直的悍勇无双,还是张直的好运气都让他赞不绝口,见孟元直开始向西突围,就下令铁五可以出城接应了。

    在乱军之中,孟元直终于没有了刚出城时刻的潇洒,转身就从无敌的猛将变成了一个嗜血的屠夫。

    一手铁枪,一手长刀,在乱军之中所向披靡,不论是大食人特有的马木留克骑士,还是喀喇汗大军中的猛士,在他面前竟无一合之敌。

    胸口上鲜血淋漓的阿拉丁狂叫一声,挥舞着双刀拦住孟元直,他相信,只要自己拦住孟元直,出城的这支哈密骑兵就要全部死在这里。

    孟元直挥手一刀逼退阿拉丁,长枪刺进了另外一个压着张直厮杀的喀喇汗人,嘿嘿一笑,不等长枪收回,霹雳一声吼,不等长刀余力散尽,就生生的收回来,向阿拉丁的脑袋斩了过去。

    阿拉丁连忙一低头,长刀砍在阿拉丁的头盔上,竟然将坚硬的头盔横着一分为二。

    阿拉丁只觉得头皮发凉,惨叫一声,伏鞍就逃。

    孟元直很想追赶,见自己的部下再次身陷重围,只好放弃逃遁的阿拉丁转身救援部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