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七章冰火两重天
    第六十七章冰火两重天

    霍贤,刘攽,铁一一群人来到城主府的时候,铁心源正站在院子里在用一块块被切割成砖头一样的冰块,盖房子。

    霍贤,刘攽都是才智卓绝之辈,只是看了一眼铁心源在干的事情,联想一下铁心源召唤他们来的目的。

    霍贤立刻皱眉道:“结冰为城,穆辛这个蛮夷竟然能想到这一招?”

    铁心源丢下手里的冰砖笑道:“不仅仅如此,他还用冰块混合碎石块铸造成冰弹,用投石机猛烈的轰击楼兰城,他还在楼兰城外,修筑了无数道冰墙围困楼兰城,还用堆砌冰甬道逐步推进。

    按照今日清晨的奏报,穆辛的冰城已经初具规模,孟元直亲自率领骑兵冲杀几次,效果都不好。

    毁掉的冰墙,和冰甬道一夜之后又会恢复如初。

    最糟糕的就是穆辛这家伙还把冻死的民夫尸体冻在冰墙里,让冰墙更加的坚固,火药弹和轻油的威力大减。”

    刘攽连忙问道:“孟大将军如何应对?”

    铁心源笑道:“孟元直很聪明,有样学样,从城里取水浇灌在城墙上,如今,楼兰同样是一座冰城。”

    霍贤道:“冰城有效的削减了火药和轻油的伤害,甚至把这两种我哈密最拿手的武器伤害减小到最低。

    如此一来,就只能依靠各自的真实战力来解决问题了。”

    铁心源笑道:“引弓不发才是最可怕的时候,穆辛的长箭已经射出来了,我们能做的就是抵抗。

    不知诸位有何破敌良策?”

    铁心源延手邀请众人进了大厅。

    大厅里自然很暖和,身为城主府女官的尉迟灼灼今天却不出面招呼客人,留在屋子里的是几个恭顺到了极点的伊赛特女子。

    尉迟文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觉得这样很合适,姐姐已经成了大王的妃子,自然不好抛头露面。

    铁心源也微微的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恢复了正常,坐在最上首的椅子上等自己的臣子们出主意。

    刘攽抱着茶碗暖着手笑道:“如果孟大将军能维持住目前的局面,两月之内,穆辛一定会在大河解冻之前退走。”

    霍贤摇头道:“太被动了。”

    尉迟文替无法说话的铁一道:“大食骑兵勇悍绝伦,悍不畏死之名传扬天下。

    黑武士更是所向无敌的悍卒,稍不留心,就有倾覆之忧,被动的固守并非良策。”

    刘攽皱眉道:“老夫总觉得这个穆辛是在逼迫大王与他野战,逼迫大王前往楼兰增援孟大将军。”

    铁心源点点头道:“野战是大食人的强项,如果进攻楼兰城的军队是喀喇汗人,我还有可能出战。

    既然是大食人,我还是觉得固守比较好。“

    铁一继续借尉迟文的口道:“大食骑兵中最凶悍的不是战马骑兵,而是骆驼骑兵。

    全军装备单峰驼,这种骆驼要比战马高出半个马身,一旦和骑兵接战,居高临下非常凶悍,而且单峰驼在沙漠戈壁上奔跑起来不输战马,甚至还有过之。

    兼之皮糙肉厚,极耐打击很难对付。”

    霍贤道:“这么说来,能对付这家伙的只有城池?”

    铁一点点头。

    霍贤继续道:“既然如此,我们的骑兵就不要出战,不过,也不能任由穆辛将楼兰城团团围住,必须打开一条通道,有了一条通道,城里的百姓和军兵才能安心守城,不至于军心大乱。”

    刘攽笑道:“所谓坚不守,柔不可久,刚柔并济才是守城知道,孟大将军应该有守有攻,该出城的时候一定要坚决出城。”

    霍贤瞅了刘攽一眼道:“大王已经把守城职责交给了孟大将军,就要对他有足够的信任,我们在清香城不了解,不清楚,不知道那里的实际情况,仅仅以片言只字来推断指挥前军作战,是不负责任的纸上谈兵,大宋吃这样的苦头已经数不胜数。

    论到知兵,我们谁都不如孟大将军,他就站在楼兰城头,知道那里的一切,知道该如何对付穆辛,他能找出最合适的方法来击败穆辛,知道该不该出兵城外。

    老夫以为,我们只要给孟大将军足够的物资供应,足够的兵员,足够的武器,就把自己能做的全做了,剩下的,就看孟大将军的了。

    他如果得胜归来,我们为他庆功祝贺,如果丧师辱国我们就治他的罪责。

    站在这里不负责任的对前方的将士指指点点是很不恰当的。”

    铁心源有些尴尬,老家伙说话太不给人留情面了,甚至说的非常恶毒。

    老家伙早在充当哈密相国之前就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不过,那一次说的是相国职位。

    他想做一个真正有权限的相国,而不是充当一个皇帝的替罪羊。

    政令部分应该由他来制定,由他来实施,皇族和百姓们如果因此而受益,他就该有奖赏,皇族和百姓如果因为施政不当遭受了损失,他即便是被五马分尸了,也绝对不喊一声冤枉,因为事情就是他做的。

    他认为最好的皇帝或者大王,就该是庙宇里的菩萨像,百姓们都知道自家的国王是谁,都知道自家的国王身份高贵,高高在上,都知道要尊敬国王。

    可是,好皇帝的前提就是要少说话,少办事,不说话,不办事自然就没有错处,只要跟在相国,大将军的屁股后面监督他们办事就好。

    他的话经常让铁心源想起傀儡两个字,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很有道理,对百姓很有道理,只是对皇帝有些不公平罢了。

    好好地一场军事讨论会,被霍贤这根搅屎棍弄得鸡飞狗跳墙,不欢而散。

    铁心源决定写信问问自己的老丈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该怎么办?

    毕竟,他老人家当了好几十年的大宋皇帝,这方面应该很有经验才对。

    铁心源其实很想去楼兰看看穆辛铸造的冰城,可是这话根本就没机会说。

    霍贤,刘攽以及留在清香城的大宋官吏们,一个比一个油滑,根本就不给铁心源说这话的机会就一哄而散。

    清晨的时候兴致勃勃的准备显露一下本事的铁心源非常郁闷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枣红马明显的很疑惑,不停地在尉迟灼灼身边打响鼻,铁狐狸也围在尉迟灼灼的身边蹦来蹦去很亲热。

    狐狸来到房间里没关系,枣红马硕大的身体进了屋子,让铁心源立刻就对自己房间的高度有所不满。

    看到尉迟灼灼往枣红马的背上爬,连忙喊一句道:“小心,那家伙性子烈!”

    尉迟灼灼给了铁心源一个大白眼就爬上了马背,很奇怪,枣红马没有任何反应。

    尉迟灼灼从枣红马的背上溜下来道:“怪不得枣红马会让公主骑,却不许我骑,原来只要沾了你的味道,枣红马就不拒绝。

    还以为她天生高贵能让枣红马认主呢。”

    “你没有洗澡是吧?”

    尉迟灼灼俏脸一红,啐了铁心源一口,就匆匆的回去洗澡去了。

    铁心源的桌子上放了一大盘子炒豆子,铁心源一捏一小把,然后一颗颗的往嘴里送,狐狸是用舌头卷的,一下子卷好几颗,咬的嘎嘣作响,至于枣红马,上下嘴皮翻动一下,一盘子炒豆子就不见了一大块。

    穆辛到底选择了硬碰硬,这让铁心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冰城虽然很奇特,却还没有让铁心源绝望的地步。

    寒冰制作的甬道是能隔绝轻油的焚烧,粗大的冰块铸造的城池是能减少火药爆炸的威力。

    那又如何?骑兵攻城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除非穆辛能够修一条直通城头的马道。

    孟元直没有铁心源这样乐观,楼兰城头冰屑飞溅,打在他的铠甲上噗噗作响,密集的冰弹从不远处的冰城里面飞出来,每一块都重重的轰击在城墙上,整座城墙已经被这些混合了石块的冰弹轰击的千疮百孔。

    覆盖在城墙上的坚冰大块的脱落,用不到晚上,冰弹就会直接落在夯土城墙上。

    如果说楼兰城这边是一个冰雪的世界,那么,那座由坚冰筑造成的城池,就是一个火的世界。

    橘红色的火焰在坚冰上燃烧,火焰还会随着融化的坚冰四处游走,不时地有满身火焰的人从冰墙里跑出来,发疯一样的在地上打滚,然后没了声息。

    “将军,受伤的全是修筑冰城的龟兹民夫,大食人不太多,连喀喇汗人也没有几个。”

    张通一脸的黑灰前来禀报,火药弹和轻油的杀敌效果不好。

    “不是说鄯善,焉耆之地已经没人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民夫,我不信穆辛有这么多的粮草养活这些比他们本军还多的民夫。”

    孟元直对这些连命都不要的帮助穆辛修筑冰城的民夫深恶痛绝。

    张通指着源源不断的进入冰城的民夫道:“您看,那些扛着冰块的人都是龟兹人。

    这些人从来都没有受过军队荼毒,以为自己会唱歌跳舞,能赚钱就不会有人来伤害他们,现在恐怕已经后悔的快要死了。

    另外,穆辛怎么可能给他们供应粮草?冰城修建完毕,这些人也就到了该死的时候。

    末将以为穆辛是在用这些人消耗我们的武器。”

    孟元直拍拍城头的坚冰道:“不消耗都不成,这些人要把冰城修建的比我们楼兰城还要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