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四章鸡犬升天的好机会
    第六十四章鸡犬升天的好机会

    “都竖起耳朵给我听着,老子不是杀千刀的奴隶贩子,老子是哈密的官员。

    今天是良心大发,看不惯你们在契丹被人家当牛马使唤,这才掏了一点银子把你们买下来,送到哈密国去过好日子。

    哈密国什么样子,你们这些住在阻普大王府的人应该听说过,那里没有奴隶,过去了大王还给你们发田地,发房子,勤劳些的还会有牲口农具发下来。

    苦上两年,剩下的日子尽享福了,想去的,咱们吃过饭就走,不想去的,这就转头回契丹,老子绝不拦着。“

    许东升坐在马上懒洋洋的把自己的话说清楚了,就打算开始吃饭,今天要走四十里路呢。

    一个有眼色的汉子连忙问道:“官人,去哈密是好事情,如果不是有老娘拖累,小的早就自己过沙漠了。

    万一……“

    许东升笑道:“鬼心思。”说着话把自己的官印丢给那个汉子继续道:“认识字不?不认识的话也是狗看星星,拿这东西给你看,就是让你安心。”

    汉子双手捧着官印瞅瞅背面,皱眉道:“为何这方官印是将作营铸造,而非文思院,或者内府监监制?”

    许东升轻咦一声道:“你居然懂官印制作?”

    汉子拱手道:“在下祖上本就是以铸造印鉴为生。”

    说着话也不看官印下面的字迹,双手奉还了许东升的官印。

    许东升收回官印笑道:“有这门手艺就饿不死,说不定能过的比一般人还要好些。

    哈密国现在最缺的就是各色工匠,你到了哈密定有一番前程等着你。”

    大汉谢过之后就回到一个老妇身边,低声说着话,看样子是在安慰老母亲。

    回答完了大汉的话,许东升就来到亲卫们铺好的毯子上,休息吃饭。

    对于这些人,许东升没有什么好说的。

    汉人,宋人的屁股比较大,待在某一个地方时间长了,就不愿意离开,如果不是用这样的手段,想要让他们迁徙这根本就是做不到的。

    能驱使他们离开故乡的只有天灾和**,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们也不愿意离开,许东升同样如此。

    他认为男人在外面赚钱可以,却不能把家也带走,这会让在外闯荡的人有牵挂,施展不开手脚。

    许东升的小儿子这一次跟在他的身边。

    能把家人带来哈密,这是徐东升的一大进步。

    “父亲,哈密国真的像您说的那样好吗?”许良小声的问父亲。

    许东升把馕饼咽下去之后感慨的道:“哈密国很富庶,最紧要的是哈密王很厉害。

    良儿,这世上的好地方多了,大部分好地方都是因为某一个或者某一些人才成为一个好地方的。

    有本事的人,即便是在荒漠戈壁,也能把那里打造成一个人间天堂的。

    没本事的,就算是给他最好的地方,他也能搞得民不聊生。

    在父亲我看来,有本事的人所在的地方,就是好地方,即便不是好地方,过一些年之后也会变成好地方的。”

    许良有些不明白父亲绕口令一般的说法。

    许东升把一块羊肉递给儿子道:“多吃些,吃饱了饭才有在这里活下去的能力。

    你跟你哥哥他们不一样,他们已经来不了塞外,受不得风沙,整天吃吃喝喝的把这一辈子过去,也就不枉爹爹为他们忙碌一场。

    你还年轻,还想做事情,不想混吃等死,所以,爹爹才把你带来西域看看世面。

    看来世面,你就会发现,有时候受苦要比吃吃喝喝醉生梦死有趣多了。”

    “孩儿听说那哈密王乃是赤手空拳打下了诺大的江山,而后迎娶我大宋长公主终成一代枭雄。”

    许良握紧了拳头有些憧憬。

    许东升拍拍儿子的脑袋笑道:“确实是赤手空拳啊,当时在这里的宋人,只有他和爹爹,以及孟元直三个人。

    他硬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建立了一个国家,爹爹当时如果不是被那些黄金迷了眼睛,现在一定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三个人之一。

    不过,这一次回到哈密,爹爹也应该进入哈密国的权力中心了,呵呵,一步错,步步跟不上啊。

    建功立业的事情你就不要想了,你爹爹我不是这块料,你也不是,傻小子,别不服气,等你见到铁心源就会明白,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好汉。”

    许良默不作声,自认为见过不少的少年豪杰,父亲这样推许一个人,实在是过了。

    眼见老父亲如此的仰人鼻息,许良甚至有些愤怒。

    许东升何许人也?

    儿子微妙的变化全部被他看在眼里,却并不去纠正。担心折了儿子的锐气。

    铁心源和儿子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大到了不论儿子做什么事情,铁心源都能忽视的地步,儿子这时候反应不对,等到达了哈密之后,他自己就会改变,毕竟,在泰山面前,一颗石头无足轻重。

    儿子的事情,在许东升心里仅仅打了一个转,就被他抛诸脑后。

    耶律盛堂的变化才是许东升需要格外关注的。

    一个相对开明,并且对契丹忠心耿耿的人突然开始残民自肥了,这就必须好好地思量一下了。

    虽然说这些年许东升没有少贿赂耶律盛堂,然而,一个人的转变是有一个过程的。

    送礼也是一门学问。

    有一些人收礼的时候来者不拒,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天生的贪婪成性,那就一定是一个蠢货。

    收礼了不办事,这是大忌,光收礼不办事会遭受忌恨,如果大量的收礼,大量的办私事,政事就没办法办理了,这也是大忌。

    一般情况下,不论在那个朝代,这种人的下场一般都不太好。

    像耶律盛堂这样的人,不算是坚硬的岩石,却也不是一团沙子,这样的人就需要用银钱慢慢的湿润,最后才能达到该达到的目的。

    过程很重要!

    只有掌握了过程,才能投其所好,才能发现一个人身上的弱点。

    很显然,耶律盛堂缺少这个过程。

    既然如此,许东升就必然没有掌握耶律盛堂的心思,更无从判断他做事情的方向。

    以此类推,许东升也就不能保证这近两千人的奴隶队伍的单纯性。

    远远地瞟了一眼这支奴隶队伍,许东升生出考教儿子的想法。

    遂指着这群汉人对许良道:“良儿,这支队伍里应该有细作,可能还不止一个,你若是能在我们回到哈密之前找出细作。

    为父就舍下这张老脸皮,在大王面前为你求取一个官职,如果不能,你觉得该如何安置这些有细作的流民。

    如果你连一个好的建议都提不出来,就好好的跟在为父身后观政,等待日后接受大王选士。”

    许良回头瞅瞅乱哄哄抢饭吃的那群人,皱着眉头道:“孩儿自幼读书,对这些杂事不懂。”

    然后又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难道铁心源能把细作揪出来?”

    许东升叹了口气,眼前坐的是自己儿子,不能动怒,只好诱导道:“这么一大堆人,眼睛都看不过来,自然无法辨认,如果把这两千人编成二十个百人队,每队再划分十人一队的小队。

    然后要求这些人相互监督,相互举报,找出跟任何人都不熟悉的人,仔细审问,此为第一层。

    细作的作用,无非是刺探军情,侦查民情,而后采取一定的手段、通过秘密或公开途径窃取敌国所需的消息,同时也进行颠覆、暗杀、绑架、纵火、心战、谣言等行为。

    也就是说,这些人是要动弹的,而他们干的事情和百姓干的事情是完全不同的,只要稍加辨别,就能很容易的认出来。

    一般情况下,找到一个就能找到一窝,最终连根拔起。

    当然,这中间还有更多的手段,都是书本上没有的,儿啊,在大宋当官是要靠书本的,在哈密当官是要靠本事的,唉,或许以后在大宋当官,也需要本事……”

    正在教导儿子的许东升不知为什么,忽然朝南边看看,他仿佛看到一支长长的车队正在向大宋都城东京前进,他仿佛看到雍容华贵不可一世的赵婉怀里抱着一个虎头虎脑的胖孩子正在对着大宋天空大笑。

    “或许能成功吧!”许东升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父亲,您说什么?”许良莫名其妙的问道,父亲前面还说的好好地,后面就有些词不达意了。

    许东升一把攥住儿子的胳膊道:“从今天起,你就跟着爹爹好好地学,爹爹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丢掉你的书本,你哪怕去青楼体验世间民情,也不要再钻进书本里了。

    在哈密,能读,能写,就足够了!”

    许东升一双大手如同铁钳一般,抓的许良哇哇大叫,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平日里对自己嘘寒问暖,捧在手心怕吹着,含在嘴里怕化掉的父亲,今天对自己居然如此的粗暴。

    许东升依旧不松手,死死的盯着儿子流泪的眼睛道:“今天你要记住爹爹的话,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

    你的三个哥哥只能混吃等死,这辈子就这样了,而你的运气很好,遇到了一个大机遇。

    爹爹要你无论如何都要抓住这个大机遇,一旦有人得道,我们这些鸡犬都能升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