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三章撒迦的马甲
    第六十三章撒迦的马甲

    撒迦是一个干脆的人,说死就死,半点都不耽搁,三天前见铁心源的时候还红光满面,声如洪钟,字字句句入人心扉,半个时辰之内吃了铁心源两甜瓜,一大串冻葡萄。

    身体壮硕的可以一拳头打死牛。

    可是,这样的人,三天之后就死了。

    接替撒迦活佛成为大雷音寺尊者的仁宝上师,在老友死掉之后,依旧一副不喜不悲的高僧模样,铁心源甚至从他微微上翘的嘴角看出一丝欢喜的意思来。

    不过啊,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曾经的上司死掉了,自己替补了上去,不高兴实在是没道理。

    “撒迦活佛真的死掉了?”

    铁心源私下里不止一遍的问过仁宝尊者,毕竟,这两个家伙装死的功夫天下一流。

    铁心源初见这两人不久,他们就利用诈死神功从乱军中得以逃生。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左右都是辛苦,有何区别?”

    仁宝上师的生死观非常的淡泊。

    “主要是不合常理,如果有事需要我配合,正大光明的说出来,我一定会帮你们的,拿来一幅破画,说一堆我听不懂的话做交代,我要是理解错了,把你们的事情弄巧成拙就不太好了。”

    “大王智慧天成,心性纯良,不会另辟蹊径的解释我师兄临终遗言的。”

    “问题是大雷音寺昨日领走了一千两百斤火药,三百具强弩,一万枝弩箭,两千斤轻油作为活佛的陪葬之物,这太难以理解了。

    要知道,我已经准备了八十斤黄金,准备弄成金粉供活佛装扮灵塔,结果你们却要这些东西。”

    仁宝尊者呵呵笑道:“大王不是批准了吗?”

    铁心源苦笑道:“军器乃是国本,自然不能轻易付与他人,活佛临终前给我本章,我如何能不给?”

    仁宝尊者收起刚才有些轻佻的笑容,双手合十道:“世上最宝贵的财富莫过于信任,老僧在此谢过大王,黑衣教自此永不与大王为敌。”

    铁心源参加完撒迦西游的典礼之后就回来了,没有问关于黑衣教的事情。

    主要是因为仁宝没有解释,既然他不解释,自然是不能说,这时候如果问多了,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憎恶,伤害好不容易维系起来的情义。

    苯教的名声在高原上已经臭了,早年他们胡作非为,奴役,剥皮的事情,已经被别的教派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现在想要重整旗鼓和别人较量,总是非常的艰难。

    撒迦假死,就是准备跳进河里,换一身马甲然后再爬上河岸,用慈悲纯良的新面孔重新面对世人,继续宣扬他们改良过的新法门。

    为了不留人口实,撒迦从未明说自己要干什么,只是通过露出各种马脚来告诉铁心源事实是怎么回事。

    很不错的合伙人!

    铁心源就是这么认为的。

    撒迦弄走那么多的火药和轻油,看样子是要用武力来开拓那个黑衣教的前程了。

    只是不知道谁是那个有幸挨火药爆炸,轻油焚烧,弩箭攒射的佛门人士。

    高原上的吐蕃人依旧在混战不休,他们还没有决出一个真正的王,据铁心源所知,这样的战乱估计还要延续两百年,还要继续死人,继续乱成一锅粥。

    铁心源以前认为,学佛是一个很私人的事情,愿意学什么就学什么,愿意信什么就信什么。

    大家不用为了一点信念上的不同,就杀的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吧。

    撒迦的回答非常的庄重,他不惜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来纠正铁心源的这个认知错误。

    按照撒迦的说法,法师是代表佛陀表法与说法的,那么所说法应符佛经及佛说意,应尽量避免错说与误说,不然会误导无数修行人的。

    基于这个因由,不得不指出说法中谬误处。指出法义的坠处并不是说出家人的过失,或是谤僧,若因白衣不说缁衣过而不能过问法义的正邪。

    那么,法师说错法误导众生的过失应由谁来纠正呢?听之任之不成?做为佛子于心何忍?

    大家一直怨自己没智慧,不能辩正邪。

    可智慧是怎么出生的?

    在初步要信佛说,然后用佛的说法对照他人所说法义,看看有没有违背处,不管是用方便语言说,还是用比喻说,还是用严肃的语言说,都不能违背佛说与佛意,这样时间久了就会具有初步的辨别能力。

    再就是要实修实证,若因所证与佛说相同,就会确认走对了路,并能更深的理解佛所说有关法的义理,相关部分一通百通。因此,由义理的通透而得以证悟,义理与修证是相辅相成的。

    有一部分修学人对修行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真修行人心就不能起分别心的(或少起分别),这样修行的最终结果是走入无想定中。

    这样会无记的,自己有时在做什么都不知道,会有无记果报,莫名其妙的作错事,记忆忘失,学佛的结果学成了痴呆发愣。

    学佛是智慧的成就,不是乱学而不分别。若不分别就是学佛,还不如做木头。

    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聪明人,他们都很骄傲,很偏执,越是聪明就越是偏执,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说的才是对的,别人都是胡说八道,满口狗屁。

    最偏执的人在发现你居然不信他的学说之后,就会拎着刀子砍下你的脑袋——如此一来,世界就彻底的安静了。

    穆辛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他不但要你的劳动成果,还想要你的身体以及心肝脾肺肾,乃至于大脑里的思维。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就是这么霸道!

    尉迟文送来的关于黑衣教的报告上基本是一片空白,这家伙已经学会用一大堆没有用的修饰性语言来掩盖自己无能这个事实了。

    “该加强内部监控了。”

    铁心源合上尉迟文的文书,喃喃自语道。

    许东升跟阻普大王府的耶律盛堂洒泪而别……

    为了打通这最后一个贩卖人口的壁垒,许东升掏空了行囊。

    不得不说,耶律盛堂是一个好人,他把自己辖境内的所有汉人都抓来,卖给了许东升。

    一枚银币一个人的价格虽然有些贵,可是架不住人家耶律盛堂的服务好啊。

    把所有的人都打包好送到尘山口,方便许东升把人带回国内。

    很多用绳子捆起来的汉人,身上的衣衫看起来很不错,应该是不缺钱的人,可是现在,他们依旧被牛皮绳勒的哇哇大叫。

    契丹人优待汉人,这是事实存在的,不过,仅仅限于契丹南京一地,这里是契丹最著名的产粮地,为了这些粮食,契丹人也不能把汉人煎迫过甚。

    在那里甚至出现了很多汉人大家族,风光的很。

    只要离开了东京燕州,汉人基本上就不算是人了,契丹人非常的自私,对他们来说,只要不是契丹族,剩余的都不怎么算人。

    离开了燕州,汉人有钱就是一种罪孽。

    听到队伍里总有人大喊着自己某某亲戚是契丹的官员,自己曾经为契丹立下过什么功劳,徐东升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觉得非常的刺耳。

    当一个家伙说自己的钱财是来自宋辽边境打草谷所得,并且娶了契丹女人,是半个契丹人,许东升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

    身边陪同的契丹族军官满脸的讽刺怎么都掩盖不住,许东升就让自己的亲卫去吧那些喊叫的厉害的人从人群里挑出来,送给契丹军官。

    “这些都是契丹族人,老夫实在是不敢冒犯。”

    契丹军官脸上讽刺的笑容更加的明显,打量了一遍围在他身边七嘴八舌拍马的汉人。

    只是挥挥手,就有一群契丹军兵冲过来,把这些人砍翻在地。

    砍死了人,契丹军官笑着对许东升道:“这些人的卖身钱是不退的。”

    许东升拱手笑道:“这是自然。”说着话一个小小的金锭就到了军官的手上。

    得人钱财与人消灾,契丹军官深谙此道,黄金揣进了怀里就骑着马在人群里溜达一圈大喊道:“胆敢有聒噪者,杀无赦!”

    “胆敢有脱逃者,杀无赦!”

    “胆敢有自残者,杀无赦!”

    许东升再次与这个不错的契丹军官洒泪而别,带着长长的两串人,走进了沙漠。

    这时候队伍里面鸦雀无声,所有的汉人都耷拉着脑袋如同僵尸一般在沙漠里穿行。

    走了五里地之后,他们惊讶的发现,那些奴隶贩子竟然松开了他们的绑绳,还告诉他们,不愿意去哈密国的现在就能离开。

    刚刚走进沙漠,这时候如果回头没有什么性命之忧,立刻就有七八十个获得自由的汉人,头都不回的向阻普大王府狂奔。

    许东升也不阻拦,这些蠢人别看现在跑的欢,回到阻普大王府之后没有可能有什么活路的。

    贩卖汉人这事能做,却不能说,阻普大王府的大王耶律盛堂更是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一点。

    为了抹掉自己贩卖人口的证据,这些人的下场除了死之外,没有第二条路。

    剩下的汉人也乱糟糟的,不过,这能理解,他们和妻儿父母分开捆绑,这时候第一要紧的事情是全家汇聚在一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