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八章诛心带来的财富
    第五十八章诛心带来的财富

    铜子跟着铁心源干了很多事情,也学会了很多事情,尤其是面对今天这样的局面,他心中早就有成算。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铜子比谁都明白,今天如果不彻底让马胜感到恐惧,日后就会有很多麻烦。

    来到哈密的宋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一千个人里面可能会有几个被官府冤枉的,这十五个人里面,包括自己,铜子不认为有一个是被冤枉或者迫害才来哈密的。

    铜板弄错了官府的文书,造成很坏的影响,这是事实,铜子不想狡辩,整个作坊官府只惩罚父亲一个人,这已经是看在他们家一向良善的份上格外开恩了。

    从一个印书坊老板的角度看,把书印错这也是一个不能饶数的错误。

    因此,铜板除了感到拖累了儿子这个痛苦之外,没有觉得自己被配到哈密有什么好抱怨的。

    印书坊在东京的名声臭了,即便官府不封了印书坊,生意也没法子做了。

    没想到,来了哈密之后却绝处逢生,不但一家人衣食有保障,印书馆也有希望重开,这对铜板父子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而不是一项惩罚。

    出于以上种种原因,铜子比谁都关心哈密国的兴衰,他觉得自己一家人的命运已经牢牢地绑在哈密这辆战车上了,容不得任何人做出对哈密国不利的事情。

    马胜挑拨离间不是第一次了,这个该死的讼棍还以为来到哈密有的是施展那张破嘴的地方。

    来了哈密之后才现,哈密的律法和大宋有很大的差别,在大宋是很大的罪责,在哈密不算事,比如铜板印错书这件事,在这里最多罚铜了事。

    毁誉皇族在大宋是大不敬,在这里什么都算不上,楼兰城的知府黄元寿没事干喝多了酒,都会指着清香城的方向破口大骂几句。

    至于普通刑罚,讼棍屁用不顶,这里只讲究证据,而不是看谁的嘴皮子利索。

    谋生的技能失去了效果,马胜对哈密国简直恨之入骨。

    铜子用狠辣的手段殴打了马胜,也让别的乡邻不敢干涉铜子的事情。

    眼看着铜子在山根挖了一个大坑,拖着马胜的脚就要往沙坑里面埋,马胜双手死死的抠在地上,嚎啕大哭着请求同伴救命,请求铜子饶恕,他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胡说八道一句。

    孙四海的嘴巴蠕动了一下想要求情,讨厌马胜是一回事,眼看着这家伙被活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余的人也纷纷围过来,打算劝阻铜子。

    铜子一个眼色丢过去,孙四海脸上就有了笑意,很明显铜子只想吓唬马胜一下。

    很快其余人也有了沟通,也同样知道了铜子的底线,也就纷纷停下脚步,七嘴八舌的讨伐马胜,还帮着铜子把马胜提起来丢进沙坑。

    眼看着所有人都要自己死,马胜反而不抗争了,在哈密这个地方,失去同伴的保护,死了和活着差别不大。

    于是他蜷缩着身体,抱着脑袋缩在沙坑里,颤抖着,哭泣着似乎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铜子铲了一铲子沙子正要往马胜的身上扬,准备继续吓唬这家伙一下,却猛地停住了手,丢掉铲子用手刨山根下面的沙子。

    抱着手看热闹的孙四海也叫唤了一声趴在铜子的身边也卖力的用手扒拉沙子,就像是找到了宝贝一般。

    随着一些黑乎乎的泥土被挖出来,兴奋的就不止铜子和孙四海了。

    “石炭啊!”

    年纪最长的刘老汉尖叫一声,所有的人都立刻忘记了沙坑里的马胜,全部用手扒拉沙子。

    直到刘老汉的指甲被坚硬的土层掰掉之后,这些人才想起来自己还带着很多工具。

    斧头,铲子,纷飞,地面上的土层被迅的剥离,露出一条黑黝黝的石炭层。

    东京人对石炭并不陌生,很久以前他们就开始使用石炭这种被燃料了。

    毕竟,一座百万人以上的大都市里,每日里只烧木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石炭的味道太重,有时候还会让人中毒,因此,大规模使用石炭的一般都是平民小户,而大户人家依旧在用柴火。

    东京周边有很多不适宜种粮食的地方,种的全是柴火林子。

    孙四海抓了一把泥炭,喃喃自语道:“这是要啊……”

    哈密官府对于百姓现矿藏的奖励非常的丰厚,一旦上报,至少会有上万枚银币的赏赐。

    孙四海的脸色变了一下,提起铲子就往马胜所在的沙坑填土。

    十五个人分银子哪有十四个人分银子来的爽利,更何况,就算是弄死了马胜,也没人问话。

    少一个人分钱,自己就要多出来五六十枚银币,这可是一笔大钱,当初自己打闷棍所得也不过七八贯钱……

    杀人对他们来说并不算难。

    铜子一把拉住孙四海道:“我们现在是人,不是罪囚。”

    孙四海看着铜子缓缓地点点头,然后冲着坑里的马胜道:“不想死就赶紧起来干活。”

    马胜打了一个哆嗦,再也不顾不得全身酸痛,从沙坑里爬起来,自己一个人疯狂的拉大锯。

    眼看大锯都弯成弓形了,孙四海一巴掌抽在马胜的脸上怒吼道:“挖石炭!”

    安静下来的马胜这才看到所有的人正在往马车上装载石炭。

    五辆马车装满了石炭,一行人就匆匆离开了这片地方,细心的刘老汉甚至把露在外面的石炭重新用土盖上,唯恐别人抢了自己人的功劳。

    楼兰知府黄元寿眉头紧锁。

    源源不断的大军开进楼兰,虽然让楼兰更加的安全,但是,带给他的确实极其沉重的后勤负担。

    粮草这些还好说,军队过来的时候自己本身就带着不少,再加上哈密城商队,清香城商队,胡杨地商队日夜不停地运送,不但没有缺口,还有剩余。

    但是,燃料的奇缺!

    说起来可笑,哈密国在楼兰什么都不缺,唯独缺少柴火,建城的时候,那些该死的工匠们为了烧制城墙,让城墙陶化,已经把附近能捡拾到的柴火全部都烧掉了,甚至连两处太阳神墓里的胡杨木也给拆掉当柴火用了。

    以至于现在要找柴火非要到十余里以外的地方去找,所谓十里不贩柴,这个古话都被打破了。

    戈壁上本来就没有几棵草,沙漠里更是寸草不生,这样的地方想要弄到足够的柴火更是难如登天。

    牧人们喜欢把牛粪弄成粪饼拍在墙上风干之后烧火做饭,这样的法子供应一家人都有困难,更不要说供应一支大军了。

    城外的胡杨墓地,是楼兰城今年一年的柴火储备,如果节省着使用,够楼兰城的百姓用两年的。

    可是,随着大军进驻,这些储存的柴火,就显得不够看了,更何况军中用柴火的数量很大,远远过百姓。

    如果菖蒲海边有足够的芦苇,这个问题还能解决,只可惜,菖蒲海边的芦苇至少长三年之后,才能开始大规模的收割。

    知府管的就是民生,以前黄元寿从来没有为这事担忧过,不论是在大宋当官,还是在哈密当官都没有遇到过柴火问题,现在,这个问题突兀的摆到桌面上,让他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刚刚批给铁三将军的柴火似乎多了一些。

    正当他准备去军营一趟,准备劝说这些丘八少用些柴火,能不要在楼兰开冶铁炉就不要开,如果这东西开起来了,有多少柴火都不够用的。

    一个皂吏匆匆的走进来抱拳道:“启禀府尊,有民夫前来禀告,说现了石炭矿。”

    “嗯?石炭矿?多大?是泥炭还是石炭?”

    黄元寿大喜,这才是所谓的雪中送炭啊。

    随着皂吏匆匆的来到城主府的前院,赫然看到十五个黑乎乎的人站在五辆马车前面。

    “掀开上面的柴火。”

    铜子等人见府尊话了,连忙掀开马车上的柴火,赫然露出下面黑黝黝的石炭。

    黄元寿是一个极为沉稳的官员,当场找来火炉让皂吏点着,把石炭丢进去实验,看看能不能燃烧。

    木柴烧尽,石炭开始燃烧,橘红色的火苗窜起一尺多高,热力惊人。

    “好,好,好,尔等现石炭有功,有司当记录在案,尔等立即带将作营的工匠去石炭现出丈量石炭矿的大小,如果此事属实,本府不吝赏赐。”

    黄元寿的信用在哈密极为坚挺,当初在哈密担任城主的时候,石君子的美称,商贾们说他是一个石头雕刻的君子,要么不张口,一张口他的话就落地有声。

    来到哈密已经半年多了,耳濡目染之下,不论是铜子,还是孙四海,哪怕是马胜这个污烂人,听到知府说这样的话,个个喜笑颜开,绝对没有半分的怀疑。

    既然府尊说了是重赏,那就一定是重赏,哈密国可没有闲着没事干骗自家百姓的习惯。

    天色黑透了,铜子才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家。

    在这之前,铜板已经站在家门口往外瞭望很久了,铜板出城去伐木头,从来在天黑之前就回来了,像今日这样迟归,还是第一遭。

    就在铜板决心前往里长家里去打问儿子下落的时候,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摇摇晃晃的回来了。

    匆匆的凑近儿子,立刻就闻见一股浓重的酒气,怒不可遏的铜板立刻一巴掌抽在儿子的脊背上大骂道:“你竟然学会喝酒了。”

    铜子毫不在意,揽着瘦弱的父亲,哈哈大笑着进了家门,在妻子和孩子们惊诧的目光下,取下肩膀上的布口袋,揪着底部一抖,哗啦啦,一大堆银币就从口袋里倒出来,堆了好大一堆。

    铜子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指着那堆银币道:“孩儿今天砍柴,无意中现了一座石炭矿,这些钱是府尊赏赐的,上完税之后还有五百七十八枚银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