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七章硬气的铜子
    第五十七章硬气的铜子

    菖蒲海还是结冰了。

    这让孟元直非常的忧愁。

    因为菖蒲海像是彻底的被寒冰冻住了,军士们去菖蒲海取水,需要凿开三尺厚的寒冰才能见到清水。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结冰的不仅仅是菖蒲海,同样的,孔雀河也同样结冰了,虽然没有菖蒲海上的冰面厚,也足以让车马在上面行驶。

    只需要给挽马,战马换上特殊的蹄铁就能达成这一目标。

    孟元直一想到穆辛可以从鄯善一路上走大路就能抵达楼兰,这让他非常的紧张。

    火儿带着火药去孔雀河的上游试着轰炸冰面,可惜,效果非常不好,冰面即便是被炸开了,经过一晚上的严寒之后,又会结冰。

    斥候已经派出两百余里,非常的辛苦。

    菖蒲海依旧是不毛之地,放眼望去,只有夏日里种下的一些芦苇零零散散的遍布湖边。

    冬日里寒风呼啸,枯草瑟瑟,胡狼的毛发被寒风吹得翻卷,走走停停,不时地抬头看看浩瀚的戈壁,而后依旧迈着轻快的步伐向远处走去。

    耐寒的野驴,野骆驼三三两两的沿着这座冰湖啃食那些枯萎的芦苇。

    这两种身体庞大的食草动物,还不是一两只胡狼能对付的了的。

    铜子起了一个大早,事实上他父亲铜板起来的更早,北屋里的咳嗽声一直未曾断绝,这让铜子非常的担心。

    水井口冒着薄薄的青雾,一大桶水拎上来之后,铜子就着木桶喝了一口,冰凉的井水在一瞬间就把铜子残存的睡意全部驱赶走了。

    铜板正坐在炕上用泥刀在胶泥上面刻字,旁边已经刻好了很多常用字,摆在平板上,整整齐齐的,非常好看。

    铜板见儿子进来了,就指指炕上的泥活字道;“平音字已经出来了,共四版,三版正版,一版备用,今天就把它们烧了吧。

    如果有变形毁坏的,也好及早修整,补充。”

    铜子笑道:“爹爹,不着急,您也不要过于操劳了,这个冬天有官府养我们,正好休息一冬天,想要把印书坊开起来,至少是明年秋天的事情。

    现在,即便是有版模,我们也没有墨,没有纸张。

    孩儿问过官府了,对于印书坊官府是有补贴的,只是今年很糟糕,楼兰要打仗,其余的事情全部都停止了,否则,有官府帮忙,咱家的印书坊很快就能支应起来。”

    铜板叹息一声道:“就是因为听说要打仗,我才没日没夜的雕刻这些模板,就怕有个万一。

    这一回你给我听好了,要是万一这里的军队顶不住了,你就带着媳妇和孩子往清香城走,我留在楼兰城守家,你们去投奔铁家婶婶,多少会有一条活路,这时候不是硬气的时候。”

    铜子呵呵笑道:“爹爹您想多了,孟将军会守住楼兰的,孩儿听说,孟将军是我哈密的第一猛将,手下也全是虎狼之师,和大宋的那些软脚虾是完全不一样的。”

    铜板呵呵一笑道:“这倒是真的,爹爹还以为那些富户,商贾们听说打仗会逃跑,没想到没一家走的,就连官府还在继续办公,昨日里还有捕快挨家挨户的查验人口。

    他们的信心倒是很足。”

    铜子笑道:“孩儿还以为我会被官府编入保甲,到时候要帮助守城。

    结果人家就看不上我们这些什么都不会的百姓,听捕快大哥说,在哈密,打仗的就是打仗的,干活的就是干活的,做买卖的就是做买卖的,要是干活的跑去打仗,那是去添乱,不是帮忙。

    咱家是干活的,只要把活干好就是对国家效忠了,别的与我们不相干。”

    就在父子二人说话的功夫,铜子的媳妇端来了早饭。

    在哈密吃早饭的人家不多,铜板家这个毛病是跟对门铁家学来的,吃了十几年,早就习惯了。

    早饭其实也很简单,就一块馕饼,一碗稀粥,一样咸菜,一家五口人围着炕桌开始吃早饭。

    铜板喝了一口粥对儿媳妇道:“粥稠了,以后把上面的稀粥给我装上就成,你和铜子要劳作一天呢,吃食上不敢亏欠。”

    说着话,就把儿子的碗和自己的碗掉了一个个,他看的清楚,儿子碗里就只有一碗稀汤。

    铜子知道拗不过父亲,也不推辞,把碗里的不多的米粒用木勺捞出来给两个孩子一散。

    这才把半块馕饼泡在清汤里西里呼噜的吃完了。

    今天事情多,一会要去里长那里领竹筹带十五个乡邻去城外继续收集木柴,妻子也要跟着里长老婆去城里的织造院去继续纺羊毛。

    说来惭愧,现在家里挣钱最多的是老婆。

    战争就要来了,能让从大宋来的罪囚们大着胆子留下来的,织造院功不可没。

    楼兰城里的妇人本身就少,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被打发进了织造院纺羊毛。

    听老婆回来说,织造院里的羊毛都要堆成山了,四十几间巨大的仓库里,装的全是已经梳洗干净的羊毛,白的就像雪一样。

    城里的妇人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羊毛全部纺成毛线,再由城里的车队把这些毛线运回哈密城,织成厚厚的毛料。

    铜子老婆见过毛料,来的军兵身上穿的就是毛料,虽然看起来粗糙了一些,却非常的厚实,保暖。

    她很想买些梳洗干净的羊毛过来,给公公,丈夫,孩子们一人弄一身暖和的衣服。

    儿子,儿媳都走了,铜板把两个孙子抱上暖炕,让两个在炕上嬉戏,他重新拿起刻刀,继续刻字,只是偶尔抬起头看看外面,侧耳听听动静,嘟囔一句——杀千刀的贼胚子,然后继续刻字。

    如果这里没有战争,铜板认为在这里安家落户也不错,城外有地,城里马上就会有铺面,这样得日子他想了很多年,在东京没有实现,想不到,在哈密反而轻易地实现了。

    铜子出城的时候,耽搁了好一阵子,因为又有一支军队从哈密国开过来了。

    庞大的车队进城占用了好多时间。

    虽然有些耽搁出城干活,铜子和一干乡邻却没有什么怨言,对他们来说,来楼兰的军队越多越好。

    进城的都是骑兵,一个个盔明甲亮的不可一世,这让从没见过大队重甲骑兵的铜子与乡邻兴奋莫名。

    有这么强大的一支军队在楼兰,他们就更加放心了。

    楼兰周边全是沙漠,因此,找寻柴火是这座城市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

    眼看军队过后,又有补给车队要进城,城门官就打开了侧门,让他们尽快出城。

    胡杨墓地,是一片足足有十余里方圆的一块枯木林地,昔日菖蒲海还有水的时候这里曾经生长着大片的胡杨,随着菖蒲海渐渐干涸,这片胡杨林也大片大片的死亡,挺立在这里已经有数百年了。

    胡杨木质坚硬,是很好的柴火,因此,想要把它砍伐下来,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仅仅拉扯了一个时辰的大锯,铜子脑袋上就热气蒸腾,不仅仅是他,其余人也一样。

    人群里最壮硕的孙四海一把掀掉帽子,露出光脑壳,一屁股坐在沙地上喘着粗气道:“歇歇,这他娘的是要累死人啊。”

    铜子擦拭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道:“老孙,这里是楼兰,你就将就一下吧,这里暂时还找不到轻松地活计。”

    边上的马胜阴阳怪气的道:“老孙,继续干活吧,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打闷棍不成?

    再说你也没有一个能干的婆娘,不但能暖被窝还能赚来大把大把的铜钱。”

    铜子拎着半截棒子笑嘻嘻的站起来,看样子像是要去找孙四海的晦气,才走过马胜的身边,一转身,手里的棒子已经敲在马胜的脸上。

    毫无准备的马胜还准备看笑话,没想到铜子根本就没打算督促懒惰的孙四海,却把怒火发泄在他的身上。

    这一棒子正好敲在马胜的鼻子上,马胜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铜子依旧笑吟吟的,只是手上的木棒并不停止,雨点般的落在马胜的身上。

    马胜一边求饶一边抱着脑袋满地乱爬,他觉得这个平日里好脾气的家伙今天似乎要活活打死他。

    孙四海一干人也很吃惊,平日里面条一般的老好人,今天竟然会下这样的毒手。

    铜子打累了,马胜也觉得快死了。

    丢掉木棒的铜子坐在已结木头桩子上笑道:“早就想揍你了,一个专门挑拨离间的讼棍,也敢招惹老子?

    平日里说些荤话,老子就当你是在开玩笑,给大家伙提提神也没什么坏处。

    现在竟然敢教唆老孙去打闷棍,老子先打了你的闷棍让你尝尝滋味再说。

    人人都说老孙打闷棍伤了天理,你他娘的知不知道老孙是为了给老娘筹集药钱?

    手上也没人命,虽说犯了王法,却没犯天条,天上打雷都不劈这种孝子。

    说起来我们都他娘的不是是好人,既然老天爷开眼,给了我们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就不要放过。

    马胜,老子今天就打算把你活埋在这里,官上问起来,就把你刚才说的话给官上说一遍。

    衙门里的老爷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坏到骨头里的贼痞子,老子活埋了你,保证官上不说一句话。”(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