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六章心有千千结
    第五十六章心有千千结

    甬道被火把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只是黑油的味道非常的刺鼻。

    阿丹小心的把阿伊莎的面纱遮好,深情的道:“阿伊莎,就容忍我放肆一次,就这一次,如果不能成功,我就退回来,从此,什么都听你的。”

    阿伊莎长长的叹口气道:“阿丹,你这样的性格成不了万王之王的。

    或许,这就是男人吧,明明知道前面就是一条笔直的通天之路,却一定要走小路……

    这一次去哈密,我会陪着你,一刻都不离开。”

    阿丹见阿伊莎同意了,笑的像一个孩子,翻了一个筋斗,抱起阿伊莎就一路大笑着向神墓出口走去。

    他们过来的时候,迪伊思正拿着一只刷子,精心的往昏迷的古尔丹身体上刷蜂蜜,以至于古尔丹壮硕的身体被蜂蜜弄得油光闪闪,显得更加魁伟。

    阿伊莎仅仅看了一眼就离开了,阿丹却搓着手走到迪伊思身边笑道:“您这是要把这家伙烤着吃吗?”

    迪伊思张开没牙的嘴巴笑道:“我从神墓里找到一些大蚂蚁,难得这些小东西冬天都没有睡觉。”

    “您要问古尔丹什么?交给我就好。”

    阿伊莎笑道:“你这个傻孩子,你只会揍他,却不会拷问,孩子,拷问是一门学问,只是阴暗了一些,你去找阿伊莎去玩吧,这些事情不要看。”

    阿丹笑道:“我从铁心源的黑牢里逃出来了,对我来说那里才是地狱,我不觉得您还有什么手段可以超过铁心源。”

    “我的孩子,这不一样,铁心源能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到最恶毒的程度,这确实很了不起,可是,你要知道迪伊思妈妈专门研究毒药五十年。

    在这一方面,铁心源还不如我。

    去吧,我的孩子,这里是坟墓,不要把阿伊莎一人留在一个地方。”

    阿丹很想看迪伊思审问古尔丹,却经不起迪伊思的要求,只好很不情愿的去找阿伊莎。

    阿丹发现自己的部下也很忙碌,他们两人抬着一具死尸排着队向甬道的深处走去。

    甬道里不时地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看样子,这些看守的尸体都被丢进了神墓的下面两层。

    过上几年之后,这些新鲜的尸体也会变成干尸。

    阿丹找到阿伊莎的时候,她正在一个房间里举着蜡烛仔细的观看墙壁上那些粗犷的线条,并且不惜用手去抚摸它们。

    阿丹接过阿伊莎手上的蜡烛,帮助她照明,阿伊莎回头冲着阿丹甜甜的笑了一下,就继续观察那里的图案。

    阿伊莎看了很久才支起身体,揉着自己腰肢道:“这里是苏米加尔人讲述自己的故事的地方。

    阿丹,你看,这里说他们生活在一条大河边上,男人们在河边狩猎,对,就这里,一些人拿着长矛在刺杀一只大角鹿,一些人正在河边捕鱼,用渔网,女人们在高高的岩石上瞭望,随时准备给狩猎和捕鱼的男人传递警训。

    你看,这个女人手里还握着一只号角。”

    阿丹仔细瞅了瞅笑道:“这是一个女人的国度!”

    阿伊莎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你看,这些武士都是女人,她们簇拥着她们的女王。“

    阿丹笑道:“你才该是真正的女王,这个女人太肥,太丑,配不上女王的尊号。”

    阿伊莎点点头道:“这个女王很蠢,她们的国家面对灾难,她没有想办法解决,却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修建神庙上,希望依靠神的力量来驱走灾难。

    你看看这些图画,灾难降临了,美好的生活消失了,很多人躺在地上生病,而更多的人却在砍伐胡杨树搭建这座巨大的神庙。

    我以为给苏米加尔人最后一击的,是瘟疫。这是一种可怕的瘟疫,一病一村子,一死一家子。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死去的人越来越多,苏米加尔人终于选择了逃亡——就跟先前的迁涉一样,都是被迫的。

    苏米加尔人的国家瓦解了,人们盲目的逆大河而上,哪里有树有水,就往那里去,那里能活命,就往那里去,能活几个就是几个。

    图画里的苏米加尔人欲哭无泪。他们上路的时间,正赶上前所未有的大风沙,是一派埋天葬地的大阵势,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声如厉鬼,一座城池在混浊模糊中轰然而散……”

    阿丹仔细看了那些简单的线条,实在是不明白阿伊莎是从哪里看到苏米加尔人绝望,苏米加尔人欲哭无泪,苏米加尔人得了瘟疫。

    他疑惑的瞅瞅阿伊莎,再次看了一遍线条,依旧一无所得,难道说这是圣女才有的神圣力量?

    “所以说啊,阿丹,我们以后千万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天神的身上,人有病了就去治病,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如果我们有一天遇到这样的情形,只应该自己努力求生,而不是让所有人放下手里的工作,去修建什么神庙。”

    “我只会给你修建一座世界上最美丽的宫殿……”

    “哎呀呀,阿丹,你竟然学会了说情话,真是让我吃惊,能不能再说两句?”

    阿丹极认真的道:“我说的是实话,阿伊莎,你的美丽。你的智慧完全配的上这样的殊荣。”

    阿伊莎举着蜡烛仔细的看了阿丹的眼睛之后丧气的道:“你说的是真话啊,怪不得这样让我怦然心动。

    抱我一下!”

    阿丹立刻抱住张开手臂的阿伊莎,抱得很紧,即便把阿伊莎手里的蜡烛弄掉了,房间里一片漆黑他也不在乎。

    他欢喜的快要死掉了,颈项间阿伊莎温暖的呼吸让他神魂颠倒。

    “阿丹,忘记铁心源吧,他是一个魔鬼,一个能把所有人都带入地狱的恶魔。

    你不知道,他有多么的可怕,他有一种武器能够炸开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墙,也能炸开世上最坚固的岩石。

    他能制造出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火灾,他制造的大火,水扑不灭,只要沾上就如同跗骨之蛆……

    这一次战争,不是穆辛去伤害他,而是他正在戈壁上等着穆辛,要让他流尽最后一滴血。”

    阿丹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他一言不发,抱着阿伊莎出了那座黑暗的屋子,阿伊莎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脖子上,他感受的出来。

    出了屋子之后,阿伊莎就从阿丹的怀里滑落,放下面纱乖巧的抓着阿丹的铠甲走在他的身后,如同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一个小女孩抓着一个小男孩的衣服,一边走一边听那个小男孩吹嘘他是世界上最勇猛的男子。

    古尔丹把什么都交代了,甚至连他祸害了多少女子的事情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阿丹依旧在疯狂地揍古尔丹,他没有朝致命处下手,却拳拳到肉,打的古尔丹皮肤上那些细小的窟窿又开始往外飙血才停止。

    古尔丹的惨叫声过于凄厉,引起了迪伊思的注意,他很担心阿丹会把古尔丹打死,明日里还要重新帮核对口供,整个过程要经历三遍,这时候,他还不能死掉。

    迪伊思瞅了一眼,就去找阿伊莎去了。

    她去的时候阿伊莎正在唱歌,歌声非常好听,看得出来,她非常的愉快。

    “你又欺负阿丹了?”

    阿伊莎摇摇头道:“没有啊,我只是告诉他我很爱他,他说要给我造一座最辉煌的宫殿。

    我说好啊,然后告诉他,没有他我活不了,让他最好不要去找铁心源拼命。

    万一他出事了,我会死掉。”

    迪伊思狐疑的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我以前活的不明白,总是不考虑阿丹的感受,现在,我不再坚强了,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他娶扛,我只是一个躲在他羽翼下的一只百灵鸟。

    男人啊,就是这种臭德行,当别人帮他扛所有艰难的时候,他就会变得很任性。

    迪伊思妈妈,你说,我如果和阿丹有了孩子,您认为他还会不顾自己的生命去找铁心源拼命吗?”

    迪伊思想了好久之后摇摇头道:“不会。但是啊,他会痛苦一辈子,铁心源施加在他身上的羞辱,会成为他一生的痛苦。”

    “您觉得应该让他在穆辛的指挥下去哈密攻城掠地?”

    迪伊思摇头道:“也不行,这样太危险,我见过铁心源他们炸山的情形,太恐怖了。

    可是啊,阿丹敏于行,讷于言。过多的心思装在他的心里,迟早有一天会把他逼疯。”

    阿伊莎翻翻眼睛道:“问您不如不问。”

    迪伊思笑道:“你们两人,我谁都不想伤害,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向着一人一半。”

    “那就听我的,死掉的英雄不如一个活着的丈夫,相比英雄,我更想要一个好丈夫。

    说正事,您应该看过我那位叔叔了,他现在怎么样?”

    迪伊思笑道:“就像一条老狗,却坚持活着,我给了他一块干饼子,他啃的很有力。”

    “这么说,他也不愿意死?”

    “一定不愿意,我甚至看到他在偷偷地藏粮食,那块干饼子他吃了一半,藏起来了一半。”

    “那就从明天起,断绝他的水粮,在他最虚弱的时候,我们再跟他商讨一下喀喇汗国的问题。”

    阿伊莎用她娇嫩的拳头砸在桌子上怦然有声,一锤定音。(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