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二章跋扈的长公主
    第五十二章跋扈的长公主

    对于母亲的要求,李巧笑着答应了,让那些青唐人进入西海谋生,其实也没有什么艰难的。

    只要严格监视,控制,即便是有青谊结鬼章等人在后面撺掇,这些饥饿的已经没了半条命的青唐人也没有力气去做别的事情。

    只是,关于母亲要求所有人都善良的话,李巧是不以为然的。

    他和铁心源都不算是好人。

    给自己定这种位置的智慧李巧还是有的。

    这世上,母亲可以善良,赵婉可以善良,卓玛可以善良,唯独源哥儿不能善良。

    一个善良的皇帝是支撑不起来一个国家的。

    既然源哥儿都不是好人了,自己还当什么好人,臣子中应该有善良的人,这些人是帝国的道德底线。

    所有的善事出发点都应该以利益为先,没好处的善事做它干什么?

    西域的倒霉人多了,谁也没法子一一的救助,母亲这样的善良不要也罢。

    这种偏颇的善良本身对哈密国来说是有害处的。

    在一个大的集体中,集体的利益应该是第一位的,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

    救助那些孩子,没问题,如果李巧看见了他也会救助,帮助那些没有多少攻击能力的妇人,李巧也认为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收拢流浪在红崖山附近的所有吐蕃人,李巧认为这件事就需要再考虑一下。

    离开了西海,也就离开了大风口,沿着山路走了两天之后,一座完全用片石累积成石头城池就出现在眼前。

    眼前的高墙雄伟至极,层层叠叠的片石密集如鱼鳞将高大的城池妆点的异常雄伟。

    即便是冬日里,城里也进进出出着不少人,看样子城里的商贸进行的不错。

    对这座城池,赵婉尤其喜欢,这里是儿子的封地,所以她抱着儿子对高大的城墙指指点点,豪气干云。

    可是,随着马车走进了青唐城,赵婉的脸上的笑容慢慢就消失了。

    她愤怒的关上窗户,用丝巾捂着自己的鼻子,顺便把儿子的鼻子也堵起来。

    她从未见过如此肮脏的城池!

    地上的牛马粪便铺了厚厚一层,马蹄子下去,就能没掉蹄甲,即便是冬日,浓烈的牛羊膻味让赵婉几欲呕吐。

    “这就是我儿的封地?”

    走进城主府之后,那股强烈的臭味终于消失了,赵婉下了马车第一时间就质问王渐,她对青唐城,这个属于儿子的第一座城池失望到了极点。

    莫说和东京,清香城比,就连哈密国的胡杨地小城都比不过,至少,胡杨地小城没有这么脏臭。

    而提议把这块地方给儿子当封地的罪魁祸首,正是王渐这个老奴才。

    王渐的脸皮不自然的抽动一下,他也没来过青唐城,更不知道这里会是这副模样。

    说起来青唐城才是青唐之地历史最悠久的城池,历来都是青唐人的国都首选地。

    直到角厮罗一统青唐之后,才把自己的驻地搬去了邈川城。

    偷看赵婉一眼,发现她好像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连忙陪着笑脸道:“公主您是官家的掌上明珠,获取会稽县这种太湖明珠之称的鱼米之乡当封地自然没人反对。

    可是,咱家的世子不是大宋的王子,没资格获取封地的,可是啊,老奴为了将世子和别的外戚分开,就特意求官家给咱们世子一块封地。

    不论封地在那里,有多么破烂,其实无所谓,我们要的就是一个事实。

    咱们世子有封地。

    有了封地自然就是王子,这一次咱们进京,正好给世子盘弄一个王爵,不管是亲王,还是郡王,总之需要一个名头,有了名头咱们就好办事。

    公主您其实不必在意这座破城的,如果世子真的需要一座殷实的封地,咱们大王随便弄一座富庶的城池给世子也就是了。“

    王柔花走过来摸摸铁喜的小脸对赵婉道:“这座城池不错,只是吐蕃人臭了一些,不知道打理而已。

    在西域之地,牛羊粪便代表着一座城市是否富庶,吐蕃人之所以让牛羊粪便堆积在城门口,目的就是告诉来人,青唐是一座非常富庶的城市。“

    赵婉委屈的点点头,她还是不喜欢这座臭气熏天的城池,更何况,这座城池里塞满了牛羊,如同一座巨大的牲口圈。

    这里唯一能让赵婉满意的是,她在这里给儿子挑出来了二十匹纯白色的骏马。

    身为到大宋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她自然知道自己父亲最喜欢什么东西。

    当年刘邦当皇帝的时候,他的马车都凑不齐八匹纯白色的骏马,这让刘邦成为后世皇帝们的笑柄。

    没错,赵祯已经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他收礼物的习惯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是在和周围的人相比较,来炫耀,他在人世间没有类比的对象。

    唯一能与他相比较的就只有契丹国的皇帝,至于西夏,赵祯一般认为他们都是蛮夷。

    契丹皇帝每年都能收到二十匹白色骏马……

    青唐马源自大宛龙种,身高体长都不是草原上的矮脚马能比拟的,这二十匹白色骏马各个身材高大,神骏不凡。

    赵婉特意找来草原马比过,在青唐马面前,草原马更像是一匹驴子。

    为此赵婉还特意问过拉赫曼这个蛮子,问他,自己挑出来的骏马是不是最好的。

    拉赫曼还没有进化到能说谎话的地步,他首先夸赞的就是还在哈密辛苦的带着马群训练的枣红马。

    然后夸赞的就是枣红的儿子,那个屁股上有一个巴掌印的二代马王。

    这两匹马赵婉不会嫉妒,一个是自己丈夫的兄弟,好多次晚上,枣红马都是和他们夫妇睡的,自家人,没必要嫉妒。

    至于小马驹子,赵婉更加不会嫉妒,这匹马是她亲眼看着生出来的,现在属于自己的儿子,

    至于拉赫曼说自己挑选出来的白色骏马比不过孟元直的那匹汗血马,她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当拉赫曼说这些马连他胯下的那匹大肚子棕色战马都比不过就让她非常愤怒。

    赵婉虽然很不高兴,却明白拉赫曼这个野人说的都是实话,于是,她又想给自己父亲弄二十头白的牦牛。

    像父亲这样的人,要嘛不要送礼,反正这世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他都看不到眼里。

    既然要送礼,就要一次让父亲满意才成,只有让父亲彻底的满意了,自己才有机会给儿子弄一个好听的王爵。

    不知为什么,赵婉发现自己越是靠近大宋,心中那股子虚荣劲头就磅礴的厉害。

    在哈密,她是母仪天下的王后,在大宋……赵婉觉得自己还是当一个高贵的公主比较好。

    哈密王后在大宋不值钱,但是,大宋长公主就不同了,她即便是揪住赫赫有名的西北王富弼臭骂,富弼也只有听着,即便是心中有气,也只能上表向父皇申诉。

    一般情况下,这种申诉都是没结果的,一旦富弼的奏表上没有经国大事,王渐就能把他的奏表拦下来,不送到皇帝的桌面上。

    父皇日理万机,没时间理会这种小小的事情。

    以前的赵婉不觉得,也不懂得使用自己的身份,现在,为了儿子和丈夫,赵婉就想把自己的资源用到极致。

    凭什么青唐城每年要给新成立的青唐节度使衙门送五百匹战马?凭什么青唐城送去大宋的货物,路经临洮的时候要上税?还一次性的上三成货值的税?

    这都是长公主赵婉的货物,大宋什么时候开始朝皇族收税了?

    长公主又怀孕了,脾气很大!

    富弼看着长公主从青唐城发来的公函,重重的拍在桌案上,怒不可遏。

    “不为人子,不为人子,不为人子……”

    他转着圈的颤抖着身体咆哮不休。

    西京库藏左使方汝连忙劝导:“府尊莫恼,府尊莫恼,长公主跋扈,自有宗人府训斥,我等身为人臣,不可失了尊卑,免得被言官所趁。”

    富弼大吼一声道:“老夫是陛下的臣子,不是长公主的家奴!

    你看看这封文书,字字诛心啊!当年那个温婉惠中的长公主哪里去了?

    一千六百车货物,一千六百车货物啊,她不但不上税,还要老夫派兵护送,还说什么,她的座驾沉重,青唐的破路不堪重负,要老夫立刻派人整饬道路。

    她到底知不知道,冬日里的泥土冻得如同铁板,难道要老夫用牙啃吗?

    不为人子啊!

    方兄,你这就替老夫回信,告诉长公主,她携带的货物全部要纳税,一文都不许少。

    另外告诉她,西北之地,民穷地瘠,只有收了她的税才有钱修路。

    如果她不交税,那就用她家的火药轰开老夫镇守的城池,用她家的弩炮弄死老夫。

    否则,她休想一文钱不花的进入大宋!”

    方汝见富弼暴怒,他反倒安静了下来,取过文书仔细的看了几遍之后,将文书合上,对牛饮茶水的富弼道:“彦国兄,公主想不交税,就不交税吧,毕竟她带去东京的货物都是给官家的贺礼。

    既然马车沉重,那就派人修一下道路,无非是修修补补而已,用不了多少钱粮。

    把长公主安全送回大宋本土州县才是大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