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八章后现代的处理方式
    第四十八章后现代的处理方式

    嘎嘎放在身前的包袱里,全是些胭脂水粉,布料钗环一类的东西,尉迟文不像是在说谎。

    铁心源有些心虚的回头瞅瞅,没看见尉迟灼灼,干咳一声道:“既然是灼灼的生辰,就准你们胡闹一日。”

    说完背着手就走了。

    男人在面对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子的时候,总是觉得有些理亏,哪怕他并不喜欢那个女子。

    当然,这只是普通男子的想法,如果出身贵族,爱慕他的女子多了,如果各个都这样,会给他惹来无数的麻烦。

    因此说,身份高贵,有钱的男人都比较无情。

    铁心源当了好几年的国王,内心依旧是一个普通人,上一辈子好像还是一个浪子,因此,多情不是他的错。

    回到后宅,就开始乱翻自己的小苍库。

    这里面好东西不少,像那些不值钱的琉璃全被铁心源送给赵婉了,她喜欢那些亮晶晶的东西。

    翻出来一柄类似左轮枪一样的火铳,铁心源想了想,又把这东西放下了。

    如果有一天尉迟灼灼真的和赵婉打起来……算了,还是安全第一。

    最后铁心源找出来一块宝石,一块湖蓝色的蓝宝石,有核桃大小,这是李巧从青唐城送过来的战利品。

    蓝莹莹的如同青天,握在手里冰凉一片,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好东西。

    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到了尉迟灼灼的门前,侧耳听听,尉迟文和嘎嘎早跑了。

    屋子里好像只有尉迟灼灼一个人。

    敲开了门。

    尉迟灼灼站在门前没有邀请铁心源进去的意思,只是用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平静的瞅着铁心源,让他有些心慌意乱。

    “咳咳,听说……今天是你的生辰,这里有一块石头送给你,祝你喜乐安康。”

    话出口,铁心源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什么叫听说?趁着尉迟灼灼还没有怒之前,赶紧拿出那块蓝宝石托在掌心,希望能用这东西安慰一下将要暴怒的尉迟灼灼。

    手上一轻,蓝宝石不见了,铁心源笑着要进入尉迟灼灼的屋子,大门却咣铛一声就关上了。

    铁心源探手揉揉差点被碰到的鼻子,叹息一声就要离开。

    门又开了,尉迟灼灼有些哽咽的朝铁心源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道“:我很喜欢。”

    说完话,咣铛一声又把门给关上了。

    这就很没意思了,铁心源转身离开,觉得自己这时候还是去找铁一喝酒比较好。

    来到狼穴,铁一果然没让铁心源失望,进门的时候,口吊锅里正煮着羊肉,铁一和铁二兄弟两一人一坛子酒抱着吃肉喝酒忙的不亦乐乎。

    趴在坛子上嗅嗅,果然好酒,全是梨花白。

    哈密的烈酒销量不错,如果只比烈度,梨花白完全不够看,如果论到香醇,哈密的烈酒连梨花白的边都沾不上。

    不知为何,铁一和铁二见到铁心源来了,竟然齐齐的冲着铁心源张开自己没舌头的嘴巴,无声的大笑。

    铁心源自然知道他们在笑什么,重新打开一坛子酒大大的喝了一口笑道:“笑什么?我现在也是光棍一条。”

    铁一给铁心源捞了一碗羊肉递给他,然后拍拍胸膛指指自己。

    铁心源叹口气道:“说的是,还是兄弟比较靠谱。”

    铁二也拍拍自己的胸膛,又指指地面。

    铁心源皱着眉头呵斥道:“胡说什么,宋皇的皇宫里面一百岁的太监都有,八十岁的太监我就遇见了两位,都成人家的人瑞了,估计现在都活的好好地。

    你们才三十二岁,还有五六十年好活,说什么晦气话,就这样整日里吃吃喝喝,把身体弄得棒棒的,没你们,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当大王太没劲。

    你们知不知道,穆辛老儿邀请我去阿拉穆特山当东方神使,参与阿拉穆特之王的竞争。

    被我拒绝了。”

    铁一和铁二对视一眼,铁一在沙盘上写道:“阿拉穆特之王是神!

    成为阿拉穆特之王以后,你的命令在沙漠,戈壁上将会变成神谕,无上的荣光。”

    铁心源摇摇头道:“也是傀儡,更是一具行尸走肉,这样的荣光,我还不稀罕。”

    铁一摇摇头,继续在沙盘上写道:“阿拉穆特之王在大食,波斯有特殊的意义,如果你想达成什么理想,就不能错过。”

    铁心源见铁一这样说,不由得笑了,拍拍铁一的肩膀道:“我只想弄一支十万人的铁骑,横行西北就足够了,哪来的什么理想。

    放心吧,我的野心不大,求的就是痛快二字。

    去阿拉穆特山,定是一场生死鏖战,那个代价我付不起,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哈密慢慢的积攒力量,最后有十万铁骑给我玩就成。”

    铁二丢掉手里的羊骨头,把铁心源紧紧的抱住,面颊不断地摩擦铁心源的脸,似乎非常的激动。

    贴面礼铁心源一向是拒绝的,两男人碰鼻子更是被铁心源视为奇耻大辱。

    无奈,力气没有铁二大,挣扎不脱,只好听之任之。

    铁一在一边继续他恐怖的无声大笑,还一边把胸脯捶的呯呯作响。

    铁心源重新洗了脸,换了衣衫,衣衫上全是油渍穿不成了。

    “是不是对我很失望?你们跟了一个没有雄心壮志的王,很丢人。”

    铁一一个劲的摇头,铁二大笑着在沙盘上写道:“我们就是喜欢你这种没雄心壮志的样子。

    有雄心壮志的人,我们见多了,现在,那些人都死了,而且啊,人一旦有了雄心壮志,就只会向自己的目标冲锋,至于路上死了多少兄弟,多少亲人他们都不在乎,他们只要达成自己的雄心壮志!”

    看到铁二写的这些字,铁一似乎变得很是伤感,抱着酒坛子一口气喝了一个精光。

    看样子都是伤心人。

    铁心源拍拍铁一的肩膀道:“别担心,我以后会帮你们收尸的,埋在一个很漂亮的坟墓里,你们六个并排,上面写上你们的丰功伟绩。

    每年清明,过年的时候,我还会给你们烧一些纸钱,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们在地下忽然现自己需要女人了,我还会给你们烧女纸人,一定画的倾国倾城。”

    同样的话,别人说铁一会跟他拼命,同为兄弟的铁心源说出来就娱人娱己了。

    铁二大笑着拍拍自己的胸膛对铁心源伸出一个巴掌。

    铁心源笑道:“没问题,五个就五个。”

    铁一指指自己的舌头,又指指自己的胯下,抱着脑袋做痛苦状。

    铁心源摊摊手道:“听说你们当初是自愿的?”

    铁二疵牙咧嘴的点点头。

    铁心源同情的道:“真是太傻了……”

    铁一耸耸肩膀,重新拿起一坛子酒,和铁心源碰一下就继续狂饮。

    难堪的事情说出来,就痛快了很多,喝酒都非常的痛快,不知不觉,三人就喝的酩酊大醉。

    半夜的时候,铁心源头痛欲裂,焦渴的快要死掉了,努力的爬起来四处找水喝。

    桌子上放着一大壶凉茶,他拿起来就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喝完之后终于痛快了,倒头趴在床上继续呼呼大睡。

    这张床不但柔软还香喷喷的,趴着很是舒服,这是铁心源最后的感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正摇晃着脑袋努力辨认自己在那里的时候。

    他就看见了尉迟灼灼。

    尉迟灼灼的眼睛就贴在铁心源的脸上,铁心源不由得惊叫起来,一骨碌爬起来,惊惧的瞅着尉迟灼灼。

    他终于现,自己睡觉的地方竟然是尉迟灼灼的香闺。

    “放心,你昨晚喝醉了,到处找水喝,最后找到我的房间里来了,喝完了水你就睡了,什么事都没生。”

    听尉迟灼灼这样说,再看看自己已经揉成抹布一样的衣衫,而尉迟灼灼身上的衣衫却非常的完整。

    铁心源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还好,还好,那啥,我走了,打扰你睡觉了。”

    尉迟灼灼叹口气道:“昨晚至少有八个侍卫看到你进入了我的房间,你不打算出去灭一下口?”

    铁心源干笑道:“都是最忠心的兄弟,下不去手啊。”

    尉迟灼灼冷笑道:“既然这样,你就别怪你在我屋子里睡了一夜的事情被传出去。”

    铁心源笑道:“上次是你钻我的屋子,这次是我钻你的屋子,我们扯平了。”

    尉迟灼灼暴怒起来,提起枕头就朝铁心源丢过去大骂道:“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无耻之人……”

    铁心源接过枕头放在桌子上,落荒而逃。

    走过了两个院子还能听见尉迟灼灼砸瓷器的动静。

    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里,铁心源就后悔了,他现自己真的很无耻。

    如果是在开放的后世,这样的事情确实算不得什么,他走错的屋子多了去了,也没见有什么后果。

    刚才在情急之下,他还是按照自己后世的方法在处理,这个样的行为,适用于后世,可能,大概,也许不适用于这个时代。

    铁心源挠着后脑勺重新来到尉迟灼灼房间的时候,趴在门口朝里面看。

    只见,尉迟灼灼手里攥着那颗蓝色的宝石哭的非常伤心。(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