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七章骗子被忽视了
    第四十七章骗子被忽视了

    事实证明,铁心源的忽悠背对霍贤这种心志坚定之辈毫无用处。

    他们在漫长的生命历程中早就养成了风雨不动的镇定,对自己坚持的理念毫不动摇,哪怕是成为一个笑话之后,依旧不改本色。

    不断地扩张这是疯子才有的想法,而霍贤则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他不屑回答铁心源的悖论,更不愿意解释自己的行为,喝光了铁心源的酒之后,他就很有礼貌的告辞准备回国相府。

    “相国等等,这里有一封穆辛写给我的信,您帮我瞧瞧,拿个主意。”

    铁心源叫住了霍贤,从桌子上取过一个精美的羊皮卷递给了霍贤。

    霍贤打开羊皮卷看了一眼之后道:“老夫看不懂大食文字古文字。”

    铁心源笑道:“其实我也不大看的懂,真不明白穆辛为什么一定要用经卷文。

    大概的意思是要我真正的皈依天神,成为东方的神使,然后参与阿拉穆特山最高权力的角逐。

    他还说,只要皈依,他就立刻带着喀喇汗的大军离开,如果我对喀喇汗国也有兴趣的话,他可以把这个国家作为他的遗产交给我。”

    霍贤笑道:“不错的买卖,大王准备皈依吗?”

    铁心源叹口气道:“按理说这样占便宜的交易我不应该错过,可是,每次洗澡我都能看到我肩膀上的那个洞,看到那个洞之后,我剩下的心思就只会放在弄死穆辛这一件事上,别无他求。”

    霍贤笑道:“面对神灵,我们身为人,一定要保持一颗谦恭的心,不论是佛祖,还是九天上的神灵,我们都应该敬而远之。

    如此,才能保持自己完整的人格,哈密国终究是大王的,何去何从还要看大王的意见。”

    铁心源随手把羊皮卷都进了火炉,然后端起自己唯一的一杯酒一口喝干,笑着对霍贤道:“我已经不习惯接受别人的赏赐,只习惯赏赐别人。

    施与比接受施与更加令我自豪。

    如果我想要阿拉穆特山里的那座城,我会带着军队去,等那里的人全部跪在我的脚下,我才会觉得那块地方是属于我的。

    至于穆辛的遗产,本来就是我的,身为他的大弟子,谁能比我更有资格继承他的遗产呢?”

    霍贤怔怔的看着铁心源,过了好一阵子才感慨道:“您将一个王者恢弘的气度,与一个王者卑劣的本性糅合的非常好,再加上您永无止境的贪婪之心,西域之地终究会成为您的掌中玩物。”

    铁心源呵呵笑道:“如果没有穆辛这封信,我不会这样狂妄,能让穆辛放弃最粗暴,最干脆,最彻底地解决事情办法的,只有实力!

    呵呵,穆辛已经没有绝对攻占哈密的信心,我为什么要给他这个信心呢?

    哈密军队可以发起进攻了。”

    霍贤楞了一下道:“放弃坚城不守……”

    “那是大宋的做法,就是因为大宋人总喜欢把自己关在城池里面,他们百年来才会没有寸进。”

    霍贤咬着牙道:“战损……莫非大王是在故意要回鹘人流血?”

    铁心源懒懒的道:“流过汗的土地或许有人会舍弃,流过血的土地,就没人愿意舍弃了。

    回鹘人平白无故的从流离失所中一下子跳到了幸福安康的境地里,为此,他们还感到不满意。

    哈密向来讲究得到和付出相等的原则,不流血无安康。”

    霍贤皱眉道:“如此一来,大宋流民的迁徙,现在就要加快了是吗?”

    铁心源点点头道:“哈密国中,宋人,汉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许东升已经没有什么办法继续从契丹弄到更多的汉人了,那么,接纳宋人流民这件事,就一定要重视起来。

    我以为,哈密国中回鹘人的比例不应该多于三成。”

    霍贤认真的看着铁心源道:“一方在战损,一方在增加,这个大王认为最合理的数字,很快就能成为真实。”

    铁心源点点头道:“这才是你这个国相应该干的事情,如果,你在干好这件事的同时,还有心情去改革哈密,就随您。

    就像我前面说的,哈密国富庶,您可以肆意的在哈密实现您的改革梦想,只要别把哈密弄得民不聊生,都由得您。“

    霍贤的拳头捏的很紧,他很想一拳砸在铁心源的脸上,世上最卑鄙的阴谋,最恶毒的计划,被他云淡风轻的说出来,就像是在讨论家里该多养鸡还是该多养鸭子一般随意。

    最让他恶心的是,这个残酷的人口削减计划要出自他之手。

    霍贤离开了,铁心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心里不由得暗暗赞叹大宋的教育体制。

    恩出于上,罪出于下,这句话实在是太美妙了。

    所有笼络人心的事情,所有让百姓欢呼雀跃的事情都是大王干的。

    所有的痹症,所有的罪责,所有恶毒的事情都是仁慈的大王的属下们干的。

    万一痹症招来民怨,仁慈的大王只要出面收拾一个失败的国相就能让百姓们满意。如果百姓还不满意,那就处理两个。

    然后废止先前的痹症,反正老百姓的反应已经证明这个国策不好,正好用来证明大王的英明。

    事实证明,皇帝是一个被保护过度的职业。

    送霍贤出门,尉迟灼灼与尉迟文两人正好进门,嘎嘎在后面背着很多东西跟在后面。

    他们看起来很愉快,尉迟灼灼面颊红润,尉迟文一脑袋的汗水,至于嘎嘎,早就汗流浃背了。

    尉迟灼灼从不在铁心源身边露出狼狈相,叫唤了一声就从侧门冲进她的院子里的去了。

    尉迟文一脸坏笑的给铁心源行礼,还从怀里掏出一个炒好山核桃贿赂大王。

    没心情看嘎嘎那个傻瓜,如果不是尉迟文报讯,这家伙已经藏在军队里跑楼兰去了。

    山核桃不错,炒成五香味的了,尉迟文办事情细发,核桃一个个都捏开了口子,只要轻轻地捏一下,就能吃到酥脆的核桃肉。

    铁心源瞅瞅嘎嘎送到眼前的无花果干,叹了口气就接过来了,现在不是几年前,想踢就踢,想打就打,已经知道偷偷摸摸去找歌姬的小伙子,不能再那样对他。

    “玉素普怎么说?”

    铁心源坐在花坛围墙上随口问道。

    喀喇汗于阗总督玉素普已经被送来好久了,铁心源丢给尉迟文之后就没有过问过,尉迟文也没有禀报过,看样子没有结果。

    今日有空闲,正好问问。

    “问过了,结果不好,这家伙一心求死,什么都不说,看样子有什么顾虑。”

    铁心源往嘴里又丢了一颗甜得发腻的无花果道:“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尉迟文皱眉道:“是的,不过,我没有逼迫他,这家伙很奇怪,总觉得这个家伙身上好像有一个大秘密。

    等他在地牢里变得虚弱的时候再问他。”

    “早点问清楚,现在是紧要关头,多知道一点没坏处,如果迟了,他的消息就不值钱了。”

    尉迟文点头道:“我今晚就牵着两只山羊进去。”

    嘎嘎前些日子刚刚挨过骂,现在蹲地上不吭声。

    铁心源丢了一颗无花果砸了他一下道:“说话,问你呢,要你在军中磨炼,你跑回来做什么?”

    “要磨练,您就该把我送到楼兰去,留在后山练习骑马算怎么回事,我现在就算是睡着了也不会从马上掉下来。”

    “你觉得你已经练好了?”

    “练好了。”

    “那好,明日就让你和铁二比骑术,要是比不过铁二这个病人,我揍死你。”

    “大王欺负人。”

    “比不过铁二你也敢说自己的骑术已经练好了?”

    “我虽然比不过二先生,已经比军中大多数人强的多,尉迟文在马上就比不过我,已经被我活擒十几次了。”

    尉迟文没想到祸水会引到自己身上,刚想狡辩,就见铁心源瞅着他阴冷的道:“你的骑术差到让嘎嘎活擒十几次的地步了吗?”

    对于大王的这个问题,尉迟文无话可说,他一向自诩文弱,因此,就对骑射不是很感兴趣,骑马,也只当是代步,因此,从未下过苦功。

    他平日里跟随铁心源一般都不用快马奔驰的,还能遮掩两分,现在大王问起来了,立刻就现了原形。

    看看尉迟文惶恐的样子,铁心源叹口气道:“我们的国家哈密在西域。

    你知道西域的根本是什么吗?

    就是骑射!

    从大里说,只有骑射才能保证哈密国万世永昌,退一万步讲,会了骑射之后,我们就算是逃跑也比别人跑的快些。

    保全了性命,我们再卷土重来,因此啊,尉迟文,骑射不能丢。

    从明日起,嘎嘎每天陪你练两个时辰的骑射,直到他活擒不了你之后为止。”

    今日本来是尉迟灼灼的生辰,尉迟文和嘎嘎陪着她在清香城里逛了一大圈,买了很多东西,还喝了一点酒,打算回来之后,继续打叶子牌的,没想到被大王劈头盖脸教训了一顿,明日起还要骑两个时辰的马。

    姐姐生日?

    尉迟文忽然想起今天是姐姐生日,眼睛顿时一亮,低着头小声道:“今日是姐姐的生辰,我才懈怠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