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五章有钱,就有道理
    第四十五章有钱人的道理

    因为是游牧民族的关系,回鹘人不擅长积攒家业,有一天吃的就快乐一天,就是他们真实生活的写照。

    如果家中就一个月的粮食,他们就会休闲三十天,直到肚子开始饥饿了,才会匆忙的去找食物吃。

    宋人,汉人属于农耕族群,因为天灾频繁的缘故,忧患意识已经深入骨髓。

    如果在秋收之后发现家中的粮食不够一年吃的,宋人,汉人会从第一天就开始从外面划拉粮食,即便是划拉够了一年的粮食,他们还想着再宽裕一些。

    同等的条件下,日积月累,宋人,汉人就要比回鹘人富裕的多。

    这是人的天性,想要回鹘人,吐蕃人放弃他们烂漫的天性,转而向宋人,汉人学习忧患意识,这几乎没有可能。

    如果铁心源不是哈密的王,只是一个普通商人,他的意见会和这里的宋人,汉人一模一样的。

    铁心源扫视了一眼在座的人,发现这些家伙都在等自己发话。

    还不错,至少宋人和汉人之间的隔阂已经没有了,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很自然的抱成了一团。

    既然是哈密的王,铁心源的子民是全部哈密人,而不仅仅只有这些富裕的宋人,汉人。

    吐蕃人臭点,可是这群人最是好糊弄,只要不抢他们家里的牛羊,他们每年都会按照四头牛一条牛腿的份额缴税,尽管官府已经说了一百遍了,用不了这么多,他们依旧固执的按照松赞干布传下来的规矩缴税。

    回鹘人不算太臭,这群人最是无赖,他们喜欢游逛多过干活,喜欢节日多过喜欢银钱。

    春天的时候,他们要赛马,要追逐,要野合,要唱歌,要喝酒,夏天的时候他们要赛马,要追逐,要野合,要唱歌,要喝酒,秋天的时候他们还是要赛马……

    冬天就不一样了,他们喜欢睡觉……生孩子。

    至于缴税?如果没有拿着鞭子的税官催促,他们会忘掉的。

    至于还处在原始社会的西域人,铁心源一般不太愿意提起,他觉得上天把这些人弄到麾下是在惩罚他。

    很听话,听话的让铁心源都不好意思欺负他们。

    年末收获之后,不论收获了什么,他们都会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收获送到城主府,家里一粒粮食都不留……

    然后眼巴巴的瞅着自家的族长大王给自己赏赐……

    人不聪明,收获自然不会多,被骗的机会比别人多一百倍……

    然后,每年铁心源给他们赏赐的时候,一般都是亏本的,亏得很厉害。

    可能和聪明人相处的太久了,太后最喜欢这群人,她认为西域人才是最淳朴的一群人,因此,每年负责主持赏赐大会的人总是太后王柔花。

    于是,西域人用鱼干,肉干,青稞,羊毛,牛皮,绳子,野果子总能从太后那里换到布帛,棉花,粮食,肉干,鱼干,银钱,盐巴,铁锅等等所有过日子需要的东西,这些东西按照人口计算,够他们吃整整一年还有剩余。

    所以,他们很满意,认为自己跟了一个好族长。

    因为傻,所以被太后,大王照料的最好。势利的宋人,汉人自然就把这群傻子拉进自己的阵营,好壮大声势。

    今天来城主府的人里面就有一个西域人,赫赫有名的铁二百五。

    这名字是铁心源给他起的,这家伙是西域人里面最傻的一个。

    别人喝汤,早就停止了,他依旧一碗,一碗的喝个不停,别人来城主府都是有目的的,这家伙的目的就是多喝两碗青菜汤。

    铁心源心里暗暗地叹息一声,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很难过。

    聪明的太聪明,傻的太傻,勤快的太勤快,懒惰的太懒惰。

    身为国王,要抑制聪明人,保护傻子,鼓励勤快人,鞭策懒蛋。

    这难度太高了。

    “不成,该给的工钱一文都不准少,该给的饭食,不能随意增减。

    这……

    算了,我也不说冠冕堂皇的废话了,跟你们老子还用不着讲道理,下回不听话了,直接用鞭子抽。

    张老大,回鹘人不愿意跟着你在冬天给羊皮刮油,你就用鞭子抽,抽到他们变勤快为止。

    刘老头,下回雇佣人手的时候,尽量多雇佣回鹘人,不要老是打宋人罪囚的主意,那些人过两年和你一样都会富裕起来的。

    哈密国想要总体富余,就要有更多的富人,这些罪囚都是我们的希望,不能总帮你开店,赶马车。”

    刘燕老头咕咚咽了一口唾沫,陪着笑脸道:“大王说的话,小老儿一定会遵从。

    小老儿斗胆问大王一句,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帮那群懒鬼啊?”

    铁心源双手支着下巴无奈的道:“因为你们不适合打仗,我们的子弟适合赚钱,适合生产,独独不适合打仗啊。

    骑马不行,射箭不成,拿刀子砍人更不在行,成千上万匹战马跑过来的时候我们的子弟会逃跑。

    我们周围全是懒鬼,我们越是富裕,他们就越是眼红,咱们的族人太少,没法子保护我们的家。

    所以啊,就要依靠回鹘人,在这种情形之下,国相府就出台了一些倾向于回鹘人的法令。

    要人去帮我们拼命,总要给点好处的,要不然谁帮我们去拼命?

    回去告诉族人,这笔钱省不下来。”

    铁心源觉得很这些人说话很累,决定说大白话,这样做可信度更高一点。

    刘燕听了铁心源的话竟然不激动,而是很郑重的点点头道:“老汉私下里以为是这个道理。

    年初的时候,老汉的小儿子从骑兵中被淘汰去了后勤营,还以为军中的那些胡人看不起我们,问了老汉的儿子之后才知道,军中没有作假。

    都是凭本事在混。

    咱们身体弱,不是那些从小就在马背上爬的野人们的对手,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样也好,咱们的子弟不参战,一心赚钱,让那些能打仗的人去打仗,多给些钱粮也是该的。

    只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族里的老人说,要是军队里全是异族人,咱们也没好日子过。”

    铁心源欣慰的看着刘燕道:“你们能这样想,我非常高兴,目前啊,就我哈密的军队来说,回鹘人多了一些,却无关大局。

    主要是领兵的军官,全是我们自己人,回鹘人是最好的战士,却不是最好的军官,将领。

    我们的子弟以后要做的就是成为一个个合格的将领,这才是我们的生存之道。”

    刘燕嘿嘿的笑道:“小老儿明白了,这就回去告诉族老们大王的决策。

    明天就让我我家的小子进学堂,不论学文还是学武,总要做一个对大王有用的人。”

    大白话的威力显现了,刘燕非常高兴地带着人离开了,铁心源看到刘燕一边用脚踢铁二百五,一边骂骂咧咧的样子非常的欣慰。

    以后,自己终于可以不受西域笨蛋们的气了,有人帮忙的感觉真的很好。

    事情过了三天,霍贤一脸不高兴的来找铁心源,他对铁心源一句话就能驱使宋人,汉人,西域人,吐蕃人,回鹘人作出改变的事情非常的不满意。

    他认为,这是君权过甚的表现,君权过甚对一个国家没好处,独裁者也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秦二世即亡……淝水一战……一意孤行导致国力衰亡,再无后继之力……一人智短……群策虽然见效缓慢……大王日后当以此为鉴……”

    霍贤气急败坏的模样让铁心源龙颜大悦了一整天。

    被人嫉妒毕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清香城里如今满是仁慈大王铁心源的事迹,苦哈哈的回鹘人们忽然发现自家吝啬的雇主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在干活的时候和以往一样的恶劣。

    但是啊,在下工之后,偶尔知道带着累的半死的雇工们去酒铺里喝一点酒,调戏一下卖酒的胡姬。

    看着回鹘人破烂的衣衫,知道从家里拿出一两件完整的旧衣衫骂骂咧咧的丢给他们。

    发工钱的时候也知道多给几个大子,脸色难看,铜钱却格外的温暖,也不知道被雇主在怀里揣了多久。

    一拳头打空的感觉不好受,至少,霍贤就是这样认为的。

    到了现在,霍贤才感叹欧阳修的艰难,不知道欧阳修是用了什么法子才把一个荒僻的哈密弄成现在有条不紊的模样的。

    军队很听话的开向边州,州府非常平静的重新记录人口,从南边和东边来的商贾在兴高采烈的做生意。

    他甚至很不明白,哈密的特产亚麻绳子,居然成为了关内最大的采购项。

    总体利润甚至超越了玛瑙和玉石。

    大宋官府订购的三千套马拉耕锄,一千套千斤臂,十五架极为笨重的水锤,六百套铠甲模具,一百六十万根红柳箭杆……

    仅仅是这些货物,大宋需要付出三十万匹麻布,十五万斤茶叶,十万斤生铁。

    至于盐巴,哈密已经从纯粹的购买国,变成了卖出国。

    盐湖边上的一望无际的盐田,哈密人不断地把盐湖水灌进盐田,然后就等着太阳把盐田水晒干,然后盐田里满是白花花的盐巴。

    这在霍贤的眼中,纯粹就是上天在往下扔钱。

    哈密的规章制度漏洞百出,每一种规章制度都粗陋的惊人,霍贤认为,如果自己是一个贪官,不出两年,就能成为这个国家的首富。

    看着牧人们用背篓背着盐块去为喂养牛羊,他的心就在滴血。

    蜀中的盐井已经挖到地下一百尺的深度了,陇中的人家整日里把一个盐块吊在房梁上,全家吃望望盐……凤阳府的盐价已经不是铜钱能购买的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