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四章懒惰的回鹘人
    第四十四章懒惰的回鹘人

    活了两辈子人,铁心源都没有弄明白女人这种古怪的生物。

    明明平日里要死要活的想要控制大雪山的泽玛,现在却委屈的说自己不是为了大雪山。

    铁心源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抱着省时,省事的想法,铁心源决定把这事无限期的搁置下去,等自己有一天忽然想明白了再说。

    哈密现在一屁股的事情需要处理,自己如果在儿女情长上多耽搁,就对不起快要累死的霍贤他们了。

    哈密虽说没有大宋大,可是,好歹也是一个两百多万人口的国家。

    他们想要把哈密以前的体制完全推翻,再重新制定新的体制,说起来是一句话的事,执行起来,却千头万绪,困难重重。

    哈密的宋人和汉人,以及最早跟随铁心源的哈密土著们都是以前体制的既得利益者。

    霍贤他们现在要干的事情,就是打算从这些人的碗里捞出一大块分给那些贫穷的回鹘人。

    按照霍贤的推算,如果再继续让宋人和汉人以及清香谷的西域人这样不受控制的继续展十年,造成的结果就是这些人全部都会成为哈密绝对的富人。

    他们不断累积的财富从哪里来呢?毫无疑问,就是从那些穷鬼的身上赚取的。

    富人一般情况下会越来越富,这几乎是一定的,尤其是宋人和汉人这两个有储蓄习惯的人群,他们的光辉未来堪称是注定了的。

    一旦这些人都变成了富人,他们和穷困的回鹘人就会变成对立的两群人。

    矛盾激化到最后,革命就会到来。

    这当然是铁心源的判断。

    霍贤他们的说法是,那些回鹘人在经历了巨大的失落之后,会揭竿而起。

    缓和社会矛盾要从现在抓起,趁着矛盾还没有激化,就要缓和,就要抚平矛盾。

    霍贤打算以这次战争为契机,向宋人,汉人,清香谷西域人开刀,割出一些血来,让那些回鹘人看看,在这个国家承担主要义务的人到底是谁。

    而后提高这些人的社会地位,降低他们攫取哈密国社会财富的能力。

    这看似是一个可行的法子。

    只可惜,那些宋人,汉人,清香谷哈密人不理睬他们的劝说,尽管国相府的人说的话很有道理,事情办的也体面,他们依旧高傲的认为,在这个国家,只有大王才有对他们说三道四的权力。

    因此,这些人在听了国相府的说法之后,就选出来一个老人十二个中年人来到城主府,打算听听大王是怎么想的。

    中年人多,即便是被大王训斥了,或者谈崩了,老人们再来也好有个回旋的余地。

    来的时候铁心源正在吃晚饭。

    听到护卫禀报之后,铁心源想了一下就让护卫让那些人进来,并且不用陪同。

    来的都是自己的死忠,如果连他们都要戒备,未免会让他们寒心。

    护卫出来之后,直接告诉那些人,他们可以自己进去,大王就在饭堂用晚饭。

    为的刘燕刘老头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经常出入太后的菜园子,帮太后侍弄那些菜蔬,从来就没人陪同,在帮忙之余,自己拿一点太后种的冬天里难得一见的青菜,太后也从来没怪罪过。

    因此,他认为,自家和王族亲密无间,用不着守那么多的规矩。

    刘燕自来熟的招呼那些很少来大王府邸的族人进了府门,熟门熟路的来到饭堂,一抬头,就看见大王一个人坐在矮几后面吃饭,并没有起来招呼他们的意思。

    “没吃饭的去那边吃饭,吃过饭的就陪我喝碗汤。”

    铁心源从一个罐子里舀了一勺子菜汤,继续低头喝汤。

    能在大王这里随便吃喝?

    来的这群人顿时就变得激动起来,虽说大王和自己亲近,那也是族老们说的,谁也没见过。

    刘燕高傲的扫视了一眼那些战战兢兢的年轻人,觉得他们很丢自己的人,轻轻地咳嗽一声,就跟侍女要了一个碗,给自己装了满满一碗菜汤,坐在铁心源的下手,心满意足的喝汤。

    坐了满满一屋子人咕噜咕噜的喝汤,有些明明早就喝完了却依旧把碗扣脸上,气氛非常的诡异,伺候铁心源吃饭的小侍女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铁心源喝完了汤,把碗丢在矮几上,那些早就喝完了汤的族人,立刻就齐齐的把碗放好。

    铁心源擦擦嘴,瞅瞅刘燕老头道:“告诉你小孙子,要是再敢欺负我家的看家鹅,下回就用绳子拴住他当鹅养。”

    刘燕笑的眼睛都眯缝起来了,连忙笑道:“小栓子这孩子皮的没样子了,小老儿回去就揍他。”

    铁心源笑道:“揍他做什么,该送学堂里受管教。

    你们这群老货,大字不识一箩筐,屁用不顶,现在国事艰难,处处需要人手。

    前些日子,想要从你们中间挑拣一些可靠的人手,人手倒是挑出不少,可靠是可靠,可他娘的全是一群棒槌。”

    被骂的狗血淋头,刘燕老头却一脸的笑意,身子前倾笑着接话道:“大王您也知道,小老儿当初跟随太后来到哈密的时候,就是一个泥腿子。

    托太后和大王的福,如今日子好过了,儿孙们也能念些书,请大王再给小老儿一些年月,等那些崽子们念好了书,大王自然是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铁心源叹口气道:“时光不等人啊,转眼已经三年了,老子恨不得现在就把学识灌进那些崽子们的脑壳里。

    算了,不说这些,老刘头,你家的大车店,现在生意如何?”

    刘燕咧开嘴笑道:“大车店如今交给了小老儿的老大打理,小老儿见前些时候骡马便宜,就买了骡马一百六十五匹,雇佣了三十二个鞑子赶车,往来大雪山运货,不少赚。”

    铁心源皱眉道:“以后你的马车走楼兰一线,整天光知道赚钱,要是敌人打进来了,你还赚个屁的钱。”

    刘燕立刻拍拍胸膛道:“小老儿就等大王这句话呢,今日里国相府的人也来找小老儿商量过,想要家里的车队帮着运送军资,小老儿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这是大王的意思,还是国相的意思,现在知道了,明天,小老儿就把所有的大车都收回来,一心一意的给大军运送军资。”

    铁心源叹口气道:“你们啊,以后不要总是这样,也多少听听国相府的话,不要总是把事情推到我这里来。

    你们不知道啊,今天相国跑来我这里,说我把你们都惯的不成样子,堂堂相国竟然都使唤不动你们。”

    刘燕拱手道:“大王,不是我们不愿意听相国府的,主要是这位相国我们也不熟悉啊。

    以前欧阳相国在的时候,小老儿们知道他是一位忠臣,一心一意给大王办事。

    这位霍相国就古怪了,他竟然一心把胳膊肘子向外拐,制订了一个什么《雇佣条例》,上面的每一条,每一款都是针对我们这些王族人的。

    如此下去,吃亏的就是我们。”

    铁心源拍拍手,让小侍女给大家倒上茶水,他喝了一口看着刘燕道:“你现在有三个小妾吧?”

    刘燕一脸尴尬的点点头。

    铁心源叹口气道:“刘老头,我还记得你们来哈密的样子。

    当时,你家的小丫头坐在太后的车上,你老婆在一头驴背上,你生怕自己老弱掉队,就把自己绑在太后马车的后面,路上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还是一步步的来到哈密。

    当时看到你们衣衫褴褛的模样,我是想哭啊。

    短短三年时间,你住上了大屋子,名下有大生意,还娶了三方西域小妾。

    这样的日子你以前敢想吗?

    不仅仅是你啊,还有你们,一个个都是从穷苦人走到现在这一步的。

    难道你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们的好日子都是怎么得来的吗?就没想过怎么样把这好日子过的尽量长一点吗?”

    刘燕等人异口同声的道:“我等的好日子都是大王带给我们的。”

    铁心源摇摇头道:“你们说错了,这里面固然有我的原因,可是,大多数,都是你们自己挣来的。”

    铁心源说到这里用力的在矮几上拍了一巴掌傲然道:“这世上论积攒家业,谁能比我宋人强。

    我们就算是捆住双手双脚,也能拱着身体在地上找食吃,三两年过后,依旧比那些只知道吃喝拉撒的回鹘人强一百倍。”

    对此刘燕深有体会,撇着嘴巴道:“那些回鹘人懒啊,要他们多干点活就像是要他们的命。

    好多时候老汉恨不得用鞭子抽,白花花的银子就摆在那里等他们去赚,只要花一点不要钱的力气而已,就这,他们宁愿甩着袖子喝酒也不愿意赚钱。

    用他们老汉还不如用才来的那些罪囚。”

    里一个看起来有些机灵的中年人插话道:“大王您是不知道,小的身为东家,都在大冷的天里刮羊皮上的油,这些回鹘人竟然嫌弃水冷,芒硝烧手不愿意干,天可怜见,小子给的工钱可是十足十的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