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二章温柔地太阳王铁心源
    第四十二章温柔地太阳王铁心源

    穆辛不在意俗世间的权力。

    他是高高在上的智慧之王。

    他愿意看到天神的荣光照耀世界。

    他喜欢站在高山之巅侧耳倾听祈祷时的长音。

    他把自己的血肉乃至灵魂都奉献给了天神。

    因此,好多时候,穆辛以为自己就是天神。

    阿伊莎太了解穆辛,知道追随穆辛的下场只有毁灭,他不在乎死多少人,不在乎大军最后能走到什么地方。

    哪怕是失败了,也会向世人彰显神的力量。

    阿伊莎虽然是圣女,却不相信神,神对她来说就和刀剑一样是一种武器。

    尤其是见到了阿拉穆特山上的神迹之后,阿伊莎对神甚至有一种深深地厌恶。

    什么样的人就会造就什么样的神。

    这是阿伊莎在经历了无数波折之后总结出来的大道理。

    阿伊莎的有时候会想起自己的父亲纳赛尔。

    在她的记忆力,父亲这个词她很少能用到,不论是说,还是写。

    听迪伊思说母亲是一个女奴,生下自己之后就死了。因此,她对母亲的概念更加的陌生。

    在她的生命中,陪伴自己时间最长的就是迪伊思嬷嬷,教导自己时间最长的应该就是公正长老。

    迪伊思能够取代母亲,而公正长老那淫猥的眼神,即便是在梦中出现,都能将阿伊莎惊醒。

    不知从什么时候阿丹走进了阿伊莎的生活,从此之后,这个傻傻的男人就成了阿伊莎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个人。

    现在,这个人也要离自己而去了吗?

    阿伊莎努力的不让自己流泪,眼泪会模糊自己的眼睛,让她看不清楚羊皮卷上的文字。

    博克图汗消失之前和消失之后,喀喇汗大军的供应一定会有一些变化的。

    穆辛如果没有杀博克图的话,不可能将博克图汗送回喀喇汗国,只能就近囚禁在某一地方。

    阿伊莎确定穆辛不会杀死博克图,战争结束之后,穆辛需要一个活着的博克图来给喀喇汗国一个交代,必须将王权重新交还给博克图。

    世俗的力量虽然渺小,却必须得到安抚,神权肆意的插手世俗王权,会伤害到天神的根本,那些可汗,那些国王,那些哈里会因为博克图的事情对天神产生抗拒之心。

    苏米加尔神庙!

    阿伊莎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苏米加尔神庙上,如果穆辛想要秘密的囚禁一个人,已经废弃的苏米加尔神庙应该是一个最好的地点。

    苏米加尔神庙,是早就消失了的苏米加尔人建立的太阳神庙,距离焉耆不远。

    这座神庙是苏米加尔人耗费了三十多万根粗大的胡杨木堆砌在沙漠上的一座神庙,神庙规模宏大,即便在苏米加尔人消失了三百年之后,神庙依旧巍然耸立。

    这里有一支五百人的军队!

    阿伊莎去过这座神庙,身为圣女,观摩其它宗教是她的职责之一。

    那座神庙虽然宏伟,里面却空无一物,完全没有必要派人去守卫那里,更何况,每个月给那里运送的粮食补给都是出自焉耆大营。

    阿伊莎仔细的核对了一下补给,觉得有必要让阿丹带人去那里看看。

    走出营帐,阿伊莎就看到坐在火堆边上,抱着一个锅捏着里面的抓饭,吃的香甜,迪伊思守在阿丹的身边,一面劝他少吃点,一面往他的嘴里灌着水,场面非常的温馨。

    阿伊莎走过把羊皮卷丢给阿丹,从他的手里抢过锅坐在火堆的对面。

    阿丹懒懒的扬扬手里的羊皮卷道:“这是什么?”

    “博克图可能的藏身地。”

    阿丹笑道:“你真的打算要反对我的老师?我凭什么反对他,拿什么反对他,别看这里的军卒都听我的调遣,可是啊,我的权力来自于我的老师,他一句话就能收走。”

    阿伊莎冷着脸道:“你的权利来自于博克图,穆辛没有权力给你安排军职。”

    阿丹张开大嘴笑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如果博克图在你手中,就有区别!”

    阿丹很想说一句,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句话就要出口的时候,他忽然现阿伊莎把手探进了自己刚刚吃过的那锅抓饭里。

    捏了一块油黄的抓饭就塞进嘴里,吃的很香甜。

    两个人上次同吃一锅饭还是五年前的事情……

    阿伊莎嘟着嘴吐掉一块羊骨头,看了阿丹一眼道:“你怎么不说话?”

    阿丹抬头瞅瞅天上的月亮,压下自己要咆哮的冲动,装作淡漠的样子道:“咱们两个从小就是你出主意,我办事,既然你说博克图在苏米加尔神庙,我走一遭就是了。”

    阿伊莎点点头,忽然指着阿丹的大胡子道:“你还是不要留胡须,不好看,一会我帮你刮掉。”

    阿丹摸摸自己的大胡子,无声的点点头,觉得今晚的月亮很不错,很大,很圆。

    长刀在月光下闪烁,阿丹的身影在月光下飞舞,刀锋好几次都从阿伊莎的面前掠过,让她的面纱飞舞起来。

    每次阿伊莎圆润的下巴露出来的时候,阿丹都会放肆的大笑,把刀子舞动的更加起劲。

    迪伊思和阿伊莎回白色帐房的时候,阿伊莎苦笑着对迪伊思道:“您看看,他还是那么傻!”

    迪伊思张着缺少了好多颗门牙的嘴巴笑道:“只是对你,只有在你面前,他才会被你一个吃饭的样子给迷住,也就是你不论给了他多大的伤害,他都会原谅你。

    阿伊莎,我知道你崇拜强者,我甚至知道你可能有点喜欢铁心源。

    可是,无论如何请你不要伤害阿丹,他对你有一颗金子一般珍贵的心,铁心源只会带给你无情的伤害。”

    阿伊莎停下脚步,奇怪的瞅着迪伊思道:“嬷嬷,你从哪里看出我喜欢铁心源了?

    我仅仅见了他一次,那一次他对我没有任何的好感,我也没能达成我的任务。

    您是凭什么说这番话?“

    迪伊思拉着阿伊莎坐在一片沙滩上,指着天上的明月笑道:“阿伊莎,我十三岁就已经把男人看透了,十六岁的时候我第四个丈夫死掉之后,我就不再奢望什么爱情了。

    所以我能站在旁边,仔细的观察那些年轻的男人和女人,看着他们为爱情忙碌,为爱情相互算计,为爱情相互背叛,很多年以后,我就有了一个本事,这个本事就是从两个人的爱情开始,就能看到他们的结果。

    在我悠长的生命里,我试验过无数次,每一次事情的结果都符合我的推断。

    阿伊莎,你就像天上的明月一样悬挂在天空上,你的美丽和智慧让大部分的男人只能仰望。

    同时,因为你的清冷,敢于出手追求你的男子少之又少,即便是这些男子,也没有一个人愿意违逆你,亵渎你,只愿意把你捧在掌心里好好地疼爱。

    阿丹是最爱你的一个人,也是最靠近你的人,他就像月亮边上的那颗明星,对你不离不弃。

    而铁心源从来就不是一颗星星,他是一颗太阳,他的才能,他的智慧就是他喷薄而出的火焰。

    在天空中不可一世,任何靠近他的星辰都会黯然失色,包括月亮也是如此。

    你被他无视,被他羞辱,甚至被他伤害,最终都会变成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

    阿伊莎,伤害比关爱更加的深刻,也更加的让人难以忘记。

    就像嬷嬷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别人对我的好,那些对我好的人的面孔我已经忘记了。

    那些伤害过我,践踏过我的人的面孔却被我牢牢地记忆着,即便是好多已经被我杀掉的仇人,一样好好地活在我的心里。

    阿伊莎,你是我养大的,很多时候你都会被我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的性格其实很像。”

    阿伊莎双手抱着膝盖苦恼的摇摇头道:“我没有喜欢铁心源,这是真的,我只是非常的好奇,他是怎么躲开穆辛的,他是怎么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建立了一个国家的。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没有阿丹那样强悍的武力,也没有表现出一个英武国王该有的所有特质。

    如果硬要我说对他的感觉,我觉得他有些文弱,有一些狡猾,甚至有些胆小,对,就像是一只胆小的狐狸,时时刻刻都在准备逃跑,我甚至以为,只要我拿出刀子,他就会立刻跑掉。”

    迪伊思搂着阿伊莎大笑道:“傻孩子,如果让你在哈密再多停留一些日子,你一定会陷进去的。

    我听说铁心源在宋国的时候就是一个著名的才子,还会吹埙,吹羌笛,能写出优美的诗歌。

    如果你们早一点在汴京楼相遇,你一定会被他迷住的。

    我在清香城的街道上遇到过他两次。

    第一次,他骑着马不小心撞翻了一个摊贩的摊子,他竟然没有用鞭子抽那个小贩,而是和护卫们一起把摊贩散落的果子捡回来,并且出钱买下了摔坏的果子。

    当时,他的笑容迷人极了,没有国王的架子,却比太阳还要温暖。

    第二次,我见到他穿着铠甲从城外归来,说来可笑,他骑着一匹少一只耳朵,一只眼睛的枣红色战马。

    哎哟哟,那匹战马不但难看,还非常的无赖,站在集市上偷喝胡姬罐子里的酒。

    你没有看到他看那匹战马的眼神,宠溺的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

    阿伊莎,他要是用那样的眼神看你,你一定会陷落的……”(未完待续。)
29salon